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Pantoliano

那些電影大作中的陌生小角色,一直偷偷住在你的潛意識之中:喬潘托利亞諾

那些電影大作中的陌生小角色,一直偷偷住在你的潛意識之中:喬潘托利亞諾 Photo Credit:Memento,電影神搜提供

當你回憶起那些你最喜歡的電影時,潘托利亞諾永遠都在角落出現,讓你一眼就認出這位多年老友:也許你永遠記不起他的名字,但是你已經忘不了他了。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你認不得他的名字,但你絕對見過他、他是那種你一看到就會大叫「我好像認識他」的好萊塢演員。多加的「好像」兩字,代表著你仍然不確定你是否真的認識喬潘托利亞諾(Joe Pantoliano)。看吧,我已經把他的名字寫出來了,但你的腦海仍然持續沒有任何回應。

喬說過:「我渴望成功……因為這樣才能讓我的內心不再痛苦」,此話真的不虛。30年了,喬潘托利亞諾仍然在紅與不紅間擺盪,尷尬的是,從來沒有一個角色是為他量身訂做。

MV5BMjAxNzc2ODE2NF5BMl5BanBnXkFtZTcwMzU3
Photo Credit:The Matrix,來源:IMDb
這些大明星在未成名前都跟他合作過

所以我們只好調出每個人都看過的《駭客任務》(The Matrix),喬在裏頭飾演面目陌生的尼歐小夥伴當中最顯眼的傢伙「賽佛」(Cipher),他當然顯眼,因為他是團結一致的人類反抗軍中的老鼠屎:他陷害了反抗軍們,導致重大死傷。而他背叛的理由,來自於史密斯探員(Agent Smith)的提案,他可以獲得母體(Matrix)的保護,不用再過啃樹根的苦日子。比對著全身汙穢、生活樸素的其他人類,劇中潘托利亞諾搖晃著紅酒杯、咬了整塊帶血的牛排、一身華服、一臉看破世事的滄桑,他這樣說了:「無知就是幸福」。

但那是在母體世界,在真實世界的潘托利亞諾知道太多了,所以無法幸福。他知道自己沒有出色的外貌、也沒有顯赫的學歷,因此他被迫知道自己永遠稱不上「星運亨通」這個形容詞。這實在說來詭異,潘托利亞諾曾經幫助許多年輕的導演,走出他們成功的第一步。但當這些導演日後成為影迷口中的大師,潘托利亞諾卻似乎被遺留在他們還未成名的回憶之中。殘酷的是,從來沒有導演急著要他、或是非他不可。照他的說法:「我最大的成功,都來自於那些別人不要的機會。」

3-352
Photo Credit:Empire of the Sun,電影神搜提供
在《太陽帝國》(Empire of the Sun)演出的喬潘托利亞諾(中右),右方是約翰馬克維奇、左方舉兩手者為班史提勒

《記憶拼圖》(Memento)是部令人混亂的小電影,沒有太多人認識澳洲來的生面孔蓋皮爾斯(Guy Pearce)、沒有太多人認識新手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但大多數觀眾都認識來自《駭客任務》的凱莉安摩絲(Carrie-Anne Moss),她是這部電影裡最令人熟悉的面孔,但她的戲份其實也不頂多。而潘托利亞諾也在這部電影裡,演出了一位黑警,主角隨身攜帶用來提醒記憶的照片裡,有一張就是他笑得開懷的模樣。

但是隨著劇情刻意二重三重翻轉顛覆,潘托利亞諾的笑容慢慢被賦予不同意義:他似乎是主角的好朋友、又似乎是害他這麼慘的元兇,他的笑容一下像是在撫慰主角、一下又像是奸計得逞的張狂。

MV5BOTUwMmIzYjMtNzAyNC00NWYwLWJiZjktZTNh
Photo Credit:Memento,電影神搜提供

很多人認為麥可貝(Michael Bay)拍完第一部電影《絕地戰警》(Bad Boys)之後,就會回到MV導演的身分。但事實當然並非如此,《絕地戰警》獲得了成功,如同諾蘭的《記憶拼圖》,他們倆人都因此在好萊塢站穩了腳步。

而《絕地戰警》裡唯一安定的角色,同樣來自於潘托利亞諾飾演的警局隊長。他彷彿同時罹患過動症與躁鬱症,而且隨時陷入尼古丁戒斷症狀。只要有他的鏡頭,就能聽到他高亢的嗓音如連珠炮一般拼命罵人,罵得人喘不過氣,覺得主角們是他的部下真是倒了八輩子霉。這是你熟悉的動作片裡的刻板印象長官角色,但沒有一個像這樣刀子口豆腐心的長官,能夠演得跟潘托利亞諾一樣。

《絕地戰警》讓麥可貝紅了,《記憶拼圖》讓諾蘭紅了,但是潘托利亞諾卻還是在原地。諾蘭沒有再找過潘托利亞諾、而麥可貝只在《絕地戰警》系列裡繼續找他延續角色,就連《駭客任務》的華卓斯基姊妹(Wachowskis)也是。即便觀眾已經從這些電影裡的潘托利亞諾演出,慢慢愛上這個快嘴矮個子,他喜歡抱怨、他脾氣暴躁、他世故老成、而他往往心腸都很善良──除了賽佛之外。但是我們卻很難常常看到他,沒有導演固定找他、沒有電影公司捧他,讓他常常被誤會是不是已經隱退江湖。

7-242
Photo Credit:Bad Boys,電影神搜提供

賽佛是個天上掉下來的角色,事實上,潘托利亞諾與華卓斯基姊妹,早在1996年的《驚世狂花》(Bound)就開始合作。原本《驚世狂花》並沒有錄取潘托利亞諾,是因為先前導演滿意的演員,要求在片酬之外多加2萬5000美元的獎金。這對為了向華納影業證明自己能力,才拍這部電影的華卓斯基姊妹來說(她們真正想拍的是《駭客任務》),要在已經很低的成本裡,再多出一筆不必要的花銷實在是不可能。反覆思量之下,只好請他走人,而有空又便宜的潘托利亞諾才因此得到這個機會。

華卓斯基姊妹喜歡潘托利亞諾,所以當等到《驚世狂花》成功,華納影業放手讓她們執導《駭客任務》,她們就決定讓潘托利亞諾參加。問題來了,華納影業不喜歡潘托利亞諾,電影公司覺得在這個人類對抗電腦的故事裡,所有在真實世界裡生活比絕地武士還樸素的人類,應該都要露出營養不良的模樣──可是已經40歲後半的潘托利亞諾,難免有著中年大叔的中廣體型,這實在看起來不像是錫安的戰爭難民。製片團隊請來體能教練,幫助潘托利亞諾擺脫鮪魚肚,但是大叔的大肚太過驕傲,無論多少個深蹲都趕不走它。

8-189
Photo Credit:Bound,電影神搜提供

潘托利亞諾的救贖是醫美診所:他花了7,800元美金進行抽脂手術,然後他把這筆為了電影而挨「抽」的帳單,寄給了當時的華納影業總經理、傳奇監製洛倫佐迪波納文圖拉。電影公司應該要把這筆帳算進電影成本裡,畢竟,這也算是為了電影製作而付出的代價。但是波納文圖拉勃然大怒,潘托利亞諾回憶:「他打給我說,你他媽是白痴嗎!為什麼我們要出這筆錢!」

在好萊塢,人善不一定會被人欺,但是人不紅就肯定被當塑膠,演戲還得自掏腰包還不是潘托利亞諾最慘的經歷,他還搞不懂《駭客任務》在拍什麼,這部電影不知道是科幻電影、動作電影、還是恐怖電影,而且拍攝時間非常的長。他們已經花了三個月時間拍攝外景,這對一般好萊塢電影來說,應該已經準備殺青了。

但是不只如此,他與基努李維(Keanu Reeves)和凱莉安摩絲等人,還得再拍攝尼布甲尼撒號(Nebuchadnezzar)的內景戲。他們必須在這台內部狹窄低矮的莫斐斯(Morpheus)座艦裡待上兩個月時間。潘托利亞諾回憶當他到片場上班時,想著:「我的老天啊,這到底是什麼鬼電影啊。」

他不是角色的第一人選
5-322
Photo Credit:Memento,電影神搜提供

沒後台、沒長相、至少潘托利亞諾還能交朋友,凱莉安摩絲是他在《駭客任務》最大的收穫,他們成了好友。而這段友情為潘托利亞諾帶來了下一個機會,已經接演新電影的摩絲,建議潘托利亞諾看看這份名叫《記憶拼圖》的劇本,儘管導演還是個不到30歲的毛頭小子,但是劇本非常有意思,充滿顛覆的趣味。

潘托利亞諾答應見見這位外表溫文儒雅的英國導演,但是儘管諾蘭表現得非常有禮貌,潘托利亞諾卻感覺,導演其實並不希望他來飾演泰迪這個角色。泰迪是個油嘴滑舌的警察,他知道主角只能記得幾分鐘前的事,所以用各種手段操控這個可憐的傢伙。

「我打電話給經紀人,告訴他我很確定,這傢伙的頭號人選絕對不是我,所以我要跟他說一聲,這次機會我們又沒戲了。」事實真的如此,諾蘭期望的是更有經驗的丹尼斯利瑞(Denis Leary),但是,利瑞偏偏放棄了這個角色,最終,潘托利亞諾接下了這個讓他在影史燒腦電影裡留名的機會。

11-69
Photo Credit:The Matrix,電影神搜提供

其實很少人像潘托利亞諾這麼幸運,能與麥可貝、華卓斯基姊妹與諾蘭這些著名導演在他們默默無名時就合作,理論上,他應該成為他們的繆思男神,繼續與他們合作未來的電影。可是偏偏,事與願違。潘托利亞諾想要聯絡華卓斯基姊妹,請她們讓賽佛繼續出現在後續兩部《駭客任務》電影裡,但是始終無法如願;諾蘭在《記憶拼圖》的精彩成績,讓華納同意他成為新蝙蝠俠電影的導演,而諾蘭也找上了潘托利亞諾,請他飾演電影裡的一位警官──蝙蝠俠電影裡哪有什麼警官?只有一位吉姆高登啊!潘托利亞諾欣喜異常。

可是,又是一次事與願違:諾蘭希望他飾演的是高譚警局裡的腐敗警官,而不是高大上的吉姆高登。明明潘托利亞諾是讓諾蘭成名的關鍵之一,可是他只獲得惡警這種小到不能再小的角色,他只能選擇放棄。很久之後,他發現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其實一直都是諾蘭對高登的頭號首選,這當然令他受傷:「我跟諾蘭說,我想成為電影明星,吉姆高登是個好角色,而你還沒找到人來演,那就給我這個角色吧。但是他嘴上不說,其實心裡已經有了其他人,所以最後結果仍然不是我。導演們永遠只告訴我no,而我很少會跟所有人說no。」

MV5BMjcyZjFjODMtMWU4NC00NDU4LTgxYWEtNjM2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 Rises,來源:IMDb
蓋瑞歐德曼
觀眾不會忘記他

潘托利亞諾從小就想當個明星,不只是演員,而是明星,他想要被放在鎂光燈的焦點正中央。如今他已68歲,距離成為巨星的可能性似乎又遠了一點。儘管他演戲將近50年、超過80幾部電影與50部影集,仍然很難讓觀眾記住他的名字。但是其實,我們在潛意識裡已經愛上了他。

我們記得他在《駭客任務》裡吃牛排的模樣、拿起大砲謀害同伴的可惡模樣、在《七寶奇謀》裡的笨賊模樣、在《絕命追殺令》裡不情願又愛說幹話的幹探、還有在《絕地戰警》裡下一秒就要被氣到中風的可愛嘮叨主管。

你也許不用強背「潘托利亞諾」這個拼音複雜的義大利姓氏,就像他的朋友們都叫他喬伊褲(Joey Pants),反正他已經躲進了你的潛意識裡,當你回憶起那些你最喜歡的電影時,潘托利亞諾永遠都在角落出現,讓你一眼就認出這位多年老友:也許你永遠記不起他的名字,但是你已經忘不了他了。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