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jowoo

黑眼影、破洞口罩,宛如《小丑》裡的主角:Bajowoo正在擾亂時尚世界

13 May, 2020
黑眼影、破洞口罩,宛如《小丑》裡的主角:Bajowoo正在擾亂時尚世界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本回拜訪了龐克風格設計師,99%IS-的主腦Bajowoo,Lady Gaga和Justin Bieber都曾經穿上他的作品。

文字:Freddie Tsang

從黑色的眼影到標誌性的破洞口罩,再到有著大膽顏色組合的髮型,99%IS-的主腦Bajowoo(原名Park Jong-woo)都是如同獨角獸一般珍稀又獨特的存在。多年以來,這位設計師一直沈浸在自己龐克風格的世界中,並用反時尚原則的設計來打破奢侈品主導的時尚世界守則。儘管Hip-Hop音樂佔據了近幾年的主流,但Bojowoo仍然以自己強烈的風格為Punk音樂招徠一些Hip-hop音樂的忠實粉絲,如Travis ScottOffset以及Playboi Carti

本回我們拜訪了Bajowoo位於首爾的工作室。Bajowoo與我們分享了他是如何擾亂時尚世界的,以及作為設計師,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破洞的口罩是你的標誌,但最近你好像把那個洞被補上了,是因為的疫情的原因嗎?


是的,疫情很危險,所以最近我把它補上了。其實我並不是總在口罩上開孔的,開孔與否要取決於當時的環境。

Q:能詳細解釋一下嗎?

我的口罩有兩個作用:「隱藏」和「微笑」。當你需要微笑的狀態,那個洞可以讓你看上去正在微笑;當你需要獨處,或者隱藏你的感受時,你就可以使用「隱藏模式」。然而,口罩最初的作用就是「隱藏」。說實話,我原本打算在這個月推出一款名為「SILENCE」的黑色口罩,但由於新冠疫情的原因,製作工作被迫中斷。

Q:因為現在口罩的需求大大增加了。

現在的價格其實已經趨於合理了,但我想,在疫情開始時的價格真是離譜。人們趁此機會開始大量囤面具,尤其是有很多外國人,會在韓國購買口罩然後寄出去,我經常在Instagram上看到。目前口罩已經全部售罄了,而且在當下,往韓國外出口口罩是違法的。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你是從什麼契機開始戴口罩的?

原因是我喜歡龐克文化和騎摩托車,所以我從小就開始製作、佩戴皮質口罩。當我搬到日本留學時,我也習慣於戴現在這種口罩。口罩在日本很流行,因為日本人很不喜歡因為不戴口罩而給別人造成麻煩。我的肺也不是很好,所以我每天都會帶口罩。我不是很介意被人會不會認為我打洞的口罩是為了特立獨行,我打洞純粹是因為口罩很悶,鼻子會很癢,我也需要喝水。因此有一天我開始在口罩上打孔,這樣我就可以用吸管喝水。說實話,戴口罩並沒有什麼特殊原因,一旦疫情好轉,我會重新生產我自己的口罩。

Q:你是什麼時候第一次以「Bajowoo」的身份活動的?

在中學時期,我和一幫玩樂隊的一起,我會給他們做衣服。在當時,能做出給樂隊穿的衣服的商店並不多,所以我就想自己做一點能給這些男孩穿的衣服。有一次我想穿格子褲,所以我用蠟筆給我的褲子上了色。在高中的時候,我開始考慮以後要靠什麼為生,樂隊的朋友們都建議我去學設計,所以我考進了時裝學校,並在畢業後的第一天參加了東京時裝展,我想那天就是Bajowoo的生日。

Q:你第一次公開發售的是什麼東西?

那是在2011年,我大學二年級的時候,開始嘗試99%IS-這個項目。當時我只有21歲,還沒有考慮好日後的工作,所以開始嘗試自己的品牌。我做了一些具有七八十年代龐克青年風格的單品,並在一家名為BerBer Jin的日本古著店進行售賣。當時我大概只有300萬韓元。因為我沒有足夠的資金,所以有時候我得等上一件夾克賣掉了,才有錢去買另一件。這家店有一個很有趣的活動,讓年輕設計師根據自己的個人風格來訂製他們的牛仔夾克和牛仔褲,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舞。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還有哪些設計師參與了這個項目?

Christian Dada、Wacko Maria與Mihara Yasuhiro等等。你大概也知道,我創作的內容其實並非完全與眾不同的,日本有著悠久的搖滾風格和堅實的搖滾粉絲基礎,所以我其實也有很好地和聽眾們溝通。

Q:如你所言,在那個時代,龐克和搖滾文化可能與韓國時尚相離甚遠,那你為什麼不考慮留在日本繼續發展?

最初,我在韓國和日本都發佈了我的作品,而購買我作品的人群大都是韓國學生,由於簽證問題,他們中的大部分最終都會回到韓國,我也有過類似的經歷。幸虧有過這段體驗,現在韓國和日本都有我的合作夥伴。即使是現在,我的毛氈材料和針織產品也來自於日本。這些人就是我說的1%的人,他們不屬於同一個公司或者團隊,但他們各自負責產品的一部分。而我們的問題,也隨著獲得Samsung Fashion&Design Fund獎項之後得到瞭解決。

Q:剛才那些是1%,那剩下的99%是誰?

這是一個諷刺的說法,其實這個名字的解讀是,99%的創造都來自於1%的人,這意味著1%的人可以得到他們想得到的一切。在國外旅行時,我經常能遇到那1%的人,也會和他們打招呼。1%無處不在。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你認為龐克精神也是這其中的一部分嗎?

最初,我覺得我對時尚並不是很瞭解,我只是試圖想讓別人覺得我很酷,然後才意識到我並不喜歡別人所謂的「時尚」。我嘲諷地想:「他們購買衣服只是為了在別人面前看起來好看,但他們也許從來就不喜歡時尚?」這種想法最後還是發生了改變,我意識到,與他人和諧相處,並共同分享有著相同追求的快樂,與我對時尚、潮流的定義無不相同。我只是想和別人分享我喜愛的東西。

Q:是什麼讓你產生了這樣的改變?

以前,我最在意的是我自己的享受。我一直很崇拜龐克文化、青年文化,以及這些文化衍生的風格,這是我最喜歡和追求的,也是我在時尚領域的嘗試。然而,如果不論我把我喜歡的這些文化呈現得多好,如果無法分享給其他人,那就毫無意義。通過每一季度的設計,我都意識到,和更多人分享我的快樂,最終也意味著我本身快樂的疊加。

Q:享樂主義是你的終極追求嗎?

我首要考慮的是那些購買了我的作品的人,而非我自己的樂趣。如,綁帶褲的拉鍊通常朝後,而我會把它們放在前面,這樣坐著會更舒服;我還會把皮夾克的右袖做的比左邊短一點,這樣方便吉他手穿著,因為在演奏時右臂的幅度會比左臂更大,因此也會延展得更長。通常我會把它們裁短3釐米,但在演奏時它們仍然會被拉長5釐米左右,帶著這個想法,我開始測量周圍人的身體,包括滑手與鼓手等,我很享受這個過程。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這就是Gopchang Pants誕生過程嗎?

當我第一次看到綁腿褲的時候,我就一直想知道它的設計靈感來源於何。就如我之前所說,一個設計或者一種潮流的靈感往往來自某種文化背景或者功能的需要。事實上,Gopchang Pants是一款反映了個人態度和風格的產品,不論東西方人種的身材差異有多大,它都能很好地包容。腿短的人可能會喜歡褲子上的褶皺,而身材高大的可以通過調整繩子來展開褶皺。

Q:你所記得的印象最深的一次合作是什麼?

有兩個,一個是和George Cox的第一次合作,我一直是他的粉絲,因為他設計的鞋款是一個龐克小子的必需品。所以,在我準備我個人的第一個系列時,我向他提出了合作的邀請。在我提出報價之後,我意識到我的作品中並沒有太多能用於展示的單品,我只能說:「我真的很喜歡George Cox,他的鞋子我會穿到鞋底磨破為止。」而他們的回答是:「你很有趣,我們開始吧!我們來做50雙,可以嗎?」這就是和George Cox第一個合作系列的由來。

另外一個,其實嚴格來說不算是合作,而是有我們Logo的YKK拉鍊。我們主營皮衣,而這個產品需要很多很多的拉鍊,所以我們開始尋找一個靠譜的供應商。我們去了YKK詢問是否可以在拉鍊上打上我們的Logo,他們的回復是我們必須訂購至少1000條,才能這麼做,儘管我們只需要一個。幾個季度以來,我們一直在試圖說服他們,並花了大概兩年,才終於有了99%IS-款的拉鍊。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Bajowoo經常被和世界上的音樂人與藝術家聯繫在一起,最近你最關注的韓國年輕藝術家是誰?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HYUKOH,我們經常會碰面、聊天,關於他的興趣,或者他樂隊的近期企劃,當然還有我的興趣以及99%IS-與之產生的矛盾。這對我有很大的啓發,我想這是因為他具有地下音樂人的背景,起初,HYUKOH的CEO會來觀察我們的會面,因為他覺得我的裝扮很奇怪,估計是擔心HYUKOH跟我玩會「學壞」;當然了,我們現在也都是朋友了。我用於2017年和2018年新品發佈的歌曲都是由HYUKOH創作的。

Q:你在國外似乎比在韓國更受歡迎,你是如何被大家認識的?

這得歸功於Lady Gaga。我在留學期間,Lady Gaga來了東京,並表示在3天的行程內只穿著日本品牌的服飾,我的作品有幸成為了其中之一。Justin Bieber也碰巧穿著了我的皮衣。在2012年我的第一個系列發佈之後,我成為了第一個在Opening Ceremony平台上賣給他衣服的韓國人,這是他本人告訴我的。

Q:當然,Pharrell Williams在2019年拜訪首爾的時候也來參觀了你們的showroom。

是的,有天醒來,我發現我的Instagram上多了很多粉絲,我一開始還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是我發現Pharrell突然關注我了,並開始給我點讚。很久之後,我在一個日本的活動上遇見了他,他從50米開外就向我打招呼。這是我們關係的開始,從那之後我們就一直通過Instagram保持聯繫。有一天我聽說他要來韓國,於是我給他發信息:「聽說你要來首爾?要來參觀我們的showroom嗎?」他給我回的是:「你在哪?我這就來。」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你們的關係似乎很不錯。

有一次,Pherrell給我發了一段很長的信息,說想借我們的衣服去NBA的活動,他也這麼做了,但最後我又收到了一條信息:「你能送給我嗎?」於是我就送給了他,他就是這麼誠實。這也成為我們關係中很有趣的一段,這也是我認識Offset的開始。之後的不久,Pharrell邀請我去他家,我們的關係從朋友變成了合作夥伴。2018年,我們在Euljiro發佈了一個Pop-up系列。

Q:最近有什麼新系列的發佈嗎?

我正在設計Travis Scott在Coachella上會穿的Gopchang Pants。我不打算收錢,但是我會做兩條,一條給自己,一條送給他。不是別有用心,只是想留給自己一個美好的回憶。對了,我們還將在自己的9週年紀念活動上與Nike合作,但是目前還不能透露太多。

Q:買手店也在99%IS-成長至今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們與10 Corso Como you這深厚的情誼,多虧了這家店,我們才得以舉辦兩次Pop-up展覽以及一次特殊展示;Boon The Shop也是很好的合作對象;H. Lorenzo則是我們眾多合作店鋪中很特殊的一個——我們共同進行了使用炸藥對皮革進行破壞的項目,以及近期的Strip Club膠囊系列也是獲得了他們的大力支持才得以順利進行。H. Lorenzo像一位導師,是使我對自己的衣服進行重新審視的重要人物,他曾對我說:「你是唯一能做到的人。」這句話至今仍在鼓舞我的創作。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4_a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於Bajowoo而言,首爾是一個怎樣的城市?

這曾經是一個充滿仇恨的城市,我滿眼看到的都是我無能為力的事實。所以,我過去經常做一些單品,帶有「SEX,SHIT,SEOUL,SIBAL」的字樣。現在看來,這更是愛恨交加的體現,我現在就常住首爾,我也很開心我在盡我所能地改變它。

Q:99%IS-的下一個目標在哪?

我不想讓99%IS-變成一個有著特定身份標識的品牌。我想把99%IS-放在最困難、最有趣也是最遙遠的位置,我在構思一種現實世界中不存在的設計方式。最重要的是,我希望能以「平行」的方式引導我自己,而非向著一個更高或者更低的目標前進。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