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mori Narimi

粉絲來信裡夾著剃刀片:因為《東京愛情故事》,有森也實被討厭了30年

粉絲來信裡夾著剃刀片:因為《東京愛情故事》,有森也實被討厭了30年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對觀眾來說,他們對里美只有不耐與厭惡,而結局竟然只有他能成就戀情,這更讓1991年春天的日本社會,引爆了一波厭惡里美運動。

1991年,每個夜晚華燈初上時,應該是日本街頭最熱鬧的時刻。剛下班的OL們,苦思今晚該在哪個舞廳爭奇鬥艷。但是從1月起的每個週一夜晚,街頭冷冷清清,連舞廳前的排班計程車司機們都知道,週一晚上應該早早回家休息,因為今晚沒人想跳舞。

人們去哪了?請放心,經濟泡沫還沒破裂,明晚這裡又將人聲鼎沸。事實是,大家週一晚上都乖乖回家看《東京愛情故事》了,他們好奇完治與莉香今晚又要如何令人心折,同時,大家也好奇,今晚里美又要出什麼賤招,用那張清純的臉與溫柔的聲音,讓這段東京愛情多角戀可以更複雜一點。

Screenshot_2020-07-15_at_16_26_09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我在小學生的時候就是看妳的戲長大的!」這是飾演里美的有森也實,在粉絲見面會上,能聽到最溫暖的粉絲心聲了。但她也很清楚,這句話應該只說了一半,整句話應該是:「我在小學生的時候就是看妳的戲長大的!從那時開始我就好討厭妳啊!」

重點不是「好討厭妳」,重點是「從那時開始」。

1991年至今已經將近30年,經濟泡沫早已破裂;計程車在門口大排長龍的「茱莉安娜」舞廳也已歇業;鈴木保奈美離開影壇又復出;織田裕二再也沒演過像完治那麼窩囊的角色;日劇收視率從破30%才能稱王,到如今能集集都有10%就叫好棒棒;日本都改元年號了、而東京人又對愛情嗤之以鼻了。

但是過了30年的現在,你聽到「有森也實」或是「關口里美」這兩個名字,可能還是會皺起眉頭。

每個微笑都像懷著歉意,講話聲音好像永遠被降低音量,最適合關口里美的讚美詞就是「溫柔婉約」,但這不是有森也實。

有森從2歲就開始學習古典芭蕾,而雖然幾乎每個日本女演員都學過古典芭蕾,但沒有人能持續50年不中斷——至今有森還在練習芭蕾。

她在大學參加滑雪社團,家住山形的她,可以不覺疲累地一整天連續挑戰老家藏王雪場5條不同難度的滑雪道。笑起來眼睛立刻彎成月牙兒的有森實在太溫柔,溫柔到不想讓大家知道,她其實一點都不溫柔。

簡單地告訴你一個小祕密:《東京愛情故事》的選角幾乎是一團糟,幾乎沒有一個主角演出符合他們真實個性的角色。但話說回來,那年代選角本來就不講求適才適性。

對有森來說,「里美這個角色,完全沒有我能認同之處」。里美的溫柔,事實上是一種不容毫釐之差的堅持,她希望在故鄉的同學關係,能夠紋風不動地搬到繁華的東京大都會,然後繼續紋風不動。里美、完治、三上,大家都是好同學,永遠都能手牽手。她不希望這個三角形被打破、更不希望是由她來打破。該死的,她不知道手握久了會出事的:兩個男人都不願意放手,逼她一定要選一個放手。

Screenshot_2020-07-15_at_16_37_30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畢業時,兩個男孩都把第二顆鈕扣給了她,而她都收下了——問題不是完治與三上的錯,問題是里美竟然同時收下了男孩的真心。而且,這兩顆鈕扣她還一直收著,甚至跟著她上了東京。為什麼?這種魚與熊掌兼得的態度不是貪婪,而是反應里美無可救藥的天真。

東京愛情故事只是一個愛情故事,故事角色是從鄉下上京的青年們,是因為他們來到了東京,這段愛情故事才變得特別。是城鄉之間的差距,變質了他們之間的友情。大環境的變化,是《東京愛情故事》裡重要的元素,如果這三個人都設定為東京出身,就失去了醍醐味。

人會因為環境而跟著成長,可是永遠希望不變的里美、到了大都會東京卻渴望愛情難題永遠定格在那一秒的里美,永遠沒有成長。

相對來說,三上因失望而放飛自我,卻發現這種自暴自棄仍然能有人願意接受,有如風吹的心就此落了地;完治是被動成長,因為遇上了愛情恐怖份子,才赫然發現吞吞吐吐的自己不是被害者,反而是遲不出手的加害者。

當兩個男人都已經在東京體悟到了成長,仍然不想長大的里美,站在河邊將兩顆鈕扣丟入河中、高喊「我已經不是你們喜歡的里美了!我很髒!」拒絕長大的里美,令人感覺遲滯不耐。

Screenshot_2020-07-15_at_16_40_51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如果你去過藏王滑雪,就知道優柔寡斷的態度是無法帶你滑下山的。在高速滑雪的過程裡,有太多的突發狀況,你得隨機應變才行。喜歡滑雪的有森也實,當然也很隨性所至,她的腦袋得動得很快,才能應付奇詭的林中雪道,而當她要演出關口里美時,實在無法適應——在編劇坂元裕二的劇本裡,里美甚至比漫畫裡更加頑固。

「我是臨機應變的個性,所以看到這個角色,感覺有很大的違和感。一開始演《東京愛情故事》時,真的覺得非常辛苦。但是當我理解到,『這是里美的成長故事』時,才開始感覺有趣起來。」

對演員來說,飾演大家都討厭的角色,其實常常充滿挑戰性的樂趣,但這是演員自己才能感受得到的樂趣。而對觀眾來說,他們對里美只有不耐與厭惡,而當結局來到,比所有角色都晚成長的里美,最後竟然能夠成就戀情,這更讓1991年春天的日本社會,引爆了一波厭惡里美運動。

是的,這是社會運動,而且到現在還在持續著。

《東京愛情故事》大紅,每個角色都受到觀眾的喜愛,自然這些演員都收到了大量的粉絲禮物。當有森也實興奮地拆開粉絲來信時——發現裡頭夾著好幾枚剃刀片。自此,所有寄送給有森的禮物與信件,全都必須由事務所工作人員先行檢查:還記得讓安達祐實痛苦萬分的1994年嗎?也許有森也實收到了更多駭人聽聞的包裹(其中有不少死亡威脅信),還好,事務所全幫她擋了下來。

親朋好友告訴她,最近最好不要見面,因為看到她的臉就氣;市面上的有森週邊商品(例如那時很流行的明星大頭照)也是賣得最差的。最糟的是,電視台開始希望複製「里美公式」,想讓有森也實演出更多討人厭的第三者、不願面對現實的元配、藕斷絲連的前女友……但是有森喜歡一回家,脫得精光蹲在冰箱前大口喝著啤酒(山形人哪個不會喝酒)。她實在好奇,自己那種清純溫馴人畜無害的模範生銀幕形象,是不是成功過了頭?

MV5BMjgzNmUwZjctZDQ1OS00ZmEzLWJiYmMtODI2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里美其實是莉香,有森也實才是愛情恐怖份子,她喜歡愛情速戰速決,覺得第三次約會才決定愛不愛是在浪費時間,最好今晚聯誼就決定能不能打包一個回家。她把男朋友的BB call機「打爆」:連續數小時的奪命連環扣直接耗盡call機電量;她希望把男友的嘴唇吻至紅腫,這樣他才能了解她愛他愛到想吃了他。

「鈴木小姐在片場總是安靜坐著,她身邊總有種成熟睿智的光環,好特別。」有森這樣回憶,怎麼搞的,莉香原來才是里美。

進入網路時代,有森才在論壇與推特上理解大家的目光:原來大家都這麼討厭里美,而且現在還在討厭,這對有森來說反倒覺得有趣。也許我們可以這樣說:演戲的或許是個瘋子,但看戲的絕對都是傻子。愛情裡永遠有個不願長大的傻子,而我們常常不知不覺中成為關口里美。想到此處,我決定再恨里美30年。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親子露營」儼然是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露營風潮鼎盛,不只是喜愛冒險的露營玩家會到野外紮營,也有愈來愈多的爸媽利用週末時光,帶著孩子們到戶外體驗大自然中的外宿。

當「親子露營」成為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系列影片【餐豐露宿】第二集,主持人Windy特別帶著可愛的女兒小松果,與知名親子露營部落客——劉太太Sammi、女兒菲菲一起前往「皇后鎮森林金山」露營場。

在孩子們天真爛漫的帶領下,Windy不僅和小松果有了首次的露營體驗,也和Sammi共享悠閒愉悅的親子時光;當然,兩個媽媽碰在一起,也分享了許多與孩子相處的心法,以及如何當一個媽媽、也好好做自己的真實經驗談。


本集節目由 Coway 贊助製作

Coway奈米高效淨水器,戶外飲水免扛水,更不會因為陽光照射或車內高溫,塑膠瓶溶出塑化劑的疑慮。輕巧好安裝,只要一只水龍頭就可以輕鬆濾水達生飲等級,讓大人小孩一起品嚐健康好水質。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