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ell

它當然是影史上最被低估的電影:將病態美學發揮到極致的《入侵腦細胞》

它當然是影史上最被低估的電影:將病態美學發揮到極致的《入侵腦細胞》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20年來,似乎僅有對電影美學挑剔的觀眾還記得它。即便在肺炎疫情導致的經典重映風潮下,這部電影仍然持續被遺忘,它極其殘酷、極其華美、它是《入侵腦細胞》(The Cell),它當然是影史上最被低估的電影,我們沒有理由不再次重溫這場挑戰心靈極限的惡夢。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20年前的這個8月,一部神秘電影首映,它看來像在仿效世紀終始的驚悚連續殺人魔電影類型、又像一部故作玄虛的科幻電影。它由一位好萊塢生面孔導演執導、而由當年好萊塢女神領銜主演。20年來,似乎僅有對電影美學挑剔的觀眾還記得它。即便在肺炎疫情導致的經典重映風潮下,這部電影仍然持續被遺忘,它極其殘酷、極其華美、它是《入侵腦細胞》(The Cell),它當然是影史上最被低估的電影,我們沒有理由不再次重溫這場挑戰心靈極限的惡夢。

塔森辛導演與他絢麗奪目的映像世界

塔森辛(Tarsem Singh)是個在好萊塢不常被提起的名字,這位印度裔導演有著東方民族天生拘謹的個性,但他把性格中所有放肆浪蕩的部份,全放進了作品裡。

這樣說來,塔森辛應該是個極其自大的傢伙,因為沒有人像他那樣,把廣告拍得氣勢磅礡、一副唯我獨尊。《入侵腦細胞》是他的執導處女秀,自然默默無名。但是在那之前,就有許多觀眾已經嚐到塔森的獨特影像魅力而不自知:1997年集結全球足球紅星的Nike廣告《善惡對戰》(Good vs Evil),成為當時最紅的熱門話題,而這正是塔森辛的手筆。

​​

張牙舞爪的惡魔大軍從烈火中竄出,要與坎通納(Eric Cantona)、羅納度、「花蝴蝶」坎波斯(Campos)、葡萄牙的菲戈(Figo)等人類捍衛者在足上對決。火焰在雄壯的羅馬競技場上點燃邊線,穿著釘鞋的惡魔們想抓準時機弄殘對手,頭鎚拐子無影腳等等賤招盡出,惡魔還想一腳將尖釘刺進菲戈的帥臉(這個畫面從美國版廣告中被刪除了,怕嬌弱的美國觀眾產生心靈陰影);最終,惡魔隊的門將、地獄統帥路西法晨星登場,他展開雙翼,一副滴水不露模樣要封鎖人類進球!

而人類已經開始反擊、義大利的馬爾蒂尼(Maldini)鏟球……花式盤球的羅納度絲毫不怕邊線杜賓狂吠……大帝坎通納定球、立起他的領子、說了聲「掰掰」(au revoir),黃金右腳無視後頭撲來的惡魔大軍,一記大踢勁射,極速火球貫穿了自信滿滿的撒旦,進網得分。

即便你對90年代足壇不太熟,這段Nike版少林足球一樣能讓你熱血沸騰,塔森辛對於力量的崇拜,融合在他偏好的希臘羅馬風格美學之中,讓90年代球星化為競技場上的神腿角鬥士。但這只不過是一段1分半的廣告,篇幅太短,當塔森有機會執導100分鐘的長片《入侵腦細胞》時,他當然要將各式美學塞好塞滿。東方血統的好萊塢導演,自然能毫無違和地融合印度美學、BDSM與現代藝術,塑造出無人能及的超現實美感。

​​

《入侵腦細胞》當然應該要在大銀幕上觀賞,這樣觀眾才能在開演第一秒就體驗強大的視覺衝擊:納米比亞 (Namibia) 的納米比諾克盧福國家公園(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壯觀又詭異的沙漠景觀,立刻警告你這不是一部棚內搭景的廉價B級電影。

塔森辛太愛這片奇幻的真實美景,在他後來的電影《墜落》(The Fall)裡又再次來此拍攝。他形容過此地:「這裡一切看起來就像人工佈置的成果,但事實上這裡卻是渾然天成的景觀,多年來它一直維持這個模樣,就像是異次元世界一般。」

這片納米比亞的風砂,與美國中西部的變態殺人魔好像沒有太大關係,但這是塔森的堅持,他要觀眾理解,人類的心靈如同這片沙漠一樣無邊無際——我們在開頭看到的沙漠,事實是一個因意外而昏迷男孩的心靈。塔森表示:「我不想因為這部電影會深入人類心靈,而讓觀眾誤以為整個場景就只限定在室內而已。」

儘管這部電影的預算僅有少少的3000多萬美金,整個劇組還是遠赴納米比亞,拍了這一幕長約4分多鐘的開場。

《入侵腦細胞》帶你進入驚悚難耐的病態意識空間
MV5BMTg3MDY2MTU4NV5BMl5BanBnXkFtZTcwNTA1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曾經是宇宙第一美臀的珍妮佛洛佩茲(Jennifer Lopez)在本片飾演精神學家凱薩琳,她正在研究一項大膽的精神病學臨床研究:進入病人的心靈,找出精神疾病的根本病因。她困於長年的療程沒有成效,無法挽救因海灘意外而昏迷的富翁兒子。此時警方找上門來,告知由文森唐諾佛利歐(Vincent D'Onofrio)飾演的變態連環殺人魔史塔革(Carl Stargher)因病昏迷被捕,但他仍有一個囚禁的犧牲者未被找到。

史塔革喜歡將他的獵物囚禁在玻璃櫃中,持續灌水並紀錄她們死前的掙扎。文斯沃恩飾演的FBI探員諾伐克(Peter Novak)與時間賽跑,得在被害者被溺斃前找到她被囚禁的地點,只能找上凱薩琳,藉由她進入史塔革內心,找出最後人質到底被藏在哪裡……

《入侵腦細胞》有一套很像《駭客任務》的遊戲規則:要進入心靈,必須進入冥想狀態;而人類的心靈虛實難辨,在那裡可能發生任何意想不到的狀況,而如果你在別人的心靈裡受傷了、甚至因此死亡,你在現實世界裡也會因此死亡。

MV5BMTgxNzEzODE4N15BMl5BanBnXkFtZTcwMzA1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但是,看起來很像《駭客任務》的《入侵腦細胞》,卻比《駭客任務》美多了,光是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方式就截然不同——進入者與被進入者都要穿上宛若肌理外露的鮮紅緊身衣,懸吊在半空中──電影裡還有理論支持這種設計:

解離性人格患者喜歡失重的感覺

無論這個論調是否真實,畫面上呈現景象透出的難解詭異感,已經先征服了觀眾:在藍色房間裡,兩個全身血紅的軀體,以平躺姿勢懸浮在空中,他們的臉上蓋著藍布。遠看像是太空中的太平間,渾身血污的屍體動也不動地在空中靜止,有一種強烈的死亡美感。

MV5BMTgzODMwMDA0MV5BMl5BanBnXkFtZTcwMzE1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在沙灘遇難的小男孩,昏迷心靈中是一片無水的沙漠,但是虐殺成性的成年殺人魔呢?那宛如一間惡夢博物館。史塔革的潛意識裡有著生鏽的齒輪機關、大量的親水設計(後來我們才理解水對這個悲哀靈魂所代表的受苦意義)、蛇鱗花紋與惡魔的圖騰。

他在其中展示他的歷年「戰利品」,肌肉隆隆的獄卒看守這些形式不一的受害者們,有全身被漂白的女體、被綁縛在病床上被勾爪撐開嘴巴的女體、被繫上鋼勾籠頭拉著嬰兒車的女體……這些畫面即便放在2020年的現在,其中病態的美感仍然能讓許多觀眾不適。

前衛藝術創作&石岡瑛子的異想華服

事實是,《入侵腦細胞》即便已經上映20年,這部電影仍然不會給人有任何過時之感。一方面要歸功於電影極力降低數位視覺特效的使用,幾乎大多效果都是實景實物實拍——包括史塔革被吊起來的一幕都是。

MV5BMjIzNDc5MTEyN15BMl5BanBnXkFtZTcwNDA1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其中使用數位特效的一幕,簡短卻極富震撼力:十數塊玻璃鍘刀從空中落下,準確地切斷位於其下的馬體,鍘刀緩緩分開一片片的馬體剖面,凱薩琳還能見到切片裡的器官仍在跳動。英國藝術家達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極具爭議的牲畜剖面藝術作品,在此被發揚光大。

這些病態美學的幕後功臣之一,當然是曾因擔任1992年電影《吸血鬼:真愛不死》(Bram Stoker’s Dracula)服裝設計而榮獲奧斯卡肯定的石岡瑛子。從《入侵腦細胞》開始,石岡瑛子的怪誕、超現實與荒謬風格,便找到了最佳的表演舞台,她與塔森一拍即合,她曾表示與塔森合作,是她有過「最幸福的合作關係」。塔森往後的《墜落》、《戰神世紀》、與《魔鏡,魔鏡》共4部電影,也全都由石岡擔任服裝設計。

而就在《魔鏡、魔鏡》上映後不到半年,石岡便溘然而逝,間接也讓塔森的視覺魔力自此消散大半。

MV5BMGVmYWU5NDUtNTJiYy00Yjk1LTk5M2ItZGI3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石岡瑛子與塔森氣味相通,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因為他們身上都有著東西方文化交融的痕跡。即便是在《吸血鬼:真愛不死》這樣一部西化的電影裡,石岡瑛子為德古拉設計的長袍,竟然屏棄了我們印象中西方紳士的貼身全黑燕尾服,而是繡著金龍花樣的火紅大袍。她更想在服裝設計上展現主角的欲望、而非制式的刻板印象。

另一方面,她在《入侵腦細胞》這部充滿BDSM元素的驚悚電影裡,更把欲望玩得透徹:史塔革登場時,背上穿過皮膚的吊環繫著蓋滿牆面的大幅紫布,當他起身走動時,隨著吊環拉扯,紫布逐漸從牆上被拉下,意味著史塔革狂放的欲望。

另一方面,石岡為象徵節制的女主角凱薩琳,設計了性感的緊縛服飾。石岡回憶《入侵腦細胞》裡凱薩琳被黑化時的造型:「她基本上變成了一件性愛玩具,所以她必須看起來同時性感、而又極度不適。我給她一件透明的連身裙、很大的黑紅相間假髮、還有一副誇張的塑膠硬衣領。珍妮佛問我能否將衣領改得舒服一點,我告訴她,『不,妳應該被虐待才對。』」

截圖_2020-09-02_下午3_52_16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文森唐諾佛利歐的狂氣

導演很狂氣、服裝設計很狂氣,那麼飾演變態殺人魔的文森唐諾佛利歐當然得更狂才行。《入侵腦細胞》美國公映版剪掉了唐諾佛利歐用生命演出的一幕——他懸吊在天花板,看著下方的被害人屍體手淫。這令人不安的一幕,隨著唐諾佛利歐的動作越來越激烈而更加讓人很不愉快,當他即將達到高潮時,滿頭青筋的唐諾佛利歐高聲怒吼,這一幕戛然而止。

事實上一定得戛然而止,因為唐諾佛利歐在尖叫後整個人昏死過去——太過投入的他用力過度,竟然立刻昏厥,連導演塔森都嚇死了,還好最終唐諾佛利歐沒事。

必須飾演殺人魔黑暗與純潔內心兩面的唐諾佛利歐,僅憑藉特殊化妝(他的頭髮被梳成惡魔角的形狀)與服飾,剩下由他狂暴又有時溫柔的演技,補足史塔革令人不寒而慄的形象。在心靈世界裡,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就會落入殺人魔的控制。而唐諾佛利歐演得太過成功,讓觀眾難以想像,如果今天進入他夢境的是自己,也許很快就會難逃一劫。

截圖_2020-09-02_下午3_55_09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多年來唐諾佛利歐一直沒有受到主流市場的肯定,實在是遺珠之憾,數年後他演出影集《漫威夜魔俠》裡的「金霸王」威爾森費斯克受到歡迎,這次的精彩表現早就在《入侵腦細胞》裡出現過了。

《入侵腦細胞》的殘酷不只是畫面上的,概念上其實也令人不好受。當劇情最終凱薩琳理解應該將病患拖入自己的心靈世界裡,才能掌控情勢時,她發現,她無法拯救史塔革內心裡那個飽受家庭虐待的小男孩,因為史塔革的黑暗面已經太過強大,使她必須要狠心揮劍刺向已經分不開的光明黑暗兩面。原本應該以化解病人心結為務的心理醫師,現在只能成為心靈劊子手,一劍了結這個悲苦男孩的多年痛苦。

值得更多的掌聲

《入侵腦細胞》其實票房成績還算亮眼,首週就拿下票房冠軍,最終全美票房也有將近成本兩倍的進帳。但是,這是因為多虧了2000年8月下旬的檔期空窗期,這數週是美國好萊塢近年來票房表現最差的時刻,我們提過奪過首映票房冠軍的超級爛片《兇手正在看著你》,其實就在《入侵腦細胞》上映3週後上映

MV5BMTg0Njg0MjYyN15BMl5BanBnXkFtZTcwMjE1
Photo Credit:《The Cell》,來源:IMDb

《入侵腦細胞》吸引了許多喜愛驚悚電影的觀眾進場,但劇中許多形象化的描寫卻讓僅想紓壓的觀眾看得一頭霧水,缺乏燒腦格局的劇本也被批評平淡無奇。除了CNN之外的主流娛樂媒體一律給了它負評,連觀眾的評價也沒好到哪裡去。許多人抱怨《入侵腦細胞》不過是一場美術炫技秀。

也許吧,但即便是炫技,我們卻發現,20年來很少有類型電影的美術高度能夠與《入侵腦細胞》相提並論。2012年石岡瑛子過世後,我們就難看到《入侵腦細胞》裡這些光戲服本身就很有戲的設計——史塔革在夢中的大多數造型,都能從視覺上引發對惡魔的聯想,而凱薩琳的造型也能不靠台詞,就能反應出這個角色當下的情緒與任務。更別提塔森辛的構圖堅持,讓每個畫面都能像是一幅畫——非常詭異的畫。

但至少,儘管當時不受待見,《入侵腦細胞》的票房仍然讓塔森辛拿到了第二部電影的門票,執導了他生涯評價最高的《墜落》。20年後的現在,《入侵腦細胞》仍然能帶給觀眾驚喜與驚嚇,這部美麗的恐怖驚悚電影,有資格贏回屬於它的掌聲。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給你十年如一日的好眠:買席夢思頂級床墊,原廠公司貨&水貨的差別在哪?

給你十年如一日的好眠:買席夢思頂級床墊,原廠公司貨&水貨的差別在哪? Photo Credit:席夢思

躺一張席夢思頂級好床,為了未來十年的日日好眠,選擇正式授權經銷商購買,才是保護消費者權益之道。如何杜絕水貨、買到原廠授權正版席夢思?台灣席夢思提供辨明四大要點。

想到最頂級舒適的床,大多人心中第一個出現的是「席夢思」。席夢思成立於1870年,是第一間量產彈簧床墊的公司,歷經百餘年後,席夢思仍是睡眠科技、頂級寢具的代名詞。

在台灣,要購買到一張席夢思床墊的方法有很多種,常見的通路除了原廠授權的台灣席夢思品牌概念館、百貨專櫃,及席夢思專賣店等之外,另外也有其他平行輸入的商品等。不過,既然都要花錢入手席夢思頂級床墊了,如何選擇正確的管道購買,兼顧品質與消費者權益,可就有很大的學問了。

#01 關於價格——水貨真的比較便宜?
席夢思-0921
製圖/TNL Brand Studio

市面上有不少通路在販售席夢思床墊,除了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經銷的「台灣席夢思公司」之外,大多是平行輸入的「水貨」,意即商品未有正式代理商進口。 

會考慮購買水貨的原因,不外乎是價格考量。尤其水貨商往往會祭出相較於原廠授權經銷商更便宜的價格,以吸引消費者注意。不過,水貨真的比較便宜、CP值比較高嗎?

雖然水貨價格看起來低廉,但那是與美國原廠正式授權商(即台灣席夢思公司)的定價相比的結果;若台灣席夢思公司推出折扣活動,或是附贈原廠正版周邊商品,例如台灣席夢思通常會附上床組配件、相關寢具贈品等,那麼總體價值不只不輸水貨,CP值還更高。

此外,更攸關消費者權益的是,由於水貨是未經海外授權經銷商下單出口的,因此這些商品一旦離開美國本土,原廠即無法提供任何保固;萬一購買回家的產品有問題,消費者恐怕得花更多的成本處理,勞心又勞力。

那麼該如何辨明水貨或原廠授權公司貨?可依循以下四個步驟:

1. 認明掛有Simmons BetterSleepTM的席夢思專賣店,或品牌概念館、百貨精品專櫃、形象館、特約經銷商。
2. 認明床墊側邊的雷射標籤,背面印有出廠地標示;且因應台灣商標法規定,亦印有中文內容標示,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3. 認明席夢思專賣店店內授權書。每一份授權書皆有「台灣席夢思股份有限公司」的鋼印證明,以示正牌授權經銷。
4. 索取中英文對照保證書。若只有英文原文保證書,只要離開美國本土,原廠不負任何保固責任。因此,消費者若是拿到這一類的保證書,保固卡可是無效的。唯有索取台灣席夢思所核發的中文保證書,才是真正有保障。
雷射+RFID-01
Photo Credit:席夢思
杜絕水貨,認明原廠授權雷射標籤

簡言之,水貨乍看便宜,但若要兼顧品質與售後服務,購買原廠授權公司貨會是較聰明的選擇。

#02 關於設計——一張符合東方人睡眠習慣的床,因地制宜的材質、軟硬度
席夢思保證書_02
Photo Credit:席夢思
席夢思保證書

除了價格,找到符合使用需求的床墊也很重要。由於水貨商是直接從美國代購床墊來台,因此僅有美規尺寸,在材質的選用上,也是較符合美國大陸乾燥氣候。

而台灣席夢思的產品來源,則包含來自美國、日本、加拿大、中國廠的生產製造,不只可以購買到與台灣尺寸的床墊,也有依據台灣亞熱帶濕熱氣候所設計的床墊,例如獨特的抗病毒除臭纖維、負離子纖維床墊等,有助於排解睡眠時的多餘熱氣,或緩解過敏症狀;在材質與軟硬度的選擇上,也較符合東方人的睡眠習慣,例如台灣消費者多偏好較硬的床墊,因此席夢思床墊也推出均勻撐托身體各部位、紓解緊繃肌肉的五區撐托設計等。

因此,對於台灣消費者來說,前往經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的台灣席夢思相關通路親身試躺、購買,才能買到因地制宜的席夢思床墊,打造最舒適的睡眠體驗。

#03 關於保固——讓好的床墊陪伴十年睡眠

其實一張席夢思床墊,經由妥善保養可以使用十年。在正常的使用狀況下,若遇到任何製造上的品質瑕疵,台灣席夢思公司皆有提供原廠保固,如在購買後的前兩年予以免費修理或更換,或是在購買後第三至第十年之間,依照美國席夢思原廠全球統一折舊率計算折舊費用。

在原廠授權的情況下,購買公司貨可享有明確的十年保固權益;反之,水貨商的保固條件就不一定了。誠如前文所述,水貨離開美國本土以後是無法享有美國原廠品質的保固的,萬一遇到瑕疵品,只怕投訴無門、因小失大。

總之,由於各個水貨商的貨源不一且不透明,產品品質無法把關,因此購入的床墊是有風險的。聰明的消費者要知道,除了價格之外,舒服的現場試躺體驗、嚴謹的品質把關、完善的售後服務、超值的配件贈品等,才是精打細算的重點。為了未來十年的日日好眠,實在沒有必要承擔風險購買水貨,選擇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經銷商購買,才是保護消費者權益之道。

購買原廠授權席夢思▶台灣席夢思官網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