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Sherman

用角色扮演的自拍,來暴露鏡頭外的男性壓力:Cindy Sherman的《無題電影劇照》

用角色扮演的自拍,來暴露鏡頭外的男性壓力:Cindy Sherman的《無題電影劇照》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提供

在某項委託中她所面對的是客戶與服飾品牌,但在《無題編號132》中她卻扮演了一位看似飽經滄桑、臉上滿是傷疤的不羈模特兒,其目的為的是挑戰,或說是要為促銷中的光鮮亮麗產品增添風味。

文字:Ian Jeffrey|翻譯:吳莉君、李佳霖

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在1972至1976年期間於水牛城攻讀藝術與攝影,她最早期的展覽作品擷取自水牛城時期所拍攝的系列照片,題名為《謀殺疑雲》(Murder Mystery People),並於1976年展示於紐約市翠貝卡區的藝術家空間(Artists Space),雪曼在此系列作品中共扮演13個角色。

同一年稍晚,在攝於紐約市公車上或公車路線沿線的《公車乘客》(Bus Rider)系列照片中,她則是扮演了15位不同的乘客角色。

自1977年,她開始著手創作《無題電影劇照》(Untitled Film Stills),此一系列作品完成於1980年。當時她經常會在晚上以電影中角色的裝扮外出水牛城,即便搬到紐約近郊後也依舊持續這樣的行徑。

雪曼求學期間的朋友羅伯特.隆格(Rober Longo)建議她應該記錄下這樣的過程,而雪曼也聽進他的話,此舉最後也帶來莫大的迴響。雪曼經常接受訪問,而她的受訪態度幾乎是有問必答。雪曼家中小孩眾多,而她也坦承身為么女,自己經常會以盛裝吸引注意。

她在還小的時候經常收看WWORTV 9電視台的《百萬電影》(Million Dollar Movie),此節目自1955播映至1966年,每週會固定放映一部電影,一天播出兩次。

這個節目中播放的電影都是由雷電華電影公司(RKO)所出品,當中包括雪曼反覆觀看的《金剛》(King Kong)。而《百萬電影》的存在也為雪曼日後得以在美國視覺文化中取得一席之地奠下良好基礎。

Screenshot_2020-09-23_at_18_56_31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提供
無題電影劇照編號10(Untitled Film Stills no.10).1978 

雖然此一系列題名為「電影劇照」,但當中許多作品所呈現的人物樣貌,讓人聯想到存在的本質,與其說接近好萊塢,倒不如說更接近日常生活。在一次訪談中,雪曼提及一個感受到真實的瞬間,同時也是她與當代藝術家們同行於一條路上的象徵。那個瞬間是她於1976年抵達紐約時,在大街上目擊維托.阿孔奇(Vito Acconci)本人的當下。

阿孔奇是一位詩人,同時也是行為藝術界的創新人物,他自身就是一個在檯面上捍衛真實的代表,雖然他的捍衛行為,有時會過頭到令世人坐立難安。在1970年一幅阿孔奇的「電影劇照」中,可見他正在咬自己的手。而在雪曼眾多的角色照中,影中人物都是隻身承擔壓力或面臨險境,像《無題電影劇照編號10》這張攝於1978年的早期人物照便是如此,鏡頭下可見日用品散落於廚房地板上。

Screenshot_2020-09-23_at_18_57_51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提供
無題電影劇照編號48(Untitled Film Stills no.48).1978

在這幅作品中可見黃昏時分一位纖瘦的女孩站在渺無人煙的馬路上——這張照片是由雪曼的父親於1979年外出旅行的路上所拍攝。與廚房地板上的日用品(比方說一盒出產於「集群家禽農場」的雞蛋)一同入鏡的女人,顯然被未被納入鏡頭的某個存在所驚嚇,而這個帶著一個小行李箱站在馬路上的女孩,則構成另一種對生活基本所需的指標,看似未經世事的她同時也象徵了脆弱。

這兩張照片的主角,都暴露於來自未被納入鏡頭中的男性元素的壓力下。

《公車乘客》系列作品中的多數照片雖然不夠成熟,但也宣示了雪曼可以扮演多元的青少年角色。雪曼接著著手的是《無題電影劇照》,這項拍攝計畫始於1977年,截至1980年為止,她共累積拍攝了69幀作品,雪曼曾提到那段期間她可說是嘗試過所有電影中常見的人物角色。

她擺出心馳神往的表情、幻想、噘嘴或面露不滿神色來詮釋各種想像中的角色。她曾扮演過埃絲特.威廉斯(Esther Williams)、桃麗絲黛(Doris Day)與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這只不過是稍微列舉其中的三人而已。

這些作品名為「電影劇照」,因為照片模仿了原先用於宣傳電影的劇照,而劇照最終也衍生為商品,可在一般市集或42街上買到,一張要價35分美金。電影劇照攝於攝影棚內,呈現電影中的細節,多半是由精通人物姿勢與照明的專業攝影師掌鏡。電影劇照在當時廣受歡迎,也奠定下高技術水準的門檻。

最令人佩服的是,這項異想天開的攝影計畫雪曼竟堅持了長達三年,這段期間她主要以在紐約與羅伯特.隆格合租的公寓為據點,有時也會與家人外出旅行拍攝。1979 年雪曼與家人前往亞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Flagstaff)與鄰近的紀念碑谷(Monument Valley),她在該地身著晚禮服並打赤腳入鏡。

雪曼於1981年開始拍攝彩色照片,而這項改變也為她的作品帶來了變化,因為色彩為照片增添了一股特別的重量感與存在感。在《粉紅睡袍》(Pink Robes)中呈現坐姿的女性手上抓著一條觸感粗糙、材質為雪尼爾紗或是結子線的粉紅睡袍。

在黑白照片中,這條睡袍不過只構成一種色調;但若以彩色照片呈現,這條睡袍則變得既引人目光,同時卻也分散觀者的注意力,在照片主視覺以外堂而皇之地宣示自身的存在感。

在「電影劇照」系列中,物品同樣吸引了雪曼的關注,比方說像那個購物袋中的物品,或是放在大馬路上的行李箱。物品或布料本身具備一種得以透過色彩提升的質感,而在色彩的呈現下,這些物品自身就足以構成拍攝對象。雪曼在她早期的彩色照片中就嘗試拍攝了不少類似的作品。

sherman-Untitled-92_W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提供
無題電影劇照編號92(Untitled Film Stills no.92).1981 

1981年雪曼為藝術雜誌《藝術論壇》(Art Forum)拍攝了12張尺寸約為61×122公分的大型彩色照《雜誌插頁》(Centerfolds),但卻被該雜誌拒絕刊登。

雪曼親自擔綱照片中主角,扮演陷入沉思、出神或是焦慮的多元角色,而這些照片就被安插在色情雜誌中裸體插頁照的前方或後方。

在無題系列編號92的作品中,雪曼面露驚恐表情。《雜誌插頁》系列作品別名為《橫幅照片》(Horizontals),而雪曼日後更拍攝了一組以坐姿呈現的陰鬱人物照《粉紅睡袍》使這一系列作品更有看頭。

雪曼的詮釋手法對《藝術論壇》而言似乎過於被動,即便那樣的風格是延續自「電影劇照」,同時也是外界期待雪曼所呈現的風格。不過在《雜誌插頁》系列照中可見介入與修正,因為此一系列作品正好與傑吉爾斯樂團(J Geils Band)的〈色情雜誌插頁〉(Centerfold)同時問世。

這首歌詞中唱道:「我的血液頓時凝結/我的回憶慘遭出售/驚見我的甜心出現在色情雜誌插頁中/甜心出現在色情雜誌插頁中」,單曲在美國告示牌排行榜上佔據了6週榜首。在單曲的音樂錄影帶中,主唱傑吉爾斯與其他成員,和一群懷抱星夢的性感女高中生熱舞。

雪曼所拍攝的12張系列照,以寫實並具道德批判的手法重現,在價值觀扭曲的情境下,對於愛情忠誠的年輕男子在翻閱色情雜誌時,偶然發現自己的甜心出現於其中。

雪曼創作於1986至89年間的「災難」(Disasters)系列走向寫實的極限,擺脫大部分的常規,甚至不將完整的個體納入鏡頭中。在此一系列作品中可見有機物四散,就連感官都是瘋狂的。

在哥雅的《戰爭的災難》(Disasters,1820年前後)中,可見成堆的屍體被堆疊或是被善後;但在雪曼的作品所呈現的不毛之地中,則是透過漫佈畫面的昆蟲標本殘骸進行感官的訴求。

unnamed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提供
無題編號132(Untitled no.132).1984 

雪曼在1983年受託為黛安.本森(Diane Benson)座落於蘇活區的服飾店「Dianne B.」拍攝諸如Comme des Garçons等新潮時尚服飾的宣傳廣告照。

在這項委託中她所面對的是客戶與服飾品牌,但在《無題編號132》中她卻扮演了一位看似飽經滄桑、臉上滿是傷疤的不羈模特兒,其目的為的是挑戰,或說是要為促銷中的光鮮亮麗產品增添風味。

在雜誌《浮華世界》(Vanity Fair)於1985年委託拍攝的《童話故事》(Fairy Tales)系列照中,雪曼同樣擔綱了古怪照片中的主角。

Screenshot_2020-09-23_at_18_59_22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提供
無題編號173(Untitled no.173).1986 

在《無題編號173》中可見腐敗的保養美容用品,而攝影師本人完好無缺的屍體則躺在背景中,整個場景被蒼蠅所環繞。這項作品的主題可解讀為虛榮或是美貌的消逝。

雪曼也承認她「受不了世人總愛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相反的面向會來得更吸引我」。雪曼是個懷疑論者,她總是聚焦於世人應當關注但卻經常忽視的事物本質上。

比方說廚房照中的那個跟生活用品入鏡的女孩,或是《雜誌插頁》中指甲修整得漂漂亮亮、站在受害者立場的驚惶女性。感覺雪曼之所以會受到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的激發進行創作,並非因為虛假意識是不對的,而是因為那像一場異想天開的玩命冒險。

如果要避免陷入比方說談論愛與美這類形而上學的窠臼中,那麼最好要小心翼翼地打開天窗說亮話,就像雪曼在她1989年所創作的《色情照》(Sex Pictures)中所展現的一樣。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解讀攝影大師》,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立體有

作者傑佛瑞曾為知名出版社Phaidon、Thames & Hudson撰寫多本攝影史專書。在書中,他從1840年史上第一位攝影家談至當代攝影家,橫跨近200年,囊括絕大多數重要經典大師,談及不同時代的攝影家如何觀看世界?如何創作?又是在什麼樣情境下,拍下經典之作?

這本宛如攝影史之書,不同於一般攝影史,用不同方式,帶領讀者發現攝影家創作的精髓脈絡,看懂攝影作品的觀看之道。書中收錄19-21世紀的80位經典大師,從紀實攝影到實驗性的當代攝影,時序橫跨兩次世界大戰,跨風格、跨領域、跨時代。

本書勇敢挑戰攝影經典命題,不談艱澀理論,細述攝影家人生與相對應的時代代表作。透過生活與時代,看見攝影家拍下經典作品的當下視角與觀點。創新的書寫角度,仰賴書寫者深厚的歷史人文與攝影美學素養,巧妙地將攝影家人生,與時代和創作平行對照。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餐豐露宿】當網美也是要練習的——什麼都不用做的懶人露營怎麼玩?

【餐豐露宿】當網美也是要練習的——什麼都不用做的懶人露營怎麼玩?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什麼都不做的懶人露營,究竟是享受還是折磨?露營的時候要穿得美美的、擺出各種姿勢拍照留念,究竟是開心還是尷尬?一場跳脫同溫層的露宿體驗,不只擦出火花,也碰撞出對於露營的奢華想像。

以往人們對於露營的印象,大多是「扛著大包小包、汗流浹背的搭帳升火煮飯」這樣的畫面,不過近年來吹起一陣露營風,不少懶人露營、豪華露營應運而生,自此人們想要逃離城市、與大自然共住一晚,再也不必負重前行,一卡皮箱即可入住。

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系列影片【餐豐露宿】第一集,讓鐵人三項女力好手段慧琳(Windy),與號稱最美營養師高敏敏,共同前往苗栗自然圈農場,體驗一晚的懶人露營。對於追求熱血流汗的戶外運動主持人Windy來說,什麼都不做的懶人露營究竟是享受還是折磨?碰上彷彿芭比娃娃的精緻網美高敏敏,還要跟著穿得美美的、擺出各種姿勢拍照留念,究竟是開心還是尷尬?

一場跳脫同溫層的露宿體驗,不只擦出火花,也碰撞出對於露營的奢華想像。

本集節目由 Coway 贊助製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