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8: The First Eight

場面設計來自極冷門的亞洲電影:從《昆汀超集8》認識最完整的昆汀塔倫提諾

場面設計來自極冷門的亞洲電影:從《昆汀超集8》認識最完整的昆汀塔倫提諾 Photo Credit:Giloo提供

他從漫長的影史中吸收並反芻,許多他作品的場面設計可能來自極冷門的亞洲電影之中,昆汀對此很坦然,他曾說道:「我無所不偷,偉大的藝術家都懂得剽竊,他們從不致敬。」

文字:翁煌德

猶記童年初看《追殺比爾》(Kill Bill: Volume 1, 2003)時,發現影像一會兒彩色、一會兒黑白,一會兒又插入日本畫風的動畫,節奏有別於自己看過所有的好萊塢電影,當時甚感排拒。待自己來到真正能夠名正言順地觀賞限制級電影的年紀時,再看一次,方才發覺作品處處令人驚嘆,從出格的敘事手法到典型卻破典型的人物塑造,在在過人。

學電影的人都稱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是一名作者(Auteur),大眾影迷未必懂得作者論,視之為作偶像(Idol)。對於電影迷而言,昆汀就是被供在神壇上的人物。如同我開篇分享的個人經驗,他的特色在於「破格」,無論是《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 1994)中的多線非線性敘事還是篡改歷史的《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 2009),昆汀的作品有著強烈的異類特質,並且永遠令人出乎意料。

MV5BNmU1ODYxMTgtNjJiMS00NWFhLWIzMjMtNTky
Photo Credit:《Pulp Fiction》,來源:IMDb

而之所以昆汀能夠在既有的框架中找到突破口,或許乃是因為曾任錄影帶店員工的他飽覽群片,不僅對美國西部片暸若指掌,昆汀也吸收了大量美國黑人剝削電影、日本黑幫電影或香港功夫電影的精華。當他終於得以親身開始創作的時候,其視野自然不被流行所侷限。他從漫長的影史中吸收並反芻,許多他作品的場面設計可能來自極冷門的亞洲電影之中,昆汀對此很坦然,他曾說道:「我無所不偷,偉大的藝術家都懂得剽竊,他們從不致敬。」

身兼導演、編劇與演員的他自20世紀末期以《霸道橫行》(Reservoir Dogs, 1992)初試啼聲──或說吼聲──直接將美國電影一下帶入到新的紀元。他讓一眾傑出的演員如哈維凱托(Harvey Keitel)和提姆羅斯(Tim Roth)在狹小的空間中反覆叨念,以過人的對白設計塑造角色形象,幾乎無一處遵循好萊塢電影的金科玉律,而是開創出自己的路。

article_img4
Photo Credit:Giloo提供

如紀錄片《昆汀超集8》(QT8: The First Eight, 2019)中的生動描述(作品採用了動畫進行輔助),當他在坎城影展完成《霸道橫行》的首映之後,立刻受邀登上了詹姆士卡麥隆(James Cameron)等名導所在的豪華遊艇上,所有人都驚嘆這個年紀不到30歲的年輕人的才華洋溢。而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他對電影的掌故的熟悉程度令他很快成了遊艇的焦點。

成功上了船的昆汀雖然得以擠身成了好萊塢名導之列,卻從來沒有選擇走向世俗的商業路線。導演塔拉伍德(Tara Wood)花了1小時40分鐘的時間,將他的創作生涯做了一個整齊的梳理,並且刻意迴避訪問昆汀本人,也沒有放進任何他受訪的資料片段,而是透過他人之口來述說他的傳奇經歷,受訪者包括艾利羅斯(Eli Roth)、麥可馬德森(Michael Madsen)、勞勃佛斯特(Robert Forster)與提姆羅斯等多位與他合作密切的演員或監製。

不過觀賞之前必須做好心理建設,本片不是一部影痴執導的論文電影,沒有提出深刻的論述,僅約略對照了昆汀電影參考的文本如《修羅雪姬》(1973)與《龍虎風雲》(1987)等,基本上是完全的粉絲電影。一眾演員簡直是以「腦粉」的姿態膜拜昆汀,感謝他挽救了自己的事業。然而,作為一部粉絲電影的性質,本片其實完全稱職,昆汀每一個時期的作品片段都沒有遺漏,一邊聽影人憶當年,又能即時搭配電影的影像回顧,確實相當過癮。

這並不是演員出身的塔拉.伍德第一次為名導拍攝紀錄片,她的首部導演之作是與麥可.唐納威(Michael Dunaway)合導的《21 Years: Richard Linklater》(2014),紀錄對象是以《愛在》系列風靡全球的李察.林克雷特。在這部片問世後隔年,她便全心投入了《昆汀超集8》的籌備。當時擁有該片版權的是同時也擁有昆汀所有電影版權的溫斯坦影業,怎料2017年爆發其負責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醜聞之後,使得本片險些永遠面臨束之高閣的命運。

所幸2018年溫斯坦影業宣告破產,塔拉.伍德設法取回了整部片的版權,並且跟進時事,再補請一些受訪者談一談哈維.溫斯坦之於昆汀.塔倫提諾的關係,也放入了鄔瑪舒曼(Uma Thurman)在拍攝《追殺比爾》中車禍受傷的片段。雖然這些內容置放就整個電影的脈絡看下來,是明顯斷裂的,針對溫斯坦其人其事也有論述不清的問題,但這些敘述的存在當然有其必要性。

MV5BMzRjZjFmNmYtYTIwNC00NmVhLWJlNGItOTJm
Photo Credit:《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來源:IMDb

如同昆汀每一部出乎意料的作品一樣,塔拉.伍德不客氣地引述了昆汀在溫斯坦事件中的回應,內容是他承認自己知道溫斯坦的惡行,但卻從未挺身而出。昆汀.塔倫提諾的作品時常對女權有所反映,雖然被批評濫用暴力,但暴力的內核卻往往是要激發出人道主義式的關懷。現在這些電影的內容再與現實進行對照,不免覺得諷刺。不知是否為了要表示自己的悔恨,其新作《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 2019)展現了他對女明星的救贖?

但無論各方解讀如何,引述片中的妙趣描述,昆汀.塔倫提諾會持續地利用他的導演筒去發出「指甲刮黑板」的聲音。那樣的聲音當然不悅耳,但所有人都會在一個當下的片刻望向講台。接著,你彷彿可以聽到昆汀式的絮絮叨叨。身為影迷,我願意聽個三天三夜。

如果你對《昆丁超集8》拍攝下的故事也有興趣,不妨到《Giloo紀實影音》觀看完整的紀錄片

本文經Giloo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Giloo紀實影音

Giloo選片的準則,是片子值得你的時間。值得一看的原因,也許是議題的爭議性與複雜度、也許是重新認識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人事物、也許是被邊緣化的個體與群體、也許是紀實影像的美學與倫理困境。不需要考慮戲院時間、不需要考慮觀影姿勢。不同於戲院大廳,在自家的螢幕上串流觀看,是在建築與佈置自身與世界相互溝通的空間。世界各地的導演們與製作團隊去到了遙遠的地方,挖掘了深刻的心靈,這些片子是他們帶給我們的努力結果。每週給自己一部片的時間,Giloo相信紀實影像會改變各位。

更多此作者文章

瘋癲、偏執、心靈夢境的窺視者——薩爾瓦多達利

Art
03 May, 2021
瘋癲、偏執、心靈夢境的窺視者——薩爾瓦多達利

本次展覽共有五大展區、超過百幅總價值近30億的達利作品真跡與藝術裝置,除了帶給大家不同以往的達利印象外,展出作品將更瘋癲、更荒誕,更令人出乎意料!邀請民眾一起進入達利的異想 世界,一睹世紀天才的瘋狂魅力!

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家薩爾瓦多・達利 (Salvador Dalí,1904-1989),與畢卡索、馬諦斯一起被譽為20世紀最具代表的三位畫家。人們 對於「達利」的印像,不外乎是一個既瘋狂又令人 出乎預料的藝術家,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記憶的永恆》,當中「融化時鐘」所乘載生命、死亡和孤寂的符號,將觀者吸引進入充滿異想與詭譎的夢境時空。 

達利消像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達利的作品大多為對自己夢境與幻想的探索, 並將心靈深處的潛意識,以具體的畫面呈現在世人 面前,對比理性與客觀的現實世界,達利的畫作就是最瘋狂的存在。然而除了《記憶的永恆》外,達利在不同時期所繪畫的內容雖然在主題上有所不同,但本質卻依然圍繞在「揭示夢境與幻覺」 的心靈層面想像。  

如同這幅達利在1934年所創作的作品 《日蝕和植物性滲透》(Eclipse and Vegetable Osmosis),畫面中顯眼的橘色光線照著畫面中的白馬,而白馬似乎緩慢的 「變質」成一棵樹,達利在1930年代,時常將「變質」(metamorfosis)這個概念運用在創作上,所以此時期的作品會重複看到人物轉換成動植物、石頭或家具等造型的畫法。

達利曾經說過「我獨自在家,而另一部分的我可能在露營。這不是一個感覺問題,而是一個超現實主義的心理和生物學的實現問題,因為我自己感覺到我自己與全世界的生命有了臍帶式的連接!所以我是宇宙節奏中的一部分,我的思想是與海洋、樹、昆蟲、 植物之間互相轉化滲透而成的概念,這種理念讓我可以將所有的『本質』轉化在我的作品上」,這個想法就猶如上面作品中把馬「變質」成樹的概念。  

除了個人畫作外,達利曾在1939-1944年間對芭蕾舞劇有著極高的興趣,其中最廣為人 知的是1944年的《瘋子崔斯坦》(Mad Tristan)這齣芭蕾舞舞劇,從佈景到服裝設計都由達利一手包辦,靈感來自理查德・瓦格納所寫的「崔斯坦與伊索爾德」之劇,並於1944年12月15日首次公演。依照達利的說法:「這齣芭蕾舞劇是首次引用他的偏執狂批判法來製作, 訴說一部永恆愛情直到死的神話故事」。

配圖png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1957年,達利接受義大利政府邀請,為文藝復興時期詩人但丁最著名的的《神曲》詩篇, 繪製一百幅畫作,以紀念但丁七百周年誕辰。《神曲》是但丁將一次「精神遊歷」中所見景象 書寫成詩,並分為《天堂》《地獄》《煉獄》三大篇章,達利耗時十餘年,研究創作並以版畫的 方式繪製出一百幅作品。這一百幅畫做無論是節奏、精神及風格都保有了達利一貫的風格—— 細膩與荒誕,他在《神曲》這套作品中,展現了自身對於宗教及哲學的深度研究,並對生命、 情感、生死、現在過去以及未來等層面更進一步的探討描繪,是較鮮為人知卻格外偉大的一面。  

2021「瘋癲・夢境・神曲-天才達利展」主視覺-(使用作品Project_for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2021年「瘋癲 ‧ 夢境 ‧ 神曲-天才達利」特展,匯聚了這位瘋狂藝術家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品;包含1920年的風景及人物畫作、1940 年時套用偏執-批評法設計的舞台劇布景,1960年到 1980年間,達利因迷戀物理量子力學與哲學議題進行想像與創作,也為致敬文藝復興時期畫家將經典作品重現,以及針對靈感的謬思女神-卡拉描繪等;除此之外,展覽中最受矚目的作品為達利自1957年開始,研究繪製長達十餘年的但丁《神曲》篇章創作,系列作品共計100幅,是達利對但丁「天堂」、「地獄」、「煉獄」三大詩集篇章的瘋狂詮釋。本次展覽共有五大展區、超過百幅總價值近30億的達利作品真跡與藝術裝置,除了帶給大家不同以往的達利印象外,展出作品將更瘋癲、更荒誕,更令人出乎意料!邀請民眾一起進入達利的異想世界,一睹世紀天才的瘋狂魅力! 

「瘋癲・夢境・神曲-天才達利展」展期自6月19日至9月26日為期3個月,開館時間為10:00至 18:00,展期間不休館。4月27日至6月18日為預售票發售期間,預售單人票280 元、預售語音導覽套票350元,另外本次展覽特別與同期在中正紀念堂展出的「永恆慕夏-線條的魔術」特展推出雙展聯票,預售期間特價 550元;刷中信卡(含簽帳金融卡, 不含中信AE卡)網路購買預售單人票及「達利 X 慕夏聯票」皆可享95折優惠價!

更多展覽資訊請上臉書搜尋:天才達利展。
購票網址:https://bit.ly/3sKX3EK

【展覽資訊】

展覽名稱:瘋癲·夢境·神曲-天才達利展
展覽地點:國立中正紀念堂一樓 2、3 廳(100 台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 21 號)
客服專線:02-6616-9928 (客服時間:11:00~18:00)
展覽日期:自2021年6月19日(六)至 2021年9月26日(日)止,週一不休館。
參觀時間:10:00-18:00,17:30 停止售票及入場。
主辦單位:Fundació Gala-Salvador Dalí、時藝多媒體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揆眾展覧事業股 份有限公司、聯合數位文創股份有限公司
協辦單位: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Chizhi
主要贊助:中國信託商業銀行
媒體協辦:城市美學新態度

【預售票資訊】

  • 預售單人票280元、中信卡友預售單人票266元

售票通路
ibon售票系統:全台7-11 ibon機台 https://bit.ly/3gArqvm
全家FamiPort:全台全家 FamiPort 機台
博客來售票網:https://bit.ly/3sKX3EK
udn售票網:https://bit.ly/2Qj0PrX
KKday:https://bit.ly/32SNpFX

  • 預售單人語音導覽票350元

售票通路
KKday:https://bit.ly/32SNpFX

  • 預售達利 X 慕夏雙展聯票550元、中信卡友預售雙展聯票523元

售票通路
udn售票網:https://bit.ly/3tGwoKK

本文章內容由「時藝多媒體」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