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l Artist

「學花藝不該是把花折來折去」比起技術更看重大自然樣態的年輕花藝師——何豐旭

Art
19 Feb, 2020
「學花藝不該是把花折來折去」比起技術更看重大自然樣態的年輕花藝師——何豐旭 Photo Credit:圈外 Out Of

很多人學花藝就是要將花折來折去,或是要求花的角度要幾度等等,但花藝師何豐旭都會反問,「在大自然中,你真得會去量一棵樹有多高嗎?或是花跟水的比例有多少嗎?

文字:游姿穎|攝影:林廷璋

植物向來有神奇的魔力。平凡無奇的家,若擺上一束花,空間頓時增添明亮的鮮活。或許是受到傳統花道的影響,很多人對於花藝,總帶有高不可攀的印象,但這幾年,因嚮往從生活中汲取的手感創作風行,花藝更貼近於生活,每個人都能從植物感受療癒的愉悅。

和年輕的花藝師何豐旭相約在他的工作室見面,原本以為會看見滿室的花草,但卻和想像大相徑庭。工作室隱身在鬧區巷弄的小套房,僅有5坪左右,一方大桌橫於其中,除了幾幅字畫、枯木擺飾,其餘盡是純白的牆。唯一和花藝有連結的,就是工作桌上一只隨興卻姿態有致的瓶花,乍看之下,整間工作室,就像一幅留白的水墨。

1__znLdxe_0pK_qOd37nFSiQ
Photo Credit:圈外 Out Of

剛剛還拿著毛筆畫工筆的何豐旭,墨還未乾就起身笑瞇瞇的請我們席地而坐,他順手喬了喬風扇的位置,轉身開始和我們聊著自己。詢問他為何室內不種花?他直說,「因為套房沒有窗台啊,不然我也很想(種)。」原來小小的工作室是目前就讀書畫系的他,平時創作、練畫的地方,一週大概有五天他都待在這裡。他拿出一個紙簍,裡頭塞滿大大小小成卷的宣紙,都是日夜不斷練習的成果。

說話速度快,反應也快,話題也轉得快,他說自己是台南人,為了考試上來台北,在準備考試的兩年,過著邊畫圖邊打工的生活,然後又說自己是「胎裡素」,從來沒吃過肉,看到肉會害怕,是名副其實的植物系男子。

好奇植物系男子如何開始與植物結緣?何豐旭說,自己從小就喜歡花花草草,小時候台南親戚家中有神壇,每逢神明生日就會有很多鮮花,他會跑去偷拔,然後帶回家。「後來阿嬤發現我喜歡花,就會主動帶給我,等到大一點時到畫室學畫,也會把畫完靜物的花帶回家,所以我家總是有花的存在。」

1_axCWFYwFWy8kbdssY0HIDQ
Photo Credit:圈外 Out Of

但真正開始創作花藝,是在他上台北之後。何豐旭說,其實也沒什麼特定原因,大概是發現那個時候身邊的人在玩花,但卻覺得都弄得很醜。後來,他的老師在台北開畫展,想送花慶賀,卻找不到喜歡的花店,「最後終於找到一間『花波苑』,我和老師都很滿意,從此也結下我和花藝的緣分。」第二次再去花店,則是幫嬸嬸代上花藝課,雖然過程好玩,但他心底知道那不是自己想要的風格。

也許受到學書畫的影響,中國畫強調的意境、韻味,他也同樣覺得適合於花藝創作。「花藝和我學藝術的觀念其實是一樣的,花就是一種媒材,如何透過花草去表現層次、空間、線條、意境等,就能呈現不同的美感。」也因此,他不再上課學花藝,也不拘泥所謂的插花技巧與流派,他只想透過玩的心態去創作,呈現他想要表達的美,「用玩的概念做創作,這樣才能表現最真實的想法。」

何豐旭的創作,總保有很多的想像空間,就如同水墨的留白,「像是做花時,我沒有設限哪一面是正面,甚至有時候我會覺得花的梗、蒂才是最漂亮的。」他喜歡菊花、蘭花等中式的花材,但做出來的作品又不那麼的東方傳統,甚至帶點現代感的空靈迷幻。

1_BTD2IR-he9esMG5LpI_H9w
Photo Credit:圈外 Out Of

作畫、做花,植物系男子的靈感都是在模仿自然。他說,很多人學花藝就是要將花折來折去,或是要求花的角度要幾度等等,但他都會反問,「在大自然中,你真的會去量一棵樹有多高嗎?或是花跟水的比例有多少嗎?自然界用最自然的方式呈現,那為何我們不用這樣的心態去創作呢?」

「我的東西都是生活感受出來的,遇到的人、事或困難都是養分,創作也是在療癒自己。」他身後的那面牆上,一幅約有一人高、金色的潑墨山水,是他上台北後畫的第一張畫。「這幅畫畫的是我離開安逸的台南來台北的感覺,現實和理想的落差,讓我感到有些抽離、迷幻甚至是混亂。」

也曾經迷惘自己的東西是不是太有距離感?試著加入一些流行或媚俗的元素,但後來發現心中還是有疙瘩。「創作還是要保留自己的風格與底蘊,作品才會越來越接近自己。」就像每株花草都有自己的高度,展現真實的自我才是最美的樣貌。

1_0RVVBfcMYQQpkU6O-hibZQ
Photo Credit:圈外 Out Of

或許學藝術的人總是感受得別人多更多。22歲的青春男孩,骨子裡是老派靈魂,練書法寫的是金剛經,畫山水聽的是絲竹樂,做花的時候還會跳著迪斯可;討厭乾燥花、喜歡鮮花是因為可以享受、見證生命從新生到死亡的過程。即便心靈老成,但夢想卻很踏實。他說畢業後,要一邊創作,一邊從事花藝,並且推廣花藝更貼近生活。「我不想讓大家覺得花很貴而不想買,就算是路邊的野花野草也有自己的姿態、也很漂亮。用心感受,美是無處不在的。」

本文經《圈外 Out Of》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圈外》網站訂閱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圈外

一本感覺系的文藝月刊,內容收錄了文學、藝術、文化觀察、創作及漫畫等內容,全以專欄連載的方式刊出。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