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ell Crowe

「不會鼓掌就給我惦惦!」連觀眾都不放過的好萊塢找碴天王:羅素克洛

「不會鼓掌就給我惦惦!」連觀眾都不放過的好萊塢找碴天王:羅素克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15年他在綜藝節目上怒譙現場觀眾,不爽他們在錯誤時間點為他鼓掌:「如果你們要鼓掌,就在對的時候鼓掌;如果你們不會鼓掌,就給我惦惦!」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如果說到好萊塢「壞小子」,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是許多人立刻想到的經典答案。當然,私生活不太檢點是有點壞,但是「壞」的定義或許可以再更傷人一點——一位攻擊同事、辱罵粉絲、毆打其他人、對媒體叫囂的好萊塢演員,似乎更值得被稱為壞小子。如果定義如此,那麼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應該才是你的標準答案。這位出道時間長達35年的澳洲演員,在銀幕上飾演意志堅定的沙場戰士,但是在銀幕之下,他凶狠的模樣,才夠格被稱為神鬼戰士。

我是鐵頭功,無敵鐵頭功

幾週前剛過生日的克洛,是個超標準的牡羊座,生起氣來無人能擋。這股頑固的脾氣在他年輕氣盛時更為攝人, 1988年他24歲時,有著好歌喉的他,演出了音樂劇《兄弟情仇》(Blood Brothers),這是一齣描寫在出生時便遭分開扶養的親生兄弟,長大後相愛相殺的悲劇故事——相殺的部份多了一點。也許是因為這樣,飾演《兄弟情仇》的兩位男演員自然得培養出針鋒相對的氛圍。但是看來克洛醞釀得太豐富了一點,他在休息室竟然攻擊了另一位男主角。

螢幕快照_2020-05-14_下午3_21_09
Photo Credit:Gladiator,來源:IMDb

克洛回憶:「沒錯,因為那時他對我大吼,他對我說了所有能說的髒話。那時所有其他演員,或是其他三位工作人員,通通都拉住我想要阻止我,所以我只能用我能用的部份,給他一個好看。」雙手被拉住的克洛,想起他還有天生鐵頭功可以用,他用力地逼另一位男主角測試他的頭殼硬度。

請別在人家兒子在場時罵人

2002年,克洛風生水起,先前他已經連續3年,有3部電影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其中2000年的《神鬼戰士》(Gladiator)還獲得了奧斯卡影帝。2001年他主演的《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更讓他在2002年2月的英國影藝學院獎(The BAFTA Film Awards),獲得影帝殊榮。這個晚上應該是克洛最高興的一晚,沒想到,克洛的怒氣毀了這一切。

2002年英國影藝學院獎,在紅毯上克洛已經開口罵人了:

當晚他在領獎致詞時,特地吟了一首詩,要獻給病情惡化的演員李察哈里斯(Richard Harris)。哈里斯在《神鬼戰士》裡飾演年邁的羅馬皇帝,與克洛在銀幕上下都有深刻的情誼。問題是,那年的英國影藝學院獎典禮實在拖得太漫長了。典禮製作人麥爾坎格里(Malcolm Gerrie),決定在直播時砍掉部份克洛落落長的吟詩片段。

這讓事後知道的克洛,在典禮結束慶功派對上,氣急敗壞地在倉庫,辱罵格里一點都不專業。事後克洛向格里表示道歉,稱他當時太過霸道,不應該用「難聽字眼」罵人,他也同時對格里的12歲小孩表示道歉——事件發生時,格里的兒子就在旁邊,而克洛毫不留情地髒話全開,辱罵這孩子的父親。這可憐的孩子看到了什麼呢?他會看到羅素克洛如凶神惡煞一般,用力地用食指戳著爸爸並同時吼著:

「你他媽垃圾!我會讓你在好萊塢永遠找不到工作!」
MV5BMjAyODk3OTg2NV5BMl5BanBnXkFtZTgwMzQ2
Photo Credit:A Beautiful Mind,來源:IMDb

這個叔叔還真是一點都不顧忌有未成年小孩在旁啊。附帶一提,在這大喜之日,連粉絲也逃不過克洛的獅子吼。當一份粉絲拿著相機拍下偶像克洛照片時,克洛怒吼:「你他媽的這麼大膽!竟敢拍我的照片!誰說你他媽的可以拍我!」

沒有人能夠勒索制裁者

通常像這樣功成名就的好萊塢演員,遇上被兩個壞傢伙黑函勒索,大多都會想辦法息事寧人——畢竟不確定這些黑函是不是事實,而且沒有必要為這種小事鬧上版面。但是克洛不是普通的功成名就好萊塢演員,他是神鬼戰士。

當2002年,兩位宣稱手中握有克洛醜事錄影帶的傢伙在酒吧跟克洛要錢,他立刻用鐵拳制裁了他們,整段過程都被酒吧的監視器拍下。這兩位偷雞不著蝕把米的傢伙以暴力攻擊的名義控告克洛,但是稍後,法官以證據不足的理由宣佈撤銷告訴。

MV5BMTg0MTE5ODI4Ml5BMl5BanBnXkFtZTcwNzI0
Photo Credit:Robin Hood,來源:IMDb

不過,勒索的傢伙仍然賺了一筆。我們看不到這段監視影帶,因此這兩個挨打的傢伙,先找上了八卦媒體爆料,藉機撈了一筆。其中一名勒索者表示:「(克洛)打人好像痙孿發作一樣,他看起來要狠揍三個人,但是那三個人一點事都沒有,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被壓扁

如果不是在舞台上演戲,克洛大部分時間就待在酒吧,這位酒品非常差的火爆浪子,讓酒吧成了他的主場——專門出糗的主場。上則2002年的酒吧鬥毆發生在夏天,才過幾個月,2002年11月,他又在酒吧鬧事了。曾經是富豪的紐西蘭企業家艾瑞克華生,與羅素克洛素有過節,而當他那晚在酒吧又遇上了克洛,代表另一場酒吧真人快打又要上場。

那晚稍早,克洛已經醉醺醺了,他拿起吧臺的盤子四處亂丟,讓他的保鏢們疲於奔命地到處接盤子。稍後,他看見了華生,於是他拿起了桌上的餐巾紙丟向華生。這種挑釁舉動當然阻擋不了有宿怨的兩人,更糟的是,當保鏢衝向正在衝突的兩人時,他們發現……克洛整個人趴在地上,而華生壓在他身上,克洛動彈不得,直到保鏢將他們分開。嗯……這告訴我們,喝醉時還是別打架比較好,即便你是神鬼戰士也一樣。

MV5BMTQzNzUyOTA1Nl5BMl5BanBnXkFtZTcwMjcz
Photo Credit:State of Play,來源:IMDb

還好有海灘遊俠

2002年還沒完,克洛在墨西哥海邊拍攝他畢生最好的幾部電影之一《怒海爭鋒:極地征伐》(Master and Commander: The Far Side of the World)。這次,他與來自澳洲的導演彼得威爾(Peter Weir)還有英國演員保羅貝特尼(Paul Bettany)合作,這算是出外打拼的同鄉人合作,照理說應該要和樂融融,但是這也阻擋不了,克洛繼續找其他人麻煩。

就在拍戲外景地附近的海灘上,克洛還是跟別人起了衝突——爭吵、打架、也許還有幾罐啤酒。還好克洛的體能訓練師就在附近,這位女性立刻趕去擺平了幾個大男人幼稚的紛爭——好險這位訓練師是一位空手道黑帶高手。

保鏢我照打

好萊塢明星聘請保鏢,應該是來保護他們的,而不是被他們打的:對克洛來說,很明顯並非如此。2004年,他在演出電影《最後一擊》(Cinderella Man)的過程中,劇組在片場舉辦了一場派對,而克洛就在派對上跟自己的保鏢馬克卡洛爾起了衝突。原因呢……還蠻錯綜複雜的(大概吧)。

MV5BMTQ1NDg3NzMyOV5BMl5BanBnXkFtZTgwNDc3
Photo Credit:Cinderella Man,來源:IMDb

「一開始是卡洛爾來告訴我,他覺得劇組其他同事在說我的八卦,卡洛爾把這些人不實的『猜測』告訴了我,」卡洛爾發現劇組裡,流傳著克洛與某位女性臨時演員過從甚密的流言。這保鏢看來人還蠻好的,還會為雇主著想,但是克洛的反應跟一般雇主不太一樣:

「所以我決定先幹掉發現問題的人。」

等等!你搞錯什麼了吧!

前幾個月剛剛結婚的克洛,表示自己對不倫謠言深惡痛絕:「我對於這些八卦、猜測與別人不實的猜測,總是反應過度,沒辦法,這就是我。」然後最好笑的是,反應過度的他,決定先幹掉好心告訴他八卦的人。但是卡洛爾非常專業,他向媒體表示這只是小事:「克洛用手指戳我的胸膛——那時我正在試圖安撫他,所以我能理解他這種舉動。而如果你們把這種事稱作衝突,拜託喔,我們私下玩橄欖球的時候比這還要粗暴。」

MV5BOTMzOTU5OTg0MV5BMl5BanBnXkFtZTgwMzc3
Photo Credit:Cinderella Man,來源:IMDb

提醒你一下,卡洛爾事實上不只是克洛的保鏢,他們是從小時候就認識的好友——這很合理,否則誰會願意當克洛的保鏢呢?

天外飛來一支電話

以上這些衝突,頂多為克洛帶來一些訕笑與「好萊塢就是這麼亂」的批評,他沒有承擔任何後續的苦果。不過這一次可不一樣了:2005年,他因為傷害美世飯店的門房,而遭到紐約警方逮捕。

這又是一件過程讓人忍不住喊出WTF的荒唐事件:我們知道他與妻子鶼鰈情深(所以上次他才會因為被傳不倫而不爽),這次當他人在紐約美世飯店時,想要撥通電話與人在澳洲的老婆互訴情衷。問題這是一通國際電話,而每家旅館不一定能讓房客拿起電話就能撥國際電話,看來克洛並不滿意這種狀況。而當門房前來他的房間解釋時,克洛抄起了房間的電話,向門房的臉上丟去,正中腦門。根據後來克洛律師表示,「他非常生氣。」

MV5BMTYzODYxMDQ1MV5BMl5BanBnXkFtZTgwNjgz
Photo Credit:L.A. Confidential,來源:IMDb

非常生氣的克洛被銬上手銬逮捕,而被迫承接怒氣的門房被送往醫院治療。諷刺的是,為什麼克洛會離家來到紐約呢?因為他是來宣傳《最後一擊》的。飾演拳擊手的男主角被逮捕入監,還是因為攻擊服務人員,這真是對電影最好的宣傳。環球影業對這起攻擊事件不表達任何意見,連克洛的公關人員也全面消失,畢竟現在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幾乎每家輿論都不會放過這個克洛親手發槍的機會,把他與這部電影罵到狗血淋頭。

事後克洛以10萬美金的金額,與那位可憐的門房達成和解。否則這件確認是三級攻擊罪的案件,會讓羅素克洛吃不了兜著走。

上述的事件才只是2002到2005年間發生的事,這只不過佔了克洛暴力史的小小部份。不管他是不是拿到了奧斯卡影帝、不管他是不是在好萊塢找不到工作,羅素克洛繼續在報紙社會版面活躍著:2015年他在綜藝節目上怒譙現場觀眾,不爽他們在錯誤時間點為他鼓掌:「如果你們要鼓掌,就在對的時候鼓掌;如果你們不會鼓掌,就給我惦惦!」

MV5BYTk4YzFmMTktYjhhMi00ZTQ0LWE4YzEtY2Fj
Photo Credit:Gladiator,來源:IMDb

2016年他與饒舌女歌手阿澤莉亞班克斯(Azealia Banks)在飯店派對上發生口角等等……除此之外,在酒吧或是喝醉酒引起的衝突與鬥毆,幾乎不計其數。

為什麼克洛就是這麼容易與人起衝突?據他自己的說法,他認為都是媒體搞的鬼:「媒體一直塑造我是個瘋子的形象……那些狗仔小報、那些八卦專欄,都在努力製造一些不倫或是其他五四三的假消息,他們全都是垃圾!」當然,我們知道他並沒有全然唬爛,狗仔隊與八卦報每天都會想方設法挖出明星們的醜事,即便有些醜事是空穴來風。但是,克洛也不是全然清白的。

《神鬼戰士》的電影導演雷利史考特曾說:「克洛很難搞,他很堅持他自己的想法,但他就是一個電影巨星。」《美麗境界》導演朗霍華(Ron Howard)談起與他合作的經驗時說:「跟他合作就像在熱帶島嶼上工作,他的情緒就像每天的氣候變化,一天下來會劇烈轉變好幾次。」讓克洛第一次拿到演技獎的1992年電影《無法無天》(Romper Stomper)導演傑佛瑞萊特(Geoffrey Wright)也表示:「羅素克洛是我見過最粗魯無禮的演員。」

這位剛過56歲生日的壽星,年歲依舊無法讓他稍微冷靜一點,他的每則社群網站發言、他的每則公開新聞、都令人心驚膽跳,不知道會不會又在他的暴力史上多加一筆事蹟。感謝肺炎,現在連澳洲居民也們彼此也得保持社交距離,上個月克洛也對疫情發表了他的建議——依舊非常有克洛風格:「各位澳洲老鄉,提醒你們,我們曾經對抗過大災難(澳洲野火),而現在我們需要一起再次對抗(疫情)。不過我們得間隔1.5公尺。」

也許這個建議,就是我們與克洛相處的最好建議——人人都應該跟他保持安全距離。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CCF創意內容大會,以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始多利交易所兩大展區,呈現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展演台灣蓄勢待發的文化軟實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amuel Nye, Jr.)在70年代提出「軟實力」的概念,他認為一個國家除了經濟及軍事的「硬實力」之外,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具有極高的影響力。

由文策院主辦的「創意內容大會」(TCCF),除了舉辦國際論壇、建立內容交易媒合平台,也組成專業策展團隊,共同思考、論述並解構文化內容故事力核心理念,分別透過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等多重角度,結合台灣科技技術能量,創造多元展場空間,將台灣的文化軟實力一一展演,並在其中激發產官學研界的文化夥伴思考,希望注入產業能量在台灣文化內容的發展上。

本文從TCCF兩大室內展覽精選案例,一窺台灣飽滿的創作能量。其一為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主軸,展示台灣創意內容產業的當代輪廓;其二為「始多利交易所」,以台灣原創故事為基底,激盪出有別於影音媒介的創意故事呈現。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題的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
#01 未來內容|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

有時腦袋會浮現意外靈感,而信手捻來的音樂旋律,往往只有片段,且如流星閃爍一般,稍縱即逝。在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展區,有一款「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能幫助音樂創作人自動生成音樂,讓靈光乍現延伸為完整的音樂。

是的,雅婷不只會生成逐字稿,如今也可以創作音樂了。這款由Taiwan AI Labs研究製作的雅婷音樂,採用了人工智慧技術,現場觀眾只要在鋼琴上彈奏四小節(16拍)的音符,AI就能即時生成圖像和人聲,讓體驗者與雅婷共譜出一小段樂章。運用多元科技而成的音樂體驗模式,也將突破音樂創作思維,帶來更多創新可能性。

試聽一小段筆者與雅婷的創作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未來內容|與優人同步

5G時代到來,零延遲的跨域連線技術,也將帶來更多異地共感體驗,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只無遠弗屆,還可以達到視聽完美同步的零時差。

「與優人同步」的展區,便如此呈現了跨域共時性的概念。透過360度環景大屏幕,將位於信義區現場的優人神鼓團員,與遠在文山區山上的團員連線,零時差串起老泉山劇場——同時也是優人之家的豐富能量,讓逛展觀眾能一起同步打坐、修行、擊鼓的禪意日常。

image5
Photo Credit:TCCF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未來內容|聲歷奇境KTVR

VR、AR可以說是新媒體時代的熱門關鍵字,尤其虛擬實境帶來的沈浸式體驗,讓娛樂內容有更多創新可能。蕪花菓創意有限公司在TCCF的展場上,便推出結合KTV與VR的新興娛樂——KTVR。

結合傳統KTV歡歌形式與VR虛擬實境技術,運用用音場設計、3D動畫、即時連線技術等,讓體驗者在虛擬境內舉辦個人演唱會,甚至可以和喜愛的歌手與樂團一同站上舞台,與台下的虛擬觀眾一同舉手歌舞、盡情大喊「後面的朋友讓我聽到你們的尖叫聲」;只不過拿下VR眼鏡時發現前面站了一群圍觀者,可能會有點害羞就是了。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4 未來內容|安溥-蘚的歌唱:音境漫遊

全球首部結合VR虛擬實境與體感設備的音樂體驗,在這次的展區中也能感受到。體驗者坐上體感椅,穿戴好VR裝置後,即可在安溥的最新創作歌曲〈蘚的歌唱〉中,實現「用身體聽歌」的超沉浸絕對體感,並切身體悟到什麼叫做「跟著音浪一起流動」。

安溥的這首歌本身已彷彿是一場冥想,在虛擬實境的視覺場景中,體驗者更得以超現實的視角穿越太陽、深水、巨石陣,並且讓靈魂乘著音樂漂浮、遨遊,探索一座現代版的太虛幻境。

image6
Photo Credit:TCCF
安溥〈蘚的歌唱〉視覺內容
image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可呈現漂浮、移動、搖晃等體驗的體感椅
#05 始多利交易所——說故事的100種可能性

正如其名,「始多利交易所」做的就是Story Exchange,是一個故事交換的實驗場域,目的是將內容文本轉譯成各式各樣的媒材,打破一般大眾習以為常的影音戲劇改編,玩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呈現方式,總之就是要告訴觀眾:故事彷彿一支支潛力股,就等有眼光的伯樂前來掏金。

  • 泡泡展區

首先,「始多利交易所」的展區充滿奇幻泡泡感,不知是寓示一個泡泡即一個大千世界,或是所有精彩故事都在共感著人生的夢幻泡影。這些泡泡裡包裹著遊戲機台,一半是經典懷舊遊戲,一半是展覽限定的故事體驗。投下TCCF大會的紀念代幣,就能獲得台灣原創故事內容的多元潛力樣貌。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mage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刮刮樂

使用一枚代幣可獲得一張刮刮樂,除了可能刮到兌換更多代幣或酒水,還能獲得更多故事創意提案。「如果研發出『用九柑仔店』專屬古早味零食,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如果把『向光植物』做成戀愛手遊,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這裡的刮刮樂沒有銘謝惠顧,只有一個個值得豪賭一把的台灣原創。

image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始多利撲克牌

始多利交易所還有一張大賭桌,據說賴清德副總統在TCCF開幕這天也來此試試手氣,不過很快的輸光籌碼,顯然賭運普普,還是務實從政為佳。不過賭牌不是重點,魔鬼藏在細節裡,始多利交易所出品的撲克牌,每一張都有故事文案,精選《老派約會之必要》、《做工的人》、《用九的柑仔店》、《向光植物》等文本字句,讓玩家不再只是關注符號數字的賭客,也能當一回文藝人。

image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策展人黃偉倫、江家華的天馬行空下,「始多利交易所」遊戲化了文本故事,而出版內容被賦予更多異業結合的可能性。這裡充斥著創意的排列組合,也是激發買賣雙方提案想像的奇妙所在。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