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pout Bear

從布偶裝下的饒舌歌手到擁抱神的「福音傳播者」:Kanye West專輯封面進化史

03 Aug, 2020
從布偶裝下的饒舌歌手到擁抱神的「福音傳播者」:Kanye West專輯封面進化史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回顧Kanye West發跡之初,剝去設計師、知名KOL、甚至「總統競選人」等等身份,作為一名饒舌音樂人,Kanye West又是如何一步步於主流音樂行業中確立自己地位的?

文字:Freddie Tsang

唱片封面在流行文化中,不僅是一種唱片紙質封套或是塑料外殼上的圖案,經典的唱片封面設計,被認為是設計師與音樂家獨特的視覺傳達途徑,唱片封面因為提供了更多的設計自由,其中不少帶有政治性、議題性,具有重要的藝術價值。從The Velvet Underground《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到近年Kanye West、Travis Scott等音樂人,音樂已經成為潮流文化輸出方式的主力,後者也善於利用唱片封面衍生出服飾和整體視覺風格來為音樂進行傳播。

先後發佈了與GAP簽約十年的聲明、改造了芝加哥的YEEZY GAP門市、宣佈參選下一任總統、並刻意與Elon Musk頻繁互動、通過與Travis Scott合作的新作《Wash Us In The Blood》宣告新專輯的到來……Kanye West的七月比往年更加繁忙。以接近日更的頻率發佈一系列動態,Kanye West的日程表上擠滿了重磅合作和待實施的、天馬行空的創意——從成立政選黨派「Birthday Party」,到為難民設計YEEZY HOME庇護所都在其內。

cover-art-how-kanye-becomes-kanye-02
Photo Credit:Jalil Peraza, HYPEBEAST提供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Jalil Peraza, HYPEBEAST提供

回顧Kanye West發跡之初,剝去設計師、知名KOL、甚至「總統競選人」等等身份,作為一名饒舌音樂人,Kanye West又是如何一步步於主流音樂行業中確立自己地位的?

DROPOUT BEAR

數週之前,由Kanye West與Kid Cudi合作組成,卻又在發佈一張專輯之後沈寂許久的KIDS SEE GHOSTS突然宣佈將由日本藝術家村上隆指導,打造同名動畫劇集的消息,並隨即釋出了預告短片。暌違16年,人們驚喜地從短片中看到了熟悉的「Dropout Bear」(輟學熊)形象回歸。

這只「輟學熊」首次出現於專輯《The College Dropout》中,並在他的「The College Trilogy」(大學三部曲)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提及這一形象設計的初衷,Kanye West僅是為了懷念兒時陪伴他的一隻玩具熊,但在時任Roc-A-Fella設計師Eric Duvauchelle的操刀下,「輟學熊」卻成為了主流音樂世界首次認識Kanye時的第一印象。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封面上,拒絕以真面目示人的Kanye穿著小熊毛絨公仔服,坐在體育館的觀眾席上。照片的邊框以金色裝飾鑲嵌:Eric Duvauchelle從一本16世紀的插畫中獲得靈感,並得到了Kanye的首肯,「希望能打破人們對於饒舌音樂必須與匪幫聯繫在一起的刻板印象,為這張專輯增添優雅的風格。」

橫空出世的Kanye West從第一張專輯開始就以別出心裁的採樣打響了招牌,《The College Dropout》的採樣源從Lauryn Hill、Luther Vandross、Aretha Franklin、Marvin Gaye、Chaka Khan到Tupac,Kanye在跨度超過半個世紀的音樂長河中汲取營養,灌注出一張濃墨重彩的Hip-hop專輯。

比起同期其他迷戀「舞刀弄棍」的饒舌歌手,Kanye在專輯中大肆談論宗教議題、對教育體系的失望、周遭的消費主義陷阱以及親身經歷的車禍,打破常規的專輯一下獲得了樂迷們的關注;而在此同時,《The College Dropout》也奠定了Kanye West後續創作模式的藍本,並讓當時已經逐漸對市場表現出活性的Hip-hop音樂重新燃起對音樂質感以及深刻藝術內涵的追求。

不論是Kanye自掏腰包花了65萬美金為歌曲《Jesus Walk》拍攝的後兩部MV;還是第45屆格萊美獎上《Jesus Walk》與當時還是他老闆的Jay-Z作品《99 Problems》的針鋒相對,《The College Dropout》製造的爭議話題一路領跑,高調地奏響了「大學三部曲」的序曲。

Kanye在前三張錄音室專輯的官方封面以及裝幀設計中,都圍繞著這只「輟學熊」形象展開。在第二部《Late Registration》中,為專輯打造視覺效果的Morning Breath工作室在Eric Duvauchelle的設計上更進一步,從流行超現實主義畫家John Currin的畫作中獲取靈感:封面上,輟學熊躡手躡腳地站在Princeton University的門口;在內頁的設計以及同期釋出的官方圖輯中,輟學熊在學校裡遊蕩、坐在空蕩蕩的演講大廳裡、在圖書館裡閱讀……專輯除了鞏固了這一形象外,也是「Ye」這一在今天具有重要意義的代號在Kanye作品封面上首次出現。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音樂方面,在Jon Brion的製作下,大量古典樂器的嘗試和改編再次顛覆了音樂行業對於音樂的「可能性」的認識:管弦樂編織起條理清晰的層次感,飽滿的聲場,精巧、細緻的編曲組成了《Late Registration》的華麗篇章。不負眾望地,這張專輯於48屆格萊美上獲得了5項提名,並最終斬獲「年度最佳饒舌專輯」、「年度最佳饒舌歌手」以及「年度最佳饒舌歌曲」三個獎項。

作為三部曲的終章,《Graduation》在成就與影響力上都達到了新的高度,並成為橫跨Hip-hop音樂以及街頭藝術領域的巨作。專輯的視覺設計由村上隆擔任,在融入了標誌性「太陽花」式配色的封面中,扁平化設計的「輟學熊」擺脫學校的引力一飛沖天——Kanye West 在這張專輯裡終於成功「畢業」。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在完成了與U2共同的巡演之後,受到啓發的Kanye開始在這張專輯中嘗試「福音」饒舌題材的創作,並將來自於家鄉芝加哥的House音樂融入作品——這僅是這張專輯無數特色中的一小部分:從模仿Bono的唱腔,到把The Rolling Stones以及Led Zeppelin這樣的Stadium Rock演奏方式帶入錄音室,再到大量使用80年代合成器音色作為伴奏基礎——只有村上隆設計的專輯封面能與之桴鼓相應。

在以採樣見長的《The College Dropout》和以古典脈絡出眾的《Late Registration》之後,Kanye最終帶來了引導Hip-hop音樂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走向的《Graduation》。

先前提及的《KIDS SEE GHOSTS》封面靈感正是來自於這一專輯的視覺設計,專輯開篇的第一首作品《Good Morning》也是「輟學熊」首次以經典形象出鏡擔任動畫主角,如果說在過往兩張專輯中的「輟學熊」形象更多是Kanye拒絕向公眾展示真面目的掩護,在《Graduation》中二者的形象才正式達成統一,並造成廣泛的影響。

傳統唱片工業中,樂迷們總是期待在某一個時期內能看到自己喜愛的音樂人以固定的形象出現——不論是幾乎以固定每十年為一個單位改變造型風格的David Bowie、還是十數年如一日的Slash,在增強記憶點之餘,來自唱片公司的商業考慮也是影響音樂人視覺風格的重要因素。Kanye West在2004年起,以圍繞「輟學熊」這一個形象打造的系列專輯正是得益於這一關鍵元素。

1+1>2

在《Graduation》中嘗到甜頭的Kanye West,開始頻繁地嘗試通過與藝術家的合作,為自己的專輯增添「別樣的聲音」——於Kanye而言,專輯的品質固然重要,但是他也深知於跨領域中佔領先機,會是社交網絡時代的「通關秘訣」。

《808s & Heartbreak》是這一時期最重要的代表作,除了饒舌佔歌曲比例的進一步削減,用朗朗上口的旋律和大量Auto-tune俘獲更多聽眾,這張專輯似乎是桀驁的Kanye與市場達成和解的標誌。儘管「過於流行」成為評論家和樂迷口中所詬病的短板——但人們似乎都選擇性忽視了他在2008年內所遭受的厄運與背離。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808s & Heartbreak》中悲愴且堅毅的內容仍然使之成為Kanye作品中十分特殊且重要的一張,這也與專輯封面的設計相得益彰。這是Kanye與街頭藝術的再次碰撞,灰色背景中乾癟的、被撕裂的心形是街頭藝術家KAWS基於時任Kanye West專輯創意總監Virgil Abloh作品的二次創作。

在Kanye West不停地產出一張又一張的經典專輯同時,Virgil Abloh在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先後為《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Watch The Throne》以及《Yeezus》擔任了創意總監,這也成為Kanye West在拋棄實體專輯這一載體之前最後的餘暉。

與今年親自操刀製作數位封面的Westside Gunn專輯《Pray For Paris》不同,當時的Virgil Abloh仍然需要著手於實體材料的選用,其標誌性「3%」的設計理念在Kanye發行的最後一張實體專輯CD《Yeezus》上的體現僅是一塊紅色貼紙,用以表示對實體專輯消亡的悼念。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跨領域間的合作,除了通過共同完成同一件作品將聲量匯聚於一處,也利於合作的雙方最大化利用專輯封面的藝術空間。在《Yeezus》後,Kanye發佈了「實體專輯已死」的悼文,但封面設計的價值很快在其下一張專輯上得到了延續。

從冰冷的數位音樂到擁抱溫暖神聖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Kanye West將興趣轉投他處,除了組建自己的創意團隊DONDA, 經營自己的音樂廠牌G.O.O.D Music,YEEZY項目的啓動也佔據了Kanye的大部分精力——在與商業合伙人的溝通中,人們都以為他的創作熱情與靈感被消磨殆盡的時候,《The Life Of Pablo》的誕生給予了音樂行業以一記重拳。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如果說Yeezus Tour Merch是Kanye West對於「Merch」(週邊)藍海的最初嘗試,《The Life Of Pablo》則標誌著這位野心勃勃的音樂人正式向著音樂行業的外圍衍生品伸出了觸手。

比利時獨立藝術家Peter De Potter以文字排版為主的設計以及隨機從社群媒體上獵取的圖像作為拼貼畫而聞名,《The Life of Pablo》最顯著的部分就是非對稱性構圖的專輯名字排列,以及Sheniz Halil於Instagram帳戶上大方展示的性感翹臀。封底、內頁、曲目列表等部分的設計不再重要,名存實亡的「Cover Art」被拍扁,僅剩下一張方形的畫布以供藝術家發揮;Kanye開始將設計工作的重心轉移至Merch產品線的開發。

cover-art-how-kanye-becomes-kanye-26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絕非僅是專輯的附屬品,《The Life of Pablo》以哥特字體的設計引燃了整個Merch市場:僅在紐約開設的一家「The Life of Pablo」Pop-Up Store,便於活動開始的48小時內達成了100萬美金的銷量,而這樣的Pop-Up Store,在世界範圍內有21家。

印製著Cali Thornhill DeWitt設計的「I Feel Like Pablo」GILDAN短袖開始了病毒式傳播,讓人想起曾經隨處可見OBEY的「André the Giant Has a Posse」貼紙:街頭藝術與專輯封面設計的結合在另一個看似全然沒有聯繫的領域獲得了重生,人們不再將12寸黑膠擺在家裡的顯眼位置以彰顯自己的音樂品味,而是開始將自己喜歡的唱片穿上街頭。根據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發佈的《全球音樂產業報告》,2016年全球Merch市場的規模達到了驚人的31 美元,而Kanye僅憑借《The Life of Pablo》一張專輯的周邊銷售就貢獻了其中約1.2%的份額。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在再之後的《ye》以及《KIDS SEE GHOSTS》中,精神狀況極度不穩定的Kanye(這時起他開始稱呼自己為「ye」)用了兩張乏善可陳的作品以填補空白,直到去年《Jesus Is King》的發佈,爭議才再次伴隨著Kanye West這位「重生的基督徒」回歸。

《Jesus Is King》的封面設計恢復了「數位實體」的構圖——就如同《Yeezus》以及「胎死腹中」的《Yandhi》,專輯封面摒棄了複雜而精緻的構圖,以12寸藍色彩膠的面目示人。標籤上的字體僅標注出專輯名稱、一串代表著某首1970年底特律福音單曲版號的代碼、33轉黑膠唱片的標注以及本人的大名——簡約得像「家樂福裡的平裝版聖經」。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聯繫近期發佈的單曲《Wash Us In The Blood》,仍然延續了這一風格,只不過這次的歌曲標題被標注在了唱片的封套上,磨損的唱片壓痕在宗教情緒的渲染下,完成了從冰冷的數位音樂到擁抱溫暖神聖的轉變。

走出扁平世界的「輟學熊」

不論是富麗堂皇的《Watch The Throne》還是以藝術巧思征服樂迷的《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Kanye在專輯封面設計中傳遞出的主要信息都是其創作音樂時的意志呈現——個人化和情緒化成為設計的初衷。從Mr.West到「I am no Saint, I am only his father.」的ye,「輟學熊」已然走出了扁平的世界。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在《Wash Us In The Blood》中,Kanye改動了先前作品《I Love Kanye》的歌詞「They don’t want Kanye to be Kanye,They wanna sign a fake Kanye」,直面自己的Kanye陷入了與「舊我」的鬥爭中。

出身於中產階級的 Kanye 比來自貧民窟的饒舌歌手更瞭解「資本」的價值所在——與GAP達成的協作,正是繼「YEEZY」之後Kanye渴望進一步觸及更下層市場的表現,甚至不介意通過帶有宗教神性色彩的音樂創作以徵求樂迷的應允。但是逆勢而下,為了「俘虜」更多「信徒」而模糊了形象之間邊界的Kanye West,真的能夠如願以償嗎?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c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沒有人會質疑Kanye的創作思維,但是在流行文化的萬神殿中,人們是通過一個更複雜、更狹小的三稜鏡來看待他:Kanye West在音樂上的天賦足以支撐其成為當代最好的音樂人之一,而其對於市場的敏感、對於文化的深耕以及對於「經營自己」的狂熱——絕不僅是精緻的利己主義,在陷入與自己的搏鬥中,我們仍然能時不時透過他的「Thinking Free」看到戴著「輟學熊」頭套的Kanye West。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