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kioka Yoshitoshi

畫出動盪亂世的悲劇,浮世繪最後一位天才畫師——月岡芳年

11 Jun, 2020
畫出動盪亂世的悲劇,浮世繪最後一位天才畫師——月岡芳年 Photo Credit:月岡芳年,Public [email protected]

月岡芳年的浮世繪,因為那悲劇性的感染力,使得人民感同身受,獲得了極高的評價。

文字:透明翻譯 kimiko

月岡芳年被稱作浮世繪最後一位天才畫師,在他那個年代,社會浮動不安,來自西方的文化衝擊了日本傳統文化,浮世繪漸漸沒落,在芳年面對黑暗來襲之時,他選擇以作品說話,因而成就了獨樹一幟的暗黑風格。

與其他畫師一樣,芳年的童年並沒有太多的史料可以加以考證,他在11歲時成為了歌川國芳的學徒,國芳對芳年就宛若父親一般,不僅給予浮世繪上的教導,也給予一定程度的疼愛,直至國芳逝去。

失去恩師的芳年,面臨到經濟上的困頓,當時的日本戰亂四起,社會動盪使得芳年更加難以生存,他親眼目睹了各種如煉獄般的場景,就如同他畫中般的黑暗、鮮血,那樣地震撼人心,而後芳年也因為種種壓力以及焦慮下,精神開始出現問題。

YoshitoshiAdachi
Photo Credit:月岡芳年,Public [email protected]
〈奥州安達がはらひとつ家の図〉,以黑塚的鬼婆作為題材,食人鬼化作老女人將孕婦吊掛,並且準備解體吞食。以漆黑的背景對比出孕婦鮮紅的下半身服飾,氣氛詭譎並多了驚悚的效果,將各種痛苦的氛圍揉合與此幅圖畫當中,看了無不怵目驚心

在初期的作品中,將染料與膠混合而表現出寫的光澤的手法,靈感其實是來自師傅歌川國芳的作品。在幕府末期動亂四起之際,有許多人都被斬首,芳年甚至描繪了戰場上弟子的屍體,並施以想像力將那慘狀化為作品,訴諸戰爭的不堪與悲悽。

Mori_Bōmaru
Photo Credit:月岡芳年,Public [email protected]
〈森坊丸〉,森坊丸最後死於本能寺之變,主君為織田信長。圖中他高舉著武士刀,鮮血汨汨流下,前傾的脖子作為攻擊姿態,透過畫中可以感受到那股熾熱,彷彿透著血的鐵鏽味撲鼻而來
800px-Tukiokayositosi-YaoyaOsichi
Photo Credit:月岡芳年,Public [email protected]
〈松竹梅湯嶋掛額〉,途中描繪的是因為天和大火事件,而出來避難的姑娘,當年火災頻繁,這對於芳年來說,很可能是司空見慣的事了。雖說芳年的作品總是有著災難的元素在,但他在繪畫美人的功力也是不容小覷,畫中塵土飛揚,再加上視點的巧妙,更能佩服芳年的觀察力

當時芳年的浮世繪,因為那悲劇性的感染力,使得人民感同身受,獲得了極高的評價,雖說因為時代的動盪,才造就出一名如此獨特風格的藝術家,我們也無法想像,如果芳年出生於富足的時代的話,那又會創造出甚麼樣的作品呢?

參考資料

宮竹正 (2006),《浮世狂歡浮世繪》,台灣,好讀出版社

本文經透明翻譯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nCtrans

透明翻譯認為語言翻譯是一種跨文化的溝通活動,並以成為專業透明的翻譯公司與翻譯社自詡。除了專業的翻譯服務外,我們同時以分享世界為目的,分享我們喜歡的各種內容。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