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Wars

《星際大戰》的2位機器人,感情其實不如你想像:C-3PO與R2-D2的陳年恩怨

《星際大戰》的2位機器人,感情其實不如你想像:C-3PO與R2-D2的陳年恩怨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事實上,C-3PO與R2-D2之間的關係不如我們想像——他們並沒有建立什麼革命情感,反倒互相攻擊、互看不起,他們是相見兩相厭的仇敵。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如果舉辦一場「宇宙間感情最好的機器人」比賽,冠軍應該會是C-3PO與R2-D2。在多達9部的《星際大戰》系列電影裡,這尊金閃閃的禮儀機器人C-3PO,以及全身搭載一堆「怪機絲」的圓筒機器人R2-D2,無一缺席地通通出場。幾乎每一個《星際大戰》歷史裡的重要時刻裡,它們都在現場,並且攜手共度許多絕體絕命的難關。而事實上,飾演它們的演員,之間的關係不如我們想像——他們並沒有建立什麼革命情感,反倒互相攻擊、互看不起,他們是相見兩相厭的仇敵。

C-3PO與R2-D2的陳年恩怨 

bt7vnjdqkt2013fiom2gau3cx2vyg0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2016年8月,飾演R2-D2的演員肯尼貝克(Kenny Baker)過世,各界紛紛獻上哀悼,而與他同為星戰電影全勤族的安東尼丹尼斯(Anthony Daniels)也在推特上傳達了他的心情:「很難過聽到肯尼的噩耗,他是元祖卡司裡的一人,他因經典的R2角色而成名。許多星戰粉絲都會永遠地懷念他。」

再看一次這則悼詞,你會發現其實大有文章:一般正常的悼詞,通常都會寫到自己與逝者之間值得懷念的回憶。或者感謝他帶給自己的影響、或者表達自己的不捨心情——就像飾演路克天行者的馬克漢米爾(Mark Hamill),他就稱貝克是他「一輩子的老友」。

但是丹尼斯的悼詞幾乎比報紙的訃聞還要冷冽,他只提到貝克是星戰老卡司,而老粉絲們都會懷念他——他甚至沒有提到自己會不會懷念他。而從多年來他對肯尼貝克的評價,我們知道他絕對不會,反而可能還有點欣慰。

在《星際大戰》裡,C-3PO有句對R2-D2說的難聽台詞:「我受夠你了,滾開,你已經功能故障一整天了,你根本就是一團近視垃圾堆。你不要肖想求我幫你了,因為我不可能會幫你。」真難聽,沒想到機器人也會diss機器人,而且diss得還特別難聽。雖然這時還是1976年,星戰歷史尚未正式開展(沒人知道這部電影未來的發展),但是這句台詞彷彿已經在暗示丹尼斯與貝克之間的未來齟齬史。

螢幕快照_2020-04-23_下午12_05_26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說來詭異,丹尼斯在演出《星際大戰》前,沒有什麼電影表演成績,但是年紀較大的肯尼貝克,身為侏儒,已經在許多受歡迎的舞台劇與喜劇演出裡表現出色。菜鳥竟然敢嗆老鳥,這實在是不可思議。但是,按照貝克的說法,他認為丹尼斯本來就是一個沒有禮貌的粗魯傢伙,因為他甚至連對喜愛他的粉絲都很沒禮貌,更遑論跟他一起工作的演員前輩們。丹尼斯曾說自己喜愛獨處,但對於貝克來說,丹尼斯與其說是喜愛獨處,不如說是孤僻——丹尼斯根本不跟其他《星際大戰》的演員一起玩。演出這部製作過程歷經各種災難的電影,大多數的演員都建立了甘苦與共的情誼——甚至有人還祕密交往了,但是丹尼斯跟所有人都保持距離,根據貝克的說法

「他一點都不想融入大家,他始終都自主隔離,也不想跟我們任何人喝一杯,有次我跟他說聲哈嘍,他馬上就轉過身去,然後邊說『啊你是沒看到我正在聊天嗎?』我還真沒看過這麼花俏的生氣方式。我從來沒有被人這麼羞辱過,我氣死了,這實在是不可理喻。」

丹尼斯到底是在孤僻什麼?也許,飾演C-3PO是一件如此令人發瘋的苦差事,令他不想在片場與大家打成一片。至少,就時常需要跟他站在一起的貝克來說,他知道丹尼斯有多辛苦。「他永遠都需要比我早一個小時到片場,因為他必須塞進那身機械裝,而我跳進R2的身體只需要5分鐘就好。當我們下戲時,工作人員只要把R2拔起來,我就出來啦!」這過程有點搞笑,不過丹尼斯就沒那麼順利了,「丹尼斯需要再花一個小時,把他身上的盔甲卸下。所以,這也是我們很少見面的原因。」

丹尼斯與貝克的機器人大戰

螢幕快照_2020-04-23_下午12_10_08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看起來丹尼斯與貝克兩人的工時根本不同,但是即便他們在一起演戲——C-3PO與R2-D2在銀幕上經常黏在一起——彼此卻也很難交談,或者說,是無法交談。根據貝克的說法:「我們都身在機器人裡,內部沒有任何通訊裝置,所以我們根本看不到也聽不到對方。喬治盧卡斯以前都會大叫『看這邊!看那邊!』,同時還要我把快樂或悲傷的情緒,投射在這些轉頭小動作裡,這真的很困難,我想C-3PO也很難表演,他之後還得重新根據剛剛演出的動作,再次錄製對白。而且C-3PO還有雙手跟雙腳,所以他可以擺出更多動作。但是我啥都沒有,所以溝通真的是一件困難的事。」

這些都是貝克的單方面說法,但是丹尼斯看來也沒有要澄清的意味,2011年丹尼斯對鏡報表示:「我在片場從來都沒看到過(貝克),我的意思是,R2-D2又不說話,也許擺個桶子在那裏就好了嘛。」丹尼斯意思是,根本不需要找人來「演」R2-D2,只要擱個垃圾桶就好了——他完全否定了貝克存在的意義,這番話直接認證了兩人不合的事實。2015年丹尼斯再次追擊:

「他在片場的存在感根本是零,我已經好幾年沒在片場看到他了,他的名字卻還是掛在演職員表上……我不知道,好像是把他當作一個幸運符、還是為了敬老尊賢之類的……他就是放著保平安的啦。」
螢幕快照_2020-04-23_下午12_11_42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丹尼斯似乎還怕他對貝克的意見傳達不夠清楚,馬上又補了一句:「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講我的壞話,我就是不回應他。」不過貝克確實沒在口頭上放過丹尼斯,2009年他說了:「這麼多年來他就是個尷尬的傢伙,如果他冷靜一點,跟我們交個朋友,我們光是手牽手到世界宣傳就能發大財了。我問過他四次要不要一起去,可是問他最後一次時,他趾高氣昂地看著我,好像我就是塊垃圾(a piece of shit)。」丹尼斯在貝克眼中無禮到了極點,甚至還刺痛貝克最脆弱的部份:

「他說我是個『小人』。他說『我不愛聊天,滾遠點小人』,他真的不把我當個人。」

他們之間上演了N場機器人大戰,貝克永遠氣急敗壞,丹尼斯永遠一派輕鬆,而我們能不能聽聽在場其他證人的意見呢?事實上很難,沒有其他人願意站在任何一方,所以聽不到其他星戰演員加入淌渾水。丹尼斯是真的如貝克所說的,不想參加那些可以「發大財」的粉絲集會嗎?事實好像又不是如此,丹尼斯其實參加了蠻多場集會,還曾經是星戰音樂會或其他表演的主持人。看來丹尼斯不是討厭星戰活動,而是討厭貝克參加的星戰活動。

螢幕快照_2020-04-23_下午12_13_28
Photo Credit:Star Wars: Episode V,來源:IMDb

貝克當然也不願意與丹尼斯同台,他曾經對活動主辦人說過,

「如果你們要請那位大大……那位有金蛋蛋的大大,只要他來,我就絕對不會到。」

新世代的星戰三部曲裡,年邁的貝克已經轉為技術指導,他不再親自上場扮演R2-D2 。而丹尼斯仍然繼續在新三部曲裡飾演C-3PO,兩人見面的時間勢必更少了,當然彼此之間也沒有握手言和的機會,直至2016年,貝克以81歲高齡去世,這場機器人diss大戰也就畫上了句點。

為什麼要把場子搞得這麼難看?也許,安東尼丹尼斯在《星際大戰》片場嚐了太多的苦頭:丹尼斯差點就被C-3PO殺死,緊身的C-3PO盔甲令他熱到快昏倒——如同尚克勞范達美(Jean-Claude Van Damme)的悲劇。他說過,拍攝《星際大戰》時,是他經歷過「史上最熱的夏天」。當然,他的脾氣並不會太好。同時,他其實對科幻這種類型電影一點興趣都沒有,他是專業的莎劇演員,科幻電影對他來說宛如兒戲一般,而他卻無意間成為了科幻史上最重要作品的一員,而沒人記得他的舞台戲劇經歷,這著實是種諷刺。

MV5BMTk3NzYxMTg3N15BMl5BanBnXkFtZTcwOTkx
Photo Credit:Star Wars,來源:IMDb

但是我們也知道,無論你有多麼痛苦,把怒氣轉嫁到無辜的他人身上是不公平的,更何況,肯尼貝克的工作也不見得多輕鬆——侏儒演員長期在電影業的定位都很受限,他們只能演出喜劇裡的丑角、特技替身、或是像演出R2-D2一樣,成為「布偶裡的人」。這對他們的知名度來說,一點都沒有幫助:很多星戰粉絲甚至不認識肯尼貝克,儘管他們都熱愛R2-D2。

即便像是近年大紅的彼得汀克萊傑(Peter Dinklage),也是因為演了《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才真正出名,但其實他早在2003年的電影《下一站,幸福》(The Station Agent)裡,就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無論如何,C-3PO與R2-D2的醜陋之戰已經落幕,人說貧賤夫妻百事哀,當一部電影失敗時,演員或工作人員互相怪罪是很常見的事,但像是《星際大戰》這麼成功、改變流行文化、還拍了這麼多續集的系列電影裡,竟然也可以出現丹尼斯與貝克這樣的「怨偶」,只能說,電影圈真是無奇不有。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相見恨晚的新手爸媽育嬰小幫手:斜槓身份Jamie、科技達人Kisplay遇上pixsee寶寶攝影機

相見恨晚的新手爸媽育嬰小幫手:斜槓身份Jamie、科技達人Kisplay遇上pixsee寶寶攝影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在2020年迎接了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一天:歐文的誕生。每天看著小寶寶一點一滴地成長,有哪些時刻是讓Jamie感到驚喜萬分的呢?

爸爸媽媽迎接初次乍到的小生命,總是喜歡看著寶寶,不想錯過寶寶的每個第一次。若能在陪伴寶寶的過程中,紀錄下成長的每一刻,那將會是無價的禮物。

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在2020年迎接了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一天:歐文的誕生,成為了一名母親。每天看著小寶寶一點一滴地成長,有哪些時刻是讓Jamie感到驚喜萬分的呢?

歐文成長的每一刻,都是Jamie生命中永恆的驚喜
pixsee圖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擁有產品設計師、攝影師等多重斜槓身份的Jamie,在去年(2020)兒子歐文誕生後,又多了「母親」的身份。看著歐文突飛猛進的成長速度,Jamie每天都有著拆禮物般驚喜的心情,歐文的第一個微笑、第一次會爬、第一個翻身、甚至是牙牙學語的樣子,無時無刻都讓Jamie想紀錄下來。

「以前想拍照時,如果自己掌鏡,照片裡就只有寶寶和家人,不然就是得用手機自拍,很難掌握歐文的表情動態。」本身也是攝影師的Jamie笑著說:「現在用pixsee拍照,我自己就可以入鏡了,而且鏡頭會透過人工智慧自動偵測歐文臉上的表情,幫我一起捕捉,成功拍到歐文表情的機率就變大很多,且鏡頭畫素高達500萬,每一個畫面都清晰可見。」

不僅鏡頭能智慧偵測表情與家人互動,pixsee還內建雙向語音功能,外殼包覆的音響網布讓對話聲音更加清透。Jamie提及第一次使用雙向語音功能呼喚歐文時,歐文辨識出是媽媽的聲音,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pixsee好一會兒,生動的表情全收錄在pixsee與微軟合作的雲端裡。

產品設計師Jamie的育嬰美學

Jamie即便成為了母親,在嬰幼兒用品選物上仍堅持設計思維與品味。遇上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後,Jamie先是被pixsee童趣的外型與北歐色調搭配吸引。「因為曾經身為產品設計師,我喜歡實用性高、互動性強的設計,讓產品更具人性。」使用pixsee寶寶攝影機後,Jamie以獨到的眼光點出pixsee與其他市面上類似商品的差異:

pixsee圖二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1 組裝簡單無障礙

Jamie以使用者的角度組裝pixsee,不需要看說明書,也沒有小零件,不用擔心丟失,一個人組裝也能輕鬆上手,相當符合現代人的使用體驗。

pixsee圖三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無毒材質的網布包覆圓角設計

「不同於市面上一般攝影機是以硬質的塑料為主,pixsee整體造型都沒有銳角,顯示產品設計上的用心。」Jamie手指出pixsee的接縫處繼續說:「包含所有的接縫處,全面包覆著一層有厚度的專業音響聲學網布,讓觸感變得柔軟。」

此外,因為是為寶寶設計的用品,pixsee使用的素材皆透過全機歐盟RoHS無毒認證以及最高防火VO等級,讓Jamie在體驗時備感安心。 

pixsee圖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榮獲IF Design Award

獲得IF Design Award的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童趣又療癒的外型設計,同時也滿足了Jamie對於育嬰美學的要求。

嬰兒床區域偵測,為寶寶再添一層守護網

pixsee也考量到寶寶的安全照護需求,設計了區域偵測功能,在寶寶一偏離設定好的安全偵測區塊時,立即通知遠端父母的手機並發出警報,降低寶寶摔落的意外風險。「歐文兩個月大時,就會握住嬰兒床邊的立架;會爬之後,常常前一晚入睡時是在床中央,隔天醒來就發現他移到邊緣去,長大速度和行為根本無法事前預測。」

pixsee圖五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有一天,我為了要去把衣服從烘衣機取出來,就暫時把歐文放在我們的床中央,才轉開目光出房間不到兩分鐘,就聽到『碰』的巨大聲響。」講起這起意外的經驗,Jamie聲音仍忍不住哽咽:「我衝回房間,歐文已摔在地板上哇哇大哭。當下真的心絞成一團,怪自己怎麼能讓他離開視線。如果當時已經開始使用pixsee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了。」

受訪當天距離意外發生,雖然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但Jamie眼框還是止不住淚水,顯見歐文摔落的那一刻,已成為Jamie新手媽媽心中的一小塊陰影。也因為如此,當問起Jamie認為pixsee適合哪些性格的爸媽,她想了想後說:「適合無時無刻都擔心著孩子的新手爸媽,pixsee可以幫助爸媽看護寶寶,遠端也可隨時看到寶寶的動態。」

pixsee圖六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除了偵測守護之外,pixsee更做到「哭聲辨識」的功能,為了做到辨識的精準度,pixsee從知名醫學醫院及全球父母反饋搜集200萬筆哭聲數據資料,花費兩年半進行AI訓練分析,主要以聲音的特性做辨識,可辨識寶寶是否肚子餓、想睡覺或不舒服,並透過App告知爸媽,幫助爸媽聽懂寶寶的外星語。

來不及參與的時刻,但願有幫手捕捉孩子成長的精彩
pixsee圖七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相較於現任新手媽媽的Jamie,身為Saydigi.com總編輯的科技選品達人Kisplay,已是兩個上小學女兒的爸爸,在試用pixsee的鏡頭後大感吃驚,他說:「很少看到寶寶攝影機可以做出這麼用心的鏡頭,160度的大廣角,邊緣區域還不會變形。」

當年剛開始當爸爸時,Kisplay曾有衝動想幫兩個女兒個別做一本成長相簿,還特別為了拍女兒的睡臉,去買了一顆價格不菲的定焦鏡,就是因為不想在拍照時開閃燈嚇到女兒。

pixsee圖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Kisplay專業地分析:「現在pixsee有零光源夜鷹模式的攝錄影功能,感光元件在暗處也能拍出清晰的畫面,鏡頭畫素高達500萬,半夜父母要查看寶寶是否安睡,透過鏡頭就可以確認。」他開玩笑著說:「pixsee早點推出的話,我那顆定焦鏡的錢就可以省了。」 

pixsee圖九
Photo Credit:pixsee

此外,Kisplay對pixsee能偵測哭聲自動播放音樂,也能偵測屋內的濕度和溫度,讓父母評估是否需要開關空調等功能大感貼心,因為要在一台小小的寶寶攝影機內置入這麼多精密的感測零件,實屬不易。Kisplay指出,pixsee由仁寶電腦全程在台製作加上跨國團隊研發,其團隊——BIOSLAB從使用者體驗、工業設計、視覺溝通設計、AI人工智慧、雲端服務、軟體到硬體,擁有豐富的產業經驗,加上與微軟攜手提供雲端資料儲存的服務,讓pixsee在資安防護上,等於做到業界最周全的高規境界。

pixsee圖十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雖然現在兩個女兒都已跨過新生兒階段開始念小學,但Kisplay認為,像pixsee本身的性能,已經突破寶寶攝影機的既定框架,邁向永續性的成長型產品,並非只有新生兒的父母親需要這樣的產品來確保寶寶的安全,更可延伸年限成為居家環境安控監測的一環。雙向語音對話功能,也增添兼與家人遠端溝通的管道,相信pixsee這樣簡單卻充滿用心的設計,會是未來嬰幼兒用品的模範,也為寶寶攝影機的使用彈性,創造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了解更多: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