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tooed Sculpture

替古典眾神雕像做全甲刺青的藝術家——Fabio Viale

替古典眾神雕像做全甲刺青的藝術家——Fabio Viale Photo Credit:Fabio Viale,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義大利雕塑家Fabio Viale幫複製的經典雕像刺青,甚至不是單純上顏料,而是模仿在人體刺青,在大理石注入顏料。

文字:rippling

今年2月,高美館剛結束一檔與法國凱布朗利博物館合作的展覽《刺青–身之印》,展現了從古至今世界各地的刺青藝術,翻轉了許多人對人體刺青即是「犯罪」的既定印象。義大利雕塑家Fabio Viale也從事「刺青」,他則是運用了大眾對刺青的既定印象,做出系列創作。

Viale不以人體為畫布,而是在大理石複製的經典雕像背膀、腰腿上,創作出或雄偉懾人、或華美瑰麗的彩色紋樣——這些圖騰並非塗繪而成,而是猶如人體紋身一般,在大理石注入顏料。藝術家與化學家合作完成了這項技術。

02-tattooed-sculpture-689x1024
photo Credit:Fabio Viale,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於是,雕塑作品藉由此融合了藝術史與Viale所謂的「犯罪紋身」。然而,為什麼藝術家偏好使用經典雕塑做創作,而非創建自己獨有的雕像?Viale表示,藉由這種形式,使他能更深入了解原創作者及其經典作品背後的情感。

Viale認為,這樣的創作是在生與死、神聖與褻瀆之間的交會。這兩組之間的關係結合在一起,產生了牢固的連結,也產生了能量,激起人們的驚嘆。

07-tattooed-sculpture-1024x683
Photo Credit:Fabio Viale,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然而,藝術家也沒有完全複製這些經典作品。與原始羅馬雕塑相比,他的〈拉奧孔〉(Laocoön)幾乎獨留主角在場上,原作裡的蛇身都如超出隱形畫框,多餘一般地遭截斷。拉奧孔扭曲的身軀,胸背覆蓋著黑底的刺青圖騰延伸到手臂與大腿,宛如穿了件深色的開敞長外衣。細看身上繪圖,能瞧見15世紀畫家達・摩德納(Giovanni da Modena)作品〈地獄〉(The Inferno)的七宗罪。

Viale不僅使用名畫中的罪惡場景,也使用罪犯上的刺青圖騰為素材,例如在〈米洛的維納斯〉(Venus de Milo)與兩個手造型雕塑,則被俄羅斯囚犯身上的刺青圖樣所覆蓋。

04-tattooed-sculpture-1024x764
Photo Credit:Fabio Viale,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