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 Post Office

寫信給一百年後與自己借同本書的人——專收「地址不詳」信件的漂流郵局

Art
15 Apr, 2020
寫信給一百年後與自己借同本書的人——專收「地址不詳」信件的漂流郵局 Photo Credit:漂流郵便局

漂流郵局位在香川縣粟島,一個瀨戶內海中的螺旋槳狀小島;而這個郵局跟其他郵局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漂流郵局與日本郵政無關就在於這裡專收一些「收件地址不詳」的信件。

文字:金次貓

1995年的日本,因為《情書》這部電影再度陷入純愛的浪潮中。一封因為過度思念逝去戀人而寄出的情書,竟意外發現了戀人的過去,原本被隱藏的曖昧情愫也因此逐一顯露,讓許多觀眾開始思考起所謂「愛情」的意義。不過電影好看歸好看,現實中應該也沒什麼機會能將這些說不出口的思念寫下、寄出吧?現在,漂流郵局給大家這個機會,可以讓這些心情、回憶跟思念有個可以寄託的地方。

漂流郵局位在香川縣粟島,一個瀨戶內海中的螺旋槳狀小島;而這個郵局跟其他郵局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漂流郵局與日本郵政無關就在於這裡專收一些「收件地址不詳」的信件。事實上,漂流郵局一開始是個大型的藝術創作,由一位叫久保田沙耶的藝術家於2013年創作。當時的她來到這個東西洋流匯集的小島,看到島上各式各樣的漂流物,因此產生了靈感,決定開始收集這些不受場所、時間束縛,有如漂流物一般收件地址不詳的信件,至2018年已收到超過3萬封郵件。

14572271_1249131845160779_16827610335274
Photo Credit:漂流郵便局

講到這裡,大家應該會更疑惑,收件地址不詳的信件又是怎麼一回事?久保田沙耶把這比喻為「有如漂到海岸邊的瓶中信」一樣,雖然是為了某時、某地、某人而寫,卻不求回音似地刻意不附上收件地址。她以這理念為出發點,跟日本全國的人們開始收集信件,結果迴響出乎意料的熱烈。於是這作品順利成形,也在2013年瀨戶內國際藝術節展出,甚至在藝術節結束後,還因為各界的要求而保留下來,繼續收留著那些無法投遞的信件。

也許是信件本身的特性吧,使得人很容易在信中寫下那些日常生活中說不出口的話,也因此造就了許多特別又感人的故事。像是有人寫給「今後兩人共度的時光」,希望共度的時光能多一秒也好、分離的時光少一秒也行。有位70歲的長者寫給80歲的自己,期許自己當時依舊能開懷大笑、歡唱的過生活。有人寫給100年後跟自己借了同一本書的人,一邊想像對方的樣貌,一邊期待喜歡同一本書的人可以心靈相通。

860933_643098785764091_42476565202918047
Photo Credit:漂流郵便局

有些人甚至寫著寫著就成了漂流郵局的忠實客戶,持續不斷地以那個無法收信的人為對象,寄信到漂流郵局去。其中一個人是一位退休的奶奶,在國際藝術節剛開始時,跟丈夫一起去參觀過漂流郵局,還買了明信片想寄給已經過世的公公,沒想到離開後沒多久,丈夫就因為癌症復發而過世。傷心的奶奶在整理遺物時發現那張明信片,於是就用那張明信片寫信給亡夫,寄到漂流郵局去。

當時的她心中仍然充滿對逝去丈夫的不捨跟怨懟,所以第一封信中充滿冷淡的埋怨之情,但之後她每到以前兩人約定要一起去玩的地方後,就會寫一封信寄去漂流郵局,慢慢地她發覺自己的心情已漸漸整理好了,終於能在第20封信中說出感謝丈夫的話語,也才能真正走出來。「有個可以保管那時候感覺和心情的地方,真是莫大的救贖」,這是那位奶奶對漂流郵局的感想。

1614240_604735812933722_1283280925_o
Photo Credit:漂流郵便局

漂流郵局所在的粟島據說原本只是三個獨立的島嶼,但因為潮流匯聚的關係,逐漸把散落各地的沈積物累積起來,成為現在的小島。某方面來說,這跟漂流郵局的理念也很接近,把所有無處可去的依戀跟想法都聚集起來,匯聚而成這個特殊又別具意義的藝術作品。如果你也有想說但無人可講、不知如何開口的心裡話,不妨把明信片寄到粟島的漂流郵局,也許你的心念終會找到一個依歸之處喔。

地址:香川縣三豐市詫間町粟島1317-2

本文經日本巡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日本巡旅

《日本巡旅》是由一群旅居日本的華人(還有幾位日本人)組成,以發生在日各地的故事作為切入點,將日本文化的多元樣貌傳遞,以提升旅人在旅行過程中的文化意識。提倡「作個暫時的地方居民」的旅遊型態。將各地資訊連同地理資訊進行視覺化,幫助人們發覺那些曾經被埋沒的「好地方」。為所有旅人構建一個可以輕鬆製作只屬於自己心儀旅程的輔助工具。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