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reme books

Supreme正野史大亂鬥|非官方出品,卻在粉絲間掀起現象級討論的「考察百科」

19 Mar, 2020
Supreme正野史大亂鬥|非官方出品,卻在粉絲間掀起現象級討論的「考察百科」 Photo Credit:Erik Mclean on Upslash

Surpeme的設計實際上就是一個經過高度策劃得設計博物館,帶來了一系列相當重要卻被忽視的有趣設計。

文字:Karen Liu

日前,由設計評論家Byron Hawes編撰的書籍《Object Oriented: An Anthology of Supreme Accessories from 1994—2018》正式推出,也引起了不少街頭文化粉絲的關注,書籍洋洋灑灑地囊括了Supreme在過去25年來完整的配件、貼紙乃至滑板板身系列單品,以及在設計領域合作項目的廣泛研究,同時也收錄了與著名收藏家與設計師的對話,以不同的身份對Supreme所代表的文化現象進行考察。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3_c
Photo Credit:HYPEBEAST

從Coleman迷你機車到Spalding、Everlast的單品,Supreme與fragment design的鏈條,以及一些貫穿在人們日常生活中的「工業設計品」,如自行車打氣筒、滅火器、鬧鐘、手電筒等等,Bryon Hawes追溯了Supreme過往所輸出的單品的歷史,並以「20世紀工業設計標誌性作品」來概括這些受到無數人的追捧,同時也備受爭議的作品,Bryon在序言如此高度評價:「Surpeme的設計實際上就是一個經過高度策劃的設計博物館,帶來了一系列相當重要卻被忽視的有趣設計。」

值得注意的是,這並不是Byron Hawes以Supreme為主題所大的第一本書籍,他曾經以「Supreme 歷年來推出的滑板板身」為主題,打造了一本名為《Art on Deck》的攝影集,聚焦於Supreme自1998至2018的20年間與Damien HirstJeff KoonsKAWS等藝術家的合作企劃,書中也呈現了不少當代藝術家對於流行文化、藝術與設計範疇的討論。

61Q39PEBGfL
Photo Credit:Art on Deck

從1994年由James Jebbia創立至今,Supreme作為東岸滑板運動領域的先行者,便不斷地活躍在街頭文化、藝術設計、攝影以及電影領域,當年開設在Lafayette Street的一家狹小店鋪,如今依然成為估值逾$10億美元的品牌,其在青少年中的影響力更是達到前所未有的普及程度,更開闢出一片全新的零售市場和收藏群體。

除了售賣T恤、滑板等有形產品,Supreme也在持續地輸出具有文化意義的「文化產品」,包攬了諸如《cherry》、《blessed》在內滑板影片,還有自2005年推出的自制Supreme Magazine,除了向追隨者展示當季新品目錄,亦呈現了滑手與音樂人的狀態,創始人與著名設計師、主理人的對談。

11403211_10153414951838739_4674727515260
Photo Credit:Supreme

2010更聯手著名出版社Rizzoli New York打造品牌專書《Supreme》,304 頁集結了James Jebbia、Glenn O’Brien、Aaron Bondaroff與KAWS等人物專訪專訪,去年年底則攜手出版社 Phaidon,更新Vol.2,專訪人物則包含Carlo McCormick、Davis Sims、Harmony Korine、Kate Moss、Dash Snow及荒木經惟在內。

除此之外,Supreme也曾發行不少滑板主題書籍,2015年品牌便聯手著名英國攝影師David Sims共同打造視覺敘事書籍——《Supreme David》。

64頁彩頁照片包括Supreme簽約滑手的珍貴影像,其中不乏Tyshawn Jones、Sage Elsesser、Sean Pablo以及Aidan Mackey的身影,這些凝聚著「靈魂」的藝術品,無不塑造著Supreme一個更為立體、多元的品牌形象。

12003178_10153622096533739_5466367291041
Photo Credit:Supreme

然而,對於一些非Supreme官方出品的書籍,是否也如上述Supreme雜誌、影片乃至產品一般,能夠代表Supreme的品牌精神?它們又是否在街頭文化領域曾經引起過現象級的討論?

像是由以收錄Supreme早期單品著名的粉絲帳號@suprememuseum所推出的《Supreme Museum Vol.1》;由紐約著名撰稿人David Shapiro(曾為《紐約客》、《華爾街日報》、《紐約觀察家》等著名刊物撰稿)所出版的自傳式小說——《SUPREMACIST》,展現互聯網時代人們對Supreme痴迷的現象級分析;甚至還有專門深挖Supreme「致敬」對象的社交媒體帳號@Supreme Copies推出的書籍《Supreme Copies:The Book》,以120頁內容收錄Supreme創始以來所「參考」過的原版設計對比,並引用畢加索所說的「壞的藝術家複製,好的藝術家偷竊」,來表達對於出版此書的態度。

「我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

正如流行文化和當代藝術的有趣之處在於,他們的價值並非由一個統一的標準決定,而是在買家出價的一刻完成,無論是被束之高閣的藝術品,還是出現在紐約街頭的塗鴉,或是Supreme富有凝聚力和滑板內核,乃至在二級市場被推至新高的單品,他們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