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dfather

影史中集優雅、權力與自愛於一身的帶刺玫瑰——《教父》中的配樂密碼

影史中集優雅、權力與自愛於一身的帶刺玫瑰——《教父》中的配樂密碼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Rotten Tomatoes

斷裂、不完整的配樂,在電影中也是一種懸宕的隱喻,例如當維托身負重傷地躺在醫院,保鑣都被警察趕走了,暗殺者正在路上,他的主題曲再度響起,並以不完整的形式形塑陰鬱不祥的氣氛。

有些配樂在電影中近乎隱形,如同技藝高超的忍者不著痕跡地放箭;有些好用大量、重複的旋律牢牢地嵌合劇情,彷彿招搖的孔雀步步挺身、輕振羽扇優雅遶境,以黑手黨為原型的《教父》(The Godfather)配樂便屬於後者。

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la)為刻畫原汁原味的義大利風情,禮聘費德里柯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御用大師尼諾羅塔(Nino Rota)主掌配樂,他的音樂家父親卡邁柯波拉(Carmine Coppola)亦同為配樂助陣。淒美悠揚的主題曲儼如一個獨立角色,甚至在半世紀後上升到與電影平起平坐的地位。

暗喻場景與權力移轉的音色變化
螢幕快照_2020-03-30_下午4_25_06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Rotten Tomatoes

電影《教父》改編自義裔美籍作家馬利奧普佐(Mario Puzo)1969年同名小說,內容講述1940年代中期的黑手黨移民的犯罪群像,後來經法蘭西斯柯波拉翻拍成電影三部曲:《教父》、《教父2》、《教父3》時,也是由作者本人編劇。電影配樂部分,第1、2集皆由尼諾羅塔操刀,第3集為卡邁柯波拉挑大樑。

黑幫的生命本質像鍋熱湯,滾得越澎湃就越容易燒焦見底,所以柯里昂殿下攔住他暴躁的大兒子桑尼(Sonny),囑咐「做生意」千萬不要讓人看透你在想什麼。做配樂當然也是,尼諾羅塔善用音色佈局,他的配樂勾勒出電影中的黑色幽默與懷舊情愫,在暗潮之下推動一波波暖流。「他們認為我的音樂不過就是有些懷舊,再加上許多優質的幽默感和樂觀主義嗎?好吧,這正是我想被記住的方式。」尼諾羅塔說道。

MV5BNzEwNTk2ODEtZGI4My00M2FmLWE1OTMtOWVl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IMDb

電影開頭是一片黑畫面,讓觀眾專注沈浸在配樂中,為整部片設下基調。片名消失後,小喇叭接著吹響〈The Godfather Waltz〉(教父華爾滋)的主旋律線,柯里昂家族友人包納薩拉(Bonasera)的獨白開始,鏡頭慢慢拉遠,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飾演的維托柯里昂(Vito Corleone)登場,他穿著戴紅玫瑰的黑西裝,優雅撫摸懷中的貓咪,悠悠講述權力、禮儀與做事準則。第一幕就充分彰顯教父的形象,小喇叭的音色也成為維托的人物象徵。直到維托被亂槍掃射從車蓋上滑落,小喇叭才再次出現,改以高音吹奏主樂調,襯托緊繃的劇情與生命之脆弱。

樂器的改變也象徵角色、場景或權力的轉移,譬如換成雙簧管演奏主題曲時,預示艾爾帕西諾(Al Pacino)飾演的小兒子麥可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將接手教父高位。麥可從美國跑路到義大利時,教父華爾滋改用義大利民謠元素手風琴演繹西西里島的往日情懷。當麥可對純樸的美人阿波隆尼雅(Apollonia)一見鍾情,主旋律被簡化為古典吉他和手風琴,使這段愛戀盡可能地單純。

MV5BNDA2NGE0MDQtZGUyYi00Y2Y4LThmMDEtYzEw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IMDb

即使名為〈Love Theme from the Godfather〉,《教父》的愛情主題只是點綴,它主要在講是父子情誼,其中包含兩個面向,一是暗示小兒子麥可的未來,一是父親掙扎是否該將滿手血腥的事業交棒給愛子。年邁的教父最後自白:「我從來沒想過要這麼對你,麥可。」另外如麥可在拉斯維加斯也對二哥弗雷多(Fredo)警告:「永遠不要站在家族的對立面。」柯里昂家族勢力的起伏盛衰,反映在華爾茲循環反覆的曲式上,不也暗示永無止境的懷舊、懲罰、復仇和東山再起。面對在所難逃的宿命,配樂的慈悲是給予嚮往與哀悼。

斷裂、不完整的配樂,在電影中也是一種懸宕的隱喻,例如當維托身負重傷地躺在醫院,保鑣都被警察趕走了,暗殺者正在路上,他的主題曲再度響起,並以不完整的形式形塑陰鬱不祥的氣氛;電影收尾時,麥可接受下屬的親吻手背致敬,全片結束在妻子疑慮的眼神,門已關上,主題曲也被截斷,留下懸而未決的重重問題。

奧斯卡失格?二部曲扳回一城
MV5BNTQ1OWFmNWUtMGJmNS00N2MzLThhODgtYWVi
Photo Credit: The Godfather: Part II,來源:IMDb

《教父》配樂成為影史中集優雅、權力與自愛於一身的帶刺玫瑰,但命運並未如想像中順遂。一開始它差點被派拉蒙影業的經理伊凡斯(Evans)打槍,因為他認為太過附庸風雅(highbrow),好在導演柯波拉開出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經典台詞「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他堅信唯有尼諾羅塔的作品得以提升電影的義大利氛圍,努力守住這部經典的完整度。

此外,1973年奧斯卡金像獎原本也預估勢在必得,豈料最後一刻竟然被剔除入圍名單,原因是大會發現尼諾羅塔在〈Love Theme from the Godfather〉使用的旋律,與他之前為愛德華多迪菲利波(Eduardo De Filippo)執導的1958年喜劇電影《Fortunella》旋律相同。不過弔詭的是,1974年上映的《教父2》也採用了同樣的旋律,卻還是獲得了第47屆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

除了當作電影配樂,教父華爾滋也發展出各種不同的音樂形式,例如在電影發行同年就有安迪威廉姆斯(Andy Williams)的演唱版〈Speak Softly, Love〉(Larry Kusik填詞),之後也有饒舌歌手Mac Dre的〈Mafioso〉取樣配樂,當然最有名的跨界詮釋莫過於槍與玫瑰(Guns N' Roses)傳奇吉他手Slash的電吉他版。

華爾滋的本質是通俗、自由的社交樂,男女牽起手來隨著圓舞曲的三拍子優雅轉圈,而尼諾羅塔的配樂則操縱音符迂迂迴迴地攀上高音,象徵原本是「平民」、「榮譽軍官」的麥可終究逃不了宿命的圈囿。最後他繼承家族事業與父親的口頭禪,而門片後再也找不到天真的可能。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