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s JK culture

泡泡襪、拍貼機與PHS:從《Sunny 我們的青春》看90日本女高中生的7個標配

泡泡襪、拍貼機與PHS:從《Sunny 我們的青春》看90日本女高中生的7個標配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2018年由導演大根仁改編的《Sunny 我們的青春》,將背景改到泡沫經濟崩壞的90年代後半,此舉不僅明顯削弱原作的政治背景,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特有的「辣妹文化」,將觀眾的情緒提升至對於青春年代的「懷舊」,且毫不保留地釋放年少輕狂,無所畏懼。

時代的眼淚,不只是單純地從現在回望過去,而是在時間推進下,發現「時代」不是拿來懷念,而是用來致敬的。

懷舊風潮總是能激起觀眾心中最敏感的情緒,80年代是日本經濟泡沫崩壞前的美好昭和時代。來到90年代,泡沫經濟走向崩壞、阪神大地震,都加速了日本經濟不景氣與公司倒閉潮。駭人聽聞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與「酒鬼薔薇聖斗事件」,也發生在此時。千禧年前的末日預言更讓社會瀰漫一股焦慮與不安。

另一方面,動漫《美少女戰士》、《航海王》、《新世紀福音戰士》開始連載與播映;電視劇《東京愛情故事》、《高校教師》《大搜查線》轟動全日本;宮崎駿帶領吉卜力進軍國際;小室哲哉、安室奈美惠、濱崎步、宇多田光等巨星輩出。在長年經濟不景氣的「失落的10年」,日本90年代儼然成為最好的時代,卻也是最壞的時代。

時序快轉到2018年,小室哲哉與安室奈美惠宣布引退、森田童子悄然逝世,這些90年代表人物彷彿說好一般,要好好地為「我們的青春」告別,為平成最後一年正式劃下句點。

同一年,由《爆漫王》導演大根仁執導、篠原涼子與廣瀨鈴主演的《Sunny 我們的青春》(SUNNY 強い気持ち・強い愛),是一部描述女性友情與成長歷程的電影,片中出現的90年代元素,不僅激起觀眾的懷舊之情,更像是致敬日本那段以「女高中生」為中心,有點猖狂卻又無所畏懼的年代。

MV5BNDE5OGU1NjctZjQyMS00Zjc1LThmYTYtNGYy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本片改編自2011年韓國電影《陽光姊妹淘》,原作以政治動盪不安、民主運動興起的80年代為背景,穿插令人又哭又笑的女性友情,該片不僅叫好叫座,更創下當時韓國喜劇電影最高票房紀錄。2018年由導演大根仁改編的日本版,則是將背景改到泡沫經濟崩壞的90年代後半,此舉不僅明顯削弱原作的政治背景,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特有的「辣妹文化」,將觀眾的情緒提升至對於青春年代的「懷舊」,且毫不保留地釋放年少輕狂,無所畏懼。

先不論韓版日版誰優誰劣,在導演大根仁的鏡頭下,觀眾彷彿隨著主角們一起穿越時空,回到那專屬於日本女高中生,以做自己為榮的瘋狂時代:

小室哲哉制霸的90年代

《Sunny 我們的青春》以安室奈美惠的〈SWEET 19 BLUES〉作為背景配樂開場,細看歌詞,似乎也道盡人們以及電影中的角色對於90年代的懷舊之情,當時正是J-POP引領亞洲風潮的黃金時期。

本片的音樂總監,正是由曾刮起90年代後半「小室炫風」的小室哲哉擔任。電影中所出現的90年代名曲,包括trf、hitomi、安室奈美惠皆曾是小室家族一員,更不用提電影主演篠原涼子,1994年以小室哲哉製作的〈愛戀心痛堅強〉(恋しさと せつなさと 心強さと),成為首位單曲破200萬張的solo女歌手。由篠原涼子主演小室哲哉最後一部電影配樂作品,再適合也不過。

此外,90年代紅透半邊天的《長假》與《高校教師》主題曲,〈LA・LA・LA LOVE SONG〉與〈我們的失敗〉,以及Chara的代表作〈溫柔的心情〉,不僅呼應電影中角色的心境,歌曲一下,全身的雞皮疙答又再次將人拉回時光蟲洞。電影也有一幕,是奈美偷偷跟著心儀的學長,一旁的廣告不僅悄悄置入曾在1997年選用Chara〈溫柔的心情〉作為廣告曲的TESSERA資生堂洗髮精廣告,其中更有一張小室哲哉曾所屬的樂隊globe的廣告看板,仔細一看,照片居然是2015年globe結成20週年的宣傳照,可以說是導演的小惡作劇。

電影選用小澤健二〈強い気持ち・強い愛〉作為主題曲與片名的原因,其實是製作人川村元氣在2017年的Fuji Rock,看到台下不曾聽過此歌的年輕人們,依然隨著這首1995年發行的歌曲跳舞擺動,似乎也再次證明好的歌曲,依舊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女高中生們集體「安室奈美惠化」

《Sunny 我們的青春》會以90年代作為時代背景,是因為這個時期的「女高中生」們,開始成為主宰日本文化的存在。回顧1996年的流行語大賞,反映出90年代年輕女性的異變:「援助交際」成為最流行的打工與無須顧忌的流行語;安室奈美惠帶起的「Amura」(アムラー)現象;「泡泡襪」成為社會現象與可觀的銷售奇蹟;「超Very Good」(チョベリグ)等辣妹用詞成為年輕人用語,此外包括キモい(噁心)、マジ(真的)等用詞仍沿用至今。

其中,得到流行語大賞之一的,是拿下亞特蘭大奧運女子馬拉松銅牌的有森裕子,奪牌後說著「我想表揚我自己」在日本引爆模仿風潮。這不只是一句感人的得獎感言,更反映出女性自覺大躍進的90年代,女人所付出的努力不再是為了討好他人,而是為了自己。

「安室的歌本身就帶有強烈的自我主張。時下的潮流也逐漸走向,不再迎合男性的喜好畫上紅唇,而是傾向重視自我表現,強調妝容、細眉、厚底靴的打扮。1996年是『男性文化』已從陽轉陰,『女性元氣』高漲的一年。」

——〈1996年 朝日新聞朝刊〉

從昭和時期滿街的「松田聖子頭」再到90年代後期集體「安室奈美惠化」,引領時下時潮流的往往是該年代的SUPER IDOL。原本被安室粉絲作為自稱的「Amura」,也逐漸變成只要穿上超迷你短裙、厚底靴、茶色長直髮、小麥色肌膚,就符合「Amura」的女性時尚。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原本意指70、80年代身穿最新流行時尚,且多為女大生、OL的「辣妹」(ギャル),直到1995年後安室奈美惠爆紅後,整條街幾乎充滿身穿迷你裙與後底靴的「小安室」,「Amura」開始與「辣妹」劃上等號,成為一種具有特定形象的存在。年齡也下降到高中生族群,「Kogyaru」(コギャル、高中生辣妹/注1)炫風開始主宰日本潮流經濟。

即便到現在,女高中生依舊帶動著日本時尚流行,台灣的珍珠奶茶之所以能在日本掀起旋風,也是拜日本女高中生之賜。

注1:コギャル的說法其實眾說紛紜。有一說是,迪斯可舞廳為了防止未成年入場,將「雖然打扮成辣妹,實際上只是小孩」的人稱為カッコ・ギャル(外型辣妹)的縮寫。但是媒體卻把「コ」誤以為是「小」或「子」的意思。此外,也一派說法為コギャル即是「高校生ギャル」的縮寫,而現在多數人也多以コギャル作為高中生辣妹的代稱。

想當高中辣妹,沒有想像中簡單

台灣將片名翻成《Sunny 我們的青春》著實精準。高中辣妹(コギャル)現象之所以會引爆,其實源自於她們的「團體意識」,尤其對90年代的女高中生來說,第一人稱永遠不是「我」而是「我們」。

由「拍貼機」風潮為基礎,彼此互相交換照片,並且貼在記事本、PHS手機上作為友情確認的標誌。而拍貼上的文字則充滿「永遠都是朋友」、「我們最強」等字眼。相同的打扮與妝容,用著只有辣妹才懂的語言,也像是宣示與大人間的不同。

因此《Sunny 我們的青春》電影中,轉學生奈美加入以芹香為首的小團體,從鄉下土妹被改造成澀谷辣妹,在90年代也成了某種形式的「登大人」。但是想當高中辣妹,除了模仿安室奈美惠將頭髮染成茶色、曬成小麥色肌膚以外,你必須先擁有幾項必需品:

#01:泡泡襪與襪膠
MV5BNmQyMGZmNTAtNWY2Zi00ZTdiLTg0ZjItZjQy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被同學嘲笑「你那服貼的短襪是怎麼回事」的奈美,回家後哭著要求家人買泡泡襪給她,一邊拼命地把原本的白襪拉鬆。

電影中最精彩的一幕,莫過於長大成人的奈美(篠原涼子飾演)回到母校,路上的女高中生們皆留著一頭妹妹頭、身著整齊的制服與黑色長襪,卻在奈美不小心跌倒後,畫面中的黑色長襪瞬間變成白色寬鬆泡泡襪,背景音樂響起久保田利伸的〈LA・LA・LA LOVE SONG〉,時空也回到90年代剛轉學到東京的奈美(廣瀨鈴飾演)身上。

90年代高中生辣妹的起手式要從「襪子」開始穿起,原本是日本襪子公司老闆引進的美國登山襪,卻意外在女高中生之間掀起流行,不是黑襪而是白襪,重點是越長越寬鬆越好,以凸顯迷你短裙且讓腿部顯瘦。1996年,泡泡襪的長度已經來到55公分,且必須要用大量的「襪膠」固定。傳聞創始人只是因為孫子一句「希望襪子不會掉下來」而發明的襪膠,卻在90年代成為每個高中女生書包裡都有的必備物品,年銷量更高達1000多萬支。


#02:辣妹愛用的束口購物袋
MV5BYmI0NzljNzUtNGNjYy00NjU1LWEwYTktYzc3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椅子上左右2個黃色購物袋分別是品牌HYSTERIC GLAMOUR、ALBA ROSA,皆因束口斜背的設計而風靡一時。

腳穿泡泡襪只能代表你是高中妹,手拿me Jane、HYSTERIC GLAMOUR、ALBA ROSA的購物袋,才稱得上是辣妹。90年代許多女學生會將運動服裝在束口袋中,即便上學時必須身穿制服,只要手上拿著品牌的購物袋,就足以宣示「我私下也是辣妹喔!」的時尚主權。


#03:富士即可拍與拍貼機
MV5BNGQ3YzY3MjItYWU3ZS00MGI4LWEwNzItYWZk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我們的青春》許多幕後花絮照,皆是劇組用富士即可拍捕捉的身影。

在數位相機與手機尚未普及之前,1986年開始販售的富士即可拍(写ルンです),成為90年代高中生書包中必備的「社交工具」。用輕巧的富士即可拍捕捉每一個玩樂的瞬間,拿到洗好的底片後,再一起到飲料吧無限暢飲、價格低廉的「家庭餐廳」,用麥克筆在照片上塗鴉、製成一本本「友達相簿」,是90年代高中生們的日常。雖然在數位相機與手機普及後,底片相機逐漸沒落,近年卻因復古流行再起,富士即可拍再度於年輕人市場中成為風潮。

而這樣的拍照塗鴉文化,於1995年的拍貼機(プリクラ)開始在各大遊樂園設點後,不同於相機需要等待沖洗,拍貼機的便利與互動性很快地就在年輕族群中爆紅。而90年代強調「夥伴」與「羈絆」的文化也反映在大頭貼的文字上,例如「◯◯family」、「永遠的朋友」等字眼,都成為90年的特色,更不用說女高中生們會將「拍貼本本」裝飾得極為華麗,作為炫耀自身朋友圈的戰利品。

台灣也幾乎在同一時期,將拍貼機引進國內,只可惜此旋風來得快去得也快。反觀現在日本的拍貼機變得更為高級,各種不輸給手機的美顏效果,以及可將照片下載到手機等功能,依舊是日本年輕女性的聖地。而《Sunny 我們的青春》所使用的機種,是劇組特地從北海道運來,1995年生產的初代拍貼機。


#04:不是名牌包就是背別人的包包

90年代的日本女高中生,人手一個名牌包一點也不稀奇,雖然泡沫經濟已破滅,但炫富之氣依舊尚未褪去,在當時不管是Burberry、LV還是Gucci皆是辣妹愛用品,更不用說Burberry和FENDI的格子圍巾,皆為年輕男女愛用品牌。電影中,田邊桃子飾演的心就是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的拜金女。

注意到電影中角色的包包繡著「SDH」字樣嗎?這不是片中的校名,而是在90年代人氣超高的「昭和第一学園高校」的縮寫。90年代除了流行把包包弄得破破爛爛,與別校交換書包以外(台灣以前也流行過),等級最高的還是擁有一個SDH的書包。當時因為昭和第一学園高校不用穿制服且校風自由,成為雜誌人氣投票中的常客,使得90年代後半,SDH的書包時常被高價轉賣,市面上出現許多山寨包,甚至也有人會襲擊拿SDH書包的學生。堪稱當時價值不輸給LV的人氣名包。


#05:超短迷你裙與超長開襟衫
MV5BYjM1ODkxNmItM2U2YS00Y2VkLTk2NTgtMTk4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電影中,轉學生奈美為了不讓自己顯得格格不入,除了要求家人買泡泡襪以外,甚至不惜穿上祖母又舊又髒的開襟衫。90年代的標準配備,絕對不能少了超短迷你裙與長版開襟衫,這樣的「顯瘦」穿法在當時幾乎是最基本的高中生守則。


#06:PHS手機

即將在2020年正式走入歷史的PHS手機,對於台灣人來說,即便沒有用過肯定有在日劇中看過PHS的身影。1997年成立的PHS,因為機身輕巧加上費用低廉,推出後很快地在年輕世代間爆紅,該年度即創下700多萬用戶註冊使用,女高中生們更把PHS暱稱「PI CHI」(ピッチ)。對於90年代的年輕人來說,手機「天線」的長度等於一個人「帥氣」的程度,再裝上來電時會閃閃發光的天線(光るアンテナ),已不是一個潮字可以形容。


#06:雜誌〈egg〉與 「egg pose」
MV5BOTJkNGUxMzgtYjRhYS00OGQ2LTk1NjktNDc2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池田依來沙飾演的奈奈(右3),在電影中即是〈egg〉雜誌的專屬模特兒。

90年代的辣妹風之所以會成為主流,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在安室奈美惠的帶領,以及1995年創刊的〈egg〉雜誌推波助瀾之下,高中生辣妹風潮才得以從「澀谷」擴散到全日本。曾創下發行數大賣超過50萬本紀錄的〈egg〉雜誌,成功的秘訣在於創辦人米原康正捨棄將媒體作為「提供信息」的一方,改而號召女高中生們投稿日常校園生活的照片、實際街訪澀谷街頭的女學生,成為一本名副其實的記錄雜誌,並且在女高中生圈爆紅。

〈egg〉除了讓富士拍立得與大頭貼風潮燃燒得更加旺盛外,電影《Sunny 我們的青春》最常出現雙手向外張開的拍照姿勢,其實也是源自於〈egg〉雜誌。當時因為在街拍時,太常被女學生問「該擺什麼樣的姿勢呢?」,米原康正就提議不如模仿嘻哈團體Scha Dara Parr(スチャダラパー)雙手向外打開的手勢。漸漸地,以〈egg〉為首與讀者們的爭相模仿,這個姿勢成為90年代女高中生的專屬POSE,又稱為「egg pose」。


#07:全身都是扶桑花與Hello Kitty

一看就知道是90年代的時尚,用一朵「花」就能表現,而當時深受高中辣妹喜愛的ALBA ROSA品牌,其特徵便是以扶桑花的圖樣而聞名。除了身穿、手拿ALBA ROSA的牌子外,戴上花的髮箍、把髮帶綁在手上、將假花別上書包上,從頭到腳都像是來到「夏威夷」般的花花造型也是90年代的特色。

還有一個辣妹必備單品,即是在1996年因為「拍貼機」效應,而再度席捲日本的Hello Kitty。前一年因為三麗鷗將目標消費者轉向高中生,而推出一系列的Hello Kitty周邊,加上小泉今日子、華原朋美等一線偶像公開表明是凱蒂貓的粉絲,讓Hello Kitty順利擠進高中辣妹的世界。


當時日本的中心就是女高中生啊

不同於韓國原版《陽光姐妹淘》以政治獨裁統治為背景,反襯出年輕人的壓抑與反叛,《Sunny 我們的青春》的黑暗面,是日本90年代後半泡沫經濟崩壞、社會進入IT網路世代,「女子高生」文化開始全面影響日本的時代。

MV5BMTcyMjdmODEtYmQ2OC00NDJiLTk1ZGMtZDNi
Photo Credit:Sunny: Tsuyoi Kimochi Tsuyoi Ai ,來源:IMDb
電影中那句「真可怕啊,最近的女高中生」成為別具深意的台詞。

這些90年代後期的高中生,被社會學家劃分為「後團塊世代」(ポスト団塊ジュニア),他們目睹過泡沫經濟全盛期,求學時期開始接觸網際網路與手機,卻也曾經歷阪神大地震、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尤以在大眾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身著高中制服開始成為時尚、張揚青春的象徵,同時也因不法滯留的外國人變多,能取得「毒品」的管道相對變多,而電視上依舊充斥著酒醉金迷、各式新產品發售的內容,促使想要買包包、玩樂的女高中生,只能透過「援助交際」、「賣原味內褲」賺錢,變相成為90年代的黑暗經濟。

在澀谷賺到的錢,就在澀谷花掉

電影大致的時代背景設定在1995年~1997年間,不只是女高中生文化的巔峰,「援助交際」甚至成為1996年的年度流行語,隔年由深田恭子、金城武主演的《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更以因援助交際感染HIV為題,創下超高收視。雖然《Sunny 我們的青春》中只有拍出一小部分,例如一身名牌的心說著「不賣身也能從男人口袋裡掏出錢,這才是專業」、Sunny一群人走在街上被大叔大吼「不要瞧不起大人」,以及Sunny的死對頭在巷內勒索上班族,甚至是脅迫要把奈美的原味內褲賣掉......。

援交與賣原味內褲的行為,之所以會在90年代盛行,不外乎是泡沫經濟生成的拜金主義,導致年輕人難以適應這種經濟上的落差,於是因經濟不景氣而壓力倍增的成年男性,與想要錢買名牌包的高中女生之間達成利益上的雙贏。原本80年代只能受限於在telephone club找援交妹的方式,也因為手機的普及而助長援助交際的風氣。

另外,不願賣身的人就會選擇賣原味內衣褲。將燈籠褲(ブルマー)、水手服(セーラー服)的字首合併而成的新單詞「Burusera」ブルセラ,即是指販售原味內衣褲的行為或店家。原本從1960年代開始普及的女性運動用的燈籠褲,從1990年代後期因為大量地偷竊與盜賣事件,燈籠褲逐漸消失在校園中。

「那是你們那一代太隨心所欲了,不過我倒是更難看穿現在的孩子在背地裡的那一套。當時你們什麼都寫在臉上,特別好懂。」-《Sunny 我們的青春》

最後,該如何形容《Sunny 我們的青春》這部電影?它復刻的不只是人們對於青春的懷舊,更捕捉90年代的光明與黑暗,對於至今仍深受90年代影響的日本流行文化,《Sunny 我們的青春》彷彿與〈SWEET 19 BLUES〉的歌詞同步,唱著「這是放下大人身段,用孩子氣當武裝的最好時機,現在比從前更能感受到什麼叫寂寞......不過,明天仍是全新的一天。」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