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Chohoji

在京都的肚臍上,體驗花僧的執著與浪漫——漫步紫雲山頂法寺

在京都的肚臍上,體驗花僧的執著與浪漫——漫步紫雲山頂法寺 Photo Credit:Helen L.

在池坊的哲學裡,取自大自然的花木,反映著時光的推移及人們內心的情感,象徵著與山川共生、與萬物互動的過程,不僅是美麗的插花作品,而是以無言的花草樹木傳遞生命之美。

文字:HELEN L.

在數百年的歲月裡,日本花道 (華道, いけばな) 流派各起、並各具特色,但花道界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池坊的歷史就是花道的歷史。花道始於池坊,是日本現今歷史最悠久、會員人數最多的花道流派。幾年前一部日本電影《花戰》,在看似喧鬧的喜劇包裝下,深厚的美學底蘊更讓人印象深刻,除了被劇中如畫般的池坊花道作品迷得一愣一愣,也將頂法寺這個位在京都的寺院名字記在腦海裡。

IMG_0666
Photo Credit:Helen L.

在京都最熱鬧的烏丸往北轉入六角通り,在大樓包圍的六角堂,正式寺號為頂法寺、山號紫雲山,因六角造型的本堂而得名,千年來靜靜地佇立在京都的中心,據傳寺院境內的一顆名為「へそ石」(臍石)的六角形石頭,位置正好是京都的中心點,因此六角堂又被暱稱為京都的肚臍。

在日本幕府室町時代的饑荒時期,人們聚集在六角堂門前領取寺院烹炊的食物;動亂後至幕府末期六角堂也充當下京區的市政廳、民眾集會所等,無論在地理位置,或實質機能上,都可說是名副其實「京都的中心」。

IMG_E0663
Photo Credit:Helen L.

花道 (華道) 一詞來自佛教東傳日本時,在佛前供奉的花稱為「供華」。《花戰》電影中「花僧」——池坊專好一角,由日本知名狂言師野村萬齋飾演,對花道專注、執著到近乎癡狂的地步,透過野村誇張的肢體動作與臉部表情,深植人心,甚至可能是多數人對這部電影的印象。繽紛的電影海報上,池坊專好手中拿著的不是刀劍,而是一支直挺挺的菖蒲 (日文發音與「勝負」相同),呼應著他在劇中宣示這是一場花的戰爭、要以花來端正世道。

Hana_Ikusa-p1
Photo Credit:《花戰》,來源:IMDb

如今,頂法寺境內充滿傳奇色彩的景觀,一年四季都吸引著尋幽探訪的旅人們。步入寺境,首先我們被六角堂本堂給吸引住目光,古樸且莊嚴的本堂,散發著穩定人心的氣息,周遭一種靜謐之感油然而生。六角一詞來自佛法「眼、耳、鼻、舌、身、意」之六欲,若是能將這六角捨去,即可達到「六根清淨」境界。

帶著依稀的電影片段記憶,漫步在頂法寺境內,冬日裡的結緣柳樹雖然少了綠意,掛滿籤詩與心願的柳枝,在寒冬中搖曳、浪漫不減。千年前聖德太子在此沐浴的泉池,如今養了美麗的錦鯉與白天鵝,很難想像這是在一個城市的市中心,這景象實在迷幻。

IMG_E0665
Photo Credit:Helen L.

在池坊的哲學裡,取自大自然的花木,反映著時光的推移及人們內心的情感,象徵著與山川共生、與萬物互動的過程,不僅是美麗的插花作品,而是以無言的花草樹木傳遞生命之美。呼應著《花戰》,世代身為頂法寺住持的池坊掌門人,想要透過花道向世人傳遞的是,美的力量,不僅僅是寺院中獻給佛祖的供品,無論走入市井民間、登上大雅之堂,都能恰如其分地撫慰人心、在亂世中帶來希望。

IMG_E0664
Photo Credit:Helen L.

離開時看著戴上彩色毛線帽的小地藏,一隅趣味即景之餘,也為深冬的京都添了幾分暖意。

紫雲山 頂法寺 六角堂
京都市中京区六角通東洞院西入堂之前町
參拜時間:06:00–17:00
參拜費用:免費

《花戰》
日本電影,2017年上映,改編自日本作家鬼塚忠的同名原著小說,靈感來自京都六角堂31世住持池坊專好,向豐臣秀吉呈上大型插花作品「大砂物」之傳說,以花道為題材創作的戰國喜劇,也是全球首部以插花為主題的電影。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