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30 Minutes Session

《說再見的前30分鐘》——洗掉與覆蓋,卡帶錄音機的浪漫

《說再見的前30分鐘》——洗掉與覆蓋,卡帶錄音機的浪漫 Photo Credit:《說再見前的30分鐘》,天馬行空 提供

《說再見前的30分鐘》致敬曾經陪伴我們的卡帶錄音機,新田真劍佑與北村匠海的賞心悅目,是伴隨著演技與歌聲的淨化。清新脫俗的音樂電影,在說再見前說了一個很好的故事:

說再見前的30分鐘,為什麼是30分鐘?因為一卷型號C60的錄音帶,代表一面可以錄製30分鐘,就像人生需要暫停般,時間一到就要停下腳步、翻面播放。但,被洗掉的內容又該覆蓋什麼?

關於靈魂互換、借屍還魂的題材,就像是永遠拍不爛般,每隔幾年就有新的作品推出。不管是《再一次說愛你》還是《你的名字》,皆透過濃烈的親情與愛情,讓靈魂與肉體在分離後依舊能重新主宰新的人生、完成遺願。然而,一旦來到同齡同性身上,各種嫉妒羨慕與利用早已在《累》、《翱翔於天際的夜鷹》成為見證愛情與友情的石蕊試紙。

直到《說再見前的30分鐘》的出現。

一個是把時間悖論搞得邏輯大亂的《與妳的第100次愛戀》編劇大島里美、另一個被漫畫原著綁手綁腳導致續集直接被換掉的《東京喰種》導演萩原健太郎。他們的才能明顯都被前作耽誤,更不用說是看到片名會退避三舍的組合。

直到觀眾看完《說再見前的30分鐘》。

導演萩原健太郎不用再背負大場面武打戲的壓力,能盡情玩轉鏡頭與節奏,輔以去年憑藉《新聞記者》、《Day and night》發光發熱,展現驚人攝影風格的攝影師今村圭佑。《說再見前的30分鐘》讓因音樂而發光發熱的主角們,在聚光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晶瑩剔透。

【說再見前的30分鐘】劇照-必須以亞樹的立場唱歌的戲,製作人則會先給北村匠海(如
Photo Credit:《說再見前的30分鐘》,天馬行空 提供

更不用說原本bug滿滿的《與妳的第100次愛戀》,這次從黑膠唱片來到卡式錄音帶,不僅徹底拿掉粉紅色濾鏡,更活用錄音帶的性質,將看似老哏的劇情昇華成充滿奇蹟與人性的追夢之旅。沒有邏輯問題,只有口罩可能會被哭濕的苦惱。

本片描述不善交際的大學生颯太(北村匠海 飾)、意外身亡的樂團主唱亞樹(新田真劍佑 飾),透過一台錄音機而靈魂互換、共用身體,幫助對方完成自己的夢想,直到他們發現能交換的時間越來越短......。

作為一部原創音樂電影,《說再見前的30分鐘》細膩地描述音樂人想要玩音樂玩到死的執著,從輕鬆喜劇逐漸抹上一股哀傷,一如卡帶被CD淘汰、CD卻又再被數位取代,音樂載體總是跟不上科技的腳步而被放逐,而觀眾的情緒勢必會隨著「錄音帶」播畢後,流下不捨的眼淚。

電影開場10分鐘,取巧地透過蒙太奇剪輯,快速交待亞樹從2013年開始跑音樂祭、追到女友、組樂團,直到2018年因意外身亡的經過。可說是毫不拖泥帶水地切入主題。

「為什麼要用卡帶?」「因為把音樂放在手心的聲音很溫暖」

面對mp3播放器也逐漸被手機取代,音樂的重量與溫度全都成為雲端上的小水滴。或許現在沒有經歷過錄音帶世代的年輕人,很難理解因為錄音帶的「換面」與「洗掉」與人發生爭執是什麼感覺。

不同於《愛的成人式》《女朋友・男朋友》,透過錄音帶一條兩面的磁條,A面運轉時B面同時也會被牽扯運行的概念,比擬愛情的雙面主觀,且最終仍須靠AB面相互支撐才得以成就一部完整的故事。《說再見前的30分鐘》反而以錄音帶作為一個「記錄媒體」的特性,當作電影中記憶覆蓋、洗掉、翻面的相互對照。

一面只有30分鐘的卡帶,播畢後會自行結束必須手動操作,雖然電影中使用的是可以「自動翻帶」的錄音機,仍需要再次按下操作鈕才可繼續,這也成為《說再見前的30分鐘》靈魂互換後的斷點,與接連不斷的笑果。

【說再見前的30分鐘】劇照-當亞樹不斷用颯太的身體接近女友加奈(久保田紗友_飾)
Photo Credit:《說再見前的30分鐘》,天馬行空 提供

「那句話不是我說的」

之於日本電影,靈魂互換的老哏即是「自稱」的差異,男女不同的第一人稱得以強調《你的名字》性別差異。

來到《說再見前的30分鐘》則變成「僕」與「俺」的天堂與地獄。不善與人相處的颯太與性格開朗的亞樹,前者是在陰柔中裹足不前的「僕」,後者是自我意識過剩、性格強烈的「俺」,電影透過不同的男性自稱,間接帶出雙方性格的差異。

對他人來說不被看見的地獄,是社交障礙者的天堂,本片巧妙地透過雙方截然不同的性格與「利益」關係,玩轉該玩音樂還是進入職場的世紀大哉問。超級樂天派與悲觀派之間一來一往的鬥嘴,也再一次次互換後逐漸合為一體,最終導回正軌。

此外,透過強調「肉體之身」的視覺性,雙方靈魂交換後再以「聲音」區分因為無實體的亞樹,而產生的兩個颯太,得以讓颯太與亞樹的相互對視與鏡頭巧妙地水平移動,隨著故事的推進下加強角色的心境變化。

「書架上的書放久了,需要拿出來曬太陽,換氣」

同樣的三角戀,《說再見前的30分鐘》沒有像《再見了,唇》剪不掉理還亂的我愛你她愛他,反而如蜻蜓點水般適時地推進劇情發展。

雖然疑似致敬王家衛的《我的藍莓夜》接吻畫面,用漂亮的談情說愛畫面增添粉紅泡泡,但主軸依舊圍繞在該如何面對心愛之人的離世。其中,再次出現日本影視中出鏡率極高的繪本《活了100萬次的貓》

有一隻活了100萬次的貓,死了100萬次,也活了100萬次,有100萬個人愛過牠。即便主人都為牠的死去哭泣,活了100萬次的貓卻從未掉過眼淚,牠從來都沒有愛過誰。直到有一天牠成為一隻野貓、成為自己的主人,甚至第一次愛上一隻貓。

總是說著「我是一隻活過一百萬次的貓,你肯定一次也沒有活過吧」的牠,與白貓結婚生子開心地度過每一天,直到白貓死在牠的懷裡。傷心欲絕地牠哭了一百萬次,終於,哭倒在白貓旁邊死了。這一次,牠再也沒有醒過來。

電影中的每個人,都是活了100萬次的貓。他們在一次又一次摸索中,重新學會該如何愛人,甚至是愛自己。

《說再見前的30分鐘》的老哏,遵循著青春電影中對於未來的迷惘與過去的逝去,該如何以新的相遇重新解開心結迎向嶄新樂章的「故事大綱」。然而,看似眾多青春元素的支流,最終卻都匯流成一條水量與情感充沛的淚痕。

「卡帶就算重複錄音,也不代表它不存在。」

音樂得以讓時間變得不平等,彷彿將時間全部濃縮在音符中。不管是錄音筆還是手機錄音,所謂的「錄音」皆是重新開立一個新檔案。但是,卡帶的浪漫是每一次錄音,都建立在覆蓋舊有音檔上的「洗掉」,一層又一層地疊上。《說再見前的30分鐘》從頭到尾都緊扣錄音卡帶的特性。

shutterstock_309622583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片末,颯太與亞樹一一解開錄音機靈魂交換之謎,但是該還的總有一天要還,所謂的陰魂不散不適用於勵志青春電影中。當他們終於成為彼此「活了一百萬零一次的貓」時,錄音機的錄音Play鍵按下後,舊的回憶被新的回憶覆蓋,而他們的人生依舊也必須向前。

《說再見前的30分鐘》致敬曾經陪伴我們的卡帶錄音機,新田真劍佑與北村匠海的賞心悅目,是伴隨著演技與歌聲的淨化。面對已飾演諸多類似角色的北村匠海,新田真劍佑演技的放與縮,以及那一抹寂寞的笑容,讓電影最後的30分鐘也因他而動容。

清新脫俗的音樂電影,《說再見前的30分鐘》在說再見前說了一個很好的故事。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