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ar Degas

藏在輕盈優雅的姿態背後,你看不到的血與繭——竇加與他筆下的芭蕾舞少女

藏在輕盈優雅的姿態背後,你看不到的血與繭——竇加與他筆下的芭蕾舞少女 Photo Credit:Edgar Degas,Public [email protected]

然而,若深究下去,關於那個時代、關於畫面中暗藏的黑影、關於竇加這個人以及其他畫作,或許就再難以唯美二字輕盈簡單帶過了。

文字:七本音

芭蕾舞,作為一種象徵著古希臘式美感的舞蹈,從古至今,其姿態印象不脫優美典雅一路,舞者恪守著肢體交疊延展的特定角度,在舞台上彷彿不受地心引力牽絆,輕盈如化羽成仙,絲毫不見吃力,而在舞台下,那些近乎殘酷無情的訓練,則被嚴密地藏進鞋裡的血與繭。

這樣的反差,我想很適合拿來映照這位以芭蕾為主題聞名的畫家——竇加(Edgar Degas)。

有時我們會在表演廳或舞蹈教室一類的地方看見竇加的畫作懸掛在牆上,比如〈The Dance Class〉 或〈The Dance Foyer at the Opera on the rue le Peletier〉,他的用色大膽優美,構圖精妙絕倫,多少世紀過去了,還是令人望之興嘆,甚至有不少人認為是竇加帶他們領略了芭蕾之美。然而,若深究下去,關於那個時代、關於畫面中暗藏的黑影、關於竇加這個人以及其他畫作,或許就再難以唯美二字輕盈簡單帶過了。

竇加所在的19世紀末,在社會經濟演變之下,芭蕾舞在劇院中成了廣告時間,芭蕾舞者的服裝成了情色交易的驗貨包裝,富裕的歌劇院貴賓以權勢引誘脅迫這些出身貧困的年輕女孩,為了養家活口,以及在競爭激烈的舞台上脫穎而出,她們不得不讓自己透過賣身來換得賣藝成功的機會。

我們時不時就會在竇加的畫中發現舞者身後那一道黑影,例如〈Dancer On the Stage L'etoile〉在舞者後方那個隱藏面孔的西裝男子,或者在〈Dancers at the Old Opera House〉這樣的畫作中,以隱身窺看的視角觀看舞台。

除了芭蕾舞系列的作品外,從竇加為她的姑姑所畫的家族肖像〈The Bellelli Family〉中,我們看到的卻是氣氛詭譎壓迫的一家人,媽媽與小女兒別開視線,男主人甚至背對而坐,只有大女兒面無表情地盯著我們。這很纖細敏銳,但一點都無法感受到家庭的溫暖啊——而實際上,他的性格也是出了名的冰冷疏離幾近陰森。

竇加一生畫了超過1500張的芭蕾舞者,另外也畫洗衣婦人、女帽匠,還有出浴的女人。我想竇加對這些女性的關注,或許是一種自我認同的來源。他畫她們將命運的苦看似若無其事地掃進蓬蓬裙底下,就有如這個社會將女性若無其事地揉捏抹去,也如命運將自尊若無其事地粉碎。

曾為貴族而家道中落的竇加,說不定是將她們視為不能承認的同伴了吧。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