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s

工人混小吃部,女工人愛洗頭:《做工的人》林立青談工地人的下班生活

工人混小吃部,女工人愛洗頭:《做工的人》林立青談工地人的下班生活 Photo Credit: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做工的人》,一本評價兩極的書,一齣近期播畢的電視劇,書中人物化作影像後的活靈活現,讓大眾感覺又離他們近了些,是好事,起碼被看到是先決條件。此回我們將從原作林立青的角度,聊聊關於女性工人在工作環境裡的各種樂趣與她們所佔的一席之地。

相約萬華呆待咖啡,坐在店外,前行的編輯與我向林立青講起此行目的,試圖以女性角度去切入工人議題,諸如女性在工地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身處男性居多的環境裡如何自處?她們同樣喝大組嗎?《做工的人》沒看過也聽過,大抵將工人的日常一一表露,心酸無人能懂,血淚亦無須贅言,關於女性工人,在這個任何都講求平等卻又不可能平等的現在,工地裡的她們,好或不好,都是一天過一天。

據悉工地裡的女性多是和男性家人同時出現,有點像是誰的老婆、妹妹、女兒、姊姊等等,如同電視劇裡苗可麗飾演的昌嫂。相較男性來說,女性在工地裡扮演的多半不是擔擔抬抬的角色,大多會被派勞安、會計,且不大會讓她們扛起整個部門與工地。特別是由於技術傳承大部分來自老師傅,雖說師傅們頭腦清楚,卻不會教,尤其對到女生更不知道該怎麼教,那種「不知道」很多時候出自良善心態。

color_s203
Photo Credit: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工地主要還是以男性為主,過去會覺得女性體力不足、生理期來比較虛,既然無法同等要求,乾脆不收,畢竟自顧不暇。」他闡述著偶有不收女性工人的現實狀況。

「工地大嫂有一部分是新住民,甚至許多農、工技能都點到滿,是很厲害的一件事。」

很多時候女性要花比男性多的時間去理解、認識工地這塊文化,有時善意性別偏見不見得完全不對,大家總愛嚷嚷女權、女權,但在工地裡,這兩個字就留給場外的政治正確吧。

近幾年據他觀察,自行完成工作的女性團隊有增長的趨勢,例如填縫、清潔、保養,愈來愈多需要細緻能力的工作多數是以女性為主。順帶一提,現今工具設備補足了體能差異以後,愈來愈多駕駛是女性。

49812852233_110341e08c_o
Photo Credit:方框中的建築工地@flickr CC BY-SA 2.0

工人飲品是勞動智慧的完美演繹

冬天冷到抖,夏天熱到昏的工地裡,有提神的喝提神,有補充體力的喝補充,飲料不過是附近有什麼買什麼。工地最常見的是檳榔攤,一到夏天,因勞動智慧而生成的結冰水更成為工地的熱銷商品。曾在書中讀到〈工人調酒〉此章節提及工人們喝的飲品,保力達加米酒?我喝過,覺得太硬,不是我的範疇。

問及除了硬派的三光、大力P、大組等調酒外,女性工人有無特別喜好的飲品?林立青說:「曾經有一段時間她們會喝潘朵拉葡萄紅酒,前陣子還有木耳飲、靈芝飲,標榜女生喝很好。」

在便利商店逐漸取代小蜜蜂的今天,工人喝的飲料也隨著便利商店產生變化,好比說純粹因為有冰塊而將伯朗咖啡換成冰美式。隨處可見的便利商店裡,任何新上市、趣味、經濟又實惠的飲料都是他們發揮科學家實驗精神的套酒準則。基本上,要去問他們為什麼要加莎莎亞椰奶,統一口徑只會得到:最順口啊!

color_s113
Photo Credit: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時代價值不同,女性出遊的原則都一樣

「慶祝就會去好樂迪,有台啤就喝台啤,要高級就來個金門高粱,不會再帶什麼大組啦!」在我問出了自以為是的刻板印象後,林立青這麼說著。假如說男生湊在一起會聊工作、聊錢、聊車、聊無腦,那麼女生湊在一起的幹話並不會比較少。罵男人、聊民生、到處問三倍券怎麼用是她們的日常。

太陽底下曝晒一整天的他與她,頭腦發脹的他們需要適當的放鬆與舒壓,這時男生多半會跑去有人陪的小吃部喝一杯鬆一下,女生則是喜歡去美容院洗頭、腳底按摩。

繼續閒聊到一定年紀的女性,似乎會把進香當作旅行,「看到有什麼神明,缺什麼就拜什麼,旅遊性質啦!進香的概念,瘋媽祖。」他說起身邊的女性工人大部分如此。「有時出去玩會覺得要省錢、要存錢,畢竟在家裡都在教訓晚輩說錢很難賺,她們去玩的理由幾乎都是去拜拜,求神明,問運勢,誰生小孩,誰又要考試,拜完回來可以炫耀半天。跟現在女生去到日本誰要EVE(頭痛藥)、誰要貼布,一樣的道理,完全沒變。」林立青淡然地說。

2Y7A7816ok
Photo Credit:林特

最危險也最沒保障,要保工地還是人生?

回過頭,有看電視劇的大家,想必最後一集沒哭得唏哩花啦也至少眼眶泛淚,關於工人的處境,不管是過去、現在或是未來,都難樂觀。未能健全的工作環境,必須得引進制度或誘因,令收入增加、地位提升以後,方有可能改善他們的環境。

林立青說:「時代會變,勞工地位會不會提升?要看未來世代會不會改變,如同現在的Youtuber,誰知道未來世代會怎樣?」跟著談及保險這件事,他說:「如果有能力保保險,搞不好就會做其他工作了。」

對於長期忽略的勞工問題,他認為必須要有個影響力的事件發生才有機會被看見,換了N個職災保險法聲音也是不夠,這塊領域危險性高但卻找不到方法來保障工人們。簡單來說,安全就是貴,工人付不起,儘管社會知道卻沒有打算花資源去照顧,或許覺得工人不比醫師、警察這般重要吧,只是這份職業依舊存在。「小老百姓去訴願,訴你媽啦!你連去洗婚姻平權的地都會被抓了。」語帶憤慨卻面帶微笑說出這串話的林立青是這麼想的。

尾聲,記得過程裡他說過的那句「哪天林立青從鷹架上摔下來,搞不好勞工意外就會被關注了吧。」是啊,你是真的夠紅。

2Y7A7826ok
Photo Credit:林特
路過亂入的工人

某次,我從窗戶向外看,水溝蓋孔鑽出來的他,黝黑的皮膚看來很硬,那時我坐在冷氣很強的公車裡。智力與勞力,有得選誰不會選,人生而不平等,有時再努力也是徒勞。

寫稿之前,把《做工的人》書與電視劇看完的我,坦白說沒有太多感觸因為無法感同身受,唯有自他觀點裡汲取出工人的思緒與日常來轉化成文字。總認為,每個人僅能各司其職地,為自身所關注的事情盡一份能力所及的事,被說消費也罷,至少有消有看到。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