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s

「便當是花錢買的,吃完才不會浪費」以細微動作刻畫小人物日常——《做工的人》

「便當是花錢買的,吃完才不會浪費」以細微動作刻畫小人物日常——《做工的人》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在工地,當風一刮起來,塵土飛揚,從早到晚嘴裡永遠有沙,讓李銘順印象非常深刻。「唯一的辦法只能接受,把嘴裡風沙、塵土的顆粒感受,當成糖來想像。笑著說:這裡的土好甜喔!其實就是那段心情的寫照。」

文字:陳幸芬

台灣首部大型工地實景拍攝劇集《做工的人》,劇情改編自作家林立青的同名暢銷書,這是首次出現以工人為主題的台劇,導演鄭芬芬以詼諧手法細膩刻畫工地文化與工人日常,歡笑背後卻藏有淡淡的哀傷。

劇集中,5位工人主演李銘順、柯叔元、游安順、苗可麗及薛仕凌,透過工人角色的台詞與生活細節等各種小動作,像是進便利超商前將鞋子脱放在店門口、折紙板來遮陽、工作時受傷卻只能往小醫院送…...等劇情,不僅寫實刻畫出工地文化的細節,更打破觀眾對工人題材的想像,同時看見這群市井小人物面臨生活困境與身處高風險工作環境中的堅韌精神。

《做工的人》18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金鐘視帝李銘順首度嘗試以台語演出,也是第一次演出工人角色,除了苦練台語發音,他刻意不維持身材,不計形象增肥10公斤,演活凸肚腩的工人大叔,現場跟真正的工人相處在一起,完全投入在這個環境其中。「拍戲時我有故意不維持身材,因為我覺得工人不一定都是瘦的,在現場我們也和真正的工人做一樣的事,便當也一定會吃光,對他們來說,便當是花錢買的,一定要吃完才不會浪費。」

李銘順跟柯叔元在劇中飾演鐵工兄弟阿祈與阿欽,為了呈現動人的兄弟情誼,李銘順表示:「培養默契最重要是了解對方,了解他的喜好,也要知道對方的地雷是什麼,所以戲外我常約叔元一起去打高爾夫球。」李銘順相當感謝柯叔元在現場幫助他講台語,「有一場鐵架戲我背了好久,拍的時候怎麼講都不順,叔元幫我一改就順多了。」

李銘順與游安順、薛仕凌在工地裡被戲稱為「噗嚨共」,為了讓家人過上更美好的生活,在做工之餘,不斷計劃著「穩賺的投資」,還把柯叔元當作「行走的ATM」在許願。而劇中寵哥無極限的柯叔元,則默默幫助哥哥的一切。柯叔元透露:「銘順哥是位非常專業的演員,他設計了很多幫助我們兄弟之間感情的動作,像是拍拍我、摸摸我的頭,很快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 

《做工的人》16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為了真實呈現工人們在工地工作的模樣,劇組團隊創下台劇首例進駐29層鋼骨結構大型工地實景拍攝的紀錄。在工地當風一刮起來,塵土飛揚,從早到晚嘴裡永遠有沙,無論是喝水、漱口,都能感覺得到,讓李銘順印象非常深刻。「唯一的辦法只能接受,把嘴裡風沙、塵土的顆粒感受,當成糖來想像。笑著說:這裡的土好甜喔!其實就是那段心情的寫照。」

至於在工地拍攝最辛苦的地方,李銘順認為是爬上工地高樓拍攝時,找不到可以坐下來休息的地方,「因為滿地都是正在施工的鐵條、鐵釘,不能席地而坐,以致於站著時間會比較長。」劇組為了保護所有演員及工作人員的安全,拍攝前會加強巡視工地的每一處,並且貼上警語字條,像是「注意牆上有釘」,來提醒所有人經過時一定要注意安全。

李銘順讀中學之後就到新加坡做散工長達5、6年,曾在工廠倉庫裡挑揀過期的蔥、蒜、幫過賣豬肉的攤子,也在火炭場包過火炭,「我以前的生活滿像是一個工人。加上以前居住的社區鄰居、叔叔、大哥,很多都是在工地工作,有鐵工、板模,也有抓魚的,我們每天玩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的爸爸、媽媽回家都是工人的狀態回來的,所以印象非常深刻。」兒時玩伴看到戲劇預告,還興奮地來跟他說:「你終於演到這樣的角色了!」

《做工的人》19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做工的人》全劇有85%台語發音,李銘順飾演的鐵工「阿祈」又是一個非常愛講話的人,這讓不會講台語的他相當苦惱,開拍前三個月,劇組請來台語老師將他台詞裡的一字一句錄給他練習,當時他每天早上起床後就戴著耳機聽,上廁所、吃飯、運動時也反覆聽,與老婆范文芳一起開車接兒子上下學時,也在車上一起聽,范文芳曾開玩笑對他說:「你這次完蛋了!台語聽起來真的很不容易。」

「跟我對戲的都是台語天王、天后,他們都是我的『仙丹』,現場台詞遇到問題時,都會幫助我,提升我台語的信心。」李銘順非常感謝劇中的對手演員們,噗嚨共之一的游安順表示:「我們噗嚨共像三部合音,彼此互相影響,連講話都越來越像。」

有趣的是劇中討論度最高、最擄獲眾人眼球的,竟是劇中活跳跳的生猛小鱷魚「哥哥」(小鱷魚本名)。鄭芬芬以鱷魚象徵這群做工的人對於夢想緊咬不放的精神,起源於她偶然看見一則在工地裡發現鱷魚的新聞報導,覺得有趣,於是決定把鱷魚寫進故事裡。製作人林昱伶則表示,「鱷魚擁有力量強悍的下顎,咬合力是動物當中最厲害的,象徵這群做工的人對於夢想緊咬不放的精神,同時小小嘲弄了有錢人的世界。」

《做工的人》11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拍攝時劇組也找來真實的生猛小鱷魚「哥哥」特別演出,為了保護鱷魚安全,製作團隊不惜砸下22萬製作成本,以哥哥的身形比例,打造出1比1的假鱷魚替身,劇中與鱷魚「接觸」最多的游安順超有感,坦言抓鱷魚的時候其實他很緊張,直呼:「牠會怕,我也會怕!」李銘順更沒料到這輩子竟會跟鱷魚對戲,他不改風趣本性說道:「但沒關係,劇中抓鱷魚的人不是我,是順哥,哈哈哈。」

游安順被劇組安排去與鱷魚培養感情,他坦言拍攝時內心超害怕,更覺得要保護其他兩位噗嚨共,拍完戲之後覺得小鱷魚配合度好高,「牠很溫馴,沒有任何怨言,連眨眼的那顆鏡頭都很經典。」柯叔元也有一場被鱷魚驚嚇到的戲,他直呼,「真的完全不用演!」值得一提的是,片尾演職員名單中也將小鱷魚列名。

事前劇組安排演員們到工地現場實習,為了詮釋好角色,每個演員都費了不少功夫,自認手腳不太靈活的苗可麗,心中小宇宙崩潰:「有一度覺得天啊!我行嗎?」身為男人的游安順也忍不住喊苦:「在真實又充滿危險的工地大樓拍攝,困難重重但也克服了,其實過程真的很煎熬。」

《做工的人》20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除了寫實刻畫工人們在工地現場勞動的辛勞,《做工的人》對於他們背後的女人也有十足深刻的描繪。苗可麗在劇中演出板模工,與游安順是一對板模包商夫妻,也是工地裡的女強人代表。游安順與苗可麗對戲擦出火花,她讚嘆游安順演技「像呼吸般自然」。「戲裡的噗嚨共三人單純善良,為了追求發財夢想的那股傻勁,讓我感到心疼也學習著。」

原本因撞舞台劇檔期,苗可麗一度想回絕製作單位的邀約,但看完劇本後,確定了自己的想法,「真的希望能給這個社會一點點的影響,幫小人物發聲,《做工的人》就是我想拍的戲劇。」第一次與鄭芬芬導演合作,苗可麗稱讚導演是個「奇女子」,「看似柔弱,卻有相當有力量的堅持,對於戲的要求讓我不敢鬆懈,因為她都不放棄,我們又怎能輕易妥協。」

苗可麗認為角色最難的部分,在於肢體動作與說話的方式,相較以往必須是更率性、不修飾的演出,為此她也親自到工地實習,體會真正的板模工工作及操作的樣子。「拍完這部戲,令我更加敬佩這些做工的人,希望能讓社會大眾對這群努力的小人物有所改觀。」

螢幕快照_2020-05-15_下午4_23_03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

曾珮瑜飾演李銘順的太太,平凡主婦為踏入家庭放棄了原有的夢想與人生,卻得長年面對滿懷發財夢、好高騖遠的先生。接到劇本時她內心超級興奮,心想「我一定要演!因為身邊一直不乏有這種傳統樣板的女性,終於有機會嘗試演出這種情緒很飽滿、角色很立體的『地方媽媽』,相信上檔後會得到廣大婦女的迴響。」

由於在劇中總是碎碎唸,曾珮瑜以愛碎唸的「地方媽媽」自居,罵老公就是她的日常,開拍前她還特地找媽媽一起討論台語台詞的部分,希望更原汁原味的呈現角色。而她的連珠砲罵功,也深獲以罵人角色深植人心的前輩苗可麗讚聲:「沒想到美女也這麼會罵人!」

「最難的就是台詞要講得非常非常快,跟連珠炮一樣,導演對於角色要求毫不心軟,就算我已經覺得講得很快了,導演還是會說還要再更快一點,所以我真是被她激將到。」曾珮瑜印象深刻是她邊罵邊打李銘順的戲,她坦言拍攝前很怕打傷他,但沒想到拍完後發現:「我整隻手打到瘀青、手超級痛!」李銘順則是完全沒感覺,讓她直說:「他真的很粗勇!」

《做工的人》23
Photo Credit:做工的人,潮人物提供

飾演兩人獨子的曾敬驊,是個表面愛頂嘴、內在卻充滿孝心的工人囝仔,明知爸爸跟他借的錢有去無回,但仍會背著媽媽偷偷贊助爸爸的發財夢,母子倆異口同聲吐嘈:「這位一家之主的發財夢實在太瘋狂,但你就是拿他沒辦法,戲裡戲外有李銘順在的地方都很歡樂。」

曾敬驊最感謝導演及前輩們給他的肯定與照顧。劇中媽媽曾珮瑜經常連珠炮罵爸爸李銘順,讓身為兒子的他感到無奈,戲裡父母的互動也讓他想起自己的爸媽,「我媽媽也很喜歡跟爸爸鬥嘴,所以在拍攝時特別感覺有共鳴。」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潮人物

「潮人物」,講人也講物,尤其講的是居住於台灣這塊土地、充滿生命力、散發生活的熱情、努力過生活的人。他不必是知名人物,但他的故事,他的事情的確可以大大改變社會,影響未來:「我,也做得到!」。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