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andwich

從伯爵的牌桌到你家的餐桌,淺談「賭徒指定」補血點心——三明治

從伯爵的牌桌到你家的餐桌,淺談「賭徒指定」補血點心——三明治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英國人喜歡吃冷的三明治,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方式,但人家是三明治的發明國,自有它的歷史淵源。

記得剛來倫敦那年,每每看著超市冰架上琳琅滿目的冷三明治,總是提不起興致,一直到最近,我才體會到冷三明治的美味。台灣人吃三明治,早餐店阿姨將烤好的吐司塗上神祕奶油,瀟灑地鋪上小黃瓜絲、洋蔥絲和番茄,將鐵板上熱騰騰的火腿蛋放在麵包上,夾好裝袋。在熱騰騰的水氣沾溼紙袋之前,趕快先咬一口,一天的活力已經先補充一半了。

好賭伯爵的發明

英國人喜歡吃冷的三明治,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方式,但人家是三明治的發明國,自有它的歷史淵源。1762年,英國肯特郡的貴族約翰孟塔古,同時也是三明治鎮的第四任伯爵(John Montagu, the fourth Earl of Sandwich)因嗜賭橋牌、廢寢忘食,有一天為了不想中斷牌局,因此吩咐下屬為他做一道「兩片麵包夾著牛肉」的食物,好讓自己方便在牌桌上解決午餐,於是以這位伯爵的封號為名,人類史上第一個「三明治」就此誕生。

原因無他,就是懶惰及圖方便。在當時,三明治伯爵的這項行為可說是打破常規,因為像他這樣出身上流社會的人,用餐都是遵循法式風格,一道道佳餚由隨從服務上桌。不過,身旁的朋友一吃為之驚豔,「三明治家的那種麵包」就此聲名遠播。

他可能萬萬也不會想到,無心插柳的食物實驗,竟能流傳至21世紀,而且在英國創造了一年高達115億英鎊的商機。漸漸地,三明治成為了一種更為主流的食物。使用現有食材是關鍵,所以像是Sunday Roast沒吃完的肉,隔天便成為了簡單方便的三明治,讓上班族直接帶出家門當作午休點心。

全世界第一個在超商百貨上架的三明治

shutterstock_174268518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如今,許多英國人乾脆不自己做了,直接在各大超市、連鎖輕食咖啡店、車站攤販等可以買到各種不同口味的冷三明治。而這種由工廠或中央廚房大量生產,最後包裝在三角形紙盒的概念,卻是不到半世紀以前才問世的新產品。

1980年代,三明治首次出現在英國百貨公司 架上,由知名的Marks & Spencer(簡稱M&S)研發推出兩種口味:鮭魚和小黃瓜(salmon & cucumber)、蛋和水芹(egg and cress)。簡單平淡,卻在當時引起熱烈迴響。隨後過了幾年,M&S創造出更多新口味,前首相柴契爾夫人造訪旗艦店時還稱讚,美乃滋蝦沙拉的口味好吃極了。

就這樣,一個三明治從當時售價43便士,到現在最貴可以高達3.2英鎊。如今在英國,最受歡迎的三明治仍然是火腿起司、美乃滋蝦沙拉、還有蛋沙拉等經典口味。

脫歐與COVID-19將終結三明治產業?

2016年英國人投票決定退出歐盟,直到2020年的今天,政府仍然還沒完成與歐盟協議的程序。許多人便預估,如果農產品相關的貿易協議沒有談攏,將會嚴重影響到這個英國人最愛的早午餐。在組成三明治的原料當中,除了麵包為英國本地產之外,其餘大多是進口的。火腿有六成來自德國、丹麥等地,起司和奶油來自愛爾蘭,番茄則有八成來自西班牙。

除了脫歐這個未知數之外,今年的肺炎疫情更重重影響了英國的食品產業。當公司及學校改為在家辦公及線上課程,人們開始自己在家裡料理三餐,當然也就不需要像以前一樣到商店買三明治。專家更預言,即使解封之後生活恢復正常,考量到經濟及衛生因素,還有已經養成了習慣,許多人還是會持續從家裡帶午餐。在脫歐及COVID-19的雙重打擊之下,英國龐大的三明治產業將可能回不去過往的榮景。

冷的、熱的都喜歡

shutterstock_64574205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兩片麵包夾上餡料的組合發展至今,其實也不單單只有冷食選擇了,從連鎖咖啡廳到專門三明治舖,烤得熱騰騰的吐司,搭上有別於傳統口味的多元食材,創造出了更為豐富迷人的英式三明治文化。有別於台灣便利商店,我們可以自己選擇將三明治拿去微波,英國直接將冷與熱區分開來。像是熱壓吐司(toastie),融化牽絲的切達起司配上火腿;或是不少新潮咖啡店及早午餐店,會加入廚師自己的創意,將傳統三明治持續演化,使用不同種類的麵包、不同方式的烘烤,夾上來自不同文化的食材 (印度咖哩、北京烤鴨、新加坡辣螃蟹、日式豬排等等),讓「吃三明治」這件事成為都會男女的飲食首選。

如果你熱愛麵包或三明治,有機會來到倫敦時,不妨暫時拋開美而美早餐的味蕾、先將熱門旅遊餐廳擺在一旁,好好地探索這個流傳兩個半世紀的飲食文化。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倫敦男子日常

落地於台北,倫敦大學Goldsmiths學院傳播所畢業後,便在此生根。精通四種語言,與攝影和文字為伍,寫旅遊生活、藝術文化、種族議題及社群媒體,鏡頭則瞄準街頭風光。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