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zuru Hanyu

羽生結弦:對抗著地球上最強的重力,追求那空中的1620度

羽生結弦:對抗著地球上最強的重力,追求那空中的1620度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已經成為滑冰界世界王者的羽生,竟然用上了「害怕」、「恐怖」這樣的形容詞,這可以想像四周半跳的難度,真的超出人類的想像——或者應該這樣說,也只有君臨滑冰界的羽生,才有資格為全人類,對這項違抗物理定律的大膽任務,以恐懼心獻上敬意。

2017年11月9日,NHK杯國際花式滑冰大賽的前一天,選手們正在大阪中央體育館的滑冰場,努力為了明天而練習。一身黑衣的羽生結弦,不輸給眼神的淒厲,冰刀滑順地滑至場中央,準備練習他最強的武器。

伴著樂聲,他跳了起來,身體在空中旋轉。但是,落地時右腳卻似乎固定黏在了冰上,左腳隨著旋轉的慣性而大大地拉開到身體的一側……他似乎痛苦地躺在地上,卻又似乎害怕給任何人帶來困擾,他轉過身來跪在冰上,右手張掌垂直放在胸前——那是抱歉的手勢,不知道是為了失誤而抱歉,或是傷勢而抱歉……或是為了那挑戰巨大恐懼的又一次失敗而抱歉。

AP_1731417718671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他在場上與無形的、只有自己看得到的恐懼作戰著,而他失敗了,讓原本全日本都認為隔日羽生將唾手可得的NHK杯金牌,拱手讓了人。所有花式滑冰選手可能都面對著同一大魔王,而那頭魔物正式的學名,叫做「四周半跳」(Quadruple Lutz jump)。

不管你能在空中旋轉一周、二周、三周,這些在冰上跳起後空中旋轉的動作,還有後內點冰跳(Flip jump)、後外點冰跳(Toeloop jump)、後內跳(Salchow jump)、與後外跳(Loop jump)等等各式各樣的變化花招動作。但是對這些在冰上爭榮耀的戰士們來說,除非你能在空中迴旋四周,否則連維基百科,都懶得紀錄你的名字。

到了四周跳躍,代表你得在空中迴旋1440度。而不管是後外點冰四周跳(quadruple Toeloop jump)、後內四周跳(quadruple Salchow jump)、或是更難的勾手四周跳(quadruple Lutz jump)等等花式技巧,能成功完成這其中一項技巧,都能令你進入當今滑冰界的最前位好手之列——男子花式滑冰正在開展新歷史的重要關頭,在四周跳已經成為冰上好手的囊中物時,所有人都在問一個終極的問題:人類是否能在空中旋轉超過四周的1440度?

一群青春男兒揮灑他們20歲上下的黃金年華,用來努力地在空中轉出更多的角度,而在那些高速旋轉中,找尋著這個問題未知的答案。許多勇者衝撞著、跳躍又跌下,因為要熟練任何一招四周跳技巧,都不是簡單的課題,更遑論跳得更高、轉得更多。但是,羽生眼前的魔物、那股令他在大阪中央體育館冰場重摔落地的恐懼,還高踞在這些課題遙遠的後方。

四周半跳,也就是比起四周跳,還要再多轉半圈,話說回來,半圈也不過就是轉個身的小事。可是時時刻刻糾纏你我的地心引力,讓這個易如反掌的轉身,難如登天。

自2016年開始,羽生開始正式挑戰四周跳的三大關卡:後外點冰四周跳、後內四周跳、與後外四周跳。而在2016年末的NHK杯,短曲項目的開頭,打扮來自於對歌手Prince的致敬,嘗試後外四周跳失敗了;但就在隔日的長曲項目,在羽生自己決定的配樂大師久石讓的《Hope & Legacy》樂聲中,他首先要挑戰的,就是昨天失敗的後外四周跳。而當他順利落地的一刻,現場觀眾響起了如雷的歡呼聲。

AP_163321324825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久石讓快不更迭的鋼琴聲中,羽生的進擊尚未結束:彷彿從後外四周跳的成功中吸取了元氣,羽生接下來挑戰後內四周跳,顯得頗有餘裕。而當悠揚的弦樂響起,樂聲也顯得漸趨溫柔,而後外點冰四周跳也順利地完成了。儘管最終,羽生在過程中仍然因沒有完美完成連續動作而出現失誤,但是此時的他,已經成為了史上首位成功後外四周跳的男子滑冰選手。這次NHK杯的勝利,是他在連續2年,第3次獲得大賽金牌。而2018年平昌冬季奧運的目標,就在短短的1年後了。

不過,也許更重要的目標,在羽生成功挑戰了四周跳的幾項技巧之後,除了繼續熟練這些動作之外,那個無法逃避的終極挑戰——四周半跳,可能才是羽生最關心的難關。

而就在我們剛剛提到的那個令人殘念的2017年11月9日,他付出了挑戰難關失敗後的慘痛代價:在練習四周半跳失敗之後,羽生右腳踝韌帶拉傷,導致隔日的比賽只能放棄。自此至2018年2月中的平昌奧運男子個人賽之前,羽生放棄了所有的比賽,最終在明顯身體仍然不是最佳狀況的狀況下,達成了史上睽違66年的男子花式滑冰金牌二連霸。

AP_1815212080773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而就在他獲得了二連霸的偉大成績之後,似乎代表著可以專心準備挑戰那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奪得金牌隔天的記者會裡,羽生再次展現了冰場之上的霸氣。

「我想要挑戰四周半跳……如同我的恩師都築章一郎說的,Axel是跳躍中的王者。我想要讓四周半跳成為我的得意技巧……我希望將挑戰四周半跳作為目標。」這不只是一時的熱血,隔年在家鄉仙台舉辦的記者會上,羽生也公開表示,「我非常想要挑戰四周半跳……這不只是幻想,是我想要努力練習、而且熟練到能完全掌握的技巧,我想這是我必須要挑戰的目標。我想成為第一個在公開比賽裡完美表現四周半跳的人,這是我現在的夢想。」

在這些充滿霸氣的宣言背後,有著巨大的恐懼等著他:「首先,開始迴轉時就已經很棘手了。我很害怕,恐怖的感覺真不是開玩笑的。」已經成為滑冰界世界王者的羽生,竟然用上了「害怕」、「恐怖」這樣的形容詞,這可以想像四周半跳的難度,真的超出人類的想像——或者應該這樣說,也只有君臨滑冰界的羽生,才有資格為全人類,對這項違抗物理定律的大膽任務,以恐懼心獻上敬意。

不過,自從 2018年冬季奧運獲得金牌二連霸之後,獎盃與連霸已經不再是羽生最關心的事,從毫無間隙的比賽與練習中解放的羽生,幾乎僅以四周半跳,作為冰上生涯最後的挑戰。而這兩年間的努力,並非毫無成果。

「……但是在我心中,已經能慢慢看見,過去以來一直無法看到的四周半跳的模樣。」

2020年初,指導羽生的教練布萊恩奧瑟(Brian Orser)接受奧運頻道(Olympic Channel)的採訪報導,而這篇報導《對羽生來說,四周半跳是「體力活」》的標題,已經說明了一切:

「結弦跟我談過如何準備四周半跳,而雖然他一直都有非常美妙的滑冰技巧,不過我與他都同意,四周半跳會是一項非常要求體力的挑戰。必須在肉體狀況上達到極佳狀態,才能面對這項挑戰……當然,你還得再多跳高一點點,那必須付出更多的力量,而你不能只是硬撐上去,你必須擁有相對程度的體力。」

AP_180471811891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今年的肺炎疫情,強迫所有人放了一個似乎無止盡的長假,年初原本是滑冰界的熱季,但如今的重大比賽一個個取消。無事可作的體壇媒體們,在等待中,只能不停地詢問那個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羽生準備好了嗎?」但連奧瑟,也只能保證在這段隔離期間,羽生仍然持續保持著他的體能與精進技巧。

讓我們再看看羽生那張比實際年齡25歲還要年輕的臉龐,他要挑戰的目標只有一個,而他必須在意志力、技巧與體力上,都超出過去自己的高峰,才有能力完成那項前所未有的絕技。連他82歲的恩師都築章一郎先生,都對他挑戰四周半跳的目標,感到「心煩意亂」。

站在全人類最前列的這個清秀男子,想必肩上扛著我們都看不到、也難以想像的極大重力,想阻止他在空中,轉出那難以想像的1620度。而觀眾都在等待著,讓冰場再次下起小熊維尼雨。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