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s Jpop

沒有任何一位偶像,會選擇《硝子の少年》這種歌作為出道曲

沒有任何一位偶像,會選擇《硝子の少年》這種歌作為出道曲 Photo Credit:Johnny's

《硝子の少年》作曲是山下達郎、作詞是松本隆。這對詞曲拍檔都在日本樂壇享有崇高的地位,他們很重要,因為他們是開創歷史的音樂家,他們想要找尋一種新的屬於自己的聲音、自己的歌詞。

這首歌太怪、太苦、太殘忍、太不合時宜。會選擇這首歌作為尚未出道就已註定大紅的KinKi Kids出道曲,怎麼想都有點怪。不過,我們得倒退一點,先從KinKi Kids「尚未出道就已註定大紅」這句話解釋起。

堂本光一與堂本剛,1991年12歲時加入傑尼斯事務所、1993年14歲組成KinKi Kids、1997年18歲時唱片出道。聽起來順利地要命,而且早在1997年7月21日發行單曲之前,這對無血緣的堂本兄弟各自就已大紅:他倆1994年演出《人間・失格》、1994年堂本光一主演《無家可歸的小孩》電影版、還有 1995年的日劇《無家可歸的小孩2》,而這年堂本剛主演《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都是大熱門日劇。90年代的孩子,只認識對友坂理恵很傲嬌的金田一少年、誰還記得滿頭頭皮屑的金田一耕助。然後只認識生離死別的安達祐實與光一少年,誰關心茱麗葉與羅密歐又是誰。

現代的我們重新審視1997年7月這個時間點,堂本兄弟理應能毫無阻礙地往影帝路線前進。但不唱歌的傑尼斯偶像有如鳳毛麟角(例如風間俊介),而大紅的KinKi Kids ,以獅子搏兔之姿,同日推出了單曲與首張新專輯,而這張出道曲《硝子の少年》,一發售就登上排行榜第一名,銷量高達178萬張。而這張出道專輯《A Album》,塞滿了堂本兄弟先前主演日劇的主題曲,光一在記者會上說:「這根本就是我們的精選輯」。

你聽過有人還沒出道,就已經可以湊出一張精選輯的嗎?也許有,但KinKi Kids絕對是出精選輯出得最理直氣壯的例子。

Screenshot_2020-07-30_at_10_40_09
Photo Credit:Johnny's

那個7月夏天多麼炎熱。

6年後,堂本剛自白罹患過度換氣症候群與恐慌症。而堂本光一因為在舞台劇的熱力演出,雙腳早已經歷韌帶斷裂、肌肉斷裂、與數不清的扭傷與摔傷。

那些我們都不提,還是要來提《硝子の少年》。在讓傑尼斯偶像們選出自己覺得最厲害的一首傑尼斯歌曲時,有些人討好地選了前輩的歌、有些人選了全國民都喜歡的安全牌,只有一個人選了自己的歌,好像有點過度自戀了吧?

那就是堂本剛,他覺得,打從傑尼斯事務所最古早的偶像フォーリーブス(四葉)開始、到了鄉廣美、還有80年代的田原俊彦、近藤真彦野村義男的たのきんトリオ、少年隊、光源氏;再來90年代的SMAPTOKIOV6;200年代的 NEWS關8(關西傑尼斯8)、KAT-TUN等等,他們之中唱的最好的歌,只能是自己出道時唱的《硝子の少年》。

狂妄、大膽!卻不是毫無道理。

《硝子の少年》作曲是山下達郎、作詞是松本隆。這對詞曲拍檔都在日本樂壇享有崇高的地位:松本隆創作純日語搖滾歌曲,沒有他,日後就沒人為Mr.Children這脈日本rocker奠基;而山下達郎執著於找出屬於日本的new pop sound(也就是現在的City pop),他與大瀧詠一、細野晴臣等人以不同的切入點,找尋可能的發展風向。他們很重要,因為他們是開創歷史的音樂家,他們想要為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民族、自己同胞的耳朵們,找尋一種新的屬於自己的聲音、自己的歌詞。

太新了,常被說「你衝那麼前面不要緊嗎」的松本隆,寫了極為扭曲的歌詞給剛滿18歲的少年偶像,現在讀起來都有點牙敗(ヤバイ)。

「雨點在公車站舞動,」第一句就很怪,為什麼不說雨點「落下」,而是舞動?因為這不是單純在寫雨,這是以雨喻人:主角的心境在整首歌裡持續不安地跳動著、轉換著。果然,下一句就要讓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妳被誰抱著。」是誰?無論是誰,肯定不是我。一個我會在意的女生,在大雨傾盆的公車站,被不是我的人抱了,然後還被我看到了。

等等,誰說我在意了,不要腦補。但這不是腦補,松本隆的歌詞都只寫半套,這半套都有邏輯,而沒寫的半套,都可以用邏輯推斷出來……不信妳看下一句:「妳裝作沒看到駐足不動的我。」

我為何要駐足不動?妳為何要裝作沒看到?這當中問題就大了。我太震驚了,在每天會經過的公車站,看到了我最在意卻也最不該看到的事情;而妳也在意我,所以才裝作沒看到,寧可做隻優雅的鴕鳥,躲在陌生的懷抱。

「那麼小的寶石,讓手指上的戒指閃閃發光,為此出賣未來的妳,我感到悲哀。」

這是無力的報復,遙遠心裡微弱冷酷的嘲諷,我看到了她手上的寶石戒指在發光,而我很清楚,不管是何時發現她戴上了這只戒指,眼前的景象已經與戒指的來由緊密的連接在一起。而一只戒指是何等滔天大罪?堪以「出賣未來」來形容?松本隆往下不說了,這才是讓妳腦補的空間。

就在《硝子の少年》發行前一年,「援助交際」成為1996年日本社會熱門關鍵字。

「我的心就像裂開的彈珠,往裡頭窺探,就能看到妳上下顛倒的身影。」

「上下顛倒」是再次坐實上句歌詞裡妳的所作所為。但這樣「出賣未來」的妳的影子,卻填滿了我易碎的內心。這其實也隱含了主角的立場,不管對方是背叛或做出了什麼骯髒的事,自己卻不能從道德面公正地批判她,因為自己已經再也無法對她客觀,即便內心已經被她砸碎——玻璃折射成像的原理巧妙地設計了顛倒的情境,這太符合國中理化了啊!中二理化4–3折射和透鏡成像啊!

寫作是要符合邏輯的,畢飛宇在《小說課》裡這樣稱讚施耐庵

「Stay with me,玻璃般少年時代的碎片刺入胸口,踢飛路上的空罐子,背對著公車窗邊的妳。」

這一段很詐,有兩個不同的時態,瞬間拉開了一段時間距離。如果現在是少年,便不會用「少年時代」這種懷舊詞來指稱,代表現在的「我」其實已經離開少年一段時間了,這同時讓「Stay with me」這句當年說不出的台詞,更顯出執著——到現在仍然期望那時的她不要走。

這般少年時代的懊悔,用踢飛路上空罐的中二動作來形容,更是適情適景。但是真正的懊悔在這段最後一句:我轉身刻意用背影送走搭上公車的她,知道她刻意裝作沒看到的我,決定把這刻意殘忍地延續下去,用背影立下我與她的不共場證明。

而這中二、狠心與憤怒,在少年不再的時代裡,成為了來自過去的玻璃碎片。

再來的B part繼續延續A part的虐心路線,但整首歌最後的歌詞又是一次畫龍點睛:「玻璃般少年時代的碎片刺入胸口,凡事落幕之後才會有開始,劃開烏雲、陽光普照……」

這似乎是意味著,「我」已經決定將這過去的青澀苦戀回憶徹底忘記(落幕之後才會開始),打開心門,讓新的戀情進來。但是,歌還有最後兩句沒唱完……

「只有妳……我只曾愛過妳。」

這讓整首歌原本似乎要表達的療傷失戀過程,有了意料之外的可能。所謂的烏雲散陽光進,在「我只曾愛過妳」這句非常堅決的最後告白下,有可能指的是全心的沈溺:「我」願意忘記/接受那些不愉快的背叛回憶,肯定自己曾經愛過妳、而如今也仍然忘不了妳的事實。這可不是什麼高唱《分手快樂》,總機啊!包廂來賓點一首王菲《執迷不悔》!

配合這樣可以很有病很扭曲的歌詞,山下的曲也是奇峰迭起。堂本剛在推薦《硝子の少年》時這樣說:「當時,『偶像就該這樣唱』的歌曲類型,大多定調為歐陸舞曲或是輕快曲風,但《硝子の少年》完全不甩這一套。小調曲風有著濃厚的歌謠曲氛圍,用這首歌來出道,一定會讓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們那時是這樣想的。」

「古往今來,聽過了那麼多出道曲,還是覺得,《硝子の少年》真是超有砲瓦(power)的曲子啊。」

山下達郎真的超給力,他寫給KinKi Kids的曲子,都是奇詭之作……包括了《從KISS開始的Mystery》等等。聽起來就像電影主題曲(《從KIS開始的 Mystery》是金田一日劇主題曲),充滿了不安的躍動感、卻也充滿著某種彷彿可以持續到永遠的沈溺感。忘了提,這首歌的作詞者,當然也是松本隆。

達郎與松本隆為KinKi Kids初期貢獻了4首歌曲,這些歌曲多少讓KinKi Kids變得不同,這樣非常不像偶像的歌曲,更加突顯他們在戲劇演出的精彩成績。

但是,讓我們化繁為簡,也許不用解釋那麼多,因為《硝子の少年》就是那麼好,兩位大神支援了很有戲劇感的曲子、很有畫面的歌詞,加上兩個邊唱而手腳不停舞動的少年(看看那時一首歌的舞蹈量有多大),他們的合作結晶,順著耳道刺進許多人的心裡,時不時就會刺痛一下。

有時我們會忘記後來堂本兄弟發生了什麼事、有時我們會想起他們某時期的怪時尚、有時我們潛意識裡感覺他們已經很老了。但只要聽到《硝子の少年》,我們的心與記憶,突然都回到少年時代的那個公車站了……雨點在公車站舞動著……我們看到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