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Wars

猶如一股穿透萬物的力場:「原力」般貫穿電影的《星際大戰》經典配樂

09 Jul, 2020
猶如一股穿透萬物的力場:「原力」般貫穿電影的《星際大戰》經典配樂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星際大戰》被導演定位為「無聲的電影」,意思並非指需要字幕輔助表意,而是能夠在沒有對白的狀態下,憑藉視覺語言和音樂充分掌握主題與劇情線。

聽聞喜愛的電影要開拍續集,觀眾多是憂喜參半,因為續集真的太容易砸鍋了,影響因素如:時代氛圍不同、演員成長或凋零、吃力不討好的新任接班人……更別提奇幻或科幻片用想像力建構出的宇宙觀、歷史觀與人物體系。系統越是龐雜,修煉的核心就越是精純,猶如有一股穿透萬物的力場在維繫著這則神話,用《星際大戰》的話來說就叫「原力」(The Force)。

編劇及導演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說,他製作這部深植於想像的電影是為了逃離現實,讓日常的嚴峻不會跟著觀眾進劇院。針對電影配樂,他期望以偏傳統的音樂語言為骨幹,幫助觀眾轉換到陌生的外星異域。好萊塢配樂宗師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是怎麼譜寫出歷來最偉大也最長紅的太空傳奇呢?

MV5BNTg5NDQ2ODI5OF5BMl5BanBnXkFtZTcwMDkx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前衛抽離,以華格納歌劇為本

1977年上映的《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Episode IV: A New Hope)是最早誕生的一集,副標「新希望」指涉劇情,也象徵30至40年代的壯闊古典樂之回歸。此前好萊塢多使用現成歌曲製作原聲帶,《星際大戰》誕生後開始出現原創管絃樂曲,而且演奏者不一定要由管弦樂團,也可能是電子音樂,開放各種前衛實驗。

喬治盧卡斯希望像《2001太空漫遊》一樣為電影搭配古典樂,於是史蒂芬史匹伯推薦約翰威廉斯,當時他已憑《屋頂上的小提琴手》與《大白鯊》配樂抱回兩座奧斯卡。70年代,美國正深陷越戰與水門醜聞泥淖,種種不確定的局勢都醞釀了浪漫主義的沃土。

約翰威廉斯表示,配樂可碰觸到刻骨銘心的情感,連結其他觀影經驗,甚至涵蓋所有的西方經驗,從而看出音樂的演變。從貝多芬、莫札特、海頓到浪漫主義時期的孟德爾頌、李斯特、華格納,到20世紀初的史特拉汶斯基、普羅高菲夫、柯普蘭……隨著有聲電影院的興起,古典樂都被進一步地流傳下來。

MV5BMjA0MDA2NzgyOF5BMl5BanBnXkFtZTcwNzAx
Photo Credit:JAWS,來源:IMDb
《大白鯊》的配樂至今仍讓人印象深刻

喬治盧卡斯和剪輯師保羅赫希(Paul Hirsch)挑選臨時音軌(temp-track)時,採用了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B面,導演說從沒有人用它的B面,所以選配在C-3PO四處遊走沙漠時,和爪哇族音樂。此外還包括羅饒米克羅斯(Miklós Rózsa)為1952年電影《劫後英雄傳》(Ivanhoe)創作的配樂、德弗札克的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安東布魯克納的第九號交響曲,以及伯納德赫爾曼(Bernard Herrmann)創作的《驚魂記》(Psycho)配樂等。

《星際大戰》有形形色色的英雄和惡棍,必須透過其它方式輔助觀眾在快節奏中辨別角色與元素。約翰威廉斯表示,喬治盧卡斯提供的臨時音軌表現出風格差異性,為這部電影做了正確的選擇,他也從中建立風格方針,一是音調,一是管弦樂,總共完成7首主要的動機旋律(leitmotif,指反覆出現的樂段,用來識別特定主題或角色)和主題旋律,樂風則轉譯19世紀的歌劇語言,譬如華格納的流派,他曾表示:「喬治和我認為音樂應該充滿冒險感,凸顯劇中人物的昂揚精神。」

純真武士與機靈公主的反抗奇航

MV5BMmI5MzU5ZTktNTM3OS00MTAzLTllZmMtNDhm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約翰威廉斯將路克天行者的主題分為三部分,針對自我探索的掙扎,以及代表他的力量和決心,兩者皆以明亮兇猛的銅管樂(尤其是喇叭)表現,不僅凸顯了緊張的戰況,也預告了武士的來臨;穿插其中的是代表他的高尚心志,用相對溫和、浪漫的旋律表現純真與善心。路克的主題曲也概括了《星際大戰》整體概念。

莉亞公主的主題是電影的浪漫核心,約翰威廉斯設想路克邂逅公主時,想告訴她她有多麼美,於是創作出華麗的旋律,同時象徵反抗的希望。這段旋律也像是掩人耳目的伏筆,營造美麗的公主等待救援的童話感,殊不知莉亞擁有強壯的意志與行動力,根本沒有深陷絕境的無助感。

而歐比王肯諾比的主題旋律之後超越角色,發展成匯聚銀河系能量場的原力主題。《星際大戰》的兩大主題是講述歐比王成為路克的導師,以及銀河系歷史。因此旋律重點是反映他的絕地武士身份,還有他記憶中的舊共和國。

MV5BMzc1OTM4NzYxNV5BMl5BanBnXkFtZTcwODMx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叛軍聯盟的主題即〈叛軍狂想曲〉(Rebel Fanfare),它是繼爬升字幕與路克主題曲後,第一個出現的動機旋律,畫面伴隨坦特維四號飛船(Rebel Blockade Runner)被巨大的星際驅逐艦(Imperial Star Destroyer)追殺。澎湃威武的銅管樂像是號召戰鬥,在片中不時響起,尤其是有千年鷹號(Millennium Falcon)出現的場景。

約翰威廉姆斯也為塔圖因沙漠星球寫了三首曲子,旋律根據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第二部分發想,用於爪哇族偷走R2-D2和C-3PO時,以及路克到小酒館尋覓飛船駕駛員時。配樂家找來9名爵士樂手演奏Fender Rhodes鋼琴、加勒比海鋼鼓和ARP 2600合成器,讓充斥敗類與惡棍的酒肆更顯詭譎異域感。喬治盧卡斯的原始構想是:「未來世紀的生物在某個時光艙內,或某個岩石下方,發現了一些1930年代的本尼古德曼(Benny Goodman)樂團搖擺樂。」

MV5BOTcwMTg0NDcxMl5BMl5BanBnXkFtZTcwMjEy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星際大戰》被導演定位為「無聲的電影」(silent movie),意思並非指需要字幕輔助表意,而是能夠在沒有對白的狀態下,憑藉視覺語言和音樂充分掌握主題與劇情線。約翰威廉斯建立鮮明的管弦樂色彩,譬如:如雷貫耳的打擊樂伴隨帝國風暴兵和鈦戰士而來,歐比王和路克則伴隨優雅的弦樂,轟然咆哮的銅管總在緊張時刻爆發。此外,戰鬥場景使用了軍樂打擊樂器和小號,刺激觀眾的腎上腺素,而當死亡之星接近反抗軍基地時,則善用安靜、急弦與戲劇性的定音鼓,塑造不祥之兆。

約翰威廉斯在1977年至1983年創作的《星際大戰》配樂橫掃各大指標性獎項,並成為影史上最受歡迎的電影配樂之一。偉大的銀河史詩至今持續綿延,所衍生出的故事系統與品牌商機都讓其他電影望塵莫及。何以能成功續航超越40多年?關鍵就和它經典的電影配樂一樣:革命始於自身,並根植舊時代穩紮穩打,所謂進化的真諦是為多樣化。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