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Love Story

柴門文最初選的演員其實都不是日本人:經典日劇《東京愛情故事》選角秘話

柴門文最初選的演員其實都不是日本人:經典日劇《東京愛情故事》選角秘話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外國人跑到東京談什麼愛情故事!這實在太不切實際了。但是,你可以看到這4個主角的性格原型已經清楚地出現了。我們要找一個優柔寡斷男、一個耍帥男神、一個愛情恐怖分子、跟一個鄰家女孩。

《東京愛情故事》復活了。這部2020年4月推出的新版日劇在串流平台上推出,所以,不是所有日本國民打開電視機就看得到——這意味著,無論它的陣容多強大,也勢必無法複製29年前的收視奇蹟。

雖然不是所有人都看過這齣經典日劇的復刻版,但它的推出已經營造了更大的新聞——人們突然又開始懷念起29年前的原版《東京愛情故事》,懷念它曾吹起的風潮,懷念那些東京天空下談著炙熱戀愛的紅男綠女。東京故事說不完,但我們現在要再說一遍:說些你也許不知道的《東京愛情故事》小祕密。

東京才是主角

你知道嗎?在漫畫家柴門文創作《東京愛情故事》時,這個故事原本應該被定名為《東京三角戀》(東京トライアングル),因為3位主角:完治、三上與里美來自鄉下,他們在東京繼續了糾纏不清的三角關係。在這裡,東京,僅僅是3個同學延續高中孽緣的新戰場而已。

還好,漫畫出版前定名為《東京愛情故事》,而且出版社想了一句完美的宣傳詞:「在東京,每個人都可能是愛情故事的主角」。東京不再只是某個大都會而已了,而是愛情濃度爆表的大都會;不再只是愛情故事的舞台,在這裡,每條單身狗都只不過在等著鈴木保奈美的芳心,下一秒就要愛得閃閃發光。

MV5BOGExM2NmMGUtOGIxMC00ZmNjLWFlMmUtYWMw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1991年首次改編漫畫的日劇版本,更加強化東京的浪漫魔幻魅力。日劇裡有大量的東京街景,拍著飄著落葉的行道樹、拍著熙來嚷往的華燈初上、還有時尚男男女女,快速穿越擁擠的十字路口。《東京愛情故事》把東京拍成了東方版的紐約,非現實的美化提昇了觀眾的好奇與嚮往,自然能接受《東京愛情故事》這段大膽開放的複雜愛戀關係——那是東京才會有的愛情故事,想想如果在田埂而不是六本木街頭,像莉香那樣大喊「來作愛吧!」親愛的,那不叫作愛,那叫交尾。

泡沫經濟年代,東京吸取著全日本的年輕精氣,大量的鄉下年輕人上京求取功名,而經濟景氣極佳的大都會企業們,慷慨地敞開雙臂歡迎他們一起發大財。泡沫經濟年代結束前上檔的《東京愛情故事》,是對這5年夢幻景氣的一次迴光返照,照出那每個人閃閃發光的時刻。「在東京,每個人都可能是愛情故事的主角」這句宣傳詞事實上真的不是唬爛,只是需要修改一下:

「在東京,每個人都『確定是』『成功故事』的主角」。

即便,《東京愛情故事》播映一個月後的1991年2月,夢幻經濟景氣正式破滅,原來夢幻只是一場泡沫,但至少還好還有《東京愛情故事》,讓泡沫經濟年代有了一個永誌不忘的句點。

夢幻的選角:這些人根本不像主角

1991年版的《東京愛情故事》裡,優柔寡斷的完治由織田裕二飾演、不按愛情常理出牌的莉香由鈴木保奈美飾演、風流公子哥三上由江口洋介飾演、外柔內剛的里美由有森也實飾演。這個陣容太過成功,事實上,這不是精心安排的結果,反倒是折衷之後的勉為其難選擇。

漫畫作者柴門文最早的選擇太過夢幻與不切實際:完治由米高福克斯(Michael J. Fox)飾演、莉香由《巴黎野玫瑰》(Betty Blue)的碧翠絲黛兒(Béatrice Dalle)飾演、三上由羅伯洛(Rob Lowe)飾演、里美由黛安蓮恩(Diane Lane)飾演。先不要吐嘈,忍耐一下……

米高福克斯在《回到未來》裡的八字眉苦臉如此出名,讓他成為優柔寡斷的完治確實有點對味;《巴黎野玫瑰》連在80年代的台灣也紅遍大街小巷,飾演女主角的碧翠絲就像角色一樣敢愛敢恨愛到癡魔;羅伯洛40年來都在銀幕上飾演華而不實的風流渣男(至今還是);而黛安蓮恩從少女時代就是日本觀眾的最愛,你知道日本人有多愛《情定日落橋》(A little romance)嗎?還有誰比蓮恩更適合飾演每個人的夢幻青梅竹馬?

MV5BMTdmNTdmMTYtY2MxMi00M2NiLWJlNjItODE2
Photo Credit:《回到未來》,來源:IMDb
米高福克斯

好吧,你知道柴門文的野望不是空穴來風了,但我知道你還是想吐嘈:外國人跑到東京談什麼愛情故事!這實在太不切實際了。但是,你可以看到這4個主角的性格原型已經清楚地出現了。我們要找一個優柔寡斷男、一個耍帥男神、一個愛情恐怖分子、跟一個鄰家女孩。這對選角來說非常重要,你可以在下一組名單裡看出這個明顯的配對模式:完治由溫和又有點怯懦的內村光良(台灣觀眾熟悉的《火焰挑戰者》主持人「小內」)飾演、而莉香由一直是偶像界元氣派代表的小泉今日子飾演。

最早確認的選角,是一出道就非常有自我主張的鈴木保奈美——她不像其他剛出道的少女偶像,在諧星節目上被逗得(被虧)花枝招展。在節目上她不笑、也不唱歌(歌聲也不太好),十足不配合主義。這種特立獨行的個性,卻讓她成為了《東京愛情故事》的首選主角,畢竟,日劇《東京愛情故事》的主角,一直都是莉香,有了她,決定其他角色就快多了。結果真的很快,鈴木快速地否決原本將由緒形直人飾演完治的決定。

緒形幾乎是完美的完治,這位年輕時幾乎沒有演過硬漢的演員,一直以優柔寡斷的角色形象聞名——儘管他的父親是一代影壇變色龍緒形拳。但是,據說就是因為鈴木的反對,而讓緒形直人失去了這個機會。其他還包括了木本雅弘原本要飾演三上、石田百合子要飾演三上情人尚子等等……當最終的選角結果出爐,織田裕二、鈴木保奈美、江口洋介、有森也實一字排開,得到的外界反應非常殘酷:這個組合沒有任何大牌、沒有什麼明星吸引力、甚至徹頭徹尾地不搭調。

MV5BNjRkNGM2NzEtMWVmMy00MDAyLTgyNWUtNWRi
Photo Credit:《東京愛情故事》,來源:IMDb

在此之前,江口洋介演出的角色,不是外冷內熱的年輕刑事,就是劣等校的頑固學生,自信滿滿的把妹高手這種角色是他第一次挑戰,當然欠缺說服力。而最糟的是織田裕二,這位一出道就飾演大量大聲公角色的演員,最擅長的就是熱情熱心熱氣多到讓人無法承受的活力演技,好像每句台詞都要加個驚嘆號才行(事實上他演出的日劇名稱也常有驚嘆號)。織田裕二就像個小太陽,這是他的本性,他喜愛運動與陽光,與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完治,絲毫沒有相似之處。

29年來,大受歡迎的完治角色,成為了織田自認演藝生涯中不堪回首的黑歷史,他無法演好這個在愛情中迷惑駐足的角色,同時也明顯僅是這齣劇的配角,這種角色個性/本性的落差,讓他在伸展空間不大的配角角色裡更顯得侷限。

偏偏,幾年後三谷幸喜編劇的《活得比你好》,讓織田飾演的外冷內熱角色又再度大紅,這個戲劇張力很大的「反派角色」,必須演出對病人殘酷的冷血,與隱藏在外表下不為人知的堅強信念,正好能讓他施展表演的強大熱情。這更讓他堅定了自己表演的信念:不再像《東京愛情故事》那時,接演不適合自己的角色。

但是,回到1991年,不太出名的4個演員,因為《東京愛情故事》而扶搖直上,成為了全亞洲的大明星。這對所有人而言,都是意想不到的結局。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