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Fanta

你知道嗎?芬達汽水竟是二戰期間無法製造可口可樂的替代方案

你知道嗎?芬達汽水竟是二戰期間無法製造可口可樂的替代方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你知道嗎?芬達其實是二戰時期於德國誕生的產品,而且一開始竟然因為可口可樂原料短缺,而使用水果殘渣等原料製作出來的替代方案。

文字:黃敬翔

說到橘子風味汽水,很多人第一直覺想到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芬達」(Fanta)。可口可樂公司所推出的芬達汽水雖然在全球已經有上百種口味,但是令人最印象深刻的始終是其鮮豔的橘色造型。不過你知道嗎?芬達其實是二戰時期於德國誕生的產品,而且一開始竟然因為可口可樂原料短缺,而使用水果殘渣等原料製作出來的替代方案!

戰爭阻斷了一切

1923年,羅伯特伍德拉夫(Robert Woodruff)上任可口可樂總裁,他是將可口可樂推廣到全世界的重要推手。透過設立外交部、授權各國建造自己的裝瓶廠、以及1928年贊助荷蘭阿姆斯特丹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讓可口可樂的商標迅速在整個歐洲拓展,最終來到了德國。

在德國可口可樂負責人雷鮑爾斯(Ray Powers)努力下,可口可樂在德國的銷售量從1929年的6000箱激增至1933年的10萬箱。1933年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上台後,宣告第三帝國納粹的統治正式展開。鮑爾斯與其助手德國人邁克斯基思(Max Keith)當時仍以可口可樂的繁榮為首要任務,藉由贊助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等在地化經營策略,讓可口可樂成功在德國連年創造全新的銷售紀錄。到了1939年,可口可樂在該國擁有43個裝瓶廠和600多個分銷商,甚至可以年銷售300萬箱可樂。

但好景不長,1938年鮑爾斯因車禍去世,基思接任成為德國可口可樂最高負責人;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正式參戰,並宣布德國為敵人,按照對敵貿易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全面切斷對德的供應。基思完全失去了所有可以製造可口可樂的原料來源,但他不願意放棄。

因沒有其他競爭對手而大賣

德國可口可樂停產後,基思讓研發人員著手開發全新的替代性軟性飲料。最終他們將其他食品業中產生的殘渣,包括乳酪的副產品乳清、蘋果酒壓榨後剩下的蘋果纖維等物製成一種全新的飲料。由於基思在要求研發人員研發時,要求他們全力探索自己的想像力,因此這款飲料取德語的「Fantasie」(幻想)中的「Fanta」命名,芬達因此誕生!

由於當時德國完全沒有其他軟性飲料存在,芬達成為了德國人唯一的選擇,僅在1943年就大賣300萬箱。有趣的是,一些家庭主婦買回去根本不是用來喝的,而是用來調味或燉菜,因為當時國內糖的供應量也很短缺。戰爭期間,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可口可樂公司同樣遭遇原料短缺的難題,基思分享芬達的配方與品牌供他們使用。但兩國採用的配方原料並不相同,荷蘭以接骨木的漿果為主。

二戰結束!但問題是,基思是否與納粹有關?
Commercial__At_the_Coca_Cola_Plant_BAnQ_
Photo Credit:Coca-Cola Company,Public [email protected]
可口可樂公司位於加拿大的工廠

直到1945年二戰結束前,可口可樂位於美國亞特蘭大的總部始終不知道基思究竟是為公司工作、抑或是為納粹工作,因為彼此根本沒有溝通的管道。因此在戰爭結束後,隨著德國與荷蘭的可口可樂分公司經營權回歸,芬達因此停產。

隨後,可口可樂公司委託調查員查清基思是否與納粹有所聯繫,最終報告表明,基思從未成為納粹的一分子,雖然被迫為納粹政府工作,但他讓可口可樂德國工廠在戰時也能運作,並確保所有公司內部人員都能活著。由於他努力維持著公司的利益,讓可口可樂幾乎在戰爭結束後就可以立即恢復在德國的生產。此外,在戰爭最終階段曾有納粹將軍命令基思改掉公司名稱,意味著基思本可以將德國可口可樂分公司改為自己的公司,讓自己發大財,但他不只拒絕了,更在戰後將二戰期間獲得的利潤與產品配方都交回給總部。

如今熟知的芬達已不是最初的芬達
Image-3-poster_rendition_584_350
Photo Credit:Coca-Cola Company

雖然最終確知基思並非納粹份子,芬達的誕生也並非納粹所要求研發,但芬達仍經歷了長達10年的停產期。直到1950年代,由於可口可樂老對手百事可樂開始積極打廣告,推出好幾款新飲料,讓芬達終於有機會能被重新推出。

1955年,可口可樂重新推出芬達,但已不是最初以水果殘渣或接骨木漿果為主的版本,而是以義大利拿坡里產的柑橘製成,也就是我們如今最為熟知的版本。此舉被視為是要降低與德國的連繫,畢竟芬達是納粹時期的產物是鐵錚錚的事實。

2015年,可口可樂慶祝芬達推出75週年時,曾因為廣告以「重返美好時光」為主題而被抗議——難道可口可樂認為納粹時期是美好時光嗎?可口可樂後來緊急撤下廣告並道歉,但發言人也強調,「這個已經75年的品牌與希特勒、納粹毫無關係。」雖然芬達的起源爭議時不時會受到挑戰,但無可否認,憑藉著色彩鮮豔的品牌識別,如今芬達已經成為世界上最暢銷的飲料之一。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食力foodNEXT

「我們想做一個值得信賴與對的媒體」 「報真導正」,我們所寫,我們負責,更希望你們看到。 食力於2015年10月正式開台。創辦團隊是一群媒體工作以及對食品科學與知識推廣有熱情的人。 我們要重新建構民眾對食的信任,把過去被恐嚇、被誤解、被斷章取義的食品安全事件,用正確、知識與理性的角度,提供給閱聽大眾,讓「事實」能真正被看見。讓人們清楚食品產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讓食品業在媒體的監督下,使民眾免除對於食的擔心受怕。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