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Scissorhands

以沒有著落的旋律象徵「未完成」:連配樂都充滿遺憾的《剪刀手愛德華》

以沒有著落的旋律象徵「未完成」:連配樂都充滿遺憾的《剪刀手愛德華》 Photo Credit:Edward Scissorhands,來源:IMDb 

《剪刀手愛德華》的配樂家丹尼葉夫曼曾說:「我只想找有趣的人合作,我只在乎能放任我天馬行空的東西。我想要的是發表作品的機會,至於是電影還是唱片,對我來說就沒那麼重要了。」

怪胎,這個詞彙是一種與多數比較之後形成的標籤,也常被定位為一種詛咒或懲罰。傳統怪物羅曼史中的怪胎多半需經歷一趟「變形」的考驗,而如《鐘樓怪人》、《歌劇魅影》、《科學怪人》等維持殘缺與畸形者,則註定寫下悲劇的尾聲。

提姆波頓(Tim Burton)1990年的電影《剪刀手愛德華》(Edward Scissorhands)也講了一則異類突破封閉、發掘自我的故事,而老搭檔配樂家丹尼葉夫曼(Danny Elfman)則創作出有著「懸而未決」氣氛的配樂,凸顯劇中的各種「未完成」——那些相愛過的人啊,是否唯有帶著遺憾的鑿痕,才稱得上真愛呢?

未完成的剪刀手男孩
MV5BMWIwNmI3N2ItZTVkMi00Nzg3LTkzZjYtNzUy
Photo Credit:Edward Scissorhands,來源:IMDb

《剪刀手愛德華》由提姆波頓執導、強尼戴普(Johnny Depp)擔綱男主角,故事描述山上古堡住著一位瘋狂發明家,某天他心血來潮決定將其中一名切菜機器人改造成真正的男孩,但博士在賦予完整人形的最後一刻卻倒地身亡,愛德華只差雙手來不及組裝,只能繼續叉開一根根鋒利的大剪刀片在古堡自生自滅。直到某天,雅芳美容銷售業務佩姬伯格(Peg Boggs)闖入禁地,善良的她將這蒼白蓬頂的哥德裝男子帶回社區,希望給他一個溫暖的家,並鼓勵他發揮長才,而她美麗的女兒金(Kim)更令他情竇初開,啟發豐富的情感。

愛德華某程度也是提姆波頓的自我寫照,他從小就開始構思這則故事,在加州伯班克城長大的他,青少年時期常感到與世隔絕,且被他人誤解。他曾畫過一名十指皆為利刃的冷酷男子,象徵自己交不到朋友,也不知如何經營友情。在讀完小說家卡羅琳湯普森(Caroline Thompson)1983年的中篇小說《第一胎》(First Born)後,提姆波頓聘請她撰寫電影劇本;配樂起初相中哥德搖滾樂團The Cure的主腦羅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不過當時正逢《Disintegration》專輯的錄製期而被婉拒,因此再度找上老搭配丹尼葉夫曼合作。

MV5BNzUyMjUwYWMtZWY3My00YmMzLWI3M2YtNzQx
Photo Credit:Edward Scissorhands,來源:IMDb
沒有著落的旋律

丹尼葉夫曼認為這則神話蘊藏一個奇特的靈魂,配樂必須強調出他的純真、魔幻與神秘。因此這部電影的配樂由兩個大主題(theme)與一個動機(motif,簡短的旋律性主題)組成,最重要的主題概念是愛德華的身份,必須陳述他的純真、孤獨感與追求自我發現,選用金屬鍵琴、合唱與弦樂撥奏傳遞薄紗般清透細膩、脆弱易感的情緒,旨在捕捉愛德華的情感核心。第二個主題由兩個命題構成:一是追求愛情,鋪陳金對愛德華漸漸萌生愛意,這種情愫的濃化亦等同於劇情線延展;另一個則是自我實現,襯托愛德華走入社會找尋自己的位置,渴望在這世界上有立足之地。

作曲動機則落在郊區的小主題上,此處需強調滑稽與古怪,由薩克斯風帶出雀躍的律動能量感,在刻畫小鎮嘰哩呱啦的三姑六婆同時,也粉飾潛藏其中的障礙與不完滿。愛德華在社區闖出樹木修剪與寵物美容名號後,花枝招展的大媽接著要求幫她理髮,此處配樂設計用漸快的響板啪達啪達地鋪排西班牙式節奏,接著結合狂熱的弦樂和手風琴大肆推進狂躁的能量,以類似阿根廷探戈舞場的氛圍形塑出神入化的刀技。

MV5BMjg1ZjJjZTQtYTc4Ni00NTFjLWE0OTItMzJk
Photo Credit:Edward Scissorhands,來源:IMDb

他飄逸的音樂如同蜘蛛吐出細密、輕盈的細網,音韻中的奇幻與空靈由金屬鍵琴、鋼琴、金屬打擊樂、豎琴,與男童及女子合唱團交織而成。值得一提的還有丹尼葉夫曼如何巧妙暗示觀眾這是段沒有結果的愛戀,除了曲目〈The Grand Finale〉,其他曲子都找不到落腳處,而是以一種酸楚的音符結尾,沒有著落的旋律象徵沒有結局的愛情,徒留漲滿的渴望。

當主題曲最終由大合唱完整釋放後,更清晰地凸顯人性中的愛恨情仇,也因此能深深震懾觀眾。空靈的無歌詞合唱亦營造出驚奇和超凡脫俗,恰似浪漫唯美但也迷茫未知的皚皚白雪,以無言哼唱無奈地傾訴兩個觸不到的境界。

我只想找有趣的人合作

提姆波頓和丹尼葉夫曼有相似的成長背景,兩人都是1960年代在洛杉磯長大,也都是漫畫、電影和流行音樂迷。在結交之前,提姆波頓就常去俱樂部看Oingo Boingo的演出。丹尼葉夫曼家裡有錄音室和小型放映室,他說:「我只想找有趣的人合作,我只在乎能放任我天馬行空的東西。我想要的是發表作品的機會,至於是電影還是唱片,對我來說就沒那麼重要了。」

MV5BODZkZmY4N2YtMDYwZS00ODM2LWFmMGItZDUw
Photo Credit:Edward Scissorhands,來源:IMDb

他的首部配樂作品是提姆波頓1985年喜劇電影《人生冒險記》(Pee-wee's Big Adventure),緊接著合作的還有1988年的《陰間大法師》(Beetlejuice)、1989年的《蝙蝠俠》(Batman),《剪刀手愛德華》是第四次合作。他欣賞的配樂家如傑瑞高史密斯(Jerry Goldsmith)、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並表示希望和提姆波頓一起達成某種類似於伯納德赫爾曼(Bernard Herrmann)與亞佛烈德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或尼諾羅塔(Nino Rota)與費德里科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締造的拍檔成就。

作為配樂家,通常他都是在緊迫的時間壓力下創作,每當場景被修剪或擴展時,他也得跟著修改音樂。他形容自己與導演的溝通方式是在使眼色、挑眉與哈哈大笑之間,但也不是都這麼容易。「導演並非真的完全懂音樂,如果他們懂,也不見得有幫助。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是鋼琴家,幾乎比任何導演更瞭解音樂,但我們在討論《迪克崔西》(Dick Tracy)時,從音樂層面溝通卻窒礙難行,因為充滿了說明性,直到改成更直覺性的討論後才開始有進展。這就是為什麼我常常跟導演們說:『只要跟我說你想讓這個場景表達什麼情感。』」

根植搖滾基因的非典型配樂家
MV5BNTAxMDExZDMtYzA2Ni00YTBiLThlYzQtZDVm
Photo Credit:Edward Scissorhands,來源:IMDb

丹尼葉夫曼是新浪潮樂團Oingo Boingo的主唱、節奏吉他手與創作主腦,搖滾根基使他少掉傳統包袱,不過也因沒有經過正統的古典音樂訓練而蒙受圈子裡的嘲諷與蔑視,所幸他一再用作品證明自己的實力。擺盪在搖滾樂團與電影配樂之間,他認為是種健康的平衡。

「搖滾樂和劇院一樣有其消極面,那就是重複性。每次上台表演的作品基本上都差不多,這讓我發瘋,所以我不想做長時間巡演。此時我會渴望回歸創作的純粹性,在鋼琴前寫一段管弦樂曲。我沒有身體上的束縛,也不必面對我最大的敵人,也就是我的聲音。」

有些藝術家注重反思與突破,透過不時抽換創作的場域、領域與風格,讓自己抽離安全地帶,訓練新的領悟與技術,藉此催生有意思的作品。丹尼葉夫曼也是如此,但他珍視有默契的合作對象:

「尋尋覓覓才找到難能可貴的夥伴,我會繼續堅持下去。」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