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dfather

影史中集優雅、權力與自愛於一身的帶刺玫瑰——《教父》中的配樂密碼

影史中集優雅、權力與自愛於一身的帶刺玫瑰——《教父》中的配樂密碼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Rotten Tomatoes

斷裂、不完整的配樂,在電影中也是一種懸宕的隱喻,例如當維托身負重傷地躺在醫院,保鑣都被警察趕走了,暗殺者正在路上,他的主題曲再度響起,並以不完整的形式形塑陰鬱不祥的氣氛。

有些配樂在電影中近乎隱形,如同技藝高超的忍者不著痕跡地放箭;有些好用大量、重複的旋律牢牢地嵌合劇情,彷彿招搖的孔雀步步挺身、輕振羽扇優雅遶境,以黑手黨為原型的《教父》(The Godfather)配樂便屬於後者。

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la)為刻畫原汁原味的義大利風情,禮聘費德里柯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御用大師尼諾羅塔(Nino Rota)主掌配樂,他的音樂家父親卡邁柯波拉(Carmine Coppola)亦同為配樂助陣。淒美悠揚的主題曲儼如一個獨立角色,甚至在半世紀後上升到與電影平起平坐的地位。

暗喻場景與權力移轉的音色變化

螢幕快照_2020-03-30_下午4_25_06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Rotten Tomatoes

電影《教父》改編自義裔美籍作家馬利奧普佐(Mario Puzo)1969年同名小說,內容講述1940年代中期的黑手黨移民的犯罪群像,後來經法蘭西斯柯波拉翻拍成電影三部曲:《教父》、《教父2》、《教父3》時,也是由作者本人編劇。電影配樂部分,第1、2集皆由尼諾羅塔操刀,第3集為卡邁柯波拉挑大樑。

黑幫的生命本質像鍋熱湯,滾得越澎湃就越容易燒焦見底,所以柯里昂殿下攔住他暴躁的大兒子桑尼(Sonny),囑咐「做生意」千萬不要讓人看透你在想什麼。做配樂當然也是,尼諾羅塔善用音色佈局,他的配樂勾勒出電影中的黑色幽默與懷舊情愫,在暗潮之下推動一波波暖流。「他們認為我的音樂不過就是有些懷舊,再加上許多優質的幽默感和樂觀主義嗎?好吧,這正是我想被記住的方式。」尼諾羅塔說道。

MV5BNzEwNTk2ODEtZGI4My00M2FmLWE1OTMtOWVl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IMDb

電影開頭是一片黑畫面,讓觀眾專注沈浸在配樂中,為整部片設下基調。片名消失後,小喇叭接著吹響〈The Godfather Waltz〉(教父華爾滋)的主旋律線,柯里昂家族友人包納薩拉(Bonasera)的獨白開始,鏡頭慢慢拉遠,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飾演的維托柯里昂(Vito Corleone)登場,他穿著戴紅玫瑰的黑西裝,優雅撫摸懷中的貓咪,悠悠講述權力、禮儀與做事準則。第一幕就充分彰顯教父的形象,小喇叭的音色也成為維托的人物象徵。直到維托被亂槍掃射從車蓋上滑落,小喇叭才再次出現,改以高音吹奏主樂調,襯托緊繃的劇情與生命之脆弱。

樂器的改變也象徵角色、場景或權力的轉移,譬如換成雙簧管演奏主題曲時,預示艾爾帕西諾(Al Pacino)飾演的小兒子麥可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將接手教父高位。麥可從美國跑路到義大利時,教父華爾滋改用義大利民謠元素手風琴演繹西西里島的往日情懷。當麥可對純樸的美人阿波隆尼雅(Apollonia)一見鍾情,主旋律被簡化為古典吉他和手風琴,使這段愛戀盡可能地單純。

MV5BNDA2NGE0MDQtZGUyYi00Y2Y4LThmMDEtYzEw
Photo Credit:The Godfather,來源:IMDb

即使名為〈Love Theme from the Godfather〉,《教父》的愛情主題只是點綴,它主要在講是父子情誼,其中包含兩個面向,一是暗示小兒子麥可的未來,一是父親掙扎是否該將滿手血腥的事業交棒給愛子。年邁的教父最後自白:「我從來沒想過要這麼對你,麥可。」另外如麥可在拉斯維加斯也對二哥弗雷多(Fredo)警告:「永遠不要站在家族的對立面。」柯里昂家族勢力的起伏盛衰,反映在華爾茲循環反覆的曲式上,不也暗示永無止境的懷舊、懲罰、復仇和東山再起。面對在所難逃的宿命,配樂的慈悲是給予嚮往與哀悼。

斷裂、不完整的配樂,在電影中也是一種懸宕的隱喻,例如當維托身負重傷地躺在醫院,保鑣都被警察趕走了,暗殺者正在路上,他的主題曲再度響起,並以不完整的形式形塑陰鬱不祥的氣氛;電影收尾時,麥可接受下屬的親吻手背致敬,全片結束在妻子疑慮的眼神,門已關上,主題曲也被截斷,留下懸而未決的重重問題。

奧斯卡失格?二部曲扳回一城

MV5BNTQ1OWFmNWUtMGJmNS00N2MzLThhODgtYWVi
Photo Credit: The Godfather: Part II,來源:IMDb

《教父》配樂成為影史中集優雅、權力與自愛於一身的帶刺玫瑰,但命運並未如想像中順遂。一開始它差點被派拉蒙影業的經理伊凡斯(Evans)打槍,因為他認為太過附庸風雅(highbrow),好在導演柯波拉開出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經典台詞「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他堅信唯有尼諾羅塔的作品得以提升電影的義大利氛圍,努力守住這部經典的完整度。

此外,1973年奧斯卡金像獎原本也預估勢在必得,豈料最後一刻竟然被剔除入圍名單,原因是大會發現尼諾羅塔在〈Love Theme from the Godfather〉使用的旋律,與他之前為愛德華多迪菲利波(Eduardo De Filippo)執導的1958年喜劇電影《Fortunella》旋律相同。不過弔詭的是,1974年上映的《教父2》也採用了同樣的旋律,卻還是獲得了第47屆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

除了當作電影配樂,教父華爾滋也發展出各種不同的音樂形式,例如在電影發行同年就有安迪威廉姆斯(Andy Williams)的演唱版〈Speak Softly, Love〉(Larry Kusik填詞),之後也有饒舌歌手Mac Dre的〈Mafioso〉取樣配樂,當然最有名的跨界詮釋莫過於槍與玫瑰(Guns N' Roses)傳奇吉他手Slash的電吉他版。

華爾滋的本質是通俗、自由的社交樂,男女牽起手來隨著圓舞曲的三拍子優雅轉圈,而尼諾羅塔的配樂則操縱音符迂迂迴迴地攀上高音,象徵原本是「平民」、「榮譽軍官」的麥可終究逃不了宿命的圈囿。最後他繼承家族事業與父親的口頭禪,而門片後再也找不到天真的可能。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大膽以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作為背景,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1976年,西班牙電影《誰能殺了孩子》(Who Can Kill a Child ?)讓我們重新想起魔童類型恐怖電影有多麼令人不安。事實上,直到2000年代,全世界觀眾才又重新想起西班牙電影可以有多麼恐怖。吉列爾莫莫拉萊斯、納丘維格倫多等等西班牙導演,紛紛用他們的創意驚嚇觀眾的眼界,其中,《錄到鬼》系列算是這批2000年代西班牙恐怖潮之中的領跑者,而這個系列的編導豪梅巴拿蓋魯(Jaume Balagueró),最近推出了最新作品:《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Way Down),這次他不搞鬼,反倒挑戰另一個經典類型電影種類:劫盜電影(Heist movie)。轉換跑道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令人驚喜的是,豪梅巴拿蓋魯確實交出了精彩的成績單。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1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錄到鬼》([REC])這部殭屍電影,在2007年推出,那時殭屍在大銀幕上已經誕生將近40年,而觀眾對這條老狗的所有把戲知之甚詳。但是豪梅巴拿蓋魯就是能玩出全新的高度,在這個經典類型裡創出全新滋味。但《錄到鬼》最難得之處,不在於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殭屍起源可能性,還在於基於天馬行空的想像上,劇中角色的行為與動機仍然能具備邏輯性,而且劇情沒有一廂情願的便宜行事。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告:

2011年豪梅巴拿蓋魯執導的《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為驚悚犯罪電影,大廈管理員每晚躲在美女住戶床下的變態劇情,宛若B級電影的淺顯套路,卻能被他玩得更瘋更殘,把任何光明的可能全都泯滅。這不是豪梅巴拿蓋魯的人格有問題,是他塑造的角色性格太嚴謹,而如果這個管理員就是這麼變態,那麼他會做出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就是合情合理的必要結論。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2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如同《錄到鬼》,《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身為老掉牙的劫盜電影類型,一樣有難以想像的創新謎題,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讓這部攻破銀行金庫的娛樂電影,不但能提供觀眾視聽娛樂享受,還能確實說服觀眾,帶給觀眾極大的滿足感。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3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導演(中)與演員們。

劫盜電影類型的謎題,通常就是角色們千方百計想要解開的寶藏機關,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謎題主軸就是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銀行(Bank of Spain)。如果你看過網飛(Netflix)的西班牙影集《紙房子》第三季(又是一部風靡全球的西班牙作品),對它的芳容就不陌生。而如果你懷疑《紙房子》裡西班牙銀行「水淹金庫」的機關設計,只不過是戲劇效果,那麼你猜錯了,這是真的:西班牙銀行的金庫真的會淹水,不只如此,它還有很多機關,讓保存其中的12世紀金幣,可以安穩無憂。

身處馬德里最熱鬧的西貝萊斯廣場(Plaza de Cibeles),除了能看到西班牙銀行之外,導遊一定會帶你參觀廣場中最著名的西貝萊斯噴水池(La Cibeles),這個豪華的噴水池與西班牙銀行密切相關:噴水池有一條注水管道,直接通往西班牙銀行地底。在銀行地下38公尺處,有一個被稱為「金之寶庫」(Chamber of Gold)的密室,那就是西班牙銀行最機密的金庫,存放著西班牙的黃金儲藏,包括了古代金幣與金條等等。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4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西班牙自大航海時代掠奪了許多黃金,金之寶庫就像是抱著發財夢者的的天堂,但是如果你沒有辦法像《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主角們擁有縝密的計畫,那麼當觸發金庫警報時,即將面對的就是:16噸重的鋼門會立即封閉,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愛會立刻朝你湧來——大量的水從噴水池透過水管注入被厚門封閉的金庫。不過,別擔心金庫裡的鈔票會被弄濕……這裡是金之寶庫,沒有鈔票,而海盜船劫掠的金幣可一點都不怕水。倒楣的小賊可不是被關在裡面而已,不管你會不會水之呼吸,西班牙金庫都會讓你體驗溺死的懲罰。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5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回到現實,西班牙銀行宣稱自古以來這個金庫從未有人攻破、也從未有人試圖攻破,儘管如此,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機關仍隨時都準備著等待啟動。當你有機會造訪這座建於18世紀、上有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女神駕獅車雕像的西貝萊斯噴水池時,不妨想想,想對西班牙銀行金庫下手的傢伙們,將會受到女神多麼嚴酷的制裁。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6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這麼困難的機關,需要一個足夠聰明的天才來破解,男主角佛萊迪海默(Freddie Highmore)是好萊塢罕見沒長歪的童星,28歲的他現在還能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演劍橋大學生,歸功於他還帶點稚氣的娃娃臉,剛好可以在這部電影裡發揮作用:一般人想破頭的難題,對擁有孩子外表的他來說,卻能用最簡單又最合理的方式輕鬆破解。如果劫盜電影要讓少年天才當主角,通常都會瀰漫濃濃中二病,但別忘了這是重邏輯的豪梅巴拿蓋魯電影,佛萊迪海默可不會馬上頭頂亮出燈泡,找到打開金庫的方法。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7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佛萊迪海默。

他需要一個團隊,需要兩屆西班牙哥雅奬影帝、也就是《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裡的死變態管理員路易斯托薩(Luis Tosar);來自英國的山姆萊利(Sam Riley)飾演戰技一流的潛水高手;在《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飾演控獸女巫的阿斯特麗德伯格斯弗瑞斯貝(Àstrid Bergès-Frisbey);還有《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裡的「洋蔥騎士」連恩康寧漢(Liam Cunningham)飾演犯罪團隊的首領,這個五人小組有錢、有計畫、有後援、有膽識,他們只欠東風:如何解除金庫的機關?我們得到戲院裡找答案。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8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山姆萊利。

劫盜電影至少有70年的歷史了,如今已經很少人願意思考劫盜的細節與精巧的機關了,《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大膽地以真實的西班牙銀行作為最終難題,這種挑戰現實的勇氣值得鼓勵,而《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不只光有勇氣,還確實找出了破解之道。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將在台灣於1月15日上映。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