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Cornelius

用次文化統治全世界:「澀谷系」代表人物 Cornelius 小山田圭吾

17 Jul, 2020
用次文化統治全世界:「澀谷系」代表人物 Cornelius 小山田圭吾 Photo Credit:Cornelius,截圖自Audio Architecture (Live)

雖說小山田圭吾絕大部分的生涯仍以音樂創作為主,但他所代表及參與其中的澀谷系,乃至後來延伸出的許多現象,著實就是日本近代流行文化的縮影。

文字:時髦宅男

也許有很多人覺得好像在哪看過化名「Cornelius」的小山田圭吾,最近的話,可能是《攻殼機動隊ARISE》,及其延伸的《攻殼機動隊 新劇場版》中,但這些都不是小山田圭吾擁有崇高地位的原因——他代表的,可是日本過去40年的變化,以及在這20年間對於世界的衝擊。

先把時空拉回到80年代日本。當時,社會的中堅份子是在二戰後出生的那群嬰兒,而他們的孩子大約出生在70年代,經歷了兩次泡沫經濟。

二戰後,日本被美國強制託管,當美國人來到日本時,當時的民眾自然是很反彈的,不過在2、30年後,自小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孩子們自然地接受了社會中的外來文化,也不會在意過去的國仇家恨。各種為了娛樂美軍而引進的產物,也轉變成為餵養戰後第二代的養分,尤其是那些本身就喜歡美國文化的家庭。

吸收,咀嚼,反芻,然後能量大爆發

當時沒有任何人能料到,日本在咀嚼外來文化後反芻出來的新型態流行,居然能席捲全世界,帶來極大的影響,包含藤原浩、NIGO在內的一眾所謂「裏原宿指標性人物」,跟小山田圭吾一樣,在美式流行文化中成長,再把他們從中吸收到的音樂、電影、運動、流行等文化養分,進一步轉化成自己的創作,成就了在90年代爆發的那股極高能量。

80年代,日本出現了兩個以電子合成樂器為主的日本樂團,一個是由小室哲哉、木根尚登、宇都宮隆組成的「TM Network」,他們以偶像般的外貌,搭配上流行音樂舞曲路線快速走紅。但問題是,由於TM Network成員的英文很破,即使在招牌歌中也是唱著「和式英文」,歌曲本體也是以日本當地為主訴求,以至在海外難以引起共鳴。

那麼另外一個團體「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呢?坂本龍一、細野晴臣、高橋幸宏,光是這三個名字就夠嚇人了,更何況是他們的音樂性。同樣是以歐美傳來的電子合成音樂為主,但是三人深厚的音樂及創意底蘊,讓大家聽到了如同David Bowie、Kraftwerk、Roxy Music、Depeche Mode、YES的綜合體;此外,他們的舞台視覺更在日本境內與海外帶來極大的震撼。

這表示什麼?日本人也能做出不輸給歐美的音樂,在時裝設計產業中,川久保玲、山本耀司等人,也是在這時候於國際舞台發光。在這樣的背景下,有更多的日本年輕人開始吸收海外的訊息,更有能力些的,甚至就直接親赴海外取經。

澀谷系是什麼?

前面之所以提到小室哲哉,是因為90年代的日本流行音樂幾乎是他的天下。在那個環境下,這樣的音樂風格被人們稱之為「澀谷系」(Shibuya-kei),受到了不少喜歡歐美文化的年輕人所推崇。而當年的澀谷系不只在音樂上獲得成功,而是個整體概念的認同,甚至構成了如次文化般的緊密同溫感。

再說得仔細點,所謂的澀谷系並不是一種音樂類型,而是將大量歐美文化元素吸收咀嚼後的創作,並且將整體概念投入。由於在東京澀谷的Tower Records,員工們自發性將這類「小眾音樂」在自家樓面陳列並且推薦著,因此才被稱呼為澀谷系。

  • 下方影片中,風格多變的吉他手車谷浩司化名AIR,大量吸取最新西方音樂元素,當時與Dragon Ash的降谷建志合作單曲〈Right Riot〉,堪稱日本混合搖滾的先驅。

小山田圭吾作為音樂人、製作人、音樂廠牌創立人,時常針對被歐洲文化影響的音樂人推出作品。包含Kahimi Karie(法)、加地秀基(瑞典)、Seagull Screaming Kiss Her Kiss Her(美西)、實驗性極強的OOIOO等,由此可知澀谷系並無既定樂風,而是指那群深深受到歐美影響的創作人。

同時,在YMO暫停活動時出道的「PIZZICATO FIVE」換了第三任主唱野宮真貴,以相似的管道在美國取得了成功,甚至能在好萊塢電影中聽得到他們的作品。日本國內的電視節目也開始採用這些音樂人「非常不日本」的音樂作品,一瞬間這些很歐美的日本音樂,成了年輕人之間的新寵。

小山田圭吾曾說,當年他也不知道什麼是澀谷系,是覺得是一群理念相近的人罷了,如果在商業上來說,賣得好的就是澀谷系吧。這句話就像Kurt Cobain說,從來不曉得Grunge是什麼,Nirvava一直都是個龐克樂團。標籤,是在市場上更快速傳播及辨識的形容方法罷了。

  • 實驗性極強的OOIOO,也代表著澀谷系從世界各地吸收來得豐富音樂性。
改變日本文化風貌的斜槓音樂人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澀谷系熱潮所帶來的影響,這些音樂人當中,許多人當過雜誌編輯、造型師、DJ、平面設計師,都是需要大量吸收各種文化的角色;他們很在意作品的整體感,包含舞台上的呈現、封面的設計、平常的穿著樣貌,甚至是生活態度。

這個時期的藤原浩及NIGO,都還只是音樂製作人呢。他們在做的,是效法歐美的先進們,甚至主動取經,無非就是想獲得最原汁原味的精髓。他們獲得了與海外的溝通管道,而歐美人士也開始接受這些日本創意人,然後,他們所熱愛的西洋音樂把彼此串連在一起。後來他們創作自己的音樂,有了更多的交流,甚至是音樂之外的交流。十年間,這樣子一群崇洋卻也創作的人,從澀谷系到裏原宿,掀起了影響全世界流行文化的熱潮。

雖然這本就是他們當初的理想,但卻不曉得會演變成現在的地步。仔細回想,在澀谷系之前,日本音樂創作雖然有引用大量英文,但是文法及用法都很奇怪;在澀谷系之後,日本在音樂上就多了許多外文創作,或是本質上更接近於國際水準的作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nigo)分享的貼文 張貼

話題回到Cornelius小山田圭吾身上,他與正要起步的NIGO之間有兩個共同點,第一是同為音樂人,第二就是他們都受到了電影《浩劫餘生》的影響。事實上,Cornelius就是當時劇中猿人科學家的名字,而NIGO的品牌BATHING APE的所有概念,也都是源自於這一部作品。

另外還有兩號重要的人物,一是遠在英國的Ian Brown,也就是樂團The Stone Roses的主唱。二是DJ兼音樂製作人James Lavelle。

NIGO一直崇拜著James Lavelle以及他所組成的U.N.K.L.E.。他在日本活躍時,也曾邀請Cornelius及James Lavelle這類好友參加他的派對;而當Bathing Ape成立時,James Lavelle及經常合作的好友Ian Brown自然相挺。其中,Ian Brown經常穿著的迷彩軍用外套成了Bathing Ape的熱門商品之一。那麼Cornelius呢?他更崇拜Ian Brown了。他與小澤健二組成Flipper’s Guitar唱的正是英式吉他搖滾。

James Lavelle的U.N.K.L.E.以電子音樂的基調融合各種不同的樂風,成為一張極具前瞻性的概念專輯。並且比照次文化的慣例,他邀請了紐約塗鴉藝術家Futura繪製封面插圖,並且在舞台演出加入大量視覺創意。此舉無論在歐美及日本,都造成了轟動並且帶來影響。

Cornelius自己的創作亦然,他用自己的方式結合許多原本不相容的音樂,成為他獨特的音樂風格。從專輯《POINT》開始,會很明顯感受到Cornellius開始從以前「樂團作歌」的形式轉變為音樂創作,加入大量音效及自然聲音,讓音樂的空間感也變大了。

這張專輯及前作《FANTASMA》,在全球共21國發行,或許整個90年代,歐美人士只知道兩個日本音樂單位,一個是X-Japan,另一個就是Cornelius吧。然而,隨著千禧年到來,當初被稱為澀谷系及裏原宿的熱潮開始減退,小山田圭吾毅然把唱片公司結束,並且把據點移到了倫敦,作品發行量也減少,把心力放在研究更多元的錄音及創作可能性。

小山田圭吾是參與了90年代澀谷系及裏原宿從盛轉衰的人,他在歐洲待了一段時間,再回到日本的期間內,只發行了一張專輯《SENSUOUS》,不但開始國際巡迴演出,更獲得葛萊美最佳環繞音響專輯獎入圍。再來,就是他與約翰藍儂遺孀小野洋子,還有二兒子西恩藍儂(小野太郎)合組YOKO ONO PLASTIC ONO BAND。同時,他也擔綱製作了女歌手Salyu的所有作品。

潮起潮落,又潮起

雖然有不少人說Cornelius即將要再度興起了,但畢竟歷經了十年的時間,他早已失去當年如日當中的舞台,即使他的音樂本質依然很棒,但當下的年輕人胃口早已轉變了。

不過,這麼多年來打下的基礎,以及致力音樂上的熱情,至少同溫層的人看得見。於是,一個超級樂團誕生了——METAFIVE,擁有高橋幸宏、小山田圭吾、砂原良德、TOWA TEI、權藤知彥,還有雙語主唱LEO今井,原本是一夜限定卻變成常態性組合的超級樂團。

說起METAFIVE的組成,其實是高橋幸宏的主意。這位曾在Y.M.O.擔任鼓手的音樂人,同時是時裝設計師,而且也曾經在海外演出。那麼TOWA TEI呢?他是國際知名浩室舞曲團體Deee-Lite的成員,該團體就是結合各種視覺及聽覺創作的濫觴。再者,TOWA TEI也是因為Y.M.O.而受到啟發,甚至後來赴美留學,才獲得加入Deee-Lite的機會。在他回到日本的90年代,就不斷以視覺創意加入音樂當中,也經常與時尚活動結合,也是澀谷系時的重要人物。

砂原良德曾經是電氣Groove的成員,小時候也是受到Y.M.O.的影響開始接觸音樂,加入電氣Groove之後擔任DJ,也同時進行自己的音樂創作。而當時因為團員石野卓球的關係,他們經常前往德國進行Techno音樂的交流互動。此外,砂原跟小山田圭吾是多年好友,尤其在他單飛之後,擔任許多澀谷系藝人的混音製作。這些大叔現在組團不為什麼,為的只是大家聚在一起玩音樂,他們的歌其實沒有什麼限制,以樂團為形式,沒有很明顯的年代感或音樂類型,硬要說的話,是帶著點歐美復古感,而且很單純是「開心的音樂」。

另外,流行品牌BEAMS在40週年時以澀谷系名曲〈今夜はブギー・バック〉對照了創業以來的日本流行文化。當中提到澀谷系及裏原宿時,邀請PIZZICATO FIVE女主唱野宮真貴詮釋,而其原曲就是小山田圭吾在Flipper’s Guitar時期的搭擋小澤健二與Schadaraparr饒舌歌手BOSE所共同創作。

在更早些年,改編自漫畫的電影《重金搖滾雙面人》雖然講的是重金屬,但實則在回顧澀谷系,就連主題曲也是找了加地秀基演唱,有點諷刺又頗讓人懷念(事實上,加地秀基就是在小山田圭吾創辦的Trattoria唱片公司出道,代表著被稱呼為「瑞典系」的風格)。

用次文化統治全世界

澀谷系的出現,引爆後來的裏原宿熱潮,任誰都無法想像,原本僅是音樂上的風格,卻在生活、流行、創意等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日本在過去40多年間,從受美國文化影響的父母,到習慣也有機會接觸更多外來文化的第二代,而後在90年代融會貫通成自己的創意內容,之後更藉由交流讓日本的文化元素傳播到世界各地。

雖說小山田圭吾絕大部分的生涯仍以音樂創作為主,但他所代表及參與其中的澀谷系,乃至後來延伸出的許多現象,著實就是日本近代流行文化的縮影。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潮人物

「潮人物」,講人也講物,尤其講的是居住於台灣這塊土地、充滿生命力、散發生活的熱情、努力過生活的人。他不必是知名人物,但他的故事,他的事情的確可以大大改變社會,影響未來:「我,也做得到!」。

更多此作者文章

「順流」生活設計學—— 設計師Jamie眼中的3個Moshi Lounge Q質感細節

「順流」生活設計學—— 設計師Jamie眼中的3個Moshi Lounge Q質感細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不刻意控制生命走向的「順流」人生哲學,讓Jamie輾轉經歷產品設計、Influencer、攝影師等身份。但無論身處哪個位置,她總散發著自在親和的氣質,和Moshi Lounge Q的沈穩設計不謀而合。

這天上午在灑滿陽光的房間內,我們相約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聊聊她的過去與未來。曾在產品設計領域翻滾4年多的她,有一天決定離開原先穩定的工作,展開自我追尋。而一開始只是抒發心情、記錄生活的部落格,在她離開工作後便慢慢茁壯、成長,不知不覺她有了Influencer(社群影響者)、攝影師等多重身份。

Moshi_x_Jamie___0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相信每個生活體驗都是有價值的。」不論從事什麼樣的工作,Jamie與生活的連結總流著設計的血液,使她的品味永遠充滿設計思維。

「Eventually everything connects.」

著名美國設計師查爾斯・伊姆斯曾經說過:「最終,所有事物都將互相聯繫,包括人、概念、物件。」以現代產品設計標準來說,或許還會再補上一句「But Wireless」(以無線的方式聯繫)。

產品設計師的經驗,加上身為喜愛分享生活的Influencer,讓Jamie此次有機會與我們分享體驗Moshi Lounge Q直立可調式無線充電盤的心得,也將我們與她聯繫在一起。

Why Moshi?提供無「線」可能的兩個小巧思

「好的產品設計,不單純指漂亮的外型,而是要能解決問題,並運用風格敘事。」Jamie專業地分析道。親身體驗Moshi Lounge Q後,她點出其與市面上大部分無線充電盤的三大差異點。

#01材質

Moshi Lounge Q採用特殊布質,除了表面具有防滑功能,家飾般的布質造型設計也讓產品富有溫度。「有些無線充電盤為了加強質感,會用皮革包覆,但皮革的散熱功能不夠好,容易導致充電盤過熱;使用這種特殊布料一次解決了兩個問題。」Jamie補充說明。

DSC0087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Lounge Q充電盤除了中央的防滑膠條,特殊布料材質也有防滑功能。

#02可調式設計

為了讓不同品牌與尺寸的手機皆能使用,且在精準對位(最高無線充電效率)的情況下保持可平視的舒適視角,Moshi Lounge Q開放使用者自行調整充電盤的高度。

Moshi_x_Jamie___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Jamie示範如何調整充電盤高度。

直立式設計讓Moshi Lounge Q同時兼具充電與手機立架功能,「工作時使用相當便利,比如和客戶核對稿件時,我會一邊用手機查看訊息通知,一邊修改稿子,就像有個小助手在身旁。」

Moshi_x_Jamie___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除了直立閱覽,若想要偷閒觀賞影片,也可以將手機轉為橫式。Jamie分析:「底盤外圍的曲面弧度設計其實是穩固手機的止滑條,加上充電盤可上下移動調整,確保手機打橫時也能充到電。」

Moshi_x_Jamie___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Lounge Q充電盤也能將手機轉為橫式使用。

#03外型設計

「和一般3C產品冰冷的形象不一樣,Moshi Lounge Q的設計相當溫潤,且不失實用性。」Moshi Lounge Q俐落、沈穩的北歐風格,能輕易融入居家環境,不論擺在臥室床頭櫃,或工作室的辦公桌上,皆能展現使用者的選物品味。

Moshi_x_Jamie___0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聽著她輕聲細數產品設計細節,能感覺到Jamie其實就像Moshi的設計一樣,沒有太強烈的個人風格,但不論放置在哪個位置或角色上,都能展現沈穩、溫柔的樣子。

0718-9
Photo Credit:Jamie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質感隱藏在細節中

「學產品設計對生活最大的影響,應該就是買東西更龜毛了吧。如果發現它的設計不夠好,就會不想買。」Jamie一邊苦笑一邊說道。

尤其現在身為Influencer,Jamie更沒有拋棄她的設計專業與其他產業合作設計產品,從中可以看見她講究細節與舒適度的設計理念。

Moshi_x_Jamie___0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現在的她,既是使用者,也能以產品設計的角度去探討每項產品細節:「為了美觀,Moshi Lounge Q的底盤弧邊不僅僅是做成兩個把手,而轉念設計成波浪形狀。另外,後方的滑軌不使用螺絲固定,是設計師特地計算後,以適當鬆緊度讓使用者在調整高度時更加順暢。」這些聽起來龜毛的堅持,都讓產品有了風格和「敘事力」。

Moshi_x_Jamie___0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Lounge Q沒有多餘的零件與按鈕,看似簡約的設計,其實蘊藏著產品設計師不簡單的思維。

除了外型,在性能上Moshi以「Fast and Cool」作為無線充電盤一貫的設計目標,希望在高效能的充電情形下,也帶給使用者順暢的體驗:

  • Fast :支援高達15W快速充電,Moshi利用獨家Q-coil™線圈技術,加強無線充電效率,兼容厚達5mm的手機保護殼。
  • Cool:良好的散熱設計,讓充電時溫度不過高,並搭配FOD異物偵測和過熱保護機制,使用上更安心。
Moshi_x_Jamie___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連結充電時亮起「呼吸燈」提示使用者、底座後方的收線器,皆是低調卻貼心的設計。
Jamie X Moshi:將設計融入生活哲學

「它就像是一個沈默但可靠的助手,總是陪伴我度過忙碌的時刻。」Jamie一直都是Moshi的愛用者,在試用Lounge Q前她也曾經使用過Moshi Otto Q無線充電盤。

Moshi_x_Jamie___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oshi Otto Q無線充電盤。

「對使用者來說,兩者最大的差別就是不用再一直將手機拿起來看。但使用Lounge Q時同樣能體會到Moshi對產品質感的要求、在意使用者感受的設計態度,始終如一。」且Mosh全系列產品只要購買註冊後,皆享有10年全球保固,更能感受到品牌對自家產品的信心與為使用者著想的貼心服務。

聊到生活哲學,Jamie笑著說:「就是順流吧,不用太刻意。」就如同她形容的,能有這麼多元的職涯和生活體驗,也是當初經營部落格無心插柳的結果。這樣的人生觀也與Moshi Lounge Q自然不做作的設計不謀而合。

不論是順流的人生觀,還是Moshi簡單卻不失用心的設計,都在在告訴我們,只有不以框架限制自己時,才可以在不同時候都作出相應的變化,創造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Moshi_x_Jamie___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