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

這一切都要從Spin說起——林哲儀談5張90年代電子專輯與搖滾電音〈重生〉

10 May, 2020
這一切都要從Spin說起——林哲儀談5張90年代電子專輯與搖滾電音〈重生〉 Photo Credit:林哲儀提供

開始創作後,如今與代表台灣搖滾樂的伍佰合作,這次,就讓我們回溯到那個「大家小時候都去」的Spin,與影響林哲儀最深的90年代電子專輯開始說起。

DJ、唱片行老闆、樂評、音樂製作人,DJ Mykal a.k.a.林哲儀一直都很斜槓,但從沒離開過音樂圈。若你聽過他的場,就會知道他對熱愛電音混搖滾的熱愛。開始創作後,如今與代表台灣搖滾樂的伍佰合作,這次,就讓我們回溯到那個「大家小時候都去」的Spin,與影響他最深的90年代電子專輯開始說起。

開一家放滿自己喜好的唱片行——[email protected] Records

「因為買不到唱片。」這是林哲儀當初開唱片行的動機。大學時代開始在Spin當DJ,當時他苦於買不到進口的CD與黑膠。「那個年代有很多電子舞曲的混音版都收錄在單曲內,但這些單曲只有少數唱片行會進口,那些唱片後來會直接送到舞廳給DJ們挑,一般人要買到的機會實在太少,只好自己開一家,但最大的重點就是我想要進口12寸的單曲黑膠。」

日本旅行時,林哲儀發現當地有許多獨立唱片行都藏在大樓裡,覺得很喜歡這種感覺,與其說是唱片行,不如說是收集自己喜歡的音樂、小物、服飾,然後與喜歡的人分享的一個小社團。對於大學時代曾在玫瑰唱片工作過的林哲儀,可以開一家完全以自己的喜好為指標的唱片行,是件很開心的事。

2Y7A7340ok
Photo Credit:林特

我小時候都去Spin

現身為滾石電音的頭頭,其實林哲儀高中時期聽的是重金屬,直到大學被唱片行打工的夥伴帶去Spin玩,才開啟了對電子音樂的接觸,那是一個台灣90年代專門放搖滾與電音的傳奇夜店。「雖說到Spin感覺像是去玩,但我倒覺得像是在做功課,聽許多從沒聽過的音樂。在Spin有個好處就是離DJ台很近,可以趴在DJ台上偷看唱片的圓標,如果是真的喜歡卻又看不到,就會去問現場的DJ,問著問著就成了Spin的駐場DJ,不過當時沒想太多,只是為了想免費聽那一大面牆的唱片。」

2Y7A7302ok
Photo Credit:林特

造就林哲儀的5張90年代電子專輯

#01:Chemical Brothers 〈Dig Your Own Hole〉

R-2294817-1319736952_jpeg
Photo Credit:Chemical Brothers

#02:The Prodigy 〈The Fat of the Land〉

R-26194-1300100128_jpeg
Photo Credit:The Prodigy

「The Chemical Brothers和The Prodigy對我來說意義是一樣的。」小時候的林哲儀是一個metal kid,又從電音搖滾混血的Spin開始DJ生涯,「搖滾電音」因此成為林哲儀放歌的重要註冊商標。「這2張專輯把電子與搖滾放在一起之外,也打開了我的耳朵。」

當時The Chemical Brothers發的DJ mix專輯對DJ放歌是一個範本,而Spin的混合放歌方式,其實對只放單一類型的DJ來說,算是相對另類,有點像旁門走道、不按牌理出牌。當時的這2張專輯對林哲儀來說是很大的鼓舞,也是很大一劑強心針。


#03:UNKLE 〈Psyence Fiction〉

Psyence-Fiction-1534797768-640x640
Photo Credit:UNKLE

UNKLE的James Lavelle影響了林哲儀對音樂的感覺,也影響了他對任何事的美學。「我是一個對喜歡的東西會追根究底的人,除了喜歡UNKLE的音樂之外,唱片封面設計我也很喜歡,這張專輯出了6種不同的裝幀設計,我全都收藏了,包括日本版。」

日本版與英國版的唱片封面設計不一樣,林哲儀在仔細研究後才知道原來日本版是由Skate Thing(中村晉一郎)設計,他是潮流品牌A Bathing Ape猿迷彩的設計師,也是裏原宿的傳奇人物,之後林哲儀又發現James Lavelle很常穿A Bathing Ape的衣服,而且他表演時身旁站著的日本人,就是NIGO。

「這一切就都連起來了,從此以後我也開始對裏原宿文化開始產生興趣,一腳跨進潮流的領域,也開始留意音樂與時尚的聯名。這張專輯打開我這20年對很多事情的喜愛與欣賞角度,對於電子音樂能做到廣度與能影響到的範疇,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指標。」


#04:電気グルーヴ Denki Groove 〈A〉

R-114492-1294021195_jpeg
Photo Credit:電気グルーヴ

這張專輯把techno、eletro,與J-pop甚至日本歌謠的元素融合在一起,是一張不折不扣的電子音樂專輯,感覺上好像很實驗,卻曾經登上日本Oricon排行榜第3名,被主流市場肯定,成為一張商業專輯。「一張質量很高的電子專輯,卻同時打開大眾市場,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上面4張90年代的電子專輯,對我來說都帶有相同的意義。」林哲儀說。


#05:Aphex Twin 〈Richard D. James〉

500x500
Photo Credit:Aphex Twin

這張則完全是個人喜好,林哲儀說:「Aphex Twin像是一個完全無法被取代的神經病,他可以做出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音樂,沒有框架也沒有限制,直到現在聽他做出來的東西,還是不覺得過時。Girl/Boy Song用了很大量的Jungle節拍,還加了弦樂,結構很奇怪,卻很好聽。」除此之外,專輯使用了Aphex Twin的本名,也是讓林哲儀很喜歡的部份。


與伍佰的〈重生〉

說起這次與伍佰的合作,「想要讓更多人聽到喜歡的音樂」是他最初的出發點。

林哲儀的職涯裡有很大一部分是樂評、企劃等文字工作者,在製作任何企劃之前,他習慣先把資訊梳理清楚,讓人先有背景概念,才把音樂推出去,「但我同時也想,如果要讓聽眾對我想推廣的音樂更有興趣,用更沒壓力的方式是不是比較好。」

回想在Partyroom當DJ的那段時間,一般來說酒客就是去喝酒,音樂只扮演著炒熱氣氛的角色,但是當林哲儀把他在Spin的那套方式帶去,他發現大家並不是不聽非主流的音樂,只是沒機會聽到而已,「在Partyroom的好處就是可以直接面對大眾,並且得到大家對音樂最直接的反應。」

或許推出自己喜歡的音樂,並讓大眾也喜歡,就要透過大眾容易接受的方式。「我想做一首『有搖滾味道的電音』,在腦子裡面第一個浮現的當然就是伍佰老師。」

從最早的〈樹枝孤鳥〉到明顯加入電子元素的〈雙面人〉,還有無視主流市場、最任性的電音專輯——莫文蔚〈一朵金花〉,伍佰的音樂中一直都是搖滾帶點電子,「就DJ角色來說,〈雙面人〉延伸的混音專輯〈人面鯊〉,當時還找了我的偶像Adam Freeland來做remix,這樣串起來,如果我要做這個大膽的嘗試的話,當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邀伍佰老師。」

提出邀約後其實伍佰老師很快就有意願合作,「當我收到〈重生〉demo時,歌詞和主題完全震撼了我,就更想要把這首歌做好,希望呈現出來的樣貌,是一般人很容易接受的搖滾電音,所以一直修改,前前後後把檔案丟進垃圾桶裡不知道幾次。」

林哲儀的求好心切,在做〈重生〉第一版編曲時的複雜心情,或許被伍佰這樣資深前輩的耳朵聽出來了,「畢竟他是出道30週年的大前輩,我真的自己創作也才3年,當時很擔心資歷上的差別,作品達不到他的門檻。但是他回了一句讓我差點哭出來:『你是林哲儀欸,你做出來的東西就是有林哲儀的味道,你為什麼要擔心這個。』」

重生_宣傳照02
Photo Credit:林哲儀提供
〈重生〉

「於是重做的第二版,在完全未修改的狀態下過了。「我覺得伍佰老師可以聽得出來音樂背後的思路是不是純粹,想太多而產生的作品,容易被聽出來,當然很直接的感動也是,於是我『重生』了。」林哲儀說。

當你在聽〈重生〉的時候,不會想到「這是一首電音」,也沒有明顯地從音樂類型去切入,而是單純覺得好聽、被感動,「那麼我做這樣的嘗試便是成功了。」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特

自從十年前被稱讚有攝影眼後就一直進行著各種用眼過度的工作,同時試著把過盛的觀察力用在說故事上頭。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