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ance Doll

請您協助我製作情趣人偶的乳房——《愛情人形》裡輕描淡寫的激烈愛情

請您協助我製作情趣人偶的乳房——《愛情人形》裡輕描淡寫的激烈愛情 Photo Credit:愛情人形

《愛情人形》用了一種很淡的方式,展露了一段激烈的愛情,講述了一個要質問觀眾的問題——「若在婚姻關係裡不誠實,接下來的『愛』還會是真實的嗎?」

文字:重點就在括號裡

電影《愛情人形》(ロマンスドール/Romance Doll)中,男人為了要打造情趣人偶的真實乳房,而對請來的人體模特兒說了第一個謊言:「因為要製作醫療用的義乳,所以需要您協助我們。」

總是容易緊張的男人(後來兩人結婚時婚戒也緊張到戴錯了),在女人赤裸地向他展露了自己的真實後,便一見鍾情,開啟這段建築在謊言之上的愛情及婚姻。

高橋一生飾演『情趣人偶設計師』,睽違18年再度合作的蒼井優(這部電影將她拍的非常美)則飾演他的太太,丈夫始終對太太隱暪了他的真實職業,而太太也對他隱暪了某項秘密……。

本片這個角色設定,說起來的確是話題性十足,在婚姻關係裡,對彼此說謊,也許是疏遠了,也許是不倫了,感覺像是日本劇作家向田邦子中後期短篇小說時常描寫的題材(這部電影的原作及導演棚田由紀的確也翻拍過向田邦子的短篇連續劇),但這部《愛情人形》卻用了一種很淡的方式,展露了一段激烈的愛情,講述了一個要質問觀眾的問題——「若在婚姻關係裡不誠實,接下來的『愛』還會是真實的嗎?」

婚姻中的「喜歡」和「愛」是不同的

坂元裕二的作品《四重奏》(カルテット)裡,有個同為講述婚姻關係的「謊言」主題,坂元裕二在裡頭寫了一句台詞——我愛她,但是我不喜歡她。這句話,像是說中了這些謊言底下的真相。

從愛發展而成的婚姻關係,其實是一段雙方努力妥協彼此的生活,是一方退讓、一方體諒;但是無論是怎樣的退讓,卻都一段又一段的痛苦連接而成。真正能決定這段生活的好與壞,從你對她的愛,她對你的愛,來決定一切,來構成了彼此的忍耐上限。而若只是單純的「喜歡」,對婚姻,對愛這件事,是無法延續下去的。

img0
Photo Credit:愛情人形

無論是坂元裕二筆下的丈夫,或是《愛情人形》裡的高橋一生(我覺得這是他電影生涯的最佳表演之一)的丈夫角色,在他們的婚姻關係裡,總是習慣透過「說謊」來延續生活,因為打從一開始就無法誠實了吧,像總是對不上的齒輪;兩人雖然在同一屋簷下,看似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不踏實的基礎,也像走在搖搖欲墜的吊橋上。

當這段婚姻關係中途出現了問題,無論是疏遠或是不倫了(雙方外遇的藉口都是「因為寂寞了」),根本上的問題其實是無法對愛的人「誠實」,是因為無法踏實所以無法喜歡。

《愛情人形》中滿溢無法言喻的強烈情感

人生有這麼多的「無法」,但遇見了就是遇見了,再怎麼想擺脫,這都像是宿命一樣。愛一個人總是一針見血,愛上了她的眉毛,愛上了她的笑容,愛上了她的身體,自己就是愛上了擁有這一切的那個人,那是用言語無法正確描繪出的愛(就像他第一次摸到她的乳房,而他也無法確實描述出那種幸福),但說到底,這樣的愛,其實也是一種太過強烈的喜歡。

img
Photo Credit:愛情人形

空洞的性愛人形,最早期多是填充空氣的充氣娃娃(讓人聯想到主題類似的是枝裕和作品《空氣人形》),但隨著時代的進度,職人們的努力,它越來越真實,越來越像真人;但它做的太像了,容易讓人分不清是真是假,就像人類也分不清究竟是愛還是喜歡;空洞的玩偶,雖是無法取代真人的替代品,像有實體的謊言,但它終究是人類在「愛」之中生成的產物。也像電影裡提到,春季盛開時總被人折枝的櫻花樹一般,雖然枯萎了,但仍然會開花。

美的那一面裡頭留下了餘溫,仍然堅持著,那就是愛。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