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 Handcraft

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燒給你:一窺旗山送禮祭祀的精緻文化——紙紮工藝

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燒給你:一窺旗山送禮祭祀的精緻文化——紙紮工藝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如果以產業的分類來看,擇日、風水都是服務業,而紙紮則屬於工藝製造業的範疇,看得出道士不只有洞悉天地的教化服務,還肩負工藝的表現和信仰祭祀的視覺享受 。

台灣的糊紙工藝在民間流傳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不少都是在特殊的節日使用,跟宗教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許多糊門窗、手工糊燈籠的技藝如今早已被潮流和機器取代,但唯一尚存的,就是在長輩過世後紮一個紙紮屋,做為緬懷先人的奢侈品。這種商品居然是出自於道士的手藝,加持靈性的產物,讓它還帶有不同的色彩。 

道士也是一種產業 

旗山僅存的紙紮老師傅楊清榮,出生於昭和14年(1939年),早年是台南龍崎的龍船窩庄頭人,父親楊萬春在台南龍崎跟「垃圾伯」師傅學做道士。

楊清榮說紙紮行業和漢民族的文化有關,大部分都是唐山過來的,而說起紙紮工藝,一定要提到道士文化。

道士的三種功夫是生存必備法則:「第一擇日、第二風水、第三紙紮,甚至不會作法都沒關係。」

如果以產業的分類來看,擇日、風水都是服務業,而紙紮則屬於工藝製造業的範疇,看得出道士不只有洞悉天地的教化服務,還肩負工藝的表現和信仰祭祀的視覺享受 。

p87ok
Photo Credit:小鎮專門店
道士的技能:第一擇日、第二風水、第三紙紮。 
紙紮是送禮祭祀的精緻文化 

這類糊紙工藝,在楊家製作的作品內,因為科儀的需求在鄉間多半是「黑頭法事」(祭祀往生者)為主,而市場需求多半以紙紮屋,或者其他科儀使用的紙紮物件。

店內有製作的像是金童玉女、金山銀山山神、土地公、大孫轎、法船、血山、大士爺、鬼王、男湯女沐、赦官、赦馬等,樣式非常多。當中幾乎都是道士做法事的道具,像是大孫轎就是長輩過世,長孫抱著骨灰罈的造型產品。 

其中傳統紙紮屋的種類,大約可以分為閩式五間三合院和西式洋樓兩大類,再依照華麗與製作繁瑣的程度,分成不同等級。主要也是依照河洛建築樣式的「三川」、「五間」、「伸手」、「九包」 進行分類。

一般紙紮的形態大部分以「五間」為普遍型態,五間就是三合院傳統樣式建築,以五個立面組成,屋頂華麗且有燕尾,凸顯死後升官發財。當中也有更大間的三川殿,由三間大宅院合體組成,樣式更加氣派且雄偉。有些房子華麗的程度,加上扁平化輕量設計,真讓人對死後有種美麗的遐想。

紙紮屋被當作禮物,在祭拜往生者後,將其燒毀,相信往生者會在另一個世界收到禮物,並派上用場。 

p88ok
Photo Credit:小鎮專門店,楊清榮提供
過去紙紮的作品
從前的高消費奢侈品 

相信人過世後會到另一個世界生活的文化習俗,在台灣非常普遍,即便在21世紀的今天,也因為相信人死後仍有另一段人生旅途,而出現許多產品需求。

當年紙紮屋的消費市場,以台灣河洛族群或被河洛文化影響的平埔族群為主。楊老師傅說,旗山地區附近的客家族群沒有做紙紮的習俗。紙紮屋手工製作繁複,屬於比較高的消費,大約只有50%的消費者會使用,但在民國50年後因為經濟起飛,各族群間相互影響,這個習俗才擴散到全台灣。 

民國60年左右,完成一座「五間」的紙紮屋大約是5個工作天,以一天工資2000元計算,五間的紙紮屋約在10000元左右。若再加上花園,還要多3個工作天,約16000元,以當年消費來看屬於高單價的商品。常要先做幾個樣品放在家裡以防臨時要用,碰上趕著送禮的人有需要就馬上可以出貨。 

就地取材、做工繁瑣的紙紮屋 

過去紙紮都是手工製作,內門、龍崎、關廟之間的麻竹很好,早年從上山剖竹子、修圍仔、手黏紙屋到裁量材料都要經過手工製作,製作一間大厝門面要挑生長較直挺的竹材,若過於彎翹還要用榔頭敲直加工後才可以製作。

竹子先以「紙釘」打底座,再以紙釘從骨架的編織設計進行結構布局,等到架構完成才開始糊紙。 

p89上ok
Photo Credit:小鎮專門店
紙紮的工具

糊紙前,店內還要先自製糨糊,以前楊清榮是用麵粉自製的糨糊做為黏著劑,在熬煮中用水加上麵粉成糊狀後,再加明礬進行防腐,讓糨糊黏稠的質地更平均。

目前的第三代楊曜禎回憶起小時候:「家內只要有在煮糨糊,就非常高興,還沒有放明礬前的糨糊就像麵,味道很香,就當作零食偷吃。」而後店內隨著時代的變化,熬煮的糨糊因無法貼牢,現在加入塑膠原料的材質,加上熬煮的速度比不上使用的速度,才改用貼地紙的糨糊製作。 

p89下ok
Photo Credit:小鎮專門店
工作中的楊清榮 

楊師傅說,傳統製作紙紮屋的色紙,只有幾種款式, 俗稱為「五色紙,顏色各代表五行的元素:黃(土)、白 (金)、青(木)、紅(火)、綠(水)。要用這些顏色搭配製作,像是五間的紙紮,屋頂顏色通常楊師傅就會在中間使用綠色,然後兩旁黃紅進行配色。

店內用紙,都是直接去台南販賣紙紮用紙的道士專賣店購買,買一些傳統花紋的專用紙類、家具半成品,布置房屋的牆壁、地板,接著用捲紙的方式製作屋簷與屋頂,再把一些雕花、馬背安上。

有些量體早年使用泥塑或者近代一點使用保麗龍裁切,外面再用貼紙固定,最後再安上一些童男童女、家具、花草等物品才算大致完成。

失去手工溫度的紙紮

從旗山到甲仙、那馬夏、六龜、溝坪、杉林等地的客戶,依舊對楊老師傅感念和信任。

因為早期紙紮師傅沒有貨車可以運送,若是客人在山裡面或離家遠的地方,師傅都是攜帶材料或到當地取材,有時要住在客戶家製作近一週時間,三餐就由喪家供應,師傅與客戶彼此的信任從當中慢慢累積。

透過師傅的巧手,慢慢蓋好一間死後安身立命的住所,替家屬完成法事,撫平對往生者的思念和處理 全部的科儀到入土為安,紙紮不只是商品,也是人們撫平心靈的連結。 

台灣的竹編產業,可以說包辦食衣住 行育樂的範疇。由於竹子分布廣唾手可得,部分受到華南一帶丘陵地方便取竹使用的影響,部分則是平埔族的植物使用文化,造就台灣竹器的發展。

臺灣竹林分布以麻竹的面積最廣,約佔52%,其次分別為桂竹約25%、莿竹18%、綠竹2.5%和孟宗竹的1.9%,這些為主要品種,目前大量編織的竹材動輒拿竹造屋,敷上泥土與石灰,或者編織竹竿成筏、成竹橋協助過溪,小者從碗筷容器到斗笠桌椅等。

竹器產業隨著常民需求而興起,分工生產不同的竹器, 南投、雲林、嘉義、台南等地也都因為接近產竹區域,逐漸形成專業聚落,進行竹器製造,但在各地仍有小區域的竹材鏈結。

各地的竹材使用也不盡相同,普遍來說孟宗竹韌性強、質地佳適合造屋、造橋;刺竹與麻竹比較多使用在器物、家具上,是台灣最普遍的竹器製作原料。孟宗竹則是因為在18世紀從中國引入,使用較其他竹材來得不普遍,但也會用在一些工藝品與飾品的製作。 

p90
Photo Credit:小鎮專門店,紀正毅提供
旗山日治時期的紙紮作品

隨著時代的演變,客戶的需求越來越多樣,直到現在紙紮手藝慢慢被機器取代,幾乎都是組裝品和現成品,商品也換成iPhone、名牌包、汽車等現代化享受,許多製品都是工廠製作好的成品,無法感受到藝匠的巧思和人的氣息。

許多其他的往生用品,也都進入生硬的生產線,因為成本低製作量大,讓這些傳統工匠逐漸失去市場。

所以楊師傅在2012年,礙於成本與生前契約對鄉村產業造成巨大影響,決定停止紙紮屋的生產,但紙紮魂,還在這天地正氣與老師傅的手裡。所以地方的工藝能否脫胎換骨,不僅只是擇日、風水、紙紮,而是青年回來承接再出發的人味表現。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小鎮專門店:跟著旗山的27道職人風景,來一趟台灣古早味的紙上行旅》,果力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S1920x1080_小鎮專門店_立體書封_書腰_建檔版

每個產業都有自己獨特的人生,他們努力經營並建立品牌與獨特文化的故事,成為小鎮的重要角色。旗山不是只有香蕉,還有因為香蕉而打開共識的傳統產業,這些產業豐富了旗山人有別於他處的人生,這就是屬於小鎮獨特的氣息,習慣了連鎖與大量複製的服務,反而讓在地服務變得更有人味。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