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i Lemak

地位如同台灣滷肉飯:非官方的東南亞家常美食代表——椰漿飯

29 Sep, 2020
地位如同台灣滷肉飯:非官方的東南亞家常美食代表——椰漿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問過好幾個新加坡人與當地的計程車司機大哥,聽過幾次實在的回答:「最好吃的在我家巴煞(美食廣場)。」

在新加坡待三年半,椰漿飯屬我東南亞異鄉家常美食第一名(到底說過幾次第一名),它是馬來西亞不成文的國家代表料理、星國的日常生活銅板美食,重要程度可比我們台灣滷肉飯,但它比滷肉飯更國際化——知名漢堡連鎖店麥當勞還為它出了椰漿飯口味漢堡,這讓向來裝酷不排隊的我也屈服了,魅力之強大,不是人人擋得住。

椰漿飯與椰子歷史

shutterstock_168472067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椰漿飯的馬來文是「Nasi Lemak」,就是油(Lemak)飯(Nasi)。這種以椰漿為基底的油飯,首次被文字記載是在1909年時,英國的東方文化學者Sir Richard Olaf Winstedt爵士在他的《馬來人的生活》(The Circumstances of Malay Life)一書當中,只是被記載並非起始,目前沒有找到更多文獻紀錄何時開始把椰漿和飯和在一起,但是如果我們從椰子的遷徙,或許能偷窺一些答案。

椰子的生產發源地在印度與東南亞,因為生長環境關係,不少學者激辯過椰子遷徙到全世界的方式到底是海上漂浮還是人為方式,當然最後學者們和平共處,結論兩種方式都有可能。人為遷徙的記載中,2000年前便有阿拉伯文指稱椰子為「zhawzhat al-hind」,是「印度人的核果」的意思。後來,椰子的足跡隨著阿拉伯人向歐洲擴張,到15世紀時,葡萄牙看了阿拉伯商人的椰子殼,覺得很像是頭殼(cocuruto),便稱之為「coco-nut」(cocuruto+nut)。

shutterstock_116644755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16世紀的大航海時代,椰子殼成為攜帶飲用水的容器之一,跟著到了馬來西亞,因此不難想像中間因文化與語言的斷層,讓部分食材歷史追尋難度上升,但椰漿與飯的料理方式在泰國、印尼也很常見,米飯也是千年主食之一,所以我暗自推測這道料理應該比想像還要悠久。

椰漿飯哪裡吃、怎麼吃

我問過好幾個新加坡人與當地的計程車司機大哥,聽過幾次實在的回答:「最好吃的在我家巴煞(美食廣場)。」椰漿飯吃的是家鄉的味道,配的是各式各樣的炸物、烤魚、sambal辣椒醬、小魚乾、蛋(水煮或煎蛋都行)、和兩片小黃瓜。椰漿飯可以當日常三餐,可以在飲酒前墊胃、也可以當成解酒料理,隨時享用。許多人會自己在家動手做,外帶時也常可以看到用芭蕉葉包裝,東南亞風情味極為濃厚。

shutterstock_71717266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最後,因為我真的太愛這項料理了,所以我也動手做過一次,裡面的食材是就近(超市)取材,大家可以用不同品牌代替,魚也可以換成肉。

椰漿飯

  1. 一杯洗過的米與一杯椰漿加入少許鹽混合好,在上方擺放打結的斑斕葉與切短的香茅葉,放進飯鍋中蒸熟。
  2. 蒸熟後把斑斕葉和香茅葉取出,飯稍微攪拌後備用。

配料

  1. 把魚抹上薑黃粉和適量鹽巴,兩面煎熟備用,大家可以自行替換,買炸雞是不錯的選擇。
  2. 水煮蛋一顆剝殼對切,或是間一顆荷包蛋。
  3. 把sambal辣椒醬、小魚乾、花生和所有你想要的配料,連飯一同擺盤,就可以上桌囉。

椰漿飯有滿滿的椰香與香草風味,剛出籠時香氣四溢,讓人口水猛吞,作法也相當簡單,是星馬家庭必備料理之一,歡迎大家一起試試看。

參考資料

本文經食物。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純粹而不簡單的椰漿飯〉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Cynthia

台灣長大的女子,拿過創業箱跑警察,也拿過pipet槍跑電泳,當過上班族也當過小老闆,當過主管也當過家管,歷經美國、台灣、新加坡的磨練後,正開啟我在西班牙的生活,原本以為是我計畫人生,後來才知道,我已被人生計畫,好險,我還喜歡。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