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 Food

最初的狗狗乾糧,要價一名技工整天的薪水:寵物食品的歷史解密

最初的狗狗乾糧,要價一名技工整天的薪水:寵物食品的歷史解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1936年《Popular Science》的採訪中,誠實的美國食物發明家Carleton Ellis承認,他不知道到底是骨頭形狀的關係吸引他的愛犬食用,還是他的狗兒不忍心看他失望,而假裝喜歡這個食物。

在你心中,寵物食品的合理價格是多少呢? 在古羅馬時期,狗主人便懂得在廚房自製狗食,但寵物食品產業的產品行銷正式崛起,則要從狗餅乾的發明說起,行銷創意與通路上不斷的推陳出新,今回,就與我一起從歷史中發掘商業觀點吧。

古羅馬時期的狗食

根據生物學家追溯, 狗陪伴人類已至少有3萬3000年的時間(Nature期刊)。根據文獻,人們在古羅馬時期,常餵狗以肉、大骨頭和燕麥奶為主要食物,13世紀時,開始有科學家Albertus Magnus明確指出人類不可以直接以廚餘餵養狗,有害狗兒的健康,在14世紀時,更有一位名為Gaston III, Comte de Foix的愛狗人士出書分享照顧狗兒的細節。當狗健康時,他餵食獵回來的肉,當生病時,則會為以羊奶、燉豆湯混和小肉塊餵食。可見當時寵物狗在人類心中已有很重要的地位,而所食用的還是以廚房能燉煮的材料為主。

shutterstock_170470132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狗餅乾的發明與產品定位

一直到1860年,一位美國技工James Spratt在英國利物浦船上,看見流浪狗在船上與河堤邊吃著水手們丟棄的乾糧,這些乾糧通常只是為了糊口,使用便宜的原料如麵粉、鹽巴等簡單混合,但可以保存長久,因此James Spratt靈機一動,使用麵粉、蔬菜、甜菜根和一個的神秘含肉配方,製成了第一款被商化的寵物食品(乾的狗糧),以一包50英鎊的高價銷售(相當於當時一名技工一天的薪水),定位主打高端族群,並在英國倫敦成立了他的第一間寵物食品公司——Spratt's。

1870年,他回到美國成立分公司,開始了更積極的行銷推廣,宣稱這一類的食品對狗的健康有益,並找了許多上流人士的狗做示範,建立品牌形象,在美國很快地打開知名度。1880年James Spratt辭世後,他的公司也成為上市公司。戰爭期間狗餅乾被視為奢侈品,銷量不如從前,而為了持續銷售,Spratt公司在一次世界大戰中提供了約12億5千萬塊狗餅乾給軍中的獵犬,顧了裡子也贏了面子。

shutterstock_165174645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誰才是真正的消費者?

而在1907年,另一位美國食物發明家Carleton Ellis根據美國屠宰場的需求,將「廢棄的牛奶」重新再利用,製成另一款以別於市面的狗餅乾,並設計為骨頭形狀,成為我們所熟知的milk bones骨頭餅乾。

但在1936年《Popular Science》的採訪中,誠實的Ellis承認他不知道到底是形狀的關係吸引他的愛犬食用,還是他的狗兒不忍心看他失望,而假裝喜歡這個食物(真愛)。但無庸置疑的是,這個形狀已經深深擄獲愛狗人士的心,在市場大蔚風行,也就是當決策者已被說服的情況下,與使用者的溝通只要看起來沒有太大問題,購買行為是可以成立的。

shutterstock_172260938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寵物大餐,多少錢才算合理?

狗糧剛發明時,狗主人開始使用狗餅乾取代正餐,甚至一度成為選美狗的主要食品,但20世紀後期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狗餅乾逐漸轉為點心,也由於餅乾多含高油脂與卡路里,在2018年調查指出,美國有將近56%的狗體重過重或有肥胖問題。而在近年,人們也開始積極推行天然飲食,更因為寵物餐廳的流行,許多餐廳也推出針對狗的餐點,做得連主人都看的垂涎欲滴,倫敦Chelsea更有一間餐廳做出了針對寵物狗的高級全餐,包括前菜、主餐和甜點,價值30英鎊,也製造了不少話題性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奢侈行銷並非僅專注於享樂,這項產品於行銷時指出以下幾點說服消費者:

  • 解決問題的實用性:天然、健康、舒適的環境。
  • 花錢購買的必要性:你最忠實的狗寶貝值得最好的照顧。
  • 取得服務的便利性:不用訂位。
  • 良好的訂價策略:在英國,若要吃上好的一餐,一個人50到100英鎊跑不掉,30英鎊在此就顯得相當平易近人了,而這也為奢侈行銷帶入全新的層面。
參考資料

本文經食物。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從寵物食品歷史解碼行銷〉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Cynthia

台灣長大的女子,拿過創業箱跑警察,也拿過pipet槍跑電泳,當過上班族也當過小老闆,當過主管也當過家管,歷經美國、台灣、新加坡的磨練後,正開啟我在西班牙的生活,原本以為是我計畫人生,後來才知道,我已被人生計畫,好險,我還喜歡。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