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Omuraisu

日本家常美食——蛋包飯裡為什麼一定要包番茄炒飯?

日本家常美食——蛋包飯裡為什麼一定要包番茄炒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炒紅飯說穿了就是番茄炒飯,是日本的洋食代表之一。不過,每本介紹日本洋食的書,只要談到炒紅飯,卻總是直接將它與蛋包飯綁在一起,從不單獨介紹這道料理。但是,沒有了它的蛋包飯,說穿了只不過就是一份歐姆蛋或是一片蛋皮配上白飯啊。

無論在台灣還是日本,蛋包飯可說是最常見的家常的菜色之一,酸酸甜甜的紅色炒飯,配上金黃色誘人蛋皮,就算再挑食的小朋友,多半也無法抗拒它。我母親一直不喜歡下廚,所以小的時候在家最常吃的,就是沒有蛋皮的蛋包飯,也就是「炒紅飯」。

炒紅飯說穿了就是番茄炒飯,是日本的洋食代表之一。不過,每本介紹日本洋食的書,只要談到炒紅飯,卻總是直接將它與蛋包飯綁在一起,從不單獨介紹這道料理。但是,沒有了它的蛋包飯,說穿了只不過就是一份歐姆蛋或是一片蛋皮配上白飯啊。

shutterstock_169117144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蛋包飯的起源

蛋包飯(オムライス)是歐姆蛋(Omelet)與飯(Rice)所組成的外來語,最基本的蛋包飯,是平底鍋煎的薄蛋皮包覆著炒飯。而這其中的炒飯,則是以切細的雞肉、洋蔥、蘑菇、紅蘿蔔、青豆和玉米加番茄醬共炒而成的雞肉炒飯。

東京的「煉瓦亭」與大阪心齋橋的「北極星」都自稱是蛋包飯的發源店。

煉瓦亭的蛋包飯,是1900年,以蛋、白飯與其它食材加在一起炒而誕生的員工餐。後來因為想吃這道料理的客人越來越多,於是煉瓦亭便於次年將這道料理加到了菜單上,叫做「ライスオムレツ」(Rice Omelet)。而當時的報紙《報知新聞》,也在1903年始連載的小説《食道楽》附錄中以「米のオムレツ」介紹了這道料理,是這道料理最早出現在媒體上的報導。不過,由於番茄醬是在1908年之後才在日本開始普及的,因此當時的蛋包飯裡面是沒有使用蕃茄醬的。

那麼,蛋包飯裡的炒飯,是什麼時候開始,又是為什麼變成紅色的番茄炒飯的呢?

shutterstock_163467521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北極星」的蛋包飯以蛋皮包裹著加了蘑菇、洋蔥的番茄炒飯,和現在一般的蛋包飯差不多。這種作法的起源是在1925年的時候,店裡來了位因為胃不好,而總是只能吃白飯配歐姆蛋的可憐客人,當時的老闆北橋茂男心裡想著「老是吃一樣的東西也太可憐了吧」,因此為他特製了新版本的蛋包飯。而在1926年出版的書中,也介紹了以薄蛋皮將番茄醬調味的炒飯食譜。因此在大正時代晚期的時候,和現在沒什麼差別的型態的蛋包飯便已經出現了。

番茄醬與火腿的結合

現在日本的番茄炒飯全名是「ケチャップチキンライス」(Ketchup Chicken Rice),通常只簡稱它為「チキンライス」(Chicken Rice),好像在日本只要有雞的飯,就必須是加番茄醬炒的,而番茄炒飯也只能用雞肉。不過,其實一開始的番茄炒飯用的食材並不是雞肉,而是火腿。

1874年,一位叫威廉柯蒂斯的英國人,到了神奈川縣的鎌倉開設牧場,不但飼養家畜,還在當地製造牛奶、火腿和培根,並針對横濱的外國人為對象販售。原本柯蒂斯將火腿的製造方式視為機密,不准日本人進入製造工廠。不過,在1884年的一場地震導致的工廠火災中,由於當地的村民幫柯蒂斯的火腿工廠救火,為了感謝他們,柯蒂斯便將製造技術教給了當地的村民,自己後來則離開了日本。

shutterstock_79413297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1887年,齊藤滿平首先開始在當地製造火腿。之後,原先在齊藤滿平的火腿工廠工作過的益田直藏也開始獨立製造火腿。自此之後,這裡製作的火腿就通稱為「鎌倉火腿」(鎌倉ハム)。

至於日本最早的西式火腿,則是在1872年的時候,長崎的片岡伊右衛門從美國人那學到如何製作後開始製造的。不過,當時的火腿價格昂貴,一塊火腿的價格相當於米俵1俵,也就是60公斤的米的價錢,是那時初階公務員一個月薪水的1/3。

當時,鎌倉火腿的其中一位叫富岡周藏的業者,在1898年開了一間專門製造和販賣火車便當的「大船軒」。而早在他開業之前的明治25年,他就已經製作和販賣出火腿三明治了。

另一方面,1899年,可果美公司成立了,並於1908年開始製造蕃茄醬和伍斯特醬。而這個時候,富岡周藏的「大船軒」則是推出了將火腿切細,再用醬油、鹽、胡椒調味的「火腿炒飯」,並在市場上造成了風潮。

但這樣還不夠。為了進一步地推廣鎌倉火腿,鎌倉火腿的商會看上了當時剛成立的、以日本國產番茄來製造番茄醬的可果美公司,並與之合作,將可果美所製作的番茄醬加入火腿炒飯之中。於是,我們現在吃的番茄炒飯,就這麼誕生了。

那麼,可果美公司本身,又是基於什麼樣的戰略,而決定在大正後期與昭和初期,與鎌倉火腿共同推廣番茄炒飯呢?其主要原因,是因為可果美公司一開始製作的番茄醬,如果直接用以蘸食的話並不太可口,因此只能做為料理的調味料。後來經過不斷地開發和改良,一直到1933年,可果美才推出了可以適合食用的市售番茄醬。

從火腿番茄炒飯到雞肉番茄炒飯

那麼,番茄火腿炒飯是如何轉變為番茄雞肉炒飯的呢?

在鎌倉火腿與可果美公司的共同努力之下,番茄火腿炒飯推出了番茄雞肉炒飯這個姐妹品,並且做成罐頭。如此一來,在家只要把罐頭加在飯上炒過之後就可以享用了,非常方便。於是,在大正末期與昭和初期的時候,雞肉番茄炒飯便逐漸地普及為家庭料理。

此外,1928年的時候,原本於銀座開幕的一間店改名為「資生堂會客室」(資生堂パーラー),並轉型為一間洋食餐廳。1931年,這間餐廳的料理長高石鍈之助,將原本的炒雞肉飯加入番茄醬,成了第一間將炒雞肉飯變成雞肉番茄炒飯的日本洋食名店。

shutterstock_58934447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也就是說,1900年的時候,位於銀座的煉瓦亭出現了將蛋液、絞肉、洋蔥、蘑菇和白飯混合在一起做成的,而不是用蛋皮包裹著炒飯的蛋包飯;1908年的時候,「大船軒」則是推出了將火腿切細,再用醬油、鹽、胡椒調味的火腿炒飯,並隨之與可果美公司合作,加入了番茄醬,做成了番茄雞肉炒飯;到了1925年,大阪的北極星餐廳推出了以蛋皮包著只加了蘑菇和洋蔥的番茄炒飯後,現代型態的蛋包飯出現了;而在1931年銀座「資生堂會客室」的主廚高石鍈之助,則將蛋包飯中的炒飯,改良成了現在的番茄醬雞肉炒飯。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鞭神老師

不是料理教學,更不是美食部落格,而是一個以文化研究的方式,以嚴謹不譁眾取寵的態度探討料理如何做、如何吃,以及食材與料理背後的歷史與文化的精神的全面性料理研究。著有《百年飯桌》與《百年和食》兩本研究飲食文化的專書。

更多此作者文章

「順流」生活設計學—— 設計師Jamie眼中的3個Moshi Lounge Q質感細節

「順流」生活設計學—— 設計師Jamie眼中的3個Moshi Lounge Q質感細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不刻意控制生命走向的「順流」人生哲學,讓Jamie輾轉經歷產品設計、Influencer、攝影師等身份。但無論身處哪個位置,她總散發著自在親和的氣質,和Moshi Lounge Q的沈穩設計不謀而合。

這天上午在灑滿陽光的房間內,我們相約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聊聊她的過去與未來。曾在產品設計領域翻滾4年多的她,有一天決定離開原先穩定的工作,展開自我追尋。而一開始只是抒發心情、記錄生活的部落格,在她離開工作後便慢慢茁壯、成長,不知不覺她有了Influencer(社群影響者)、攝影師等多重身份。

Moshi_x_Jamie___0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相信每個生活體驗都是有價值的。」不論從事什麼樣的工作,Jamie與生活的連結總流著設計的血液,使她的品味永遠充滿設計思維。

「Eventually everything connects.」

著名美國設計師查爾斯・伊姆斯曾經說過:「最終,所有事物都將互相聯繫,包括人、概念、物件。」以現代產品設計標準來說,或許還會再補上一句「But Wireless」(以無線的方式聯繫)。

產品設計師的經驗,加上身為喜愛分享生活的Influencer,讓Jamie此次有機會與我們分享體驗Moshi Lounge Q直立可調式無線充電盤的心得,也將我們與她聯繫在一起。

Why Moshi?提供無「線」可能的兩個小巧思

「好的產品設計,不單純指漂亮的外型,而是要能解決問題,並運用風格敘事。」Jamie專業地分析道。親身體驗Moshi Lounge Q後,她點出其與市面上大部分無線充電盤的三大差異點。

#01材質

Moshi Lounge Q採用特殊布質,除了表面具有防滑功能,家飾般的布質造型設計也讓產品富有溫度。「有些無線充電盤為了加強質感,會用皮革包覆,但皮革的散熱功能不夠好,容易導致充電盤過熱;使用這種特殊布料一次解決了兩個問題。」Jamie補充說明。

DSC0087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Lounge Q充電盤除了中央的防滑膠條,特殊布料材質也有防滑功能。

#02可調式設計

為了讓不同品牌與尺寸的手機皆能使用,且在精準對位(最高無線充電效率)的情況下保持可平視的舒適視角,Moshi Lounge Q開放使用者自行調整充電盤的高度。

Moshi_x_Jamie___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Jamie示範如何調整充電盤高度。

直立式設計讓Moshi Lounge Q同時兼具充電與手機立架功能,「工作時使用相當便利,比如和客戶核對稿件時,我會一邊用手機查看訊息通知,一邊修改稿子,就像有個小助手在身旁。」

Moshi_x_Jamie___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除了直立閱覽,若想要偷閒觀賞影片,也可以將手機轉為橫式。Jamie分析:「底盤外圍的曲面弧度設計其實是穩固手機的止滑條,加上充電盤可上下移動調整,確保手機打橫時也能充到電。」

Moshi_x_Jamie___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Lounge Q充電盤也能將手機轉為橫式使用。

#03外型設計

「和一般3C產品冰冷的形象不一樣,Moshi Lounge Q的設計相當溫潤,且不失實用性。」Moshi Lounge Q俐落、沈穩的北歐風格,能輕易融入居家環境,不論擺在臥室床頭櫃,或工作室的辦公桌上,皆能展現使用者的選物品味。

Moshi_x_Jamie___0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聽著她輕聲細數產品設計細節,能感覺到Jamie其實就像Moshi的設計一樣,沒有太強烈的個人風格,但不論放置在哪個位置或角色上,都能展現沈穩、溫柔的樣子。

0718-9
Photo Credit:Jamie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質感隱藏在細節中

「學產品設計對生活最大的影響,應該就是買東西更龜毛了吧。如果發現它的設計不夠好,就會不想買。」Jamie一邊苦笑一邊說道。

尤其現在身為Influencer,Jamie更沒有拋棄她的設計專業與其他產業合作設計產品,從中可以看見她講究細節與舒適度的設計理念。

Moshi_x_Jamie___0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現在的她,既是使用者,也能以產品設計的角度去探討每項產品細節:「為了美觀,Moshi Lounge Q的底盤弧邊不僅僅是做成兩個把手,而轉念設計成波浪形狀。另外,後方的滑軌不使用螺絲固定,是設計師特地計算後,以適當鬆緊度讓使用者在調整高度時更加順暢。」這些聽起來龜毛的堅持,都讓產品有了風格和「敘事力」。

Moshi_x_Jamie___0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Lounge Q沒有多餘的零件與按鈕,看似簡約的設計,其實蘊藏著產品設計師不簡單的思維。

除了外型,在性能上Moshi以「Fast and Cool」作為無線充電盤一貫的設計目標,希望在高效能的充電情形下,也帶給使用者順暢的體驗:

  • Fast :支援高達15W快速充電,Moshi利用獨家Q-coil™線圈技術,加強無線充電效率,兼容厚達5mm的手機保護殼。
  • Cool:良好的散熱設計,讓充電時溫度不過高,並搭配FOD異物偵測和過熱保護機制,使用上更安心。
Moshi_x_Jamie___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連結充電時亮起「呼吸燈」提示使用者、底座後方的收線器,皆是低調卻貼心的設計。
Jamie X Moshi:將設計融入生活哲學

「它就像是一個沈默但可靠的助手,總是陪伴我度過忙碌的時刻。」Jamie一直都是Moshi的愛用者,在試用Lounge Q前她也曾經使用過Moshi Otto Q無線充電盤。

Moshi_x_Jamie___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Otto Q無線充電盤。

「對使用者來說,兩者最大的差別就是不用再一直將手機拿起來看。但使用Lounge Q時同樣能體會到Moshi對產品質感的要求、在意使用者感受的設計態度,始終如一。」且Mosh全系列產品只要購買註冊後,皆享有10年全球保固,更能感受到品牌對自家產品的信心與為使用者著想的貼心服務。

聊到生活哲學,Jamie笑著說:「就是順流吧,不用太刻意。」就如同她形容的,能有這麼多元的職涯和生活體驗,也是當初經營部落格無心插柳的結果。這樣的人生觀也與Moshi Lounge Q自然不做作的設計不謀而合。

不論是順流的人生觀,還是Moshi簡單卻不失用心的設計,都在在告訴我們,只有不以框架限制自己時,才可以在不同時候都作出相應的變化,創造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Moshi_x_Jamie___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