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Video

〈浪流連〉裡的台味大叔,來自小時在鄉下常見的阿伯——「浪子宇宙」導演殷振豪

04 Aug, 2020
〈浪流連〉裡的台味大叔,來自小時在鄉下常見的阿伯——「浪子宇宙」導演殷振豪 Photo Credit:截圖自茄子蛋MV

訪談接近尾聲,問他有沒有能貫穿每部作品的核心價值?他回說大概就是真實吧:「你想講的東西要夠真實。所以我們先從周遭環境,可以看到的人事物的故事來做,那對我來講是最快可以接近真實的東西。」

文字:吹音樂 王信權

31歲的台灣導演殷振豪,擅長故事型的MV,特色是由劇情主導,藝人不一定都會露臉,形容他所執導的「浪子宇宙三部曲」讓茄子蛋翻身成名也不為過。「有人跟我說,前年開始〈浪流連〉拍法超爆多,回歸很故事很indie、很local的樣子。」他覺得稍微將很流行、很帥的音樂,配這些故事去看,應該還蠻不錯的。「〈浪子回頭〉就是青少年的那種小叛逆啊。」

殷振豪出生自彰化員林,高中唸台中私校,成績不差。這位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偶爾貪玩,說要補習卻流連網咖,沒想到「小叛逆」的生命經驗成了往後的創作養分,不論是〈浪子回頭〉的屁孩,或是〈浪流連〉裡由高捷、吳朋奉所飾演的台味大叔。

「這種阿伯,其實在我們鄉下都還蠻常見的,常常在外面吃飯,你就會聽到他們坐在旁邊喝酒講一些屁話。」殷振豪覺得他們很有趣,加上茄子蛋的音樂本身也夠在地,「對,其實只因為這樣,我就把他們的形象放在故事裡面。」

拍攝觀念受校園台片、婚禮攝影啟發

6月初那幾天,忙碌的殷振豪與團隊恰好完成外景拍攝,返回六張犁的Spacebar Studio,難得利用空檔接受採訪。導演的少年回憶裡除了網咖,還有電影:「一中街也都是網咖,不然就是去吃東西、喇豬屎啊。對,甚至有時候就跑去看電影啊,幾乎每個禮拜都會跑去看電影,先不管爸媽,他們也不知道我跑去哪裡,反正就是『我要回學校了』,但其實我是跑去看電影。」

那時候是對電影著迷,還是用來打發時間?「算著迷啊,當然娛樂也是一個部分,有些則是用來『做功課的』,其實那時候就分很開。」像是易智言的《藍色大門》就帶給他很多啟發:「那個影響超爆深的,剛好也在演高中生的故事,怎麼能這麼簡單又好看。」他笑著說:「然後就會讓你覺得,欸,拍電影好像有機會,因為『看』起來沒有很難。」

除了《藍色大門》,那幾年的校園文藝電影如《盛夏光年》、《渺渺》、《九降風》都讓他動起拍片的念頭,「生命經驗把它挖出來,好像就可以有機會。」

截圖_2020-08-03_下午4_09_16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考上清華大學的殷振豪接觸更多電影,但有些讓他看完產生「自己無法當文青」的感覺,「有些都太深了,我就會有點hold不住(笑)。所以自己拍的東西,也比較難會變那麼文藝。」大學畢業後,他便與朋友成立Spacebar Studio,先從婚禮攝影開始接案,也影響後來拍MV的觀念,「因為每一支婚禮MV都要配音樂嘛,畫面拍下來,你就會想追求更精緻的東西。所以在拍之前都會把音樂先選好。」

Spacebar Studio開拍MV的契機源於《StreetVoice 冬季選集》公開徵選MV,他們挑了安妮朵拉的歌曲投稿入選,接著拍法蘭黛樂團的〈輓歌〉又獲獎,沒想到日後案子陸續上門,越拍越多,影像性格也越來越鮮明,近年不論是「浪子宇宙三部曲」,或者〈愛情怎麼了嗎〉、〈紅〉、〈希望你回來〉及〈彼個所在〉等,劇情敘事性都極強,細膩表現小人物的真摯情感,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破百萬點閱成常態,Spacebar Studio也以此打響名號。

無論商業或藝術,最重要的是說好故事

問他目前為止最滿意的MV是?他想了一下:「〈彼個所在〉吧?魏如萱的歌。」在製作階段,他與副導演皆經歷家人離開的生命階段,「那種感覺很奇妙,因為拍攝現場是在靈堂,有點像剛從靈堂這種環境結束,又來另個靈堂拍東西。」他將自己實際的感受放進去,並嘗試不同手法,讓5分多鐘的影像如儀式般漫長:「每個鏡頭都非常長,光第一顆鏡頭就大概1分多鐘。我們就是完全不切(畫面)。」

在〈彼個所在〉的YouTube留言區,很多人因爲畫面有感而發,回憶自身故事與世界分享。他把人生拍成戲,戲也呼喚觀眾的人生,擴散了音樂的故事本身。

「欸,娃娃(魏如萱)對你們來講算獨立音樂嗎?」說到一半,他突然反問了這題,「其實跟電影一樣嘛,大家最喜歡二分法,商業片藝術片嘛,但久了會發現很多模糊地帶,尤其是韓國電影。上班族也會去看《寄生上流》,但平常indie到爆的文青也照看。那音樂也是啊,好像是獨立音樂,但是紅度又是一個商業操作到爆炸的,像HYUKOH算嗎?我一直也很好奇這塊。」

韓國電影的特色如同殷振豪的風格,淡化了雅俗界線。他也從以前的香港電影跟現在的韓國電影鑽研出一門心法,「人物情感把它盡量放大、講地細膩。」無論商業或藝術,最重要的「應該還是故事吧?故事只要講得好搭得好,人物刻畫得比較清楚一點,把它催到滿,其實你還是會被它感動。」

以「浪子宇宙三部曲」為例,最先發表的〈浪子回頭〉收錄在茄子蛋的首張專輯《卡通人物》,這部MV至今已破億觀看次數。對擔綱導演的殷振豪來說,他們的成功是天時地利人和,是音樂搭上了對的傳播載體:「對,拍個MV就變這樣很神奇。所以我覺得故事真的很重要,我說的故事不單指我們拍的東西,而是他們這首歌本身就有故事,只是放在音樂祭的狀態就較難進去。然而透過影像這個載具,坐著聽、坐著看,好好地把影像看完,相輔相成。我覺得力量就會蠻大的。」

除了樂團與演員,因為這部MV而被矚目的還有殷振豪與Spacebar Studio;這也成為他們事業的轉捩點,「案子來了你壓力就大,因為得負責,就會逼自己再更多鑽研一下,然後慢慢找到一個模式。」他所謂的模式包含建立流程,以及如何跟業主溝通,「後來發現,大家對於故事MV的認知有點不太一樣。說『故事MV』真的很籠統,但就是得跟不同的樂團或業主慢慢磨合。我自己也去學他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學著去表達這到底是怎麼拍來的。」

或許在未來,他可能會轉而擔任類似製作人、監製的角色,管控MV的質感,導演不一定是他,「但是這個產業要夠大,量要夠大,我們才有辦法做這件事情。」

MV內容不只為服務歌手,也該服務故事本身

80年代的MTV頻道帶動MV文化蓬勃發展。台灣首部MV是劉文正的〈飛鷹〉(另一說是張艾嘉的〈大家一起來〉),後來隨著唱片工業化、MTV中文頻道開播到YouTube的出現,使得音樂與影像的關係更加密不可分。近年獨立音樂/樂團所呈現出來的視覺也越成熟精緻,質量驚人成長,〈浪子回頭〉不過是其中一例。

殷振豪也觀察到這件事情,尤其看到很多MV裡的卡司越請越大,截圖有時候都不是歌手而是演員。畢竟智慧型手機當道,視覺主導時代依然是內容為王,假如MV內容只是為了「服務」歌手,他認為可能會不夠深刻:「我們現在拍東西都是盡量服務故事本身,找到傷痛的點在哪裡,然後觀眾看的時候,搞不好100個裡會勾到20個。」但故事也只是其中一種表現方式,「像有些人是用視覺來表現,玩的很極致像比爾賈導演,有很多寓意在作品裡。」

完成〈浪子回頭〉後案量暴增,不少業主會指定類似的敘事風格,讓他感覺自己像是「被逼上球場裡面去」,也因此得回頭鑽研前輩導演們的商業作品,吸收各種優點。「主要是看他們跟主流歌手合作的方式,因為跟獨立樂團一定有點不太一樣。」他說:「怎樣讓他們可以在敘事裡面,無違和出現,又不影響故事走向,這是我的主要功課。」

最近以告五人的〈紅〉入圍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的殷振豪,不論合作對象是獨立樂團或主流歌手,皆自惕做好本分,盡力透過影像使音樂獲得更多關注。他建議合作對象最好要能明確的介紹自己,清楚自己的理念,才有辦法一起創作,不能只想要帥而已。

譬如茄子蛋就想得很清楚,知道自己的特色是很台、很俗,「然後我就把那個憨直的東西放在影像裡面,所以就有他們的風格嘛。」與TRASH合作〈希望你回來〉亦然,「像主唱阿夜在寫歌的時候就很清楚自己在寫什麼。因為很明確,所以我們很快就可以把故事生出來,而且完全可以搭他的歌,以及他寫歌的初衷,這是可以一起的。」

訪談接近尾聲,問他有沒有能貫穿每部作品的核心價值?他回說大概就是真實吧:「你想講的東西要夠真實。所以我們先從周遭環境,可以看到的人事物的故事來做,那對我來講是最快可以接近真實的東西。」

番外篇:導演印象最深的MV是?

因為喜歡周杰倫的關係,所以那時候看超多MV的,還有MTV台以前真的是天天看耶。如果硬要講的話,孫燕姿有一首歌叫〈我懷念的〉,那支MV真的印象超爆深刻,反正就是孫燕姿在裡面演一個女生嘛,故事也很簡單,男女朋友這樣子,簡單到不需要透過什麼吵來吵去。

小時候看好幾次,主要是因為當時有一part被它戳到,有一段是完全用拍立得來做,照片就一直出來,算是影像素材的多樣運用。後來去KTV只要點這首歌,我就會一直看,因為覺得印象深刻。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愈簡單的野餐,愈迷人:來一罐清爽啤酒,認識「淡麗系野餐法」

22 Apr, 2021
愈簡單的野餐,愈迷人:來一罐清爽啤酒,認識「淡麗系野餐法」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淡麗系野餐法」,以野餐不費力詮釋「減法生活」精神,為你減一點準備時間、減一點距離,甚至減掉一些熱量,多一些愜意的美好。

最近是值得愛上野餐的好日子,在不下雨的時候,點開天氣App,見空氣品質良好,會讓人特別想去戶外野餐,好好呼吸、好好放鬆。此時,與其忙著張羅漂漂亮亮的食材,牴觸說走就走的興致,不如捨去準備食物的大費周章,直接帶點喜愛的簡便食物,到附近的公園鋪個野餐墊,就能享受悠閒時光。

這次要介紹的「淡麗系野餐法」,便是以野餐不費力詮釋「減法生活」精神,為你減一點準備時間、減一點距離,甚至減掉一些熱量,多一些愜意的美好。

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愈簡單的野餐,愈迷人:淡麗系野餐法

「淡麗系野餐法」源自於「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它有一個很輕鬆豁達的哲學:「減一點,美好多一點」,鼓勵現代人找回野餐初心,不為了錦上添花而徒增煩惱,而是以最天真質樸的心情,去享受野餐過程中的恬淡自適。

而在健身當道、減醣飲食法大為流行之際,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更是以身作則,以低負擔、清爽為定位,主打「減醣70%*」的特色,為不少注重健康的新世代男女所津津樂道,提供清爽的口感,同時也降低對身體的負擔。

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極簡派「淡麗系野餐法」的酒水提案:KIRIN淡麗GREEN LABEL的迷人之處

回歸想野餐放鬆的初衷,第一步驟,就是不再費時準備繁複的珍饈美饌。尤其想深深吸入大自然的新鮮空氣,放縱一下喝杯啤酒、且不造成熱量負擔,「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會是成就一場美妙野餐的必備品。它主要具備以下這些細節:

#01:減醣70%*
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的減醣魔法,在於糖化、發酵製程,以獨家技術將醣類轉化為更小的分子,使更多醣類能在發酵時容易被酵母所攝取,最終成功減醣70%*。以減醣啤酒的健康主張,讓身心放鬆愉悅,在享受微醺酒意的同時,也不怕給身體帶來負擔。

#02:獨特清爽香氣
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熱量減了,風味卻不減。以啤酒花芳香製法,在最佳時機點投入提升啤酒香氣的芳香型啤酒花,讓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保有順暢口感之際,再創造出獨特的清爽香氣,餘韻清新不苦澀,非常爽口,平易近人。

#03:質感罐身設計
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罐身設計充滿綠意,與戶外草地相映成趣,不僅擺著好看,拍照更好看。慵懶的假日午後,若能在暖陽下來一杯清爽的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同時享受清新草地與啤酒花清香,讓細緻的氣泡提振精神,再帶上一點點酒意躲入樹蔭下睡個午覺,該有多好。

實現生活的美好,可以很簡單

戶外野餐,其實圖的就是一種遠離塵囂的況味,少了屋瓦磚牆的庇護,多了幾分自由快意。這種「Less is more」的心法,就是KIRIN淡麗GREEN LABEL想傳達給現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放鬆身心、解放不必要的負擔,或許我們所需要的就是坐在草地上,喝一大口KIRIN淡麗GREEN LABEL,讓爽口的啤酒花香氣洗滌我們一身煩惱。

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最後透露一下,暢飲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其實還有一項好處:即日起自6月30日,購買貼有「清爽喝,多集點」貼紙的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撕開貼紙掃描QRcode加入KIRIN會員,即可登錄序號開始集點,點數可以兌換實用好禮(高質感的野餐墊、野餐隨行包、折疊桌、點心盤等)或是抽獎(野餐籃豪華套組、印地安帳等),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以下官網資訊。

暢飲KIRIN淡麗GREEN LABEL啤酒,搜集淡麗系野餐組

*減醣70%乃依日本食品標準成分表 2015 年版(7 訂)之基準

禁止酒駕,未滿18歲禁止飲酒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