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gawa Hiroshige

用眼睛和畫筆,描繪百年前的雪月風花:江戶時代的「旅遊部落客」——歌川廣重

31 May, 2020
用眼睛和畫筆,描繪百年前的雪月風花:江戶時代的「旅遊部落客」——歌川廣重 Photo Credit:歌川廣重,來源:Wikiart

歌川廣重的畫,人、景、生活並存,以庶民的生活作為基準,再加上日本人熱愛「雪月花」成痴,見者皆能引起很大的共鳴,若是以這點來看廣重的畫,就能發現他其實是在抒發民情,將日本的人情味率直表達出來。

文字:透明翻譯 kimiko

歌川廣重(安藤廣重)出生於江戶時期消防隊員之家,身為浮世繪三傑之一的他,以風景版畫最廣為流傳。在他的作品中,細膩的筆法、悵然的意境,非常符合日本藝術的傳統美感,或許不見大山大浪的氣勢磅礡,卻能從中看出,四季風花雪月優雅的寂靜。

他的出道作品《東海道五十三次》,正式將風景繪推到與當時風靡的役者繪、美人繪一樣的地位,以北齋前後相繼,帶來風景繪的最大浪潮。

螢幕快照_2020-05-14_下午1_17_33
Photo Credit:歌川廣重,來源:Google Arts & Culture
〈夜之雪〉,出自《東海道五十三次》。這幅畫中的地名為蒲原,是此本系列中各地方中最能作為代表的地區。寒夜裡白雪靄靄,趕路的人們蜷著身體前行,四周寒風刺骨,人體微微發熱,暈著光,即便艱辛也不畏前程。

東海道為江戶到京都的必經道路,路途間有許多驛站(類似休息站的地方)廣重曾經親自走過,並以他的眼、他的筆,記錄下一切,古時出遠門不易,也算是替當時無法出遊的百姓們,揭開日本各地樣貌神秘的面紗。

4吉原
Photo Credit:歌川廣重,來源:Wikipedia
〈吉原〉,出自《東海道五十三次》。旅人在吉原的驛站暫此小憩,後方亦有趕路的人,表現出在休息站一地,人流來來去去,驛站讓趕路的人喘息,也是一個社交場所,相互分享彼此路程所見,為本來毫無關聯的人們,結下一點緣分。

日本知名小說家永井荷風曾經提到:「若是接觸廣重的作品,可以直接感受到最屬於日本各地的純粹。」(広重の作品に接すれば直に日本らしき純粋な地方的感覚を与へられる。)

日本的文化特質一直都是內斂、幽靜並帶一點孤寂感,不只是現今文學、影視作品,在古代就已形成這樣的美感觀念。這也是為甚麼廣重能深受世人喜愛的原因之一。

5浅草金龍山
Photo Credit:歌川廣重,來源:Wikipedia
〈浅草金龍山〉,出自《名所江戸百景》。冬季一片雪白,與建材、燈籠的紅相互映照,即便用了紅色,卻不像平時那般火一樣的刺眼,反倒是帶來一種沉著感;即便用了冰冷的雪白,卻不向平時刺骨,反而有一種安定感。這就是廣重的魅力,如溫水般,緩緩流淌進人心,相較於熱情如大火,燭火般地內斂更能走進日本國民的心。

廣重生平製作數量最龐大的作品,也是最後的作品——《江戶名所百景》,共計120幅(當中有3件為弟子於廣重逝世後完成,2件為弟子之作品)。廣重擅於描繪景色,尤以自然景色最為後人所讚揚,他那般細緻卻精鍊的筆法,並非一般人可得之技巧,還有那雙帶有溫度的雙眼,是秉持著什麼樣的態度去觀察,才能打破時空,讓已是令和年間的我們,去欣賞江戶時期自然優雅的姿態。

sudden-shower-over-shin-ohashi-bridge-at
Photo Credit:歌川廣重,來源:Wikiart
〈大橋驟雨〉,出自《名所江戸百景》。大橋驟雨為廣重最知名的畫作之一,利用粗線條及細線條交互的呈現,完美重現夏季雷雨的又大又急,路人呈現近於奔跑的姿態,也讓我們想起夏天在外面突然遇到午後雷陣雨卻忘記帶傘的窘況。

日本國土四季微妙變化,將詩情寄於繪畫之中,廣重的畫,人、景、生活並存,以庶民的生活作為基準,再加上日本人熱愛「雪月花」成痴,見者皆能引起很大的共鳴,若是以這點來看廣重的畫,就能發現他其實是在抒發民情,將日本的人情味率直表達出來。

7日本橋
Photo Credit:歌川廣重,來源:Wikipedia
〈日本橋〉,出自《東海道五十三次》。作為重要交通要道的日本橋,百姓辛勤工作的景象也被捕捉下來,他所看重的便是平民所感,細於觀察並動筆抒發,以現在的話來說,是一名非常具有「同理心」的繪師。

最後廣重不僅是深受日本國民所愛,也名揚國外,畫作深受印象派畫家的喜愛,畢竟「物哀」(もののあわれ)觸景後所產生的讚嘆,這種美學意識至今仍被認為是日本獨特的大和文化之一,除了文學之外,廣重也在浮世繪上,將此點發揚光大,同時也因為文化之特別,才能成就一名最具「日式情懷」的繪師。

參考資料

  • 後藤茂樹 (1975),《浮世絵大系広重》,集英社
  • 宮竹正 (2006),《浮世狂歡浮世繪》,好讀出版社

本文經透明翻譯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nCtrans

透明翻譯認為語言翻譯是一種跨文化的溝通活動,並以成為專業透明的翻譯公司與翻譯社自詡。除了專業的翻譯服務外,我們同時以分享世界為目的,分享我們喜歡的各種內容。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