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 Dance

台北夜間探險|卸下所有偽裝,到酒吧的地下室參加仙女們的「Voguing」派對

21 Oct, 2020
台北夜間探險|卸下所有偽裝,到酒吧的地下室參加仙女們的「Voguing」派對 Photo Credit:古家萱

在Fairy Taipei小小的地下室裡,我看著那些抹上濃妝、毫無畏懼地展現自己的人,突然覺得有點羨慕,有人說他們身上華服是隱藏自己的扮裝,但事實上,正如美國變裝天后RuPaul所言:「每個人都是赤身裸體地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穿上的所有衣物都是扮裝。」

循著朋友給我的地址,我在晚上10點的光復南路小巷中轉來又轉去,才終於走到這家外觀瀰漫著濃濃南洋度假氣味的小餐酒館——Fairy Taipei,「真的是這裡嗎?」我用看起來很可疑的姿勢趴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往內看,長長的吧台、整齊排列的桌椅與輕鬆聊天的酒客,昏黃的燈光下觥籌交錯,一點都不像是朋友說的派對現場。

推門而入,柔軟的音樂與微醺的迷離氣氛更加深了心中的疑惑,我只好用18歲初次上夜店那般尷尬的心情,向穿著襯衫、頭上還戴著宮廟鴨舌帽的老闆表明來意,他親切地一邊點頭、一邊快速地帶我走向神秘的地下室。

好了,就是這了。

Image_from_iOS_(73)
Photo Credit:古家萱

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開場,地下室開始擠滿打扮妖異華麗的人們,他們腳上踩著細細的高跟鞋,臉上塗滿濃豔的亮片與妝,有些人有著長長尖尖的精靈耳朵,有些還揹上了半透明的仙女翅膀,在暗處躁動的歡騰氣氛,是盛宴的前奏。

啊,忘了跟大家說,即將在這裡舉辦的「Fairy KIKI Ball」,是一場關於「Voguing」的舞蹈比賽,也是一場讓仙女們忘卻人間煩惱的秘密派對。

從哈林區的Ballroom說起

相較於Hip-Hop、Popping或是Breaking等常見的舞蹈類型,多數台灣人對於「Voguing」似乎不是太過熟悉,但其實,這種妖豔性感的美麗舞蹈風格,是經過近百年的時間、在各種文化環境的催化與推動之下才逐漸成型的。

早在1920-30年代,紐約的哈林區就秘密存在著一些由白人男同志所主導的的變裝舞會(Ball),不過在當時,這些Ball的活動內容仍多以穿上漂亮衣服、模仿伸展台上的model走秀為主,然而,儘管舞會的參賽者們來自各地,但在白人審美觀的強勢主導下,黑人與拉美裔們非常難在活動中得到名次與肯定。

MV5BZjgwZGU1OGMtYTA5OS00ZGIxLThiNWYtYmFh
Photo Credit:《Paris Is Burning》,來源:IMDb

到了1960年代,這些再也無法忍受種族歧視與差別待遇的「非白人族群」也開始組織起了屬於自己的ball,經過了數十年的時間發展,這些新興的ball裡逐漸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比賽項目(categories),除了前面提到的模仿走秀外,還發展出了如強調手部靈活動作的「hand performance」、賦予臉部角色變化的「face」、甚至是展現出赤裸慾望的勾人「sex siren」等。

這些大膽展現自己的比賽項目,讓「性少數」與處於相對弱勢的非白人族群,能藉由短暫的舞會逃離當時不友善的社會,在這個秘密的場域之中,放心地成為任何自己想成為的人,

比賽中的靈魂人物:Commentator

回到位於地下室的比賽現場,穿著唐僧袈裟搭配高跟鞋的主持人走到台前,他是今晚派對的靈魂人物——commentator。不同於在多數的比賽與活動之中,主持人的存在像是維持秩序與活動流暢的司儀那般,Voguing比賽中的commentator擁有極大的主導權,同時也須具備高度的控場能力。

像是此時,他正拿著麥克風環視全場,從現場來賓中點出較為資深的舞者、或是對整體文化環境有所貢獻、有影響力的人物,並邀請他們在活動正式開始前進行一段隨機的solo演出,這個環節被稱為「roll-call」。

Image_from_iOS_(71)
Photo Credit:古家萱

除此之外,在後面的正式比賽中,commentator還會跟著音樂的節奏唸出一連串的字詞,內容可能是現在的比賽狀況、針對參賽者的評論、或是無意義的音節(例如喵喵喵),讓參與者能隨時進入當下的狀況與情境之中,也維繫著整體活動的氣氛與熱度。

另外,不同於多數比賽一對一晉級式的battle方式,Voguing比賽會分成好幾個categories,參賽者無需事先報名,而是依照現場的項目隨時決定自己是否要加入。

在每個category的第一輪「海選」之中,想參加比賽的人一個一個上去跳,結束時主持人會請judge給出分數,此時必須要「所有的評審」都點頭或舉手同意,你才可以進入下一個round,這種方式稱為「get ur 10s」,而只要其中有一個評審覺得你表現的不夠好(chop),你就會失去晉級下一輪比賽的資格。。

在完成首輪的海選之後,commentator將會依自己的心情或喜好隨意組織要上場互相比賽的舞者,有多隨意呢?例如:「你們兩個都穿白色,那就你們兩個來吧」、「你們三個的臉都很美,我想看漂亮的人打架」,簡單地說——只要commentator開心就行。

Image_from_iOS_(70)
Photo Credit:古家萱
Image_from_iOS_(72)
Photo Credit:古家萱

在每場battle的最後,主持人會喊出「hold that pose for me」的口號宣告結束,此時參賽者需要擺出一個美美的ending pose,吸引評審將票投給自己,而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比賽與評審選擇後,才會終於選出該項目最後的冠軍。

超越血緣羈絆的「家族制度」

在整個比賽過程中,除了尖叫聲與歡笑聲之外,你時不時能聽到在某些舞者進行演出時,一旁的觀眾會整齊地呼喊如同隊呼般的口號,這通常是「家族」(house)的名字。

在Vogue舞蹈的文化脈絡中,「家族」是相當具有重要性的存在。這樣的組織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早年的人們對於性別的觀念上不如今日這般開放,許多同志、跨性別族群、以及氣質不符合傳統性別印象的人們被迫脫離原生家庭,只能獨自流落街頭、想盡辦法獨立生存,而house的存在就如同一個庇護所一般,將這些身處社會邊緣的人們群聚在一塊,形成超越血緣限制的「家人」。

而說到家族,就必須要提到史上第一個創立house制度的舞者——Crystal Labeija

闡述美國變裝皇后比賽歷史的重要紀錄片《The Queen》曾揭露了一段影像,在一場比賽中,Crystal Labeija輸給了該賽事主辦人的門徒Harlow,雖然在台上時她並沒有過多激烈的表現,但在後台,她對鏡頭不滿地表示該場比賽根本就不公平:「這就是為什麼所有美麗的皇后們都不願意到場參加比賽!你們隨便拍張照片都能看出誰才是真正的美......Harlow或許很漂亮,但絕對不是今天晚上,你仔細看看她臉上的妝容……簡直太可怕了!」

後來,因為不滿這些充滿偏見的「白人舞會」,Crystal Labeija決定為非白色人種的變裝皇后們舉辦屬於自己的比賽,並創建了「House of LaBeija」,其成員間強大的凝聚力吸引了無數在當時被原生家庭驅逐而流落街頭的人們,提供了一個庇護的所在,而在此之後,其他的house也應運而生,在當時那個性少數還不被待見的「地下世界」形成了一緊密又充滿力量的支持網絡。

提起家族,另一個必須被提到的名字是教父級舞者——「威利忍者」(Willi Ninja),他在1982年成立了「忍者家族」(House of Ninja),不僅以家族的力量維繫了緊密的成員關係、建立出一套極具鑑別度的家族舞蹈風格,更嘗試著打破根深蒂固的社會性別框架、推廣性別平權議題與愛滋病防治的健康知識,接住了無數不被社會接受、也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的墜落者,也讓這些人的權益日漸被看見、了解、尊重。

截圖_2020-10-15_下午6_31_00
Photo Credit:《Paris Is Burning》,來源:IMDb

另外,相當有趣的是,不同於多數一對一的街舞比賽以「個人」為單位,每個人都努力爭取最後的皇冠,在Voguing比賽中,如果晉級到最後的兩名舞者來自同一個家族,那麼他們將不會進行任何battle,而是直接將冠軍之名授與他們所屬的house。

這是因為,在最初,舞者們參加比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要為自己的家族爭取榮耀,而家族內的和諧遠比技術上的勝負更為重要,簡單的說就是一個「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的概念。而看到這裡,你可能會疑惑,「那沒有家族的人就不能參加比賽了嗎?」其實是可以的,而且大家還為這些單槍匹馬參賽的人取了一個可愛的綽號——「007」。

從地下空間到瑪丹娜的巨型舞台

那麼,過去一直在地下暗流湧動的Voguing文化是在什麼時候開始被世人所注意到的呢?

對不少人來說,瑪丹娜(Madonna)在1990年推出的單曲〈Vogue〉是他們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這種類型的舞蹈風格,MV中的舞者們穿上正式的黑色西裝,以複雜卻精準的手部動作展現肢體,讓人有一種快速翻閱過時尚雜誌的錯覺,而這支舞蹈便是Xtravaganza家族成員Jose Xtravaganza為她所編製的。

在近年來以迷幻的嗓音著稱的英國歌手FKA Twigs也受到瑪丹娜的影響,她曾親自前往多家位於紐約的同志舞廳,向崇拜的Voguer們拜師學藝,而後將這種舞蹈風格融入自己的音樂之中,最後創造出了專屬於她、獨一無二的舞蹈形態。而在台灣樂壇,蔡依林也曾於2010年的歌曲〈美人計〉中找來忍者家族的Benny Ninja,挑戰嘗試Vogue舞風,神奇的折手動作讓不少人至今仍印象相當深刻。

而除了一般大眾比較容易接觸到的主流影視舞台外,前幾年,House of Xtravaganza目前在台灣唯一的成員、同時也是台灣目前最為知名的voguer之一——Akuma Xtravaganza(徐百川)也舉辦了一場名為「Supernova」的街舞比賽,邀集來自國內外的參賽者與的代表人物共同參賽,將Voguing文化拉上了新的能見高度。

在比賽的記錄影片中,徐百川表示他受夠了在某些freestyle比賽中,部分人對於「同性戀風格」舞蹈那種嗤之以鼻的態度,以及對性別氣質不同的人的歧視,因此才想自己舉辦一場可以讓所有人都感到被尊重、也都能盡情展現自己的活動:「跳舞的精神應該是尊重、和平與愛,你不可以選擇性地去不歡迎那些與你不同的人。」

所有衣物都是扮裝

在Fairy Taipei小小的地下室裡,我看著那些抹上濃妝、毫無畏懼地展現自己的人,突然覺得有點羨慕,有人說他們身上華服是隱藏自己的扮裝,但事實上,正如美國變裝天后RuPaul所言:「每個人都是赤身裸體地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穿上的所有衣物都是扮裝。」

生存在這個社會之中,我們都在努力地「成為」某個他人眼中理想的角色,或許是父母眼中合格的孩子、或許是情人眼中完美的另一半,真正的「扮裝」不來自你身上穿著什麼,而是你如何面對現實的自己與期待中的差距。

在後來的短訪中,徐百川也表示,他認為在投身Voguing文化的過程當中,他學到最珍貴的一課就是「只要對自己越誠實、越擁抱自己的身份,你就會變得越『亮』」,而家族之間那種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卻無條件支持彼此的羈絆也相當可貴。雖然不確定現今整體社會看待他們的方式是否有變得更為友善,但可以肯定的是,確實有越來越多人開始看到這些「少數者」的存在。

Image_from_iOS_(69)
Photo Credit:古家萱

而House of Mizrahi在台灣區的mother——Sally Juicy Mizrahi則認為,在ball裡面,無論任何身材體型種族外表條件,只要能表現自身獨特的優點,都有機會得到眾人肯定、走上伸展台,這樣鼓勵展現多元而不是用單一標準定義所謂的「美」,是Voguing文化最讓她著迷的地方。

經歷了百年的發展與變化,Voguing這種圍繞著舞蹈風格發展出來的文化社群之所以還能保有這麼強的能量與向心力,或許就在於他們仍堅持抱守著最初紮根下的信念,以尊重的眼光看待所有與自己不同的人,並持續地包容與庇護彼此,即便在舞台上如何以戲劇化的神情攻擊對方、如何激烈地爭取勝出的機會,在比賽結束後,所有個人仍化零為整,回歸相互扶持的文化社群之中。

離開喧鬧的活動現場,深夜的台北市一切如常,無車通行的馬路上紅綠燈照常運作,夜班的超商店員邊整理貨架邊打著哈欠,我知道神仙教母的魔法已經褪去,而脫下華服的仙度瑞拉明天會像灰姑娘一樣繼續上班、繼續成為社會上的一顆小螺絲釘,穿起制服,展開真正的扮裝活動,直到另一個魔幻的夜晚降臨。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林君玶

古家萱

寫字的菜鳥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