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著世界喝一圈》:酒咖的瘋狂馬拉松

《繞著世界喝一圈》:酒咖的瘋狂馬拉松 Photo Credit:詹昌憲James Chan

路跑作家約漢賓瀚說:「奇蹟不在於我跑完了,奇蹟在於我有勇氣起跑。」在動起來離開地球表面之前,讓我用一瓶威士忌,帶你一窺世界上最瘋狂的路跑賽事。

文:詹昌憲James Chan

酒類從業人員工作上時常縱情飲宴,跟「紅」有關的若不是喝紅酒,就是體檢報告上的紅字,也鮮少人有規律運動的習慣,如果以路跑之名為酒說故事似乎很荒誕,然而行銷人推廣產品時,若能借力使力搭上時下的夯議題,一定能事半功倍。

近年路跑風氣盛行,是個可以攀附的流行浪潮。揮汗如雨的行動,在酒業前所未有。或許這樣去跑馬拉松的理由太牽強?但也無所謂,因為跑步從來就不需要理由。想動,跑就對了!

然而路跑要跟酒有關,想來想去,只有法國波爾多的梅鐸馬拉松(Marathon du Médoc)擁有最高的話題與討論度。

為品味而生的紅酒馬拉松

「如果相信運動等於健康、趣味與人生的饗宴,這個馬拉松式為你而設。想來搞破壞及硬要打破紀錄的人,我們不歡迎。」梅鐸馬拉松官網上活動主旨這麼寫。

然而事情往往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要參加法國波爾多的梅鐸馬拉松,不只體力要好,酒量也不能太差!比賽中途喝酒,那還算比賽嗎?怎麼比?梅鐸馬拉松本來就不是拚輸贏的硬比賽,而是一場嘉年華,亦如海明威筆下的巴黎,是一場「流動的饗宴」。

19_oYOOiYUAYAC-000
Photo Credit:詹昌憲James Chan

#01:59家酒莊、42.195公里全馬

這極具創意與趣味的路跑,是在1984年由一群熱愛馬拉松運動的人發起。第一屆1985年只有500人參加,發展到2018年已經成為超過10,000人的大型路跑派對。它在每年9月第2個星期六舉行,雖然是9月舉行,不過2月就開始報名,報名費約折合台幣3,000元左右。

波爾多的梅鐸區本來就是法國紅酒的重鎮,參賽者會穿越或經過59間大小酒莊,路程行經波雅克區Pauillac五大酒莊中的三個:拉菲堡、拉圖堡、木桐堡,當然也就被安排在比賽的路線裡面。

梅鐸馬拉松雖然氣氛歡樂開心,但就是全程的馬拉松,紮實的42.195公里,相當於中山高從基隆起點跑到桃園!早上9點半從波爾多左岸的波雅客河岸鳴槍開跑,沿途有20幾個補給站、10個醫護站。參賽者要在六個半小時內跑完全程,才能夠得到完賽獎牌與紅酒。

19_oYOOiYUAYAC-009
Photo Credit:詹昌憲James Chan

#02:補給站的極品之一,可麗露蛋糕

沿途繞經的59個酒莊,會有20個酒莊準備紅酒招待跑者,而且幾乎每站的補給長桌左右兩排都超過40公尺,食物豐富的程度令人咋舌。基本上一定會有水果、蛋糕麵包、起司、各款巧克力。其他還有鮭魚、鵝肝醬,等到最後五公里,還出現生蠔、魚子醬與烤牛肉。熱鬧與澎湃程度,彷彿一場大規模的法式美食展。

補給中,最方便一口吃或攜帶享用的,就是知名甜點「可麗露蛋糕Canelé 」。波爾多就是可麗露蛋糕的發源地,所以可麗露又稱為「波爾多蛋糕」。有著焦糖化香甜的鬆脆外皮,內餡鬆軟有彈性的可麗露,源於18世紀時,葡萄酒莊使用機蛋白來清除葡萄酒渣,而多出來的蛋黃就奉獻給修道院,於是修女就用奶油、麵粉和蛋黃烤出美味點心,直到20世紀初,才又加入香草與蘭姆酒當作原料。

這種蛋糕的外表,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但風味獨具一格。製作時一定要用加熱速度快又穩定的銅製蛋糕模,才容易成功烤製出薄脆的焦糖外皮,而仍維持內部的軟嫩。台灣能嚐到的可麗露蛋糕多半外表較酥脆、內部鬆軟。在補給站與波爾多當地,品嚐到的則更為紮實綿密、咬起來更有份量,而且就連在波爾多市區的麥當勞都買得到,可見受歡迎程度有多高!

2048px-Caneles_stemilion
Photo Credit:Roboppy at English Wikipedia

#03:葡萄的天堂,人腳的地獄

眾多酒莊紅酒攤中,最出名的是一級酒莊「拉菲堡」,一支酒起跳就是台幣3萬元以上的價格。它前幾年都被安排在第26公里處,只有2014被安排在15公里處,為了這支名酒,一開始衝快一點值得,太晚可就享用不到囉——所以我認為不是在比誰跑得快,而是在比酒量與食量!

可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懂的克制、注意自己的酒量,因為就算每一攤只喝100cc,跑完也將近喝了3瓶的量。一般的馬拉松賽事,完賽率都在90%左右,但歷年統計下來,梅鐸馬拉松完賽率僅約85%,低於平均值。許多跑者就是因為沈醉在酒莊內吃太撐跑不動,或是酒醉路倒以至於沒有完成賽事。

千萬不要以為,梅鐸馬拉松的賽道會像國道馬拉松那樣是平整的柏油路。跑者穿梭在葡萄酒莊與葡萄園中的泥路與礫石路,需要補給時才會跑進酒莊。

波爾多大部分是礫石地,有助排水,有助排水且易於讓葡萄樹的根往下深竄,但適合種植葡萄的地質,卻不適合跑步。跑在礫石賽道上還滿像踩著健康步道的感覺,跑久了會讓腳底刺痛欲裂,腳踝容易因踩到大小不一的石頭而扭傷,甚至還容易引發足底筋膜炎。

除了礫石賽道外,有時還混有砂質賽道。砂質的賽道雖然柔軟,但卻會吸收反作用力而使得腳好像被地板黏住般,跑起來更辛苦。全程42公里估計大概有2/3以上是礫石或砂質的賽道。我跑完後雖然沒有乳酸堆積(一般講的「鐵腿」症狀)但腳底簡直要炸開一樣。

屬於威士忌的路跑:Dramathon醉馬松

不讓法國葡萄酒專美於前,蘇格蘭威士忌也有馬拉松——「Dramathon醉馬松」。

Dramathon從2017年開始,每年的10月在知名的威士忌產區「斯貝賽Speyside」舉辦。去年已經有1,500人參加,20%是來自海外的威士忌愛好者,三年下來總報名人數逐年大幅上升。

而這馬拉松的名字「Dramathon」,是Dram與Marathon這兩個字的結合。Dram這個詞,並非是個有固定標準的容量單位,而是蘇格蘭威咖在交談中,口語最常使用的品飲單位。聊天中嚐會說喝了A dram of whisky,意思就是喝了一口或一小杯的威士忌。

至於這一口與這一小杯的精確容量是多少,就沒那麼重要,也不會有人去細究。硬要說出的數字,也就大概35~45cc。把這個威士忌最常用的量詞Dram,冠在馬拉松Marathon這個字前面,就成了「Dramathon醉馬松」。

andres-haro-dominguez-mre-6yUiuwU-unspla
Photo Credit:Andres Haro Dominguez on Unsplash
A Dram of Whisky

跟可以把葡萄酒一路喝到掛的波爾多梅鐸馬拉松不同的是,威士忌醉馬松沿途的補給站並不供應酒精飲料。因為威士忌酒精濃度高達40%,幾乎是葡萄酒的3倍,再加上賽道並非都是平坦的柏油路,而是要跑經林間草徑、碎石路與溼地的越野路跑Trial Running,所以喝完酒搖搖晃晃的步伐會很危險。因此,補給站只提供水、香蕉與補充熱量的零食。抵達終點才會提供酒水進行完賽的慶祝。

不同距離的項目,猶如泛醉俱樂部般地從不同的酒廠出發,但最後終點線都在格蘭菲迪酒廠。下面就是Dramathon比賽中的分距項目:

  1. The Full Dram全醉:從格蘭花格酒廠出發,經過坦杜、亞伯樂等酒廠後抵達格蘭菲迪,全程42Km。
  2. The Half Dram半醉:從半途的坦杜,後續路線同全醉,共21Km。
  3. We Dram泛醉:跟家人、朋友組成4人小隊接力,完跑42km。
  4. The Wee Dram微醉:10km的Happy Run路線,從亞伯樂酒廠一路平坦到格蘭菲迪,讓人輕鬆享受沿途山水綠意。

最後在格蘭菲迪酒廠集結,可以領到協辦酒廠們贈送的小樣酒、紀念品,還有用橡木桶材製作而成的完賽獎牌!

台灣也曾舉辦格蘭菲迪Family Run

在參加法國波爾多梅鐸馬拉松路跑之前,其實格蘭菲迪團隊已經籌劃台灣第一場以威士忌為主軸的格蘭菲迪Family Run家族路跑活動,讓威士忌與路跑產生關係。

19_oYOOiYUAYAC-007
Photo Credit:詹昌憲James Chan

許多酒廠在歷經百年後,經營權幾經更迭轉移,擁有者已經不是原來的創辦家族。但格蘭菲迪承襲自1887年創辦人威廉格蘭William Grant最初理念,一百多年來維持家族經營,歷經了五代傳承。家族經營的好處,是可以任性堅持做自己認為值得做的事情,而且經營的眼光才能夠放遠。家族經營,在對外時,會比單打獨鬥更有力量!

因此,2014年格蘭菲迪全球的策略,就是以家族經營(Family Run)的概念為行銷主軸,要用各種方式闡釋堅持一步一腳印踏實奮鬥百餘年的家族經營精神。

當時台灣的路跑賽風起雲湧,團隊就提出舉辦「家族路跑」的方式,一語雙關賽事本身的家族路跑,以及格蘭菲迪所要指的「家族經營」。由於格蘭菲迪威士忌來自蘇格蘭,所以這場路跑為每位參賽者提供T恤跟簡易版蘇格蘭裙,參賽時以3或5人為一小隊報名穿著蘇格蘭裙跑,要與大家三五成「裙」,跑出格蘭菲迪領路者的精神!活動當天3,000人裙海飛揚,過程相當幽默且成功。

本文摘錄自《繞著世界喝一圈》,作者:詹昌憲James Chan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