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Pennyworth

「你可以成為我的管家嗎?」諾蘭導演如何說服米高肯恩成為影壇最棒的阿福?

「你可以成為我的管家嗎?」諾蘭導演如何說服米高肯恩成為影壇最棒的阿福?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 Rises,來源:IMDb

「我告訴諾蘭,『我要演蝙蝠俠實在是太老了,難道你是要我演管家嗎?我的台詞是什麼?少爺你還想要一杯涼的或是要多點卡士達醬?』」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全世界可能找不到第二位像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這樣的87歲男演員:這兩年內他至今還有連續5部電影等著上映。這種幾乎過勞的忙碌,除了顯示肯恩仍然是許多觀眾的最愛之外,還代表了他的驚人體力——這位影壇老將可是曾經親身參與韓戰,雖然這點過去並非所有觀眾都清楚,但他在銀幕上如今最為人所知的形象,卻來自這段從軍的經歷。

他在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導演的《黑暗騎士》三部曲電影系列裡飾演蝙蝠俠的管家阿福(Alfred Pennyworth),而阿福正是一位前任士兵。這種落差不是普通的大:一位戰場官兵如何成為富豪之家的管家?而湯瑪斯肯恩與諾蘭又是如何找上米高肯恩的?這是段有趣的故事。

米高肯恩與諾蘭的結緣——《黑暗騎士》三部曲

螢幕快照_2020-06-04_下午12_13_29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 Rises,來源:IMDb

與如今英倫演員大幅入侵好萊塢的盛況不同,很難想像,表演經歷如此豐富、26歲就出道的米高肯恩,一直得等到30多歲,才主演了第一部好萊塢電影《神偷豔賊》(Gambit)。不過那時早已因《風流奇男子》(Alfie)與《伊普克雷斯檔案》(The Ipcress File)走紅英國影壇的肯恩,也許沒想到,這次的蜻蜓點水,會為他帶來更加豐富的演出機會——光是《神偷豔賊》就讓他入圍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肯恩不改英國人獨特的幽默口吻,說自己大器晚成不是沒有道理的:「我長得既不帥,而且又有著一口濃厚的倫敦考克尼口音(註1)。」

註1:cockney accent,工人階級口音,暗喻其口條不入流

但是對熱愛電影的觀眾來說,肯恩的演出永遠令人驚豔,而對熱愛電影的用功導演諾蘭來說,這位英國同鄉更是他一直想要合作的對象。但是對於年輕又沒有大片商支持的諾蘭來說,想聘請這位影壇傳奇著實在預算上有點吃力。一直等到華納影業決定砸下重金,支持這位年輕導演重啟已經塵封將近7年的蝙蝠俠題材時,才讓諾蘭有了實現夢想的機會。於是,他親自帶著劇本,宛若劉備拜訪諸葛亮一般,恭請米高肯恩出廬。

螢幕快照_2020-06-04_下午12_24_12
Photo Credit:Batman Begins,來源:IMDb

「諾蘭帶著劇本來到我倫敦的家門口,我在門孔裡看到了他,可是我認不出他是誰。但是當他正式介紹自己的時候,我馬上就認出他來了,因為我是他之前三部小電影的忠實粉絲。」肯恩描述他與諾蘭的初次相見。當他知道諾蘭想邀他參與一部超英雄電影時,有點不可置信——肯恩對漫畫與超英雄電影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即便是要扮演蝙蝠俠也一樣:

「我告訴他,『我要演蝙蝠俠實在是太老了,難道你是要我演管家嗎?我的台詞是什麼?少爺你還想要一杯涼的或是要多點卡士達醬?』」

簡單地說,肯恩對飾演一位管家沒有太大的興趣——事實上,過去的蝙蝠俠影視作品,不管是90年代的4部蝙蝠俠電影、或是1966年經典的《蝙蝠俠》影集,管家阿福就真的只是個噓寒問暖的管家。儘管他偶而也會操作一下神通廣大的蝙蝠電腦,但是他更多時候只是負責抱怨韋恩少爺又任性了的吐槽役,而肯恩沒有興趣拿自己的輝煌藝歷,來飾演這種純為電影撐場面的插花角色。但是諾蘭解釋,他的阿福事實上是「蝙蝠俠的養父」:他必須像個父親管教布魯斯的行為、照料少爺的生活,但又同時得像個懷著愧疚的父親,為兒子不按自己規劃的方向前進而感到憂心。

MV5BMzE1NDgzOTI5Nl5BMl5BanBnXkFtZTcwODk4
Photo Credit: Batman Begins,來源:IMDb

也就是說,阿福並不是純粹裝飾用的角色,這讓肯恩在想要與這位他賞識的年輕人合作之外,又多增加了一個合作的理由:「於是我就參加了這部電影,結果,參加《蝙蝠俠:開戰時刻》的演出,成了我生命中做過最棒的一個選擇。」

但是,既然肯恩不是來插花的,那他就要好好地演活這位長期被忽略的管家。而肯恩的演技根柢,來自於理解與模仿:「我是一個方法演技派(Method Acting)演員,我遵循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體系理論。所以我演出的角色,背後都要有他專屬的幕後故事。舉個例子,我在蝙蝠俠電影裡飾演管家阿福,那我希望我的阿福是一個硬漢管家,而且他還是一位前任軍人,因為我以前從軍過,所以阿福的口音,來自於我在軍隊裡認識的第一個中士的口音。」

肯恩對阿福的設定鉅細靡遺——這是方法演技派的基本工夫,他連阿福的職業都想好了:「我幻想阿福出身自英國空降特勤隊 (SAS) ——那是咱們大英國的特種部隊。他受過重傷,但他不想放棄軍旅生活,所以想辦法待在基地的餐廳裡。剛好蝙蝠俠的父親前來拜訪,而他發現了阿福,便問他『你願意成為一位管家嗎?』而阿福同意了,於是阿福就跟著湯瑪斯韋恩來到美國,並且受訓成為一位專業管家,這就是他的背景故事。」肯恩表示

圖片-9-35
Photo Credit:The Eagle Has Landed,電影神搜提供
米高肯恩演過幾部非常棒的戰爭電影

這不是肯恩在接受採訪時的信口胡謅,他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的不同採訪裡,一直提到這個「前任英國空降特勤隊管家」的故事。像他在《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英國官方粉絲頁的採訪裡,又解釋了一次相同的故事,而且講得更仔細。更重要的是,肯恩的阿福設定,是經過諾蘭蓋章認可的:

「諾蘭讓我自由設定角色,因為他對他的選角很有信心。比如像我這次飾演管家,所以你不需要幫管家設定整套經歷,我自己就可以發明他的故事。布魯斯的爸爸湯瑪斯來到英國赫里福德郡的英國空降特勤隊總部,拜訪一位軍官老友。他先在總部的餐廳等候,那邊有一位中士,過去在戰場上傷了很重的傷,因此無法再回到戰場,可是他又不甘於回歸平民生活,所以他轉而負責總部餐廳的工作,他就是我的角色。」

「所以這是為什麼一個前任英國空降特勤隊的狠角色,會懂得怎麼調配飲料、清潔家務、還會做三明治跟泡咖啡的緣故,因為他在總部餐廳裡就是得學會這些技能……我就這樣跟諾蘭說了,而他說,哇喔,這真不錯。」肯恩的設定看來省了諾蘭不少麻煩。

如果我們回頭看看蝙蝠俠80多年來的漫畫,其中的確有幾次談到了阿福出身軍旅的設定。但這些設定前後並不一致,也沒有變成這個角色鐵打不搖的基本設定(很多時候阿福根本不是軍人,他就只是個英國管家)。

MV5BMTk3MTk1NjQ2M15BMl5BanBnXkFtZTcwNjUw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 Rises,來源:IMDb

事實上,阿福曾經也被設定過出身自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還是軍醫。許多蝙蝠俠漫畫並不太重視阿福的角色,而即便是要讓阿福在劇情裡發揮作用,也多在讓阿福成為布魯斯韋恩的祕密醫生(軍醫設定派上用場),讓無法正常使用健保卡的布魯斯韋恩,有治療槍傷的機會。

所以,這個設定其實比我們想得還要重要:首先,自《黑暗騎士》之後,2014年的蝙蝠俠漫畫就將阿福的英國空降特勤隊設定寫進了正史;另一方面,描述阿福60年代前傳故事的2019年影集《潘尼沃斯》(Pennyworth),也遵照了肯恩版阿福的設定:年輕的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也出身自英國空降特勤隊,而且他在劇中也操一口肯恩招牌的倫敦考克尼口音。這證明了,雖然米高肯恩只不過是60年來蝙蝠俠影視作品中其中一位阿福,但他已經成為了最多人認可的阿福。

其實連最新的《蝙蝠俠》電影(The Batman),預定飾演稍微年輕版本阿福的演員安迪瑟克斯(Andy Serkis),也坦言無法超越肯恩。他表示:「肯恩實在太神奇了,他的阿福真是經典,真的,我無法肖想達到他的境界。你得自己想辦法才行,這就像演出那些莎劇裡的經典角色,你得從頭開始、重新複習這些角色、然後得找出屬於自己的方向、再看看這種方式是否能找出你與角色之間的關聯與交集。」

MV5BZjIyMTFiYWEtM2FkMi00MGZlLWI3Y2UtMTU5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 Rises,來源:IMDb

肯恩阿福的成功,也許證明了諾蘭對肯恩愛不釋手的其中一個理由:我們暱稱肯恩是諾蘭的「吉祥物」,肯恩在諾蘭的所有電影裡都能參上一角。即便是被視為好萊塢抗疫救星的《天能》(Tenet)裡也一樣,這次肯恩一樣不知道諾蘭的葫蘆裡賣什麼膏藥,但他仍然很高興能夠繼續參加演出。

照他的說法看來,諾蘭不能沒有他,因為有他演出的諾蘭電影「才能賣座超過10億美金」。不過在愛開玩笑的肯恩60年的演出資歷而言,諾蘭仍然是他「見過最有才華的導演」,這也許是他願意以高齡繼續演出的主要原因。

肯恩演活了一位苦口婆心的爸爸,他讓阿福成為我們都想長伴左右的好爸爸,他有時嚴厲、大多時候慈祥、不時還會無情吐槽,如果諾蘭的蝙蝠俠電影少了這位過往可有可無的配角,大概真的會失色許多吧。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CCF創意內容大會,以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始多利交易所兩大展區,呈現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展演台灣蓄勢待發的文化軟實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amuel Nye, Jr.)在70年代提出「軟實力」的概念,他認為一個國家除了經濟及軍事的「硬實力」之外,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具有極高的影響力。

由文策院主辦的「創意內容大會」(TCCF),除了舉辦國際論壇、建立內容交易媒合平台,也組成專業策展團隊,共同思考、論述並解構文化內容故事力核心理念,分別透過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等多重角度,結合台灣科技技術能量,創造多元展場空間,將台灣的文化軟實力一一展演,並在其中激發產官學研界的文化夥伴思考,希望注入產業能量在台灣文化內容的發展上。

本文從TCCF兩大室內展覽精選案例,一窺台灣飽滿的創作能量。其一為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主軸,展示台灣創意內容產業的當代輪廓;其二為「始多利交易所」,以台灣原創故事為基底,激盪出有別於影音媒介的創意故事呈現。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題的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
#01 未來內容|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

有時腦袋會浮現意外靈感,而信手捻來的音樂旋律,往往只有片段,且如流星閃爍一般,稍縱即逝。在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展區,有一款「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能幫助音樂創作人自動生成音樂,讓靈光乍現延伸為完整的音樂。

是的,雅婷不只會生成逐字稿,如今也可以創作音樂了。這款由Taiwan AI Labs研究製作的雅婷音樂,採用了人工智慧技術,現場觀眾只要在鋼琴上彈奏四小節(16拍)的音符,AI就能即時生成圖像和人聲,讓體驗者與雅婷共譜出一小段樂章。運用多元科技而成的音樂體驗模式,也將突破音樂創作思維,帶來更多創新可能性。

試聽一小段筆者與雅婷的創作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未來內容|與優人同步

5G時代到來,零延遲的跨域連線技術,也將帶來更多異地共感體驗,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只無遠弗屆,還可以達到視聽完美同步的零時差。

「與優人同步」的展區,便如此呈現了跨域共時性的概念。透過360度環景大屏幕,將位於信義區現場的優人神鼓團員,與遠在文山區山上的團員連線,零時差串起老泉山劇場——同時也是優人之家的豐富能量,讓逛展觀眾能一起同步打坐、修行、擊鼓的禪意日常。

image5
Photo Credit:TCCF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未來內容|聲歷奇境KTVR

VR、AR可以說是新媒體時代的熱門關鍵字,尤其虛擬實境帶來的沈浸式體驗,讓娛樂內容有更多創新可能。蕪花菓創意有限公司在TCCF的展場上,便推出結合KTV與VR的新興娛樂——KTVR。

結合傳統KTV歡歌形式與VR虛擬實境技術,運用用音場設計、3D動畫、即時連線技術等,讓體驗者在虛擬境內舉辦個人演唱會,甚至可以和喜愛的歌手與樂團一同站上舞台,與台下的虛擬觀眾一同舉手歌舞、盡情大喊「後面的朋友讓我聽到你們的尖叫聲」;只不過拿下VR眼鏡時發現前面站了一群圍觀者,可能會有點害羞就是了。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4 未來內容|安溥-蘚的歌唱:音境漫遊

全球首部結合VR虛擬實境與體感設備的音樂體驗,在這次的展區中也能感受到。體驗者坐上體感椅,穿戴好VR裝置後,即可在安溥的最新創作歌曲〈蘚的歌唱〉中,實現「用身體聽歌」的超沉浸絕對體感,並切身體悟到什麼叫做「跟著音浪一起流動」。

安溥的這首歌本身已彷彿是一場冥想,在虛擬實境的視覺場景中,體驗者更得以超現實的視角穿越太陽、深水、巨石陣,並且讓靈魂乘著音樂漂浮、遨遊,探索一座現代版的太虛幻境。

image6
Photo Credit:TCCF
安溥〈蘚的歌唱〉視覺內容
image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可呈現漂浮、移動、搖晃等體驗的體感椅
#05 始多利交易所——說故事的100種可能性

正如其名,「始多利交易所」做的就是Story Exchange,是一個故事交換的實驗場域,目的是將內容文本轉譯成各式各樣的媒材,打破一般大眾習以為常的影音戲劇改編,玩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呈現方式,總之就是要告訴觀眾:故事彷彿一支支潛力股,就等有眼光的伯樂前來掏金。

  • 泡泡展區

首先,「始多利交易所」的展區充滿奇幻泡泡感,不知是寓示一個泡泡即一個大千世界,或是所有精彩故事都在共感著人生的夢幻泡影。這些泡泡裡包裹著遊戲機台,一半是經典懷舊遊戲,一半是展覽限定的故事體驗。投下TCCF大會的紀念代幣,就能獲得台灣原創故事內容的多元潛力樣貌。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mage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刮刮樂

使用一枚代幣可獲得一張刮刮樂,除了可能刮到兌換更多代幣或酒水,還能獲得更多故事創意提案。「如果研發出『用九柑仔店』專屬古早味零食,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如果把『向光植物』做成戀愛手遊,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這裡的刮刮樂沒有銘謝惠顧,只有一個個值得豪賭一把的台灣原創。

image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始多利撲克牌

始多利交易所還有一張大賭桌,據說賴清德副總統在TCCF開幕這天也來此試試手氣,不過很快的輸光籌碼,顯然賭運普普,還是務實從政為佳。不過賭牌不是重點,魔鬼藏在細節裡,始多利交易所出品的撲克牌,每一張都有故事文案,精選《老派約會之必要》、《做工的人》、《用九的柑仔店》、《向光植物》等文本字句,讓玩家不再只是關注符號數字的賭客,也能當一回文藝人。

image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策展人黃偉倫、江家華的天馬行空下,「始多利交易所」遊戲化了文本故事,而出版內容被賦予更多異業結合的可能性。這裡充斥著創意的排列組合,也是激發買賣雙方提案想像的奇妙所在。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