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 Music

讓電影配樂家們極為困擾:老是搶走主配樂風采的暫時音軌——Temp Music

讓電影配樂家們極為困擾:老是搶走主配樂風采的暫時音軌——Temp Music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Temp Music指的是電影在剪接階段時,剪接師為了掌握基調與節奏所使用的參考音樂。但在漫漫的製作過程中,常常大家聽著聽著,心裡就容不下其他音樂了,於是乾脆直接扶正。

文字:黃⼦

相信你有很⾼的機率聽過這⾸曲子〈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年輕觀眾或許會認出它出現在《異星入境》的開頭與結尾,為整部電影定下標誌性的基調;⼜或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與蜜雪兒威廉斯在《隔離島》中的悲劇擁抱;一些影迷甚至能想起《⼝⽩⼈⽣》中,威爾法洛在房裡崩潰的情景。以為這樣就沒了嗎?其實這⾸首曲⼦總共被多達8部電影採⽤,更不要說還有許多未提及的電視 劇與廣告,究竟是何⽅神聖,可以如此受歡迎?

〈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並不是為任何⼀一部電影量量⾝身打造的配樂。這首樂曲收錄在2004年的反戰專輯《The Blue Notebook》中,作曲家Max Richter也曾說:「〈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同時反映了了我的童年,以及那個代替現實世界提供庇護與寧靜,讓孩子們逃躲藏身的奇幻園地。我從沒想過這首曲子能在這個語境外擁有新生命,畢竟這份情感是很私人的。」既然如此,他又是怎麼進到電影的世界呢——就是Temp Music

Temp Music/Temp Track譯作「暫時音軌」,指的是電影在剪接階段時,剪接師為了掌握基調與節奏所使用的參考音樂。但在漫漫的製作過程中,常常大家聽著聽著,心裡就容不下其他音樂了,於是乾脆直接扶正,〈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就是從Temp Music升格為片中正式用樂的例子。乍聽之下似乎版權買一買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其實這種情況造成了配樂作曲家們創作上極大的困擾。


“I think we all agree that temp music is evil.”

——Siddhartha Khosla, the composer of 〈This is Us〉

Temp Music越聽越無法割捨的這種情況,不但侷限導演們對電影的預想,更惡性影響了作曲家的創作,在電影音樂圈內擔當著昭彰的臭名。連知名作曲家Carter Burwell也曾分享過被導演要求要按照Temp Music譜曲,大大限制了他的發揮空間。

2016年,《異星入境》在奧斯卡風光入圍8個獎項,卻少了在金球獎與英國電影學院獎同樣獲得提名的「最佳原創配樂」。評委會表示冰島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son「並沒有為電影寫出獨特且突出的主要音樂」最後被視為不符資格而失去競爭機會。很顯然,氣場強大的〈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雖然撐起整部片最顯眼的中心位,卻也掩蓋了Jóhann Jóhannsson的心血。

事實上,Max Richter在同意《異星入境》使用這首曲子時也十分猶豫,畢竟此曲已經在不止一部電影中登場(還是頗負盛名的作品),但在導演Denis Villeneuve的說服下,也認可這首曲子在《異星入境》中出色的表現,最後欣然同意。奧斯卡事件發生後,身為Jóhann Jóhannsson好友的Max Richter也坦白表示,對當初的決定感到懷疑。

站在作曲家的角度,Temp Music絕對是干擾其作業的靡靡之音,從產業面來看,也有不少負面效應的隱憂已逐然浮現。另一首常被拿來作為Temp Music使用的名曲〈Journey to the Line〉,原本出自電影《紅色警戒》,之後成為《珍珠港》、《超人:鋼鐵英雄》、《自由之心》、《X戰警:未來昔日》的電影預告片配樂。幽默的是,它的作者正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電影音樂大師Hans Zimmer,一位同樣拒絕使用Temp Music的作曲家。

聽到〈Journey to the Line〉,應該不難出現各種戰爭、英雄電影的畫面,這也是近年愈趨明顯的狀況——電影音樂的公式化。就算不直接使用Temp Music作為配樂,整體風格過度受牽制的結果,就是彼此開始變得越來越相像。當製作方沈溺於Temp Music的安全牌效果,好的原創只會越來越難被看見,大眾味蕾逐漸麻木,趨近單一的市場於焉衰退老逝。

這真的是創作者與閱聽眾想要的嗎?

網路上一名Max Richter的粉絲——Danielle Rae Childs提出了另種觀點。雖然他也認同〈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在《異星入境》與《隔離島》當中運用得當,但他認為,大部分採用此曲的電影皆無力承擔它的價值,這會使這首充滿力量的音樂變得廉價。

更重要的是,隨電影而生的名氣容易帶來浮濫的標籤,此時只要離開了電影圈,如〈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這樣的小眾作品,沒有相應的流行文化背景作為後盾,其實是真正受害的弱勢方。樂曲是無辜的,有問題的是Temp Music在電影製程中的結構性問題,如果因為自身的優秀而得蒙受莫名的成本與壓力,也太委屈了。


“……the benefit (of abandoning temp) is that you get something original, something that feels new and fresh and unlike anything you’ve heard before.”

——Siddhartha Khosla, composer of 〈This is Us〉


種種困擾讓業界拒絕Temp Music的聲音日益漸增,不少作曲家都在極力爭取提早參與製作,自己根據劇本等現有材料譜寫各種demo,作為給剪接師使用的Temp Music。我認為,作曲家們想避免的遠遠不只是溝通成本的增加,抑或無止盡修改作品的勞累,他們更在乎的是,整個產業環境對於創作的尊重。這些堅持,為的無非只想讓音樂擁有與電影最契合、最富生命力的完整呈現。

很遺憾的,《異星入境》的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son已於2018年過世。除了《愛的萬物論》、《銀翼殺手2049》等多部入圍得獎名作,其實他也曾以婁燁《浮城謎事》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電影音樂。最近他與婁燁導演合作的另一部著名作品《推拿》要再次上映了,也推薦大家進戲院一起感受Jóhann Jóhannsson穿梭在古典與實驗間的美麗音樂。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