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teteyo Adachisan

人可以斷捨離到什麼程度,回憶能不能也一起處理掉——《丟掉吧,安達女士》

人可以斷捨離到什麼程度,回憶能不能也一起處理掉——《丟掉吧,安達女士》 Photo Credit:《捨ててよ、安達さん。》

感謝物品並將其擬人化,親自感受物品是否能讓自己心動,最後斷捨離。《丟掉吧,安達女士》基本上複製近藤麻理惠的整理法。只是來到本劇,物品的擬人化是真的變成一個人,主人與物品之間一來一往的互動,某種程度是自我辯解,卻也是以物品出發的哲學性思考。

斷捨離這個概念,從1976年沖道瑜伽創始人提出,再到其弟子山下英子發揚光大,近年又多了一位近藤麻理惠將「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推廣到全世界。似乎在這個物質資本主義的現代,一切從簡的整理法,必須從「心」開始才稱得上整理。

而這樣的概念,早在2016年由夏帆主演的《我的家空無一物》(少物好生活),便曾描述多一物不如少一物的丟東西魔,泰國電影《就愛斷捨離》也曾針對近藤麻理惠的怦然心動法表達質疑。

人可以斷捨離到什麼程度?把東西丟掉就真的能把回憶處理掉嗎?疫情之際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多,大掃除也成為某種打發時間的方法。在此之前,先來看看安達祐實主演的《丟掉吧,安達女士》

演員飾演自己的偽紀錄形式早已不稀奇,但是這一季同時有笨蛋主義(バカリズム)的《住住2》《有村架純的攝休》,再加上安達祐實這部,或許也可以說明為什麼《雙層公寓》會在日本爆紅。這種似真似假的模糊,也成為某種心靈上的療癒。雖然《丟掉吧,安達女士》更多的是對安達祐實本人的治癒。

童星出身的她,以《無家可歸的小孩》爆紅,那句「同情我的話就給我錢」甚至登上年度流行語大賞。現年38歲的安達祐實,更以不老童顏為人稱羨,近日更登上《CanCam》雜誌封面,成為該雜誌創刊以來「最年長」封面人物。

雖然擁有一張不符合年紀的童顏,安達祐實的戲劇之路往後卻多以客串為主,距離她上一部連續劇主演已是2010年的事情。睽違多年的主演來到了自由度滿分的深夜劇,描述參與雜誌企劃的安達祐實,面對家中一個個捨不得丟掉的東西,該如何斷捨離的故事。

超現實一直是導演大九明子擅長的拍攝手法,過往在電影《被愛妄想症》《一定要結婚嗎》也皆曾展現她俐落的虛實切換,來到深夜劇更顯得收放自如。與《有村架純的攝休》第4集一樣,本片以「夢境」呼應演員飾演自己的虛幻,更透過一場夢作為自我省思的再現。

感謝物品並將其擬人化,親自感受物品是否能讓自己心動,最後斷捨離。《丟掉吧,安達女士》基本上複製近藤麻理惠的整理法。只是來到本劇,物品的擬人化是真的變成一個人,主人與物品之間一來一往的互動,某種程度是自我辯解,卻也是以物品出發的哲學性思考。貫地谷栞大概也沒想過,自己會飾演一片DVD。

「我一直都是那部作品裡的安達祐實。」

一如前面所說,本片其實是安達祐實送給自己的治癒。被視為安達祐實代表作的DVD,其命運卻是永不見天日被夾在書與書之間,最後DVD精疲力盡地說著「就算我不在你也一定毫不在意,既然如此,請果斷地扔掉我!果斷地!」明明心中有那麼一點在意,卻又不曾正眼看過。

近藤麻理惠曾說,整理不是把東西收好,而是找出那些真正帶來快樂的東西,並把其他東西丟掉。當我們留著被視為「安全感」的寶物時,某種程度上也成為不願往前看的藉口。放到安達祐實身上,她被束縛的不是無家可歸的小孩,而是來自世人的眼光,丟掉過去的自己之於演員,就是要拋棄角色的形象,活出真正的自己,「丟掉吧,安達女士」。

泰國電影《就愛斷捨離》以戲劇化的方式,展現斷捨離可能帶來的悲傷與離別,甚至是某種自私的抉擇。《丟掉吧,安達女士》第一集中,反而將斷捨離以喜劇方式呈現,擬人化同時也是設身處地著想被丟棄的物品,畢竟日本丟垃圾的回收方式,可是出了名的嚴格。

不是要丟的東西,而是bye-bye List。正因為世界處於令人崩潰的狀態,重新整理好自己似乎也變成唯一能做的事情,令人禁不住大笑的《丟掉吧,安達女士》也成為足以聊慰人心的作品。

同場加映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