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hima Art Museum

搭乘小船、穿越山徑,只為了造訪「豊島美術館」所收藏的水滴

16 Jun, 2020
搭乘小船、穿越山徑,只為了造訪「豊島美術館」所收藏的水滴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僅僅只是展示著「水滴」這樣的創作,就讓參訪的遊客都驚訝不已,既然不能拍照、不能使用手機,大家也就脫離了數位科技的束縛,自在地坐著臥著,專注地看著水滴的滾動。

文字:蘇瑞卿

日本旅程結束欲返國的那一天,在高松機場與地勤的服務人員閒聊時,她發現我的筆記本上畫了一個小小的豊島地圖,詢問是不是去過美術館,我回應說:「 有的,我進去過2次。」她又接著說:「我已去過5次了」。這其實令人相當訝異,究竟是什麼樣的美術館,能讓旅者一次又一次地造訪呢?

豊島美術館的確是一個特別的作品,讓我內心產生了激盪的水滴,並不斷地猶豫著要不要再度造訪,於是,10天後我又再去了一次。

1_4NN6kkyeNDbKXKf5MmsG_Q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從岡山宇野港,搭著小汽船到豊島的家浦港,我以為,去美術館的路徑一定有著便利的接駁車(並沒有)。下船之後的景象一片荒蕪,船務售票亭是一位看似流浪漢的先生在看顧,我倒吸了一口氣,忍著還沒翻的白眼,問著路邊一位島上的居民說:「請問豊島美術館怎麼走?」。對方回答:「前面的混凝土拌合槽往左轉,再向前一直走就會到。」

當天的天氣異常晴朗,一路走在荒涼的山野道路上,原本走在後頭的幾個旅客也相繼消失,沿途只剩雜草與樹林,感覺自虐的我不禁滴咕著「是誰說要來這裡的?」,另一個我回答「是你自己啊。」顯然,我已經走到有點精神分裂了。

過了20分鐘,到了高處,右邊是遼闊的瀨戶內海,再往前過了一道大彎,這才真正抵達了美術館。

0_uCT0jmuIiUJaSE1x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原本,自己對在這偏遠地區所設計的菁英式作品就不太期待,心中只是好奇、非常地好奇而已。這裡的工作人員在售票口前,不斷地以各種語言叮嚀著「要脫鞋」、「展示室內不能拍照」、「回音很大請輕聲細語」、「小心腳邊的任何一個微小的水滴」等注意事項,加上在展示室入口處排隊等待許久,讓整個氣氛又更加懸疑了,此時的另一個我又在叨唸著「什麼鬼啊!」

在終於進到美術館空間之後,我,對這裏的偏見完全改觀了…...

全白的混凝土地板上,數個細微的孔洞,不斷地冒出一顆又一顆清澄的水珠,補充到表面張力的臨界值後,又像個淘氣的小朋友,在粉光的地面上或滾或爬地滑落到遠處的水窟之中,數以百計的水滴就這樣在空間中滾動著。

1_gInHsfv7GXa_TwoOZn0hYw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僅僅只是展示著「水滴」這樣的創作,就讓參訪的遊客都驚訝不已,當然也包含我在內,其他來自歐美的旅客也都安靜了下來,既然不能拍照、不能使用手機,大家也就脫離了數位科技的束縛,自在地坐著臥著,專注地看著水滴的滾動,也有人在此打坐一個小時之後,心滿意足地離開展示空間。

包容著水滴展示的空間構造也不簡單,沒有樑與柱,整個建築以20公分厚的混凝土構成,上方留著2個大圓孔,不但減輕了屋頂的荷重,也為空間中帶來了島上光影的移動。量體施工顛覆了以支撐為底模的方式,竟以「土方」作為支撐,先在土方上整型,然後在其表面施作了脫模設施(或脫模劑)後,接著綁紮鋼筋、再進行混凝土澆鑄,這些動作過程都必須小心謹慎,因為拆模之後就是完成面了。

之後的拆模,或者說是「拆土」 ,是把怪手吊掛進沒有澆鑄的大圓洞上,像白蟻啃食著木材那般,把土挖給輸送帶、集中在一區,讓吊車一次又一次地把支撐的土方吊了出來。

1_jvn4_0-xkYDx1kI7JLalkA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在進入美術館前,路徑也頗為有趣,明明展示入口就在不遠處,卻要從售票口沿著順暢的曲形走道,先被引導至後方幽靜茂盛的樹林之間,半途中,我也想起來途坐船與走山路的心境變化,這樣的過程如同探索桃花源那般,相當有意思。

對我而言,這個白色的空間,讓所有繁複的事物與需求極度簡單化,而那路徑、建築及展示,有禮而不多言的工作人員、攝影集的構圖、島上的公車與居民,在我心中都完美的平衡了。

本文經《圈外 Out Of》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圈外

一本感覺系的文藝月刊,內容收錄了文學、藝術、文化觀察、創作及漫畫等內容,全以專欄連載的方式刊出。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