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Dating

酒過三巡,我們總會咬牙切齒地罵著那些英國男孩:「約會」到底算什麼?

11 May, 2020
酒過三巡,我們總會咬牙切齒地罵著那些英國男孩:「約會」到底算什麼? Photo Credit:Kelly Robinson on Unsplash

喝醉時我們會咬牙切齒地罵著那些英國男孩,他們是如此理所當然地活著,理所當然地在戀愛中橫徵暴斂認為整個世界都該繞著他們轉、理所當然地傷害和消失卻又故作無辜,但我直到今天,也仍學不會「約會」到底是什麼東西。

酒過三巡,一群亞洲女孩子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討論起「約會文化」(Dating)是什麼。那時我們甫搬到英國,首次練習面對所謂的「約會」,過去習慣的關係順序被打破,不再是確認彼此的關係、約會、接吻、上床,關係的確認被模糊了,即便對彼此說了喜歡也不代表進入關係。「We just have fun」、「We are hanging out」,當不止一次聽到英國男生雙手一攤這樣說時,我們都懵了,到底喜歡算什麼?「約會」算什麼?

約會 ,多麽複雜的狀態。

英國男生反倒質問我們為何總是急著想確認關係,執著著關係的界線。在他們眼中,人和人相處該要是慢慢來,逐漸摸索出個形貌,我們往往迅速進入關係,交往後才發現和對方不甚熟悉,運氣好每天在彼此身上發掘甜蜜、運氣差就是整天在磨合中讓愛情一點點熄滅,甚至因為「男女朋友」難去處理面對問題,情緒勒索伴隨關係而來。

約會 該是種練習,他們開示,去練習面對關係的多樣面貌,去練習探索對人的想像。

好吧,我們來試試看所謂的約會。時下約會軟體興盛,人們在上面流動寂寞與情慾(其實只要有心,什麼網站都撩得起來),刻板印象中的英格蘭男生通常髮線有點高、不然就是髒金色或暗棕色短髮,常常抱著一個小孩但又用驚嘆號標注「THIS IS NOT MINE」,沒抱小孩的會抱著大狗,再沒東西抱就會五六個男生一起在花園烤肉,手上一人拿著一杯Prosecco(有常識的會把自己圈起來、再有一點良心會幫朋友打馬賽克,但更多時候就是一團人合照搞不清楚誰是誰)。

滑起來清一色這樣的確荒謬的有點好笑,還好倫敦是大都市,不會受限於這個族群,異性戀女性對人類的偏好很輕易地就能被滿足。另一個好處是倫敦人大多願意喝酒吃肉,乍看之下有點低的標準,但想想荷蘭的約會軟體打開來清一色Vegan、Yoga和騎腳踏車通勤,就覺得約會不用煞費腦筋找素食餐廳的倫敦挺好。

英國花花公子朋友特別囑咐照片選擇越自然越好,不需要勉強自己非得很辣很性感(當然如果是的話,也不用勉強自己看起來很文青),選張笑得燦爛開開心心的照片便非常有魅力了,至於老有異男剛配對上三秒就問有沒有更多照片、要不要上床,也不用急著認定對方就是色狼,直接取消配對就可以了,三秒就約炮的人通常床上動起來也大概三秒。

終於進入約會步驟後,兩人開開心心晃呀晃,但這狀態需要維持多久視人而定,有些人約會一週就跑去結婚,有些人約會約了兩年還沒交往......好吧這真的蠻久的,然而大家開心就好不要想太多,約會沒有所謂的KPI,別給自己和對方無謂的壓力。

偏偏更多時候,約會並沒有所謂的開出美好戀情,最常面對的其實是人間蒸發(Ghosting)。人間蒸發堪稱整個約會文化中最惱人的一個部分,人們享受不在關係裡的自由、同時也不需要承擔關係的責任,本該要是快樂收場,兩人各自享受起新生活,然而大多時候關係愕然而止,一方已經走遠、另一方卻留在原地左顧右盼不知如何是好,更糟糕的是對方完全斷了聯繫或者不願回覆,一顆心空蕩蕩的懸在那,像是浪漫愛情劇的戲台突然變成處刑台般。

聽起來夠心碎了,我都還沒講到約會過程中的曖昧不明、以及這段關係到底是不是單一(exclusive)等常見的問題。

喝醉時我們會咬牙切齒地罵著那些英國男孩,他們是如此理所當然地活著,理所當然地在戀愛中橫徵暴斂認為整個世界都該繞著他們轉、理所當然地傷害和消失卻又故作無辜,總有個女孩說著說著眼眶一紅眼淚就簌簌地落下來。我想起某次舞會結束時我和壞男孩朋友打打鬧鬧往外走,一個身材火辣的西班牙女生就堵在門上,手一橫,一副若無其事地樣子看著我說「能給我們點時間嗎?」

請請請。她拉著男孩走,唇抿的白,那樣子與其說是瀟灑,反倒有種兒時電視劇裡民女哭倒開封府衙門的況味。

過了半晌,男孩走向我說著要送我回家,越過他的肩膀,我怎樣也看不清西班牙女孩的臉龐。而又過了一年我在東京重新遇到壞男孩時,他苦笑著說著自已想穩定下來卻找不到對象自是後話。我常常必須告訴自己那些Ghosting並不是我的錯,很多時候一段約會的終止是因為時間吧,時間對了錯了決定最後的走向。

我相信那個西班牙女生現在一切都好。

想起來有次在約會軟體上碰上了個中年英國大叔,開頭稱讚了我幾句後就問要不要去Torture Garden玩,Torture Garden是倫敦著名的戀物和BDSM派對,場地不特定、裡面發生的事也不那麼特定。熱愛柏林夜店的我照理來講即便不去也會興奮地追問各式細節滿足求知慾,但那天的我卻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抓狂痛罵該名男子怎麼會在剛認識女性時提出性邀約,多麽的失禮。

出乎意料的,男子沒有消失,反倒好聲好氣地解釋他只是想要盡快確認我們彼此對於約會的想像,並耐心解釋Torture Garden的運作方式給我聽。

即便後來沒有見面,但我仍敬這名男子為紳士,他願意花時間成本意進行這個嘗試,尤其他明確的提起確認彼此對關係想像與需求這點,實在有種、和同事報告專案的氛圍。

至於約會到底是什麼,我始終朦朦朧朧沒個答案。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