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uxhall Garden

在Drag文化仍是秘密的年代,這裡有座屬於扮裝者的地下遊樂場——倫敦Vauxhall

25 Jul, 2020
在Drag文化仍是秘密的年代,這裡有座屬於扮裝者的地下遊樂場——倫敦Vauxhall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到處都是喪禮,隨時都有人走進酒吧垂頭喪氣地說著自己的陽性反應。當年,Vauxhall的男同志們老穿著黑西裝和領帶,在醫院進進出出四處募款。「如果愛滋是一場戰爭,Vauxhall就是前線。」在某次訪談中,Lily如此作結。

提及Vauxhall時,我腦裡第一個浮現的是「MI6」(軍情六處)那棟Minecraft般的建築——座落在泰晤士河畔的它顯眼到仿佛正誘惑著世界各地的邪惡組織前來,將其摧毀殆盡。喔對,Daniel Craig的《007:空降危機》的確完成了我的夢想。

誰能想到這個貌似溫良恭儉的中產菁英區,其實是倫敦Queer的集散地之一呢?

法庭上的證詞,意外紀錄下Vauxhall Gardan的扮裝文化

1732年的倫敦法庭正在進行場索然無味的搶劫案審判,然而被傳喚來作證的酒館老闆娘順口脫出原告John Cooper其實花名Seraphina公主,慣以老式女用白長袍和腥紅斗篷遊走江湖。一瞬間,整個法庭都醒了,法官身體坐得老直。其他的女性也紛紛證實,Seraphina公主還為了前幾天在Vauxhall Garden舉行的扮裝舞會向他們商借衣服治裝。

官司的結果早已不是重點,而Seraphina也不是唯一一名扮裝者。在那個Drag文化尚未出現的年代,有一群男子以女裝流連於化妝舞會中,而時年最紅的Vauxhall Garden就是他們的遊樂場之一。

極盛時期的Vauxhall Garden由頂尖建築師們設計,羅列了希臘神殿、中國涼亭、埃及方尖碑、羅馬雕像和洛可可風格噴泉,公園裡的大道上綴滿明晃晃的燈,女裝男子和追求者們在花園林蔭中漫步,遠方隱隱約約傳來歌德管弦樂團的聲響,遠離正途的小徑春色無邊。化妝舞會對身份的自由與容許,恰是不為世俗理解的愛慾宣洩最佳時機。

歷史的繼承者

Vauxhall Garden破產關閉後頹敗一時,然而花園一角的小酒館The Royal Vauxhall Tavern靜悄悄地繼續服務LGBT族群。如今已被列為二級古蹟的它,在二戰後變成了倫敦指標性的Drag場所,一開始以退役英軍為主要客群,而後當地工人也慢慢加入。在那個年代,Drag是地下社會的淘氣秘密,而化身Lily Savage的喜劇演員Paul O’Grady則是當年的超級天后,她和姐妹們踩著嬌美的台步走上酒吧檯面載歌載舞,人們在此卸下白日的偽裝,彼此交換著友善或者慾望的眼神。

The RVT是如此具有指標性,即使異性戀女性也眼巴巴地想混進來。女演員Cleo Rocos的回憶錄中就曾提到:當年已恢復單身的黛安娜王妃與朋友們聚在一起,無所事事地啜飲香檳,在場同志們提到晚上要去the RVT鬼混,黛安娜興致勃勃地想要加入,卻礙於身分而猶豫不決。眾人七嘴八舌討論一番後,皇后樂團的主唱Freddie Mercury靈機一動,乾脆將黛安娜打扮成名漂亮的男性,酒吧中竟沒有人認出眼前的就是集萬千寵愛的前王妃。

如果愛滋是一場戰爭,Vauxhall就是前線

70266557_10156841287642362_8152057135664
Photo Credit:Queen

故事中的兩位主角皆已過世,Freddie的經紀人出來鄭重否認,但這都市傳說更加增添了the RVT和Vauxhall在LGBT族群心中的風采。而黛安娜對LGBT族群的友善態度,也是為何眾人深信不疑此傳言的因素(你能想像查爾斯王子扮裝混進同志派對嗎?)尤其在疾病橫行的時節,她可是當著媒體們的面,毫無防護地與愛滋感染者進行近距離接觸,大大震驚了電視機前的觀眾。

那是1980年代,愛滋病侵襲了倫敦的男同志族群,在還不了解病因的狀況下,這種病被稱之為「男同志瘟疫」(gay plague),警察配戴著橡膠手套,襲擊倫敦大大小小的同志酒吧。天后Lily Savage回憶起時年她在the RVT表演時,就曾親眼目睹警察衝進來把客人抓走、暴打,甚至把她從舞台上拽下。有人認為當時大都會警察在柴契爾夫人的指示下,試圖消滅所有倫敦的同志場所,但差點毀掉同志社群的不是警察,是愛滋病。

到處都是喪禮,隨時都有人走進酒吧垂頭喪氣地說著自己的陽性反應。當年,Vauxhall的男同志們老穿著黑西裝和領帶,在醫院進進出出四處募款。「如果愛滋是一場戰爭,Vauxhall就是前線。」在某次訪談中,Lily如此作結。

從廢墟重新長出的迷人夜晚

那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瘟疫稍微告段落後,當代LGBT夜生活開山祖師爺Wayne Shires在Vauxhall車站旁的廢棄倉庫裡開了Crash and Area。Shires當年可是叱詫倫敦的廢棄倉庫派對專家,但他實在受夠他開在Soho的club整天被警察盤查,並要求大家穿上該死的襯衫,而當時相對邊陲的Vauxhall,提供了他喘息的機會。此外,產權所有人Network Rail也一點都不在乎是誰承租下那些荒涼、只有汽車維修廠願意進駐的倉庫——反正有人付租金並管理就好,他們甚至提供了諸如整修期間租金減免補貼方案給Shires。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BRÜT London(@brutlond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如此這般,繁花盛艷的景色囂張地綻放開來,一家家LGBT導向的酒吧、夜總會、健身房和桑拿以Vauxhall為中心擴散開了,讓該地一度贏得了「Voho」的愛稱。這裡的夜晚從軟調溫柔到硬派情色應有盡有,多情色?2018年,地方房屋仲介釋出了一個喬治亞時代聯排別墅中的物件,寬敞的公寓中有五間房、一個玻璃帷幕的溫室,還有一個充滿SM道具的地牢。

這家公寓的前屋主名聲響赫,是傳奇戀物Club——the Hoist的經理Unkut Kurt,他和Guy Irwin在1995創立了全倫敦最hardcore的戀物俱樂部,雖然兩人幾年前脫離慾海告老還鄉,但我們仍然能從過去釋出的影片中,看到舊鐵路倉庫外被手腕粗的鎖鏈深鎖著的鐵柵欄,以及門內一閃一閃的不安紅光。穿越拱門往下探,人們身著著緊身黑色乳膠、皮革或橡膠製成的配件衣物,垂降的鎖鍊在空中晃呀晃,微弱的燈光和散落的酒瓶,最性感的夜晚就在這了。

Crash和the Hoist收山了,但江山歷代人才出,Vauxhall的歡愉至今仍在。如今打開IG搜尋,這個地標依舊肉香四溢,前面9則人氣貼文中有3則是近乎全裸的肌肉美男子對著鏡頭拋媚眼,天堂在人間。

面臨都市仕紳化的Vauxhall

Vauxhall的Queer們倖免於柴契爾時期的掃蕩、倖免於愛滋與恐同,現在卻面臨城市仕紳化崛起而逐漸沒落,許多歷史悠久的LGBT場所被大型商用或高級住宅開發案給吞噬,或者被高昂的租金逼得不得不離開,而Vauxhall也被批評越來越商業化,喪失了過去地下叛逆的獨特魅力。就連歷史悠久的The RVT也在2014年被賣給房地產商,當時常客和地方人士組織起保衛運動,在漫長的抗議下,The RVT因其對同志社群的貢獻,及其建築保留了維多利亞時期風格而被保護下來。

有人質疑,在網路盛行的年代,Queer們真的有必要集社結群嗎?然而,LGBT場所不僅是性愛或者派對空間,更多時候,它是一個情感交流聯繫的地方,或者是一個群體認同塑造的過程,甚至是一個提供歸屬感的空間。

如果有機會來Vauxhall走走,別被那表面的得體所迷惑,你得往內探索,挖出那深藏於城市中的悶騷靈魂。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

居家防疫時光,一屋清新空氣讓你安心好生活

08 Oct, 2021
居家防疫時光,一屋清新空氣讓你安心好生活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了追求最純淨、優質的空氣,佳宜選擇了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只專心做好空氣清淨這件事情的Healthway,搭載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另外還有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高效率潔淨能力,讓她非常安心。

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衝擊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這一年多以來,在家宅好宅滿的生活模式,漸漸從算數著何時可以回歸常軌,演變成習慣以「居家模式」作為優先選擇。遠距辦公、自煮防疫、居家運動,我們一點一滴把家變成一切的中心,避開室外潛在的種種威脅。

既然要長時間在家,讓自己過得舒適一點就顯得更加重要。有人升級了電腦和網路,有人選擇添購各種家具和家電,也有人在家種滿了綠植,甚至當起了城市小農夫。而以網路節目和廣大的網友分享許多關於健康、養生新知識,相當受到歡迎的健康網紅、人氣主播呂佳宜,由於過去曾經擔任體育主播,喜歡戶外運動,現在被迫適應盡可能減少外出的生活模式,當然是讓她直呼好不習慣。不過,她還是為防疫做好了萬全準備,在她的居家生活中最重要的調整,就是多了一個可以確保空氣品質永遠維持在最佳狀態的小幫手——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

_E8A1825
Healthyway 10600​專業級小型DFS空氣淨化系統。/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三大惱人空氣問題,一擊即退

佳宜對空氣清淨機使用功能非常講究,早在還在唸大學的時候,就為了避免寵物的毛髮紛飛和排泄物異味,大手筆添購了一台空氣清淨機。「我是對氣味很敏感的人,只有在一個聞起來很舒服的環境下才會感到比較放鬆。」佳宜因有敏感性體質,對污濁、沈悶的空氣反應特別大,往往只要在空氣不良的環境待一會兒,就開始眼睛發癢、皮膚出現泛紅反應,讓她不勝其擾,「在外面我沒辦法控制,只能隨身帶著精油稍微緩解一下,但是在家,在這個我可以隨我心意打造成我喜歡的樣子的地方,我就會盡可能調整到最好、最適合我的狀態。」

「因為我跟我先生都屬於有敏感性體質的人,我是眼睛和皮膚容易搔癢,他則是呼吸道過敏,從基因上來看,我們的小孩大概也很難擺脫敏感性體質的宿命(笑)。」佳宜再次強調:「你可以選擇你吃的食物、穿的衣服、喝的水,但是你沒辦法選擇空氣,只要活著就一定會呼吸不是嗎?為了小孩著想,改善家中空氣品質真的太重要了。」

_E8A169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了追求最純淨、優質的空氣,佳宜選擇了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只專心做好空氣清淨這件事情的Healthway,搭載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另外還有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高效率潔淨能力,讓她非常安心。

以疫情期間來說,雖然佳宜總是盡可能地待在家中,但還是有免不了要出門的時候,那些從室外帶回來,可能威脅到家人健康的病毒、細菌和黴菌,就全部交給Healthway一網打盡。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有效過濾掉0.007微米以上的懸浮微粒;而讓她和家人渾身不舒服的過敏原,例如花粉、塵蟎、皮屑等,在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助攻之下,展現高達99.99%的傲人捕集率,不費吹灰之力,就和揉眼睛、打噴嚏說拜拜。當然,室內的常見威脅,例如裝潢的甲醛、寵物氣味、廚房油煙,甚至透過大樓通風管飄來的二手菸味等,就由Healthway的CPZ高效能濾網過濾得一乾二凈。家中空氣始終清新怡人,每一口呼吸都無比安心。

_E8A1838
那些可能威脅到家人健康的病毒、細菌和黴菌,就全部由交給Healthway一網打盡。/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傲人專利認證,專業級院所愛用

Healthway的Disinfecting Filtering System(簡稱DFS)技術,是一項將高強電壓生產的等離子體,整合於濾材的超高效過濾專利技術,能在密閉的空間內,同時完成空氣殺菌、塵埃過濾和去除化學污染物三大功能。

簡單來說,有別於一般空氣清淨機的過濾系統,Healthway獨家專利的DFS瞬間高壓電漿過濾技術,是在HEPA濾網周圍,以1.6萬伏特的高壓電,產生一個3D立體高壓電場,達到增強吸附、消滅的效果。一方面能更有效的鎖定有害微生物——包括我們所熟知的流感病毒、禽流感、各種細菌、真菌、蟎蟲和蟎蟲屍體等等,最小至0.0002微米。另一方面,DFS技術可以物理性的粉碎這些有害微生物的細胞結構,使其喪失活性,進而降低和預防各種過敏源、病原體所引起的呼吸道疾病或者傳染病。值得一提的是,DFS技術不只可淨化小至奈米級的污染物,更能進一步有效防止濾網二次污染,使用者毋須擔心空氣在受污染的機器中循環。

強大的清淨技術,讓Healthway通過各大實驗室檢測,全球各地獲獎連連,包括NASA總署特別獎。作為備受專業級院所肯定的強大空氣清淨機,從全球醫院、醫療級無塵室、政府機關建築,到一般民間旅館、郵輪、住宅,Healthway都是最受信賴的空氣清淨解決方案。例如在台灣最頂尖的研究機構中研院裡,就使用了專業級大型的Healthway空氣清淨機,來保持室內空氣維持在最高品質的潔淨。

_E8A1830
Healthway通過各大實驗室檢測,全球各地獲獎連連,包括NASA總署特別獎。/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Healthway,讓深呼吸好安心

來自美國的Healthway,以傲人的空氣清淨能力入主台灣家庭。除了適合一般家庭、8-10坪空間使用的機型10600,還有搭載同樣強大技術,但是清淨等級更高的機型20600,適合20坪左右的空間,而且CADR值高達380 m3/hr,可以360度進風,淨化空氣效率更高。

_E8A1962
Healthway 20600直流變頻電漿空氣殺菌機。/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今年秋冬,為家中再添一枚健康生力軍,就像佳宜所説的,你無法不呼吸,但是你可以選擇為健康投資,讓最好的清淨小幫手,幫你創造理想的呼吸環境。有了Healthway,家中的髒空氣、壞空氣通通退散,惱人的過敏原、臭味和病毒,從此以後再也無法打擾你想要的舒適、安心好生活。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