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hima Art Museum

搭乘小船、穿越山徑,只為了造訪「豊島美術館」所收藏的水滴

16 Jun, 2020
搭乘小船、穿越山徑,只為了造訪「豊島美術館」所收藏的水滴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僅僅只是展示著「水滴」這樣的創作,就讓參訪的遊客都驚訝不已,既然不能拍照、不能使用手機,大家也就脫離了數位科技的束縛,自在地坐著臥著,專注地看著水滴的滾動。

文字:蘇瑞卿

日本旅程結束欲返國的那一天,在高松機場與地勤的服務人員閒聊時,她發現我的筆記本上畫了一個小小的豊島地圖,詢問是不是去過美術館,我回應說:「 有的,我進去過2次。」她又接著說:「我已去過5次了」。這其實令人相當訝異,究竟是什麼樣的美術館,能讓旅者一次又一次地造訪呢?

豊島美術館的確是一個特別的作品,讓我內心產生了激盪的水滴,並不斷地猶豫著要不要再度造訪,於是,10天後我又再去了一次。

1_4NN6kkyeNDbKXKf5MmsG_Q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從岡山宇野港,搭著小汽船到豊島的家浦港,我以為,去美術館的路徑一定有著便利的接駁車(並沒有)。下船之後的景象一片荒蕪,船務售票亭是一位看似流浪漢的先生在看顧,我倒吸了一口氣,忍著還沒翻的白眼,問著路邊一位島上的居民說:「請問豊島美術館怎麼走?」。對方回答:「前面的混凝土拌合槽往左轉,再向前一直走就會到。」

當天的天氣異常晴朗,一路走在荒涼的山野道路上,原本走在後頭的幾個旅客也相繼消失,沿途只剩雜草與樹林,感覺自虐的我不禁滴咕著「是誰說要來這裡的?」,另一個我回答「是你自己啊。」顯然,我已經走到有點精神分裂了。

過了20分鐘,到了高處,右邊是遼闊的瀨戶內海,再往前過了一道大彎,這才真正抵達了美術館。

0_uCT0jmuIiUJaSE1x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原本,自己對在這偏遠地區所設計的菁英式作品就不太期待,心中只是好奇、非常地好奇而已。這裡的工作人員在售票口前,不斷地以各種語言叮嚀著「要脫鞋」、「展示室內不能拍照」、「回音很大請輕聲細語」、「小心腳邊的任何一個微小的水滴」等注意事項,加上在展示室入口處排隊等待許久,讓整個氣氛又更加懸疑了,此時的另一個我又在叨唸著「什麼鬼啊!」

在終於進到美術館空間之後,我,對這裏的偏見完全改觀了…...

全白的混凝土地板上,數個細微的孔洞,不斷地冒出一顆又一顆清澄的水珠,補充到表面張力的臨界值後,又像個淘氣的小朋友,在粉光的地面上或滾或爬地滑落到遠處的水窟之中,數以百計的水滴就這樣在空間中滾動著。

1_gInHsfv7GXa_TwoOZn0hYw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僅僅只是展示著「水滴」這樣的創作,就讓參訪的遊客都驚訝不已,當然也包含我在內,其他來自歐美的旅客也都安靜了下來,既然不能拍照、不能使用手機,大家也就脫離了數位科技的束縛,自在地坐著臥著,專注地看著水滴的滾動,也有人在此打坐一個小時之後,心滿意足地離開展示空間。

包容著水滴展示的空間構造也不簡單,沒有樑與柱,整個建築以20公分厚的混凝土構成,上方留著2個大圓孔,不但減輕了屋頂的荷重,也為空間中帶來了島上光影的移動。量體施工顛覆了以支撐為底模的方式,竟以「土方」作為支撐,先在土方上整型,然後在其表面施作了脫模設施(或脫模劑)後,接著綁紮鋼筋、再進行混凝土澆鑄,這些動作過程都必須小心謹慎,因為拆模之後就是完成面了。

之後的拆模,或者說是「拆土」 ,是把怪手吊掛進沒有澆鑄的大圓洞上,像白蟻啃食著木材那般,把土挖給輸送帶、集中在一區,讓吊車一次又一次地把支撐的土方吊了出來。

1_jvn4_0-xkYDx1kI7JLalkA
Photo Credit:蘇瑞卿,《圈外》提供

在進入美術館前,路徑也頗為有趣,明明展示入口就在不遠處,卻要從售票口沿著順暢的曲形走道,先被引導至後方幽靜茂盛的樹林之間,半途中,我也想起來途坐船與走山路的心境變化,這樣的過程如同探索桃花源那般,相當有意思。

對我而言,這個白色的空間,讓所有繁複的事物與需求極度簡單化,而那路徑、建築及展示,有禮而不多言的工作人員、攝影集的構圖、島上的公車與居民,在我心中都完美的平衡了。

本文經《圈外 Out Of》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圈外

一本感覺系的文藝月刊,內容收錄了文學、藝術、文化觀察、創作及漫畫等內容,全以專欄連載的方式刊出。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