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 map

在零下30度冰雪中露營,繪製北極那片沒有陸地的地圖——法蘭姆號探險隊

Art
01 Apr, 2020

在零下30度冰雪中露營,繪製北極那片沒有陸地的地圖——法蘭姆號探險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此時繪製極地地區地圖,會面臨一連串非常特別的挑戰,不僅要面對凍僵的耳朵、手指及腳指,同時強風、大雪及濃霧也會讓任何測量活動變得困難。斯凡卓在天氣特別惡劣的某天試著進行測量後,寫道:「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有很多時間煩惱、感到急躁不安。」

作者:湯瑪士.冉納森.伯格
譯者:鼎玉鉉

加拿大伊薩森(Isachsen)北緯78°46'59"  西經103°29'59"

西元1896年某個9月早晨,在法蘭姆號完成第一次北冰洋(Arctic Ocean)探險返家後幾天,船長奧圖.斯凡卓(Otto Sverdrup)在將船開至里沙克灣(Lysaker Bay)卸貨,而南森則剛從國外回來。

南森想知道斯凡卓是否有興趣再次往北遠征,領事艾克塞.海堡(Axel Heiberg)和林納斯(Ringnes)釀酒廠老闆,即艾默.林納斯(Amund Ringnes)及艾勒夫.林納斯(Ellef Ringnes)兄弟都願意提供資金,以裝備全新的極地探險隊。

斯凡卓在7年後其遊記《新土地》(New Land)中寫道,「對於這項提議,除了欣然接受,我沒別的好說。地圖上仍然有許多空白區域,我很高興能有機會在此塗上屬於挪威的色彩,因此這項探險就此成行。」

第一次法蘭姆號的探險已經證明北極沒有大陸,至少在其探險航行區域的東部沒有。不過,在往更西方地區的周圍仍然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在西元1896年的地圖上,顯示了法蘭姆號穿越北冰洋,而格陵蘭北部部分地區及其以西的路線,從這裡一直到新西伯利亞群島(Ny Sibirske Øer)極地地區附近竟是完全空白。至此,探勘只到埃勒斯米爾島(Ellesmere Island)東海岸部分地區,斯凡卓認為挪威能對他及其船員所繪製的區域主張所有權。

圖_p208
Photo Credit:《世界地圖秘典》
為西元1893年至1896年法蘭姆號第一次探險的航行路線圖,於西元1896年由克努茲.貝格斯林(Knud Bergslien)所繪,以展現他們的探險成就。南森相當意外在航行過程中,並未在此水域發現任何新大陸。

探險隊於西元1898年6月24日啟航,最初目的是繪製格陵蘭島北部及未知地區的地圖。法蘭姆號先沿著格陵蘭島的西海岸航行,因為這是探險隊在被迫靠港過冬,並派遣小隊以雪橇轉往北方及東方之前,在冬季所能向北航行的最遠距離,但當時受制於嚴寒冰雪因素,該計畫不得不放棄,改而探索加拿大北部北極群島。

接下來4年中,探險隊隊員在這些水域中進行探索,並繪製出等同挪威南部大小的區域,範圍遠大於他們在北極地區進行的任何遠征。

shutterstock_220671568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示意圖

探險隊的地圖師是古那.伊薩森(Gunnar Isachsen),斯凡卓寫道:「探險隊地圖師古那烏斯.伊凡德.伊薩森(Gunerius Ingvald Isachsen)是騎兵第一中尉。他出生於西元1868年的德勒巴克(Drobak),自西元1891年參軍。隨後,他進入中央體操學校。」

伊薩森的首要任務是找到法蘭姆號得以停靠過冬的地方,即埃勒斯米爾(Ellesmere)的哈耶斯海峽(Hayes Sound),並透過觀測太陽和月亮找出經緯度。探險隊擁有3個經緯儀、3個六分儀、1個指南針、1支望遠鏡、3座大天文鐘及6個懷錶。

他們在船上置有調查員的桌子,並在進行三角測量時在景觀中設下標記。雪橇還配備了里程錶,即小型齒輪形設備,用於測量所涵蓋的範圍距離。

西元1888年9月14日,星期三,上午4點30分,伊薩森、斯凡卓及萬事通伊凡.福斯海姆(Ivar Fosheim)一同啟航進行其第一次測繪探險。斯凡卓希望能弄清楚哈耶斯到底是海峽,或只是個大峽灣。

旅途十分艱辛,在崎嶇不平的地形上,眾人的步調很是緩慢。團隊中沒有人具有拉雪橇的經驗,當雪橇狗以瘋狂的速度衝下坡時,斯凡卓「非常希望牠們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我們」。

伊薩森和福斯海姆之前也從未在帳篷裡睡覺過:「帳篷生活對伊薩森和福斯海姆來說很新奇,他們也非常熱衷於體驗。」福斯海姆躺在睡袋裡,感覺自己都快窒息了。「無論如何,福斯海姆都不會把頭包在裡面;他說,覺得自己好像快窒息,然後再次探出頭,但時間無法持續太久。」斯凡卓描述,當時溫度大約是零下30度左右。

在此時繪製極地地區地圖,會面臨一連串非常特別的挑戰,不僅要面對凍僵的耳朵、手指及腳指,同時強風、大雪及濃霧也會讓任何測量活動變得困難。斯凡卓在天氣特別惡劣的某天試著進行測量後,寫道:「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有很多時間煩惱、感到急躁不安。」

若是隊員發現自己在冰川上,則幾乎不可能進行測量,因為很難看到地平線,而且因地磁北極(Magnetic North Pole)與地理北極位於不同位置之故,所以也無法仰賴指南針。隨著糧食越來越少,通常要在工作完成之前就得返回船上。

shutterstock_520599199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示意圖

在第一次的探勘中,斯凡卓想解決此水域是否形成峽灣或海峽的問題。「我們當然應該對此進行調查」;在伊薩森進入山區並看到峽灣往北深入陸地之後,斯凡卓寫道:「但狗糧快吃完了,我們不得不回到船上。」

不過幾天後,探險隊帶著11名男子、60條狗及大量糧食返回並建立營地,以便更仔細探索該地區。斯凡卓寫道:「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為繪圖找到基線。」為此,伊薩森帶了一條20公尺長的鋼帶,並量出三角測量所需的1,100公尺長基線。

第二年春天,他們在更北方的位置測量一條長達1,500公尺的新基線,並且為了確保其結果完全正確,也另外在哈耶斯海峽沿海以東位置再增加了兩個基線,同時在調查之後,將其改名為哈耶斯峽灣。

峽灣在最深處一分為二,而他們也把峽灣最南端一臂及端點的名字分別命名為貝斯塔德峽灣(Beitstadfjorden)及斯坦夏(Stenkjær),這也顯示斯凡卓對家的渴望,因為這都是他年少時曾住過的地名。

在本次探勘的第一個秋冬季,探險隊隊員開始繪製周圍環境圖。西元1899年5月23日星期二,短暫的北極夏天才剛剛開始,伊薩森及來自索勒(Solør)的加煤工兼雜工奧夫.布拉斯克魯德(Ove Braskerud)開始一段漫長旅程,一起探索埃勒斯米爾島西部。

伊薩森在其報告中寫道:「我收到的命令很簡短:找個人為伴,以兩組各由6隻狗所組成的小隊,在30天內穿越埃勒斯米爾島內陸的冰河。我自行選擇方向向西,努力到達西海岸,然後盡我所能地向南行駛。」

xavier-balderas-cejudo-J2E0u0s3Gjg-unspl
Photo Credit: Xavier Balderas Cejudo on Unsplash
示意圖

伊薩森及布拉斯克魯德一路攀上冰川,從那裡往西南方前進,而那些雪橇狗「在我們頻繁冗長的偵察中亦有足夠時間休息」。 

6月2日午夜,他們在西海岸發現一座峽灣,卻決定不走這條路,伊薩森希望能盡量維持在較高的山頂位置,以便取得最好的景觀概況。「從有利的角度來看,我們觀察到山脈往東南方延伸,也沒有雪,同時,遮蔽住了西方及西南方的視野。」並在其他日子,無法完成預期的任務:「不幸的是,在這種情況下無法準確測量(山的高度)。」暴風雪及大霧也代表他們遲了10天才返回船上:「儘管布拉斯克魯德的背心口袋曾裝有菸草,也在我們的菸斗中待了整整3天,但是很遺憾的,我們的菸草供應已經耗盡。」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世界地圖祕典》,城邦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世界地圖秘典》立體書

這裡有一張航海圖,去探險,然後找到寶藏吧。不過這張航海圖,又是誰畫的呢?地圖的繪製與人類歷史上許多重要事件有關,地圖的歷史也同時紀錄了人類探索世界的過程。據信世界最古老的地圖是刻在長毛象的象牙上,估計已有32500到38000年的歷史之久,而巴比倫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世界地圖中心,有2600年歷史的《巴比倫世界地圖》目前仍是大英博物館最受矚目的收藏品之一。

本書整理了許多古地圖與其繪製當時的過程,從埃及的莎草紙地圖到地理大發現時期的航海圖,身為地圖控或是歷史控的你,一定不能錯過這些令人著迷的故事。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