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 Museum

玩具的溫度,是在實際玩起來的時候才產生:延續童年回憶的台灣玩具博物館

03 Aug, 2020
玩具的溫度,是在實際玩起來的時候才產生:延續童年回憶的台灣玩具博物館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如果不及早讓小朋友認識老玩具,總有一天他們會不知道你為什麼看到大同寶寶、嗶啵會那麼興奮,最後那些承載時代情懷的玩具也會漸漸因為數位遊戲的推陳出新而不復存在,甚至產生在地文化的斷層。

文字:Ryota

玩具的魅力始於童年的共鳴,不過就算是輪廓相似的玩具,你我湧現的回憶不免隨著成長經歷有所相異,而在歲月的無情推移之下,原先純粹的玩心多少也被鑿下不少痕跡,但在踏入「玩具博物館」之後,那裡的一切卻又讓人找回了不變的赤子之心。

座落於新北市板橋435藝文特區的「玩具博物館」,總有股說不上來的魅力,而這股魅力多少有些緣由,琳瑯滿目的玩具?孩童玩耍的逸趣?大人變成玩伴的逗趣?似是,而非絕對。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這裡讓新思維與老玩具相互錯落,催生出屬於每個人不一而足的感受,而這種情懷所存在的價值,經由玩具博物館總監Angela江宜馨向我們娓娓道來,相信是再適合不過。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5_13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讓不同時代的回憶匯流於此

每個故事都有一個開頭,而玩具博物館的成立,其實源自於「老頑童的玩心」。這裡提到的「老頑童」其實是Angela的父親——江文敬。從少年時代的小水槍玩起,江文敬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將玩具收藏更新,Angela也回憶:「他在30幾年間收藏了超過3000件玩具,一開始只是想留下自己的童年記憶,但後來他希望能讓每個時代的小朋友都能看到不同世代的玩具,所以才決定成立玩具博物館。」

不過,博物館也並非滿懷抱負就能成立,除了江老館長的夢想延續之外,玩具博物館能有現在的規模,當然離不開Angela這些年投入的心力。

江老館長在2008過世後,Angela想著該如何延續父親的夢想。她發現,雖然過往的收藏都有歸類建檔,但卻仍不夠完整,於是決定重新整理這些玩具,而在整理的過程中,Angela也找到了將玩具博物館延續下去的答案:「我怕自己幾年後會忘了爸爸跟我說過的話,所以當時只想把他講過的玩具故事記錄下來,而在記錄的過程我發現他對玩具的收藏有年代的喜好與限制,導致某些時代的玩具有斷片,從那刻起我才決定要把這些收藏補齊。」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5_29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在玩具數量從3000多件逐年補齊至1萬2000多件之後,玩具博物館也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Angela說:「時不時能看到帶小朋友來的爺爺奶奶因爲見到自己那個年代的童年回憶,開始跟孫子玩在一起,那時我才意識到我們不只是收藏玩具,而是讓不同時代小朋友的玩具夢在此匯流。」聽著Angela敘述的當下,眼前的景象正是老爺爺帶著孫子玩起60年代盛行的木製彈珠台。

除了彈珠台前逸趣橫生之外,孩童的嘻笑此起彼落,大人們也玩得不亦樂乎,之所以能有這樣的環境,無非是因為玩具博物館比起其他博物館多了更多「體驗」的價值。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5_45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沒有分享玩樂,玩具擺在那就只是靜物而已

玩具一詞,簡單兩字卻能創造不簡單的文化故事,對此,Angela也說:「我們自己對『玩具』的定義是『玩』顯現了遊戲狀態的動詞,『具』表示這個物體的名詞,它真正重要的不是靜置這個物體,而是玩樂的體驗,所以我們希望在收藏跟體驗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她接續說:「最初爸爸想做出分享的價值,且同時具有深度又有溫度,如果說老玩具的故事是深度,那溫度就是在你實際玩起來的時候產生的——玩具不是擺在櫥窗裡面就會有溫度。」

除了有眾多玩具能夠毫無限制的自由把玩之外,玩具博物館的另一個特色便是毫無商業味道。過去諸多玩具品牌找上玩具博物館合作置入,但Angela希望能夠給予大小朋友純粹的遊戲空間,「回到人跟玩具最單純的互動,循著這股感受,我們避免商業的模式出現,反而在木馬、桌椅等盡可能存有手作的溫度。」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6_20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不過,即便老玩具承載了眾人的記憶,但在數位浪潮之下,遊戲的載體不斷更新,對於玩具的衝擊想必是不可避免的。

Angela提到:「我去到老街或見到老玩具的時候,都會對於眼前的尪仔標、尪仔仙感到驚呼,同時我也意識到,如果不及早讓小朋友認識老玩具,總有一天他們會不知道你為什麼看到大同寶寶、嗶啵會那麼興奮,最後那些承載時代情懷的玩具也會漸漸因為數位遊戲的推陳出新而不復存在,甚至產生在地文化的斷層。」玩具博物館並非想要杜絕數位、新興玩具,而是期望所謂的「玩」能夠均衡且適性的呈現:「玩這件事應該是不挑食的,3C玩具可以嘗試,相對的不插電玩具也是可以嘗試的。」

電子遊戲確實有他的魅力,就連Angela本身也有玩《GTA》的經驗,但她也說道:「電動遊戲告訴你吃金幣會變強、打怪會過關,同時也侷限了你的想像。但小朋友來到這裡是毫無限制的,像是我們會認為象棋有固定的玩法,但在小朋友手中可能就會把棋子當成房子在疊,那他的體驗跟想像就會被放大,因為玩沒有對錯,這也是為何『均衡體驗』如此重要。」,或許就是承襲著這股執著,Angela才會在時代與玩具早已不復當年的現今,依舊維持著玩具博物館的價值。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6_55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時代在變,但玩具的逸趣與情懷卻絲毫未變

對於玩具博物館來說,不僅是科技的出現,疫情所帶來的影響更是不可忽略,而聊起玩具博物館在疫情之下的經營,Angela分享道:「在暫停營業之後,我們開始把玩具做擴充並進行更周全的建檔,同時也跟許多實體展館規劃在疫情之後攜手合作。我們也觀察到疫情把大家隔離起來,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在之後透過玩具把大家串連起來,重拾人與人之間的貼近。」

從Angela口中不難聽出疫情之下的無奈,卻也明顯感受到她透過玩具反映出的無比期待,而這樣的期待並非不切實際的遐想,而是回歸到玩具所能帶來的影響:「我們的玩具分成四大時期去詮釋不同時代,像在台灣解嚴之後的玩具會有很多政治人物的娃娃,但50年代左右的玩具印的是《西遊記》、《水滸傳》裡面的角色,70年代可能就是當紅的史艷文嗶啵,甚至是小虎隊等明星,玩具反映出的是庶民文化的演進。」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7_16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說到這裡,不免想起台灣在地的「大同寶寶」,為何手裡拿的是橄欖球,而非更為盛行的棒球?「因為大同寶寶的出現是在二戰之後,當時也是美軍在台的時期,所以那時大學生之間最紅的不是棒球,反而是美式橄欖球。」Angela解說道,接著她說:「玩具也是我們可以跟國際溝通的方式,每個地方的玩具都有自己的故事與民族性,而且『玩』是沒有語言限制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詮釋方法。」

循著玩具展現的種種力量,關於玩具博物館日後的規劃與展望,確實讓人充滿無限想像。而Angela也將在以下與我們分享。

透過行動博物館走遍台灣,達到遊戲平權

玩具是什麼?遊戲的平權是什麼?為何遊戲要均衡?千頭萬緒的問題曾經在Angela的腦中徘徊,最終,催生了「藝趣玩」。玩具博物館每年有上千的團體造訪於此,卻集中在新竹以北,從中Angela便觀察到許多外地的小朋友因為資源、地理位置等因素,對於童玩的接觸受到阻隔,藝趣玩的出現就是希望透過行動博物館做出不同的改變。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7_38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我們希望帶著玩具老師跟玩具走遍台灣,利用各地學校的閒置教室進行一週或一個月的活動,並介紹50年代農業社會背景之下的玩具、60年代具有台灣味的玩具、70年代台灣工業發展後的鐵皮玩具等,我們希望你不用來到玩具博物館,你也能認識老玩具,而不是透過網路看到外面的世界。」

簡單來說,藝趣玩這項活動期望創造玩具循環,達到真正的遊戲平權。Angela回憶道:「有次去家扶育幼院的時候,我發現那邊的小朋友對外人有很重的警戒心,你要陪他玩或是送他玩具,他都會覺得你有目的,所以我希望能有一個線狀、帶狀的長期企劃去執行玩具循環,並增加小朋友的適性,而不是點狀的規劃。在玩具循環的過程中,我們會有課程教小朋友做玩具,同時我們拿其他小朋友做的玩具跟他交換,再將他的玩具帶到下一站,所以這些小朋友的玩具就可能出現在台灣任何一個地方。」

然而,玩具的樂趣不侷限於現成的物體,探索大自然的同時發揮想像力,其中的玩味將會無窮無盡。「我們會利用夏令營的方式,讓小朋友自己動手玩創意,像是製作一個瓶蓋風火輪,我們會直觀的認為用錘子敲平瓶蓋,但在這裡,我們希望小朋友能夠走進大自然找尋石頭,與這片土地互動的同時,也讓他們知道自己生活的環境當中面對所有的困難都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解決。」

截圖_2020-07-30_下午12_38_13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玩具博物館始終承載了不同的使命感與童年回憶,雖然在疫情之下,藝趣玩的執行或許會稍有不同,但主旨依舊,而其中的期望無非是玩具平權與各個層面的玩具及台灣文化能被喚醒,與此同時,玩具博物館也將推出議題型的募資活動,透過議題的發想,讓全台灣得小朋友能受到關懷與啟發。

台灣玩具博物館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中正路435號
電話:0917-567-617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