Work From Home

後疫情穿衣風潮:「我十五萬分地確定,這次的疫情會從根本改變人們的穿著」

後疫情穿衣風潮:「我十五萬分地確定,這次的疫情會從根本改變人們的穿著」 Photo Credit:Ava Sol on Unsplash

Deirdre Clemente認為,封鎖政策與在家工作成為常態,會令美國職場那些仍然必須保持體面的職業,例如律師、飯店經理,以及其他專業人士,也開始穿上輕鬆的服裝,「我十五萬分地確定,這次的疫情會從根本上,改變美國人的穿著。」

時尚是時事的鏡像,過去一段時間新冠肺炎肆虐全球,許多國家紛紛執行封鎖政策,這讓多數必須在家工作的人,每天只需要簡單、舒適的服裝即可渡過一天,而在疫情逐漸趨緩、各國政策逐漸鬆綁的之後,時尚界人士普遍認為,居家隔離期間消費者養成舒適穿衣的習慣,很可能將成為下一波的時尚潮流。

「我們比其他任何世代,都更期待服裝能讓人感到舒適。」內華達大學時尚史學者Deirdre Clemente表示,「為什麼我們要穿著舒適的衣服,而不是像比方說1955年,當你必須出門購物、去學校接小孩、辦事的時候都得穿著體面呢?」

Deirdre Clemente指出,許多現代人,會認為穿著舒適是非常近期才開始出現的風潮,但這其實是個迷思,因為社會對於該如何著裝才算是得體的標準一直在改變,而且從長遠的趨勢來看,服裝的解放其實從1920年代就開始了。「曾有受過良好教育的時尚作家對我說,『從60年代開始人們的穿著變得越來越輕鬆……』我對他們說,『其實這個潮流從20年代就開始了。』」Deirdre Clemente說,「舒適的標準一直在變,這很令人困惑,我的孩子們覺得舒適的服裝,與讓我的母親感到舒適的服裝差別就非常大。」

Deirdre Clemente認為,封鎖政策與在家工作成為常態,會令美國職場那些仍然必須保持體面的職業,例如律師、飯店經理,以及其他專業人士,也開始穿上輕鬆的服裝,「我十五萬分地確定,這次的疫情會從根本上,改變美國人的穿著。」

英國里茲大學性別與文化研究教授Ruth Holliday,則認為現代人對越來越能接受舒適的服裝,其實與長期的身份、認同解放有關。「我主張的是,只要人們認為服裝符合他們的身份認同,服裝本身是什麼並不重要。」Ruth Holliday說,「物理上的舒適度不是重點,只要你認為它能表達自己的特質,任何服裝都可以是舒適的,因為以特定的方式穿衣服,其實就是在告訴他人你是誰,所以服裝帶來的不適感,主要是來自別人誤解你穿這件衣服的用意,或不贊同你所表達的自我。」

與美國的Deirdre Clemente不同,來自英國的Ruth Holliday認為,雖然在防疫期間,人們在家中總是穿著舒適的居家服,但這並不代表將來同樣的習慣,會重新被帶回職場去。「我現在已經不再認真打理衣裝了,現在我身上穿著的是我女兒的紅色抓毛衣(Fleece),它非常適合在家工作,柔軟又保暖讓我不需要開暖氣。」Ruth Holliday表示,「我挑選的服裝都非常實穿,因為現在我每天只需要用Skype、Zoom或Team開會就好了,對方只會看見我的頸部以上,但如果我回到辦公室工作,我應該還是會穿著得體。」

新冠肺炎疫情究竟會如何影響時尚產業與潮流,並不是一件容易預料的事,加拿大懷雅遜大學時尚史教授Alison Matthews David就指出,雖然目前各界都已經肯定,疫情會大幅度地影響未來時尚的動向,但具體的變革方向是什麼,幾乎完全無法預測。「我認為這很大程度取決於你的個人原則。」Alison Matthews David說,「有些人心理上覺得服裝就像是盔甲,生理上也喜歡穿著打扮,但有些人更重視舒適感,所以會很樂意穿著休閒服去上班,這些差異取決於你對自己服裝的感覺是什麼。」

Alison Matthews David進一步指出,從過去西班牙流感、經濟大蕭條與兩次世界大戰的經驗來看,疫情平息後,時尚界很可能會發現,消費者雖然花在服裝上的錢少了,但對服裝重視度卻不見得會變低。「二次大戰期間,因為服裝是配給供應的,許多材質例如羊毛、絲必須拿去做成制服或其他軍用品,人們的穿著變得非常有創意。」她說,「許多女性會自己在家縫紉,所以當時有許多說明圖紙,告訴大家如何把一件物品改造成另一件。」二次大戰時期,由於原料短缺,許多女性會巧妙地運用裝種子的麻袋、麵粉袋、舊制服,甚至是淘汰的降落傘來製作服裝。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Vogue(@voguemagaz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戰爭結束後,對千篇一律的制服感到厭倦的消費者,很快就在Christian Dior「新風貌」(New Look)套裝的啟發下,重新擁抱曲線與柔美的女性氣質。「迪奧先生的新風貌套裝是人們反抗戰爭時期緊縮政策的結果。」Alison Matthews David表示,「那個輪廓其實在戰爭前就流行過,但後來被打斷了。」

同樣地,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後,許多女性會不斷地修改、重穿舊衣來節省開支,Alison Matthews David指出,類似的現象也出現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人們的穿著打扮變得更加休閒,以此來避免購買較昂貴的正裝,這或許也會是新冠肺炎疫情後時尚界的走向。

「在過去,所有的人,特別是女性,總是被要求『這就是現在流行的輪廓,你必須這樣穿,要順應時尚。』但現在這個世界……我們可以隨意地選擇潮流,什麼時候該穿什麼服裝也變得更有彈性。」Alison Matthews David說。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隔離讓人們穿得更休閒了?學者:消費者穿衣習慣將從根本改變〉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