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cha Bar

到時光隧道的盡頭放空一下:木柵最隱密的酒吧「自由之丘」

17 Mar, 2020
到時光隧道的盡頭放空一下:木柵最隱密的酒吧「自由之丘」 Photo Credit:蔣尚仁

沒有顯眼的告示牌,甚至在路口連任何酒吧名稱的字樣都看不見,但卻能看見一些年輕人在這窄巷來回進出。

文字:蔣尚仁

地址明明寫著木柵路三段,但來回走了幾回就是看不見地圖上標示近在咫尺的酒吧,「感覺不太可能是從這詭異的小巷子走進去,但算了就走走看吧。」接著從兩棟屋子之間只容一人經過的小巷子走入,沒有路燈,只有主要道路上車水馬龍的光線探照著路,過不久,你會看到一個與都市完全不同氣氛,木頭高階梯、老舊平房外面點綴著許多有趣的裝置:大油桶高腳桌、用製作到一半的皮鞋當盆栽,到這時候,才確定好像真的走到地圖上的酒吧——自由之丘了。

上述是許多人初次到自由之丘的心情,沒有顯眼的告示牌,甚至在路口連任何「自由之丘」字樣都看不見,但卻能看見一些年輕人在這窄巷來回進出,主理人Allen笑著說,這條小巷子被他稱為「時光隧道」。

auzootbzwrmufh65ou9q0qxe79yludok
Photo Credit:蔣尚仁

因為從嘈雜的都市生活中,暫時脫離來到一個與這都市只相距幾步路,卻是完全不同感受的地方,在這裏會有慵懶的節奏音樂、各自坐在木階上怡然自得的人們,好好喘口氣或放空,甚至是明目張膽的軟爛著,也毋須擔心,因為在這裡你的軟爛是被允許的,準備好了再回去都市裡頭拼搏。

自由之丘的前身是一間經營30年的製麵工廠,室內空間保留著當時工廠的狀態,沒有太多改變,但令人好奇的是,坐在室內時聽見的不只有舒服的音樂,還不時能聽到「碰!碰!」鐵鎚敲打或是機器高速運轉的聲音。一問之下,才知道原先是由「岸汐職人聚落」承租下來,他們是一群由各種工藝職人所組成的工作空間,有手工皮鞋設計師、陶瓷藝術家、金工飾品師......與自由之丘隔著一面牆工作著,所以那些敲擊聲即來自這些工藝師傅,常常到了晚上十點也能聽見裡頭職人工作的聲響。

rq3tu3n18041k4oxj0g2jl25cdafacok
Photo Credit:蔣尚仁

台北酒吧何其多,論氣氛、裝潢都有最具代表的酒吧,但說到一間與職人工作室並存的酒吧,應該也就僅此一家了吧。

自由之丘主理人Allen本身就是木柵人,在東區餐酒館工作了十餘年,本著一顆想替木柵做點事的心回到生長之地,而這裡原先也就是一個山區小鎮,Allen當時認為若能有一個地方讓木柵人彼此能更親近,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從剛營運沒多久就開辦週五老電影之夜,一直到現在,也特地將電影之夜分為親子與一般系列,讓家長也能夠帶著孩子來此放鬆,每到電影之夜,總能看見許多人坐在坐在草地和木階上,看著某部經典的老電影,看完後彼此之間愉快的聊天,每每看到這樣的畫面,就好像又離Allen心中的理想畫面又更近了一點。

9011kl5z0gyn2k6burxhjvnk88bkcfok
Photo Credit:蔣尚仁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林君玶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