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husai Sharaku

聲名遠播,卻沒人真正知道他是誰:浮世繪界裡的最大謎團——東洲齋寫樂

22 Jun, 2020
聲名遠播,卻沒人真正知道他是誰:浮世繪界裡的最大謎團——東洲齋寫樂 Photo Credit:東洲齋寫樂,來源:Wikiart

知名浮世繪研究者山口桂三郎說過:「寫樂的一生可以說是被蒙在霧裡一樣」,這句話無疑是世間的浮世繪愛好者對於寫樂的共同感受。

文字:透明翻譯 kimiko

東洲齋寫樂(Toshusai Sharaku)為浮世繪界中「役者繪」的泰斗,名聲廣為人知,卻生卒年不詳、生平不詳,無法得知是否有家人、妻子,甚至連出道及引退確切時間都不確定,在歷史的洪流中,僅僅10個月有出版作品,有人形容他是彗星,在這一瞬間,短,卻絢爛迷人。

知名浮世繪研究者山口桂三郎說過:「寫樂的一生可以說是被蒙在霧裡一樣。」(写楽の一生は霧中にとざされているといえよう)這句話無疑是世間的浮世繪愛好者對於寫樂的共同感受。

2嵐竜蔵の金貸石部金吉
Photo Credit:東洲齋寫樂,Public [email protected]
《嵐竜蔵の金貸石部金吉》中描繪的這名演員擅長演惡人,紅色的眼睛把惡人的銳利表現出來,還有這般刻薄、嫌惡的表情。

上圖這個角色是專門借別人錢的,如果跟他借錢不還,下一秒可能就會出事了。但在顏色還是可以注意到,衣服以橘紅、藍色巧妙的交織出格子衫,讓兩條黑襟凸顯出來後,很自然就讓人把眼光放在頸部以上,運用極為巧妙。

3三世佐野川市松の祇園町の白人おなよ
Photo Credit:東洲齋寫樂,來源:Wikiart
《三世佐野川市松の祇園町の白人おなよ》畫中是一名男扮女裝的演員,在當時可是年收300兩的大明星,這張畫中臉的比例非常大,再加上臉的輪廓及線條,可以看出已經是不年輕的年紀。

「役者」在日文中是演員的意思,在這團迷霧中,能夠得知的是,寫樂曾經是一名能劇演員,因此特別能掌握演員的表情變化,還有演員及角色間的關係、心理反應,透過版畫將張力擴大釋出。

在江戶時期,役者繪作為演員廣告的一種形式,在沒有照片的年代,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宣傳環節,只要透過知名繪師繪畫便更有機會獲得曝光度,這是一個亙古不變的道理。

4市川鰕蔵の竹村定之進
Photo Credit:東洲齋寫樂,Public [email protected]
《市川鰕蔵の竹村定之進》上吊的眉毛以及靈活的眼神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這是一個替其他重罪犯替身,被主君賜死,必須切腹的悲壯主角,此名演員雖然出於謙遜的關係,將自己命名為雜魚的鰕蔵,但事實上他在當時是歌舞伎界裡最高地位。

有趣的是,即便寫樂為當時浮世繪界的當紅炸子雞,卻仍有演員對於寫樂的繪畫感到不滿,原因是因為他誇張的筆法特別加重長相特徵的部分,例如加大的鼻梁、扭曲的嘴型,在演員眼裡,像是醜化了自己。當時的出版大社──蔦屋重三郎,在寫樂出道的時候便砸下重金以雲母摺推出其作品,雲母在當時是非常昂貴的材料,他的作品說是裡外都浮誇,也因為這個手法使得原本便宜的役者繪,逐漸有了全新的價值。

6二世坂東三津五郎の石井源蔵
Photo Credit:東洲齋寫樂,來源:Wikiart
《二世坂東三津五郎の石井源蔵》中嘴型扁成ㄟ字狀,這是在描述正在討伐敵人的角色。一伸白無垢,可以理解到角色對於任務的拚命。

寫樂在歷史上雖然就像驟雨來襲,但在這短暫的10個月,就足以讓他擁有「世界三大肖像畫家」的名號,與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等畫家齊名。其繪畫價值不可小覷,在他為數眾多的大首繪、役者繪裡,雖然不像其他畫家一樣風格多元,但是在他所專注的唯一領域裡卻能精而更精,可謂一生只做好一件事足矣。

7二世沢村淀五郎の川つら法眼と坂東善次の鬼佐渡坊
Photo Credit:東洲齋寫樂,來源:Wikiart
《二世沢村淀五郎の川つら法眼と坂東善次の鬼佐渡坊》這幅畫來自狂言劇本,信義仁厚的法眼與惡人之間的對談,是寫樂常用的手法之一,他的作品很常可以看見對照下來的有趣之處,兩者互相烘托,互相又是主角。

雖說他的出現只有10個月,消失的時機又剛好是名聲最盛之時,他就像一團霧,在浮世繪界留下讓後人難解的謎團。但是僅僅幾個月間的作品,就讓它躍上了舉足輕重的地位,說起浮世繪,沒人會跳過寫樂的。我們不知道如果他繼續產出作品,會不會帶來更豐富的歷史,但能確定的是,如果沒有了他,將會是藝術界裡很大的損失。

參考資料

  • 後藤茂樹,1975,浮世絵大系7写楽,日本,集英社
  • 陳炎峰,1990,日本浮世繪簡史,台灣,藝術家出版社

本文經透明翻譯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nCtrans

透明翻譯認為語言翻譯是一種跨文化的溝通活動,並以成為專業透明的翻譯公司與翻譯社自詡。除了專業的翻譯服務外,我們同時以分享世界為目的,分享我們喜歡的各種內容。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